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知道我媽死了?你跟我媽是什麼關係?然後你為什麼要“強制性”的把我當做你的助手?難道我以後都要喊你主人?」

「沒人跟你說過不問問題不會有人把你當作白癡嗎?還是說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趕快了解我?」

「喔─天阿,不是!不是這樣!拜託你體貼我一下,想想看一個人被突然誘拐到這裡然後又被強迫性的認一個陌生人當作自己的、算了──你、知、道、我、有、多、驚、恐?」

 

「我可沒叫你喊我那個噁心的名子,認真覺得你的用字遣詞可以在優美圓滑一點,希望你在國文方面多加努力,成功進步。」

對方語畢,阿魯巴立刻抱頭滾到榻榻米上轉了好幾圈,羅斯看得出來少年快被自己搞到崩潰了,他滿意的笑了出來。

 

「我今天叫你來可不是來聽你鬼哭狼嚎的,我只是要確認我的護符有沒有起效。」羅斯挑了挑眉,用著餘光喵了下依然躺在榻榻米上的阿魯巴緩緩坐起,棕髮少年的表情簡直就像是在說:「你確定那是護符?不是什麼帶霉運的東西?」

「給我過來,要照顧你可不是出自於我的意願。」“對,”,羅斯想道,“不然他絕對不會躺入這灘混水。”

 

「你說的護符是這個嗎?」阿魯巴緩緩的舉起了自己的右手,他的確有這麼懷疑過,畢竟他還是有被一個叫露基的小女孩追過的記憶,再怎麼說他也不會相信那個妖怪會輕易放過他,但是從他出來道間坊到現在,阿魯巴依然沒見到一點粉色的影子。

「就是那個,把手拿過來。」羅斯的確是說了這一句話,但他並不是真的等待對方把手遞過去,而是想都沒想的就直接把手跩了過來。

「你是太久沒有跟人相處嗎?這是會痛的好嗎!」阿魯巴大喊。

「哼,真是纖細…..」羅斯拎起掛在對方手上的手鍊,兩隻眼睛輕微的瞇了下來,赤紅的雙瞳在眼皮之間不平穩的閃動著。

 

阿魯巴凝視著、凝視著,就這樣靜下了聲,望著對方因垂下頭而不明顯的紅色眼珠。

「喂。」

阿魯巴點了點頭,依然噤聲。

「就算我的眼睛顏色很獨特也不可能挖給你的,別肖想了。」羅斯似非似笑的勾起了嘴角,而阿魯巴的視線卻又在這時轉跳到了對方恥笑自己的嘴唇上。

「抱歉,我想是我看錯了。」阿魯巴悶哼了一聲,似乎對剛剛閉嘴的對方有些懷念。

 

羅斯不打算理會對方的道歉,逕自地走出了和室,留下阿魯巴一個人在了小小的空間中。

他開始四處張望。

 

這間和室的拉門正對面就是陽光透進來的地方,從右側發出了陳舊紙張的特有味道,那裡的書是用深褐色木頭所支撐的,有些書似乎因為身形太大而橫放在了其他的上面,其中還有幾個櫃子已經滿的連一點空隙都看不見了。

 

很放鬆。

 

對,沒有其他的形容詞了。

 

 

“在這裡睡午覺肯定很棒。”阿魯巴不確定剛剛是不是有這麼一個想法跑出來,但說實在的,如果可以在那個人不來打擾下,他是很願意的,沒有第二個比這裡好睡覺的地方了。

 

阿魯巴的心底突然升起一股懷念感。

 

望著一排的書陳列在眼前,他沒有要碰觸的打算,原因是這些書居然都幾乎是用繩子編成的,簡直有一種一碰即碎的預感,但是他也敢肯定,如果在那個人不來打擾下,自己是很願意─

 

「想看書?」

阿魯巴反射性的點了點頭,隨後卻又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一般,皺著眉做起了跟剛剛完全相反的動作。

站在紗門旁的男子又笑了起來。

「我剛剛已經把你護符中的黴氣清掉了,以後差不多每隔一個禮拜都要來我這裡。」羅斯說完話後就離開了和室,「我去買點東西。」他補充道。

 

