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好的扶手

※身高差甚萌

 

 

珍哼起比她平時還要高了一倍的小調:

Leo牌扶手台,冬天取暖,夏天新潮,可自由行走,可聊天舒壓,保證讓您的手臂座落在最舒適的位置─Leo牌扶手台,您,值得擁有。」

她轉了圈眼珠子,為了閃避某人的攻擊而消失在了Libra的大廳中。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扎布先生。」

「嗯哼。」

「扎布先生。」

「喔哼。」

「扎布先生。」

「阿哼。」

「扎布先生!」

 

少年打掉了壓在自己頭頂上的手臂,他絕對知道對方會閃過去然後又再度像什麼都沒發生般地壓回來,但他還是不滿的發出了懊悔的呻吟聲以示抗議。

「夠了─我有記錄,你把你的手放在我的頭上已經有整整兩個禮拜半個月了,索尼克的老位子都被你佔住了它現在正在房間裡吱吱叫耍自閉跟我冷戰中,我希望這是我跟你的最後通牒─Put your hands down !

 

Okay─」扎布聳了聳肩,將兩隻手都高舉在自己的頭頂上,像個準備乖乖就範的犯人,但今天的事情可沒那麼容易,因為那個人是扎布、一個有著像黑色大便皮膚的扎布、一個整天不做死就不會死的扎布!

「扎布,你真的很欠打。」珍帶著悲涼的語氣說道,但她很明顯的正在唾棄對方那該死的態度,「虧你還能睡一大堆女人,她們是跟你同一個智商還是一群只為了肉慾的女人?如果是的話─我可以開恩也為他們嘲諷一下。就像你,滑稽的SS!」她最終崩潰的大喊道。

 

Shit,你才是SS,你全家都是SS!」

「你正在鄙視你自己,Silver Shit。」

 

扎布憤恨的叫了一聲,重重甩上了Libra的大門。

 

「真是謝謝你了,如果我能夠像你一樣能言善道就好了,」雷歐欽佩的道,他是真心希望有一天能習得這個散去扎布的好技能,「我得去找索尼克,讓它解解氣,能夠讓我自由個一小時嗎?」

「沒有什麼可不可以的,只不過我最好提醒你,少年,還是別學習那個鬼技能了,我們這裡只要一個毒舌就行了,」史蒂夫抱歉的笑了下,他的眼神只是短暫的從電腦螢幕上晃過了下雷歐,「不然扎布會很傷心的,恩……當然還包括我們。」

「好的,」雷歐提起背包,「我去去就回。」

 

 

今天的天氣真的很冷。

雷歐時常會懊悔為什麼當初要求要保持基本工資,那些美金只能夠讓它過一個普通水準的生活,所謂的吃飽喝足便是這麼一回事。但他還得花一部分的錢寄給自己的家人,然後消費一些娛樂金給自己消遣消遣,事實上只有十分之一。最後是水電費和瓦斯費,雜七雜八的費用,他都忘記自己有沒有把上個月的繳清了!

 

人生就是這麼令人感到緊張煩悶。

雷歐最近手頭緊,做什麼都不順心,更別說要忍受一個整天把手放在自己頭上還嘮叨別亂動的混蛋傢伙了!

他要去找索尼克談心,首次認為要進醫院居然不是因為外傷,而是心病。

 

 

「誒?這不是雷歐嗎?」他接收到了喚自己名子的聲音。

「那吉?」雷歐在紐約的人群中四處尋找了下,望到了那個朝自己飛奔過來的蘑菇狀物體。

「我剛剛叫了你好多次都沒聽見,在想事情嗎?」那吉突然重重的拍向了自己的身體,「你可以找我聊天喔!我當你的垃圾桶。」

 

「謝謝你,但恐怕我不能請你吃麥當勞,最近手頭有點緊。」

「我是那種人嗎?不用特地慰勞我的!只不過我也遇上了一個難題。」那吉面有愁容的道,他臉上的眉頭都皺成一團了。

「有什麼是我能幫忙的嗎?」雷歐微微蹲下身,他就知道有這一天,不用仰視別人!

「你願意嗎!太好了,跟我來。」那吉一把抓住了對方的藍色袖子,一半拖一半拉的帶到了一個鮮少人的小巷中。

 

「你有看到那個東西嗎?」那吉抬起