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走廊底端的門嗎,門後是一個大舞廳,有很多人都聚集在那嗑藥狂歡之類的,但很可惜的我們今天不走正門,我們走─”

 

 

佐助正準備把手指頭指向頭頂上的一個閘門,卻轉而搓向鳴人的臉頰。「你有在聽我剛剛講什麼嗎?」

「恩、抱歉,我想你是說:“門後有一個大廳,裡面有很多人在作亂,所以我們要爬上面的閘門。”」鳴人晃了下腦袋,他承認自己剛剛是有點恍神。

「對了一半、我還沒有說到我們要走上面的閘門,我只有說到後面是個大舞廳,」佐助仰頭望了下上面的閘門後道:「但我們的確是要走閘門沒錯。」

 

「誒?喔,那很好。」鳴人捏了下鼻子,他從剛剛進來時就覺得不是很自在,似乎有一種壓抑感一直從心底爆發出來。「怎麼上去。」

佐助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把小刀,沿著閘門的輪廓隙縫用力插進去,之後一個90度旋轉,閘門被硬是給敲出了個口來。

「不會吧,有沒有那麼脆弱。」

「他們並不是很注重這個地方,更何況除了我們就幾乎沒有人會來這裡撬閘門了,」佐助露出好笑的表情道:「而且上頭可是很噁心的呢,到處都是蜘蛛網、老鼠還有蟑螂,不會有人想爬的。」

 

「歐─我的天阿,沒有別的路了嗎?」鳴人皺起眉頭來,而且他並不保證他的左手可以給他撐夠爬完整個管道。

「沒有,上面或許還會油油的,這裡是連接廚房的管道,路途中還有一個連結到公共浴室的,下午的時候不會做菜,只有在中午、晚上的時候才會,浴室是只有晚上的時候才會開,代表我們有三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在上面自由行動,夠多了。」

 

佐助用手一晃一晃的鬆動了閘門,拆下來後就往上一扔丟回了管道裡。「你先上,我在下面撐住,能盡量用右手就用右手,另外希望你沒有很重。」

「好啦,多謝關心,我吃的東西一直很少。」鳴人翻了個白眼,他搞不懂為什麼佐助只要挑到時間就要故意調侃他一下。

 

「誒─咳、咳─Shit、灰塵,這裡好多灰塵。」鳴人用著從下方透出來的微弱光線掃試著整個管道,其實並沒有太多讓他難以接受的髒東西,只是灰塵多了點,爬行的時候嘴巴最好閉上。

「好、OK。」管道內的空間很大,足夠讓他的身體轉個一圈改動走向,要建那麼大似乎也是為了警.察來的時候避難。

「糟了。」鳴人只見到佐助瞪著前方,隨後他猛然一跳,兩手就緊緊的扣上了管道。「快,拉住我,有人要來了。」

鳴人收到訊息後什麼話也沒說,看見佐助的雙手後就一把將他給拉上來,隨後是靠著佐助半抓半爬的才成功到管道裡。

 

「閘門。」佐助壓低聲音喊道,相同的瞬間,他又聽見從不遠處傳來開門的聲音。「快。」

「這裡。」鳴人把閘門遞給佐助後就自個兒轉身巡視著整個通道,純粹是一道很筆直的路線,只不過有點黑罷了,時不時地還會傳出陣陣音樂聲和鼓聲,光想的就知道一定玩得很High

「鳴人。」金髮少年轉過頭看向身後的人,稍微瞇了下眼才注意到對方比了個“STOP”的手勢,他順勢藉著隙縫往下方看去,只見一個身穿白衣的男人扶著一位有著咖啡色捲髮的女子往樓梯上走,女人的走姿顯得東倒西歪,嘴上還不停念念有詞,樣子看起來極為狼狽。

 

佐助聽到兩人往上走的腳步聲時比出了“OK”的手勢,隨後指了指鳴人的前方,示意他可以繼續往前走。

「這裡真的好多灰。」鳴人刻意將口張的極小,讓他的聲音聽起來顯得略為奇妙。

「你只要閉嘴就行了。」佐助皺了一下眉頭。

 

就算整個通道並沒有太小,但是為了爬行方便兩人都還是採取爬行方式前進,這個動作會讓全身上下都充滿灰塵,鳴人得時不時的抬起頭以免吃到髒東西,他不希望還沒到目的地就肚子痛。

差不多過了5分鐘左右,一路上什麼鬼東西都沒遇到,只有吵得可以讓你耳膜破掉的重金屬音樂和尖叫聲,鳴人想在這裡待久的人肯定患有嚴重的重聽,但也多虧了這一項功能才讓他們不是很在意會不會在爬行的路途中發出太大的聲響,舞廳的吵雜聲甚至大的讓佐助和鳴人要溝通也難。

 

不久,佐助就輕輕點了下前方的人示意鳴人停下來,拿出手機在上頭像是打了些什麼字,隨後鳴人感覺到褲袋裡的手機在微微震動,他立刻意識到是佐助傳來了訊息。

“待會會遇到一個岔路,往右走。”

鳴人稍稍轉過身點了下頭後就繼續往前爬,現在他沒有辦法很正常的思考問題,長時間的匍匐爬行讓他的手臂和手肘都非常的痠痛,在管上過多的摩擦和熱氣好像快要把他的皮給摩一層下來,下方舞廳所傳來的冷氣根本不夠他使用,左手的槍傷更是成為了他的累贅。

 

“嗶、嗶”

鳴人無視了手機的震動、或許更應該說“忽略”。

“嗶、嗶”

佐助皺了皺眉,他不費心的再發了一通,鳴人卻依然沒有感覺到。

 

「喂、你還好嗎?」佐助試探性的喊了聲,最後他乾脆搓了下鳴人的小腿,沒想到對方這次的反應大到整個人翻了個半圈,只見他轉過頭面露驚恐的瞪向佐助,開口就道:「你在我後面?」

「什麼?」佐助對這個發言感到奇怪,但很快地他便把這份疑惑給拋到了腦後,因為他注意到身下的舞廳在剛剛的一瞬間內安靜了下來。

 

佐助露出冷冽的眼神,一隻修長得手指就放在了嘴邊。

 

“閉嘴。”

 

鳴人愣著點了點頭,才意識到剛剛自己的動作似乎過大了。

 

“你在我後面?”

 

鳴人思考著自己幾秒前說的話,佐助可是從上來到現在就一直在他的後面阿,中間的路途中可沒有換過位置什麼的,更何況他如果在自己前面的話那就更應該清楚不過了!

 

舞廳再次傳起了吵雜聲。

 

鳴人感覺到褲袋裡傳來了震動聲,他有三封未讀信件,其中一封似乎是剛剛佐助傳來的。

“你還好吧。”

鳴人皺了下眉,隨後才緩緩的按起鍵盤,有些遲鈍的回道:

“沒什麼、只是有種即視感罷了。”

還有很多零零碎碎的東西在他的腦袋裡發芽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