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阿爾還沒想好要在什麼時後呈現這首歌,他不喜歡簡簡單單的在吃飯時說「我有一首歌要送你」,或者給對方當作睡前的安眠曲,這些都太無聊而且沒新意了,這是個驚喜,當然要搞得盛大一點,但是要怎麼做才能讓一位無趣的大企業家感到他對這件事的用心?

 

很快這件事就被阿爾給拋到腦後了,他開始著手寫另一首歌,一直到夕陽漸漸消失,房間無法用自然光來照亮時阿爾才把東西給收起來,那時已經快要五點,再過不久也要開始宴會了,保險起見他把吉他也收到了衣櫃裡、樂譜塞到床底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