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目前分類:(佐鳴/長篇) 箱庭(坑)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佐助、喂!滾哪去了!”

“我不就在這裡,還有不要一直嚷嚷,很吵。”

“這裡怎麼這麼黑,他們都不喜歡開燈?”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鳴人用著從舞廳透過來的微弱光線,對那些放在爐具上髒死人的鍋子和餐具作噁了聲,帶著像是看小強那樣厭惡的眼神掃過。

「這裡實在太髒了,讓我好想幫他們來一個大掃除。」金髮少年搖了搖頭。

「你可以來我家,夠你打掃個三天三夜。」佐助打開了顯得略微生鏽的水龍頭,簡單的把手和臉的灰塵給洗了下來。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走廊底端的門嗎,門後是一個大舞廳,有很多人都聚集在那嗑藥狂歡之類的,但很可惜的我們今天不走正門,我們走─”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點鐘方向三人,十一點鐘方向兩人,子彈五發。」

「你後我前,動作快。」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說鼬是怎樣的一個人阿?

沒什麼,他就是個沒頭沒腦的智障罷了。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幫你打了一劑抗生素,但是你還是要繼續吃,你已經傷得太多次了,沒有按時吃的話會有抗藥性。」醫生將自己的針筒放回包包後就離開了,他的外表跟鳴人想的不太一樣,他以為是跟連續劇上演的一樣,這種醫生都是老老的,帶著一大把白鬍子,頭髮通常還捲捲的。

「你想的應該是變態博士之類的造型。」

「但是他實在是太年輕了阿!」鳴人皺著眉頭道,依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況且剛剛還是受到佐助那一方的幫助才能夠得救的,他再這麼任性也就不講理了。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的血從身後炸散出,灑在桌上的化成了一道幾乎完美的圓弧,其中幾滴還落入了杯中的水,它慢慢的擴散到四處,但並不像紅酒那樣鮮豔,就像只是有人故意在水中滴入了幾滴淺紅顏料。

 

Shit.」佐助踢開了身後的椅子好讓他趴下,槍聲和動作之間間隔不到2秒鐘。他剛剛的確有跑出要把鳴人拉住的想法,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跟他開玩笑,佐助敢保證他絕對不是希望以這種方式來解決。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低頭瞪了下手踝上的手錶。

從警..局笑容滿面出來的少年一派自然的拎著他的包包,好像是個剛聊完是非的婆媽,還記得注意在自動門完全關閉前呵呵笑了幾聲。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佐助。」

鳴人試探性的叫了聲。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說你要叫這裡什麼?”

“我說這裡是──”

“──?多好笑的名子。”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喔,你說我腦袋受傷過,所以才會躺到一天這麼久?」鳴人挑了挑眉,經過前幾次對方的鄙視,他已經不知道這一次是真是假了。

「這是真的,不是在鄙視你的智商。」佐助無奈的喝了一口咖啡,這是剛從醫院的便利店買來。「雖然你的智商跟腦袋沒有關係,已經夠低了。」佐助看著坐在另一邊的少年又再次青筋爆起,想要站起來的時候卻又拉到自己的傷口,他難道不知道這個動作已經重複5遍以上嗎?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不能傷害他。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代高中生設定

※為讓閱讀時保持新鮮感,我就不多說倆人的背景身世了WW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