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哈 (你幹甚麼

      有些許香灣

      不以歷史來構造文章

      以上

 

 

 

Wiiiiii──」灣發出類似很快的聲音,後面帶著一群小孩,在田野間跑來跑去。

 

「這裡是台/灣唷,姓台名灣,歡迎來到這裡唷!」

「阿,你好,我今天是想問灣小姐的東西準備好了

「啊哈,我知道,您要的都在這裡。」

身子一挪開,後面是一箱箱的茶葉。

「阿….謝謝。」亞瑟搔搔頭。

 

他不知道過程怎麼會這麼快,本來想要在她準備的過程順便拉近距離,但是看來只能等下一次了,把貨物放好後,突然感覺有人在叫自己,回頭看了看,發現灣有點氣憤的叫喚著他。

「晤,好可愛

「阿哈,太好了,沒事,那麼我要回去囉。」灣向亞瑟說了幾句,打算走人。

 

「等….等一下,那個,灣小姐」亞瑟抓住了灣的手挽,或許力道有點過大了點,讓灣差點罵出三字經。

「怎麼了,亞瑟先生?」灣勉強擺出笑容,面向現在處在窘境的亞瑟。

「那個你要不要來我家?」

「這麼怕我給你假貨呀,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去囉。」勾起本身就充滿好奇的心,誰知道那裡長怎樣呢?

 

 

「王耀,那個女孩就是

「我的得意妹妹阿魯,臺/灣。」有點驕傲的說著,面向灣那邊看。

「她是我之前看過的女孩吧,長高了呢。」亞瑟回憶著當時的情景,但已經忘記灣來自己家後發生甚麼事了。

在一旁玩鬧的灣看見那個自稱紳士和一旁的不死仙人,把旁邊的小孩打發了一下,並以快速的速度躲起來,灣不敢想像那兩個人同時出現是意味著什麼。

 

「誒?灣呢,跑去哪裡了?」

「誒誒,灣兒呢?還有,不准這麼親切的叫灣兒的名子阿魯。」王耀有點生氣的看向亞瑟

「阿阿是是,恩不好意思,我去上個廁所。」

「喔….

 

王耀還沒答覆,亞瑟就已經跑去洗手間的方向了,亞瑟在跑的過程一直回想著灣到自己家之後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誒?」感覺身體一輕,不知道撞到誰就倒了下去,趁機看了前方的人一下,亞瑟的口中喃喃說道

 

「慘了….

 

 

「大哥,他是英/國吧,他為甚麼來?」

「他說想來妳這邊逛逛,我就跟他一起來了,我怕他對你做甚麼阿魯。」王耀擔心的望向灣,而灣按下攻擊鍵,擠眉弄眼的望向在門邊偷看著的孩子:「快去打他!這先生意圖不軌!!」

 

「我可以啦,你就回去吧,晚上了,危險唷。」灣假裝親切道,當王耀轉身時,孩子們紛紛衝進來,用小小的拳頭捶著王耀。

「阿阿好可愛阿阿魯──」王耀心花怒放,灣看情況不對,隨手拿了一個洋娃娃指指下體:「踹這!快!攻陷他!」

一個有一定重量的孩子看到了灣的手勢,猛然轉頭,抬起右膝蓋給他毫不留情的撞上去。

 

「嗚噗─阿阿噗─阿魯──」

 

灣展露笑顏,把娃娃丟一邊,假裝打發著孩子們:「不可以打哥哥唷!還有你!這樣做不(很)對(好)唷!」

男孩低著頭對跪在一旁躺的王耀道歉,而王耀搖搖頭。

「小孩嘛─何必計較─!」王耀漾起笑容,天殺的,這群小孩不好惹阿哈哈!

灣歪著頭,王耀什麼時後這麼好說話?

 

「阿,原來灣妹這麼擔心我呀阿魯,真是讓我好開」原來如此!

「三….

「誒?」

「二….

「阿阿!是的阿魯,那個..我就回去囉,灣妹你要小心點阿魯!」

灣的表情凝重了一下,他大哥就是這樣。

 

而那位踢王耀的孩子,笑著臉。灣點點頭,劈哩啪啦不知哪裡來的糖果塞滿了孩子的手掌和口袋。

月亮已經高掛,灣提醒孩子們不轉在晚間逗留,便又轉身回房辦事了。

 

「好好笑….」回頭的灣看見早已醒來的人在床上抽蓄著,雖然很好笑是很好啦,但是灣卻提不起想要一同歡樂的心情。

「好多啦?」在亞瑟暈倒的那一剎那,灣因為右手拿著水杯,便用另一隻手撐起了整個男人的重量,灣不禁驕傲,雖然不適合在這種時候。

 

「為什麼我會突然暈倒?」亞瑟又躺回枕頭,就這樣瞪著天花板講話。

「可能是因為太熱了,房間內有冷氣,有沒有好多點?」灣毫不修飾話語,直白的把想說的話吐出來。「有…..有,有好多了。」

亞瑟覺得不自在,如果叫他用招待女士才會用的話是可以,但是在這種場面,既不適合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那就用跟男生說話的語氣說好了!