阿魯巴緊盯著書櫃,他現在的腦袋根本沒有辦法裡會羅斯剛剛說了什麼話,“護符”“黴氣”“買東西”,這幾個零歲的單字就是阿魯巴剛剛聽到的全部內容。

“如果在那個人不來打擾下,他是很願意─”阿魯巴想接下來應該是要接“花點他寶貴的時間來閱讀”。

 

 

。。

 

他不確定自己剛剛是不是睡著了。

 

也不知道他待在這個鬼地方多久了。

 

只不過他剛剛似乎做了一個夢,一個在他還是年幼時的夢。

 

但是夢總是模糊的,在他醒來的同時,也一樣忘的差不多了。

 

。。

 

 

「媽─」

「清醒點,第一,我不是女的,第二,我跟你沒有任何血緣關係。」耳邊傳來刺耳的嘲諷聲,阿魯巴有些悔恨自己剛剛脫口而出的幼稚語言,把批在自己身上的毯子給拉得老高的─

 

等等、

 

毯子?

 

「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了,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個就是在這個佈滿妖怪的大半夜冒險回去,躺回你可愛溫馨的小窩睡覺,第二個就是留在這裡,什麼事也不用擔心,明天一早再回去就行了。」

羅斯笑得滿臉愉悅,阿魯巴有些詫異的看著眼前的男子,腦袋裡迅速處理的不是剛剛羅斯給的選擇,而是思索著“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剛剛他是不是蹲在這裡像個變態一樣看他睡著的樣子很久了?”又或者是“原來這人是個想要把直男給掰彎的基佬?”

 

….我可以說我兩個都不想選嗎。」

「我可憐的小男孩,可惜沒有這個選項給你選,那就讓我來幫你決定吧,」羅斯笑著站起了身,戲謔般地道:「我相信你會喜歡跟我一起相處的時光。」

什麼?

會喜歡、跟他、一起、相處的、時光?

 

「你剛剛是說….我會、我會什麼?」阿魯巴吞吞吐吐的道,他在心底默默地祈禱剛剛聽到的話全都是他一時沒有注意而聽錯了。

「我說、你會喜歡跟我─」

阿魯巴深深倒抽了一口氣而打斷了對方的話,他敢肯定現在自己的表情絕對非常難看,但是他現在居然別無他法,在他簡單的腦袋裡,他也知道現在就跑出去外面是件不明智之舉─

 

早知道他就不要睡著了早知道他就不要睡著了早知道他就不要睡著了──

 

「小鬼,別再抱怨了,虧我還特地算好你醒來的時間做好了飯。」

「抱歉,難道我剛剛又聽錯了?」

「你從頭到尾都沒有聽錯好嗎─天阿,我一個人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難道我連基本的自理都不會?」

「跟你的外形實在很不搭……阿阿對不起,沒有冒犯之意、誒不對,你怎麼會隨身帶木刀阿!」阿魯巴驚恐的望著突然從對方左腰抽出來的武器,他剛剛如果反應沒有再快一點,現在這把木刀估計已經在他肚子裡了。

 

「你覺得木刀會有什麼傷害力啦?這一看就是除妖的喔,更何況我怎麼會把難得弄來的玩具給弄壞呢?」羅斯笑著將木刀給放了回去,隨後他朝著愣在和室裡的少年招了招手,一句話也沒說的走向了走廊的另一端。

 

阿魯巴突然升起一股探險的慾望,因為自從他來到道間坊之後他一次也沒有踏出過這間和室,現在這是意味著他可以隨便亂跑,到處閒晃的機會了嗎?

