靈幻是被冷醒的,一個冷顫後他迅速打開雙眼,發現自己側躺在地板上,而他待在一個四方型的房間,四處覓不透風,只有一面牆有一扇生鏽的鐵門,他聞到一股不和善的鏽味。

這裡就像是中世紀牢房,而且他還是一人獨居,他記憶裡最近的畫面是他在木桌上睡著了,那麼這裡他相信十有八九是夢,或許再過個不久他的生理時鐘就會叫醒他了。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