 

「噢,好多囉,亞瑟先生今天先在這兒歇著吧,那我先滾回我的房間了,如果發生什麼事情大叫一聲我就會來救你了。」

發生什麼事情大叫一聲Hero我就會來救你了!亞瑟腦帶突然冒出這句,在下一秒就舉起手往自己臉上打了一巴掌,灣怪叫:「你有病─阿!?」

「呵呵有些…..」亞瑟不知該如何反駁,呆呆的望向了灣,腦袋像加了個原本不存在的零件,卡卡的。

 

「好了,如果沒事我就先走了。」灣站起身,整裡了一下裙擺,拿起在床旁的水杯端了出去。

「晚安了,亞瑟先生。」

「晚安。」

灣輕輕的關上了門,亞瑟聽著腳步聲離去才關上了檯燈,靜靜的,暗暗的,寂寞感突然上升。

 

亞瑟翻了個身,往窗外看去,繁星點點,是個晴朗的夜晚。

當鳥兒,樹木,花草都安靜了下來,細微的聲音就更明顯了。

 

「喂,小香,睡了嗎?」隔壁傳來細微的聲音,亞瑟突然坐起來,反正很無聊,那不如就來偷聽吧。

「小香,我想問你,那個叫做亞瑟的人,要怎麼對附?」阿阿,打電話給小香嗎。

「嗯?沒有阿,為什麼不行吃他的料理?」小香!你出賣我!

「是嗎,感謝,我多注意,你睡吧,晚安。」亞瑟慢慢攀回被窩裡,靜靜的閉上了眼,然後隔不到1分鐘又張開了眼。

 

亞瑟突然朝著天花板咒罵,睡不著。

 

往左邊翻了個身,又往右邊再翻了個圈,左滾右躺,原本以為在動幾下就會想睡覺了,沒想到越來越有精神,滾到最後還滾出心得來了。

 

左邊的床已經被滾熱了,所以棉被要往右移一點,讓冷氣吹到左邊的床,但是右邊的枕頭也好熱,那就把枕頭轉過來好了。

亞瑟突然摀著臉,怎麼會想到這種東西。

 

「亞瑟先生。」門外傳來說話聲,亞瑟在床上頓了一會才想起自己還在別人家。打開桌燈,匆匆忙忙的穿起拖鞋去開門,不管什麼事,反正有人聊就好了。

「灣小姐怎麼了嗎?」亞瑟打開房門,看見灣手上拿著一盒撲克牌。

「睡得著嗎?」

「睡不著。」

「爽,Me too。」灣喜孜孜的跳到亞瑟的床上,然後把撲克牌倒出來,開始自顧自的玩起牌來了。

 

「亞瑟先生會玩什麼?」灣洗好了牌,然後頭慢慢的轉向站在床邊的亞瑟。

「在床上玩?」亞瑟微微瞇起眼睛。

「不成,地上玩。」灣自動遷移到地上,亞瑟也只好跟著坐到地上。

 

「你會玩什麼牌?」灣笑嘻嘻的的等著亞瑟,開始玩起了手中的牌。

…..我只會玩抽鬼牌。」

「噢,呵呵,恩…..沒關係的嘛,慢慢來…..」灣失笑,輕輕拍了拍亞瑟的肩。

「嘛…..哈哈…..抱歉…..」亞瑟低下頭,開啟自閉按鈕。

 

「抽鬼牌嘛!誰說他不能讓大人玩的!」灣試圖減輕亞瑟的自閉氣氛:「來,你先。」

「阿阿……可惡,好緊張。」灣把牌舉在亞瑟眼前,亞瑟從左到右看了一變,直到看到了自己中意的一張才下定決心。

「好──就是你了!!」亞瑟信心滿滿的抽起,不可能自己第一抽就這麼背。

「阿阿。」灣勾起了微笑。

 

「還真的。」亞瑟閉下雙眼,輕輕嘆了口氣。

「沒關係的!」灣再次拍了拍亞瑟的肩:「遊戲嘛,我們只是來打發時間的。」

對阿,遊戲嘛,亞瑟這樣安慰自己。

 

「但是誰說我不想贏的!!?」灣看著亞瑟這樣的反應,實在是太有趣了,是個很好的同人素材。

「好阿,來嘛!看誰運氣好,你剛剛第一砲就抽到鬼牌絕對不會比我還要好的阿!」灣笑著,月高掛,夜還深呢。

 

 

「阿阿─明明就是我贏─你個混仗──。」

「是我啦白癡─!你有沒有看到!這不是鬼牌唷──!?」

 

清晨,兩個人像具死屍,從昨天晚上趴在地板睡到早上。

「─阿─不要吵啦─我還想繼續睡─」灣用手指畫著地板:「只不過阿─還是我贏唷!」把右手舉得高高的,宣示勝利。

「隨便啦…..你贏就你贏……我也還想繼續睡…….

 

隨後,房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和一個耳熟的聲音。

「灣姊,我進去了。」

房外的人敲到不耐煩,直接用1元硬幣打開了門。

「在玩牌嗎。」小香跪坐到灣和亞瑟的身旁,慢慢的收起牌來。

「阿,是灣姊贏了呢。」還不忘看一下到底是誰贏。

 

「應該是玩太晚了吧。」小香收好了牌,就一直跪坐在旁邊,想起了一些往事,例如小時候曾經一起脫亞瑟的褲子,還是偷看王耀洗澡,盡是些令人值得反覆咀嚼的回憶。

阿,當然還有一起午睡的時候。

但是從來沒有一起睡到早上,小香不禁有些心痛。

 

「算了,反正之後買就可以了。」小香輕輕的躺到亞瑟和灣的中間,卻又做起了身,從床上拿了個枕頭和棉被。

「怎麼冷氣開這麼強,應該是忘記關了。」

 

來吧,在從早上睡到下午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