「別想亂跑,給我過來。」

阿魯巴聽見遠方傳來了命令聲,他剎那間真的覺得羅斯有讀心術了。

「我馬上就來了啦。」阿魯巴嘟了下嘴,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

 

阿魯巴從和室裡探頭出來張望了下,他看見自己的正前方有個天井,天井中有座水井,不過看起來並不是很陰森的那種,可能是因為都有在打掃的緣故,阿魯巴甚至覺得它有點在發光。

和室前的走廊只有一個方向可以走,右邊就是牆壁了,看得出來這裡差不多是整個建築物的最底端,剛剛羅斯似乎就是往左走的,他可以看見左側走廊的末端有另一抹微光在頻頻閃爍。

 

阿魯巴踩著輕巧的腳步踏上了深褐色地板,他不打算踏的太大力,也許是因為剛剛羅斯走過的時候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這顯的他也必須這麼做。

所以說到別人家作客就是麻煩。

阿魯巴開始四顧環繞起掛在牆上的畫作,有的作品似乎是用特別製作的畫框所框起來的,但是有的卻是直接在壁上開始了作畫,不確定是原本就與這個房子同時誕生還是之後才畫上去的。

 

走廊的燈並沒有開,很神奇地阿魯巴卻能清楚的看見每一幅畫的細節,或許這整間房子都不是很正常,而且在這裡覺得這間屋子是正常的他才奇怪,他早該有意識到這裡不是什麼普通人類該進入的地方了,就算他可以看的見妖怪也不代表他有權力可以隨便進入這裡,這裡更不是一個可以讓他久留之地。

 

少年想,經過這一晚,他是要劃清一下自己與妖怪之間的界線了。

 

就算阿魯巴之後的每個禮拜都要來這裡一趟,但也就只有那些機會了,他不會再給予自己太多跟妖怪接觸的空檔了,反正這件鬧劇遲早會結束,羅斯也遲早會把他原有的護符還給他,露基的事就由他自己解決,所有東西都由自己來,那是阿魯巴的母親死後兩年他所唯一能確定的事。

 

就別給任何人添麻煩了。

 

他自己的事清,沒理由交給別人做。

 

「喂,你要去哪,那裡可是大門喔,出去了就回不來了。」

阿魯巴猛然的一個回頭,看著從左側轉角探出頭來的羅斯笑了笑,隨後他又轉身望回正搭著門把的右手,有些錯愕地伸了回來。

 

他剛剛是想要就這樣一聲不響的走掉嗎?

「你想要就這樣溜掉嗎?」羅斯搔了搔頭繼續道:「要走的話也是可以的喔。」

「誰….有人說我要走嗎?只是很好奇這裡打開的話外面是什麼罷了。」阿魯巴吞了下口水,他不確定剛剛是不是看見對方的眼神裡有一絲地落寞。

 

「那就快點跟上,菜都要涼了。」聲音離他越來越遠。

「你是我媽嗎?怎麼連講話語氣都這麼像。」

「就說我跟你媽認識了,你媽死了之後托我來照顧你。」

 

阿魯巴愣了一下。

 

「你說、我媽叫你來照顧我?」少年試探性地重覆了一遍,他不知道羅斯有沒有真的聽到,阿魯巴只是把話講得越來越小聲,因為在他把話講出後就立刻後悔了。

 

“所以我根本沒有辦法跟妖怪畫清界線?”

 

「嗯哼,我剛沒跟你講過嗎?那真是抱歉,是我忘記了,哈哈。」

阿魯巴倒吸了一口氣,他簡直不敢相信人心居然真的那麼善變,他上一秒才想要好好的跟羅斯談談他與他母親的事,現在這一刻少年完全把所有想要說的話給推翻─

他、剛剛、居然說了:“哈哈”!?

 

阿魯巴突然升起一股想要直接破門而出的衝動。

但是羅斯卻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扯起了他那常常用來恥笑別人(喔,我想說其實就只有Alba一個人)的嘴角,然後緊緊的抓住了對方的右手,似非似笑地道:「難道學校沒有告訴過你要好好定時吃三餐嗎?我猜你在你母親死後的這兩年間絕對沒有好好吃過一餐飯,那麼現在我大恩大德地讓你飽餐一頓,並且迫切的希望你可以在你的生長期長高到這個年齡正常男孩的身高,別想讓我再說第二遍,我肚子都餓了。」

 

隨後男人就歡歡樂樂的把一個滿臉充滿“你的亂掰技巧可以在好一點”的少年給硬是拖進了另一間小和室中。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