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間坊的掌管人對他有特殊的感情。”

阿魯巴在冥冥中聽到這句話,但很可惜的在那時他的腦袋沒有辦法正常運作,他甚至還想不起來什麼是“道間坊”就沉沉睡去了。

所以現在他是直直的瞪著天花板,他承認自己剛剛是因為突然想起這句話而被驚醒了。

 

「唷,我們尊貴的客人醒來了。」阿魯巴被身旁“唰”的一道拉門聲給嚇的坐了起來,他沒有想到門居然會離他這麼近。「我們這裡的環境也不錯吧。」

「來喝點茶吧。」打開拉門的藍髮少女旁還有一位有著金黃色頭髮的少女,她靦腆地微笑了一下,有些羞怯的把茶給放到了他的身旁。

 

「謝謝,」阿魯巴頓時忘記了要如何擺起笑容才不算尷尬,他才想起能夠跟自己聊天的人不過也只有弗伊。「這裡是長春屋嗎?」

「是喔,一定是那個死不要臉自己懶的來拿妖怪記,然後他絕對強制性的把你無緣無故當成他的助手使喚來使喚去的,最後還跟你說“你是我的助手,所以你要幫我去拿”之類的話,噢,我太了解他了,我可是從小跟他一起長大的,他心裡想的什麼事我都知道,還跟他同時一起當上“掌管人”。」

 

「怎麼每個人都跟他有關?」“就連我媽也是”,阿魯巴在心裡尖叫。

「對阿,幾乎在人世裡有強大除妖力的人類都認識他,」然後藍髮少女似非似笑的道:「包括你媽。」

「嗄?」阿魯巴納悶的皺了下眉,可惜藍髮少女似乎一點都不在意阿魯巴的疑問,繼續接著道:「我的名子叫阿蕾絲,這個小女孩跟你的身份一樣都是人類,叫做普瑟斯(這裡就是Princess的諧音,總不能直接叫小公主吧WWW),你們兩個年紀應該一樣吧?那就更好相處了。幫我把該給的東西給他,普瑟斯。然後你就可以回去見你的主人了,我敢再跟你打賭一次,你的主人現在肯定正在等你的消息,或許還用什麼東西正在偷偷監視你呢。」

 

阿蕾絲笑的燦爛,她揚起眉毛四處環顧了一下,最後把視線落在了阿魯巴身上,只見她輕聲的“喔”了一聲,忽然慢悠悠的抬起了右手,隨後快速地打了一聲響指,阿魯巴立刻感覺到肩上有股力量蒸發到了空中。

「好多了,我不喜歡我的空間被其他人打擾。」阿蕾絲解除掉了咒語後似乎還有點不甘心,在口中念念有詞道:「我的空間一直都有最低限度的保護膜,他什麼時候破解了這個咒語…..」,少女蹙緊著眉頭,重重的關上了房間的拉門。

 

「等我一下。」普瑟斯望見藍髮少女離開了房間後鬆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上一秒臉上溫和的笑容突然換上了一張厭惡的表情。

「真是夠了,她明明對待客人也好不到哪裡去,憑什麼叫我要笑臉迎人,」金髮少女重重的站起身,阿魯巴有些詫異一個嬌小的女孩可以從地板上踏出如此強而有力的聲響。「阿蕾絲除了那本妖怪記要給你外,他還要另外給你一個東西。」普瑟斯從身後遞出一個用著牛皮紙包著的包裹,她掂了掂重量,似乎在估測裡頭的東西有多重。

 

「這裡頭包的就是妖怪記第二卷,之所以在我們這裡是因為有些東西要修改,是只有我們長春屋才能做的事。」

「妖怪自己寫妖怪記然後交給人類,那人類的事在你們這裡嗎?」阿魯巴接下了包裹,他頓時覺得有一種成就感。

「你還挺聰明的嘛,這裡的確有一些記載我們人類的“人類記”,總共有七卷,但是我們缺少了第一和第三卷,推估是因為時間久遠或是被人給偷走了,反正到現在還在找,如果有誰找到了誰就可以拿到大獎,」隨後少女帶著有些好笑的口氣道:「但如果可以找到的話早就拿到了,妖怪可是遍布了整個世界,你覺得哪有東西過了四年以上還找不到嗎?」

「會不會是被誰給銷毀了?」

「對,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但也是最不希望接受的答案。」

 

少女擺了擺手,示意希望結束這個話題。隨後她對著握緊成拳頭的右手默念了幾聲奇怪的語言,阿魯巴看見對方的手裡發出了一陣亮光後,出現了一個泛著猶如小溪般清澈的石子,石頭並不是特別的平滑,而是有著崎嶇的紋路環在上頭,中間還有一梅花瓣烙在裡頭。

「你會魔法?」阿魯巴尖叫,怎麼同為人類和幫手就有這麼大的差別!?

