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打算今晚就離開,阿爾收拾好了不多的家當就背起背包溜出房間,只留下了沒有摺好的被單和托里斯送的吉他,他對托里斯有些內疚,但他會找一天還錢給他的,也許是一個月後、半年,或者更久,還要看他敢不敢再次來到這棟大房子。

阿爾在宴會達到高潮的時候順利從正門直接出去,他跟警衛先生說自己要外出溜達,對方還貼心的為他叫了計程車。

他坐到地鐵旁就下了車,一個人再次漫無目的地的在街上廝混,至少他知道明天該做什麼了,他會打電話給伊莉莎白,然後向她求個簡單的工作,憑他們今晚的交情或許伊莉莎白會答應,他覺得對方挺中意自己的。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