「這不是魔法啦,這是阿雷絲教會我的一個咒術,可以方便把東西藏在裡頭,有點像是虛擬背包啦。你難道不會任何咒語嗎?」

阿魯巴聽完對方說完後愣了一下,對自己的一無所知感到有些好笑。

 

「還真可憐,反正咒語都是通用的,我就來教你一下好啦─」普瑟斯揚起她得意的語調,笑著先把石頭給塞回了自己的手中。

「這個咒術可以隱藏一些帶有妖力的物品,有點像是異次元空間,你要放多少東西進去都無所謂,只要把那樣物品的一部分握在手中就可以收起來。但是拿出時都要正確的念出它的名子,像這個石頭就叫做“過濾石”,可以過濾掉自己的氣息和所在,阿蕾絲要給你這個石頭就是為了你以後過來的時候方便,」普瑟斯漾起一絲異樣的微笑,顯得有些神秘。「我等一下跟你講它的用意。」

 

語畢,少女手中的過濾石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她笑著看了下另一邊人的反應,然後輕聲道:『過濾石,喚。』

如同剛剛的動作,石頭又重新出現在了少女的手中。

 

「諾,很簡單吧!」普瑟斯興奮的把過濾石交到了阿魯巴的手中,臉上的表情很明顯的寫著:「快點試試看!」,少女的心情幾乎比阿魯巴還要雀躍了。

…..不需要開通能力之類的?」阿魯巴帶著遲疑的口氣問,他有些不敢相信這些小把戲居然這麼好學,那這樣不就看的見妖怪的人都可以隨便亂用了!

「不是這樣的喔,能夠有能力的人類也是要看機率的,但通常如果你是被選做為“助手”的話…..應該也是有能力的吧?」普羅斯不確定的上揚起了語調,被阿魯巴這麼一說他都擔心起對方真的只是個能夠看見妖怪的人類,那麼這樣道間坊的掌管人還真的有怪癖……

「廢話那麼多,試試看不就知道了?」普瑟斯不耐煩的道,心中漾起了一絲怪異感。

 

「你們在幹嘛啦。」

阿魯巴突然聽見從上頭傳來另一道嗓音,這個聲音是不久前才甩門離開的阿蕾絲。

「你還沒有把東西交給他嗎?」阿蕾絲的眼神帶著滿滿的倦意,道完後還重重的打了個哈欠。

「我給了啦,現在在教他可以把東西隱藏起來的咒語,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普瑟斯輕輕地蹙起了額上的眉頭,「一般來說都會有的吧?有哪一屆助手是沒有的嗎?」

 

阿蕾絲的臉上泛起了一股奇特的表情。

 

「他沒有教你任何咒術?」

「沒有,但我是上一個禮拜才認識他,我跟他相處的時間也不多,應該是沒空教吧。」

「你還真幫他說話,」阿蕾絲輕藐的笑了起來,「剛剛普瑟斯有告訴你使用方法吧?有那麼難嗎?需要花到你半個小時嗎?我看連一分鐘都不到吧!」

語畢,阿蕾絲臉上輕浮的表情立刻黯淡了下去。

 

「他不會做的那麼絕吧……」阿蕾絲有些不安的扭了下脖子,但在她剛剛離開時的確有想到這個可能性─

那個道間坊的掌管人鎖住了這位少年的力量。

為什麼要鎖住?是因為能力太過強大怕他會控制不了自己而爆走?如果是這樣的話也應該留下一些基本的力量,而不是做的這麼死,沒有像樣的力量根本連自己都不能保護,更何況─

 

“他是被選重的人。”

 

“沒有力量的話代表他無法作戰。”

 

“可是、他依然得為整個人世和浮鄉奮戰。”

 

“那還真是一段可歌可泣的人生悲歌。”

 

 

「普瑟斯,掰開他的口,」阿蕾絲打了一聲響指,表情凝重的從空氣中取出了一顆圓形的黑色物體。「可能會有點苦,但可以把你殘餘的一些力量激發出來。」

「嗄─」阿魯巴從頭到尾廳都沒聽懂,只見從口中道到一半的話被硬生生停住,他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定住了他的身體,隨後便是口裡快速地遍滿了中藥的味道,味道隨著時間越來越濃,不到幾秒鐘的時間整個藥物都化在了口裡,阿魯巴才驚覺那是阿蕾絲口裡說的“有點苦”,簡直是苦到一種極致了!要是現在自己的嘴巴沒有被普瑟斯摀住他絕對會吐出來!這味道根本不能跟小時候吃的那種藥粉比,是一種帶著苦味、到最後還滲出了辣味的那種痛苦感─

 

「吞下去就行啦!快點,在這裡待太久會被懷疑!」阿蕾絲趕緊握住少年包覆著過濾石的那雙手掌實施了被動咒術,先替對方隱藏了起來。

「你可千萬要努力阿,不要被那個該死的掌管人得逞了!」

 

“我太了解他了,我可是從小跟他一起長大的,他心裡想的什麼事我都知道。”

 

 

最後的一個尾音落在了茫茫的樹海當中。

 

他重新站在了通往道間坊的小徑中,再往前一步就可以進入了。

 

 

『過濾石,喚。』

 

一顆純淨無暇的藍色石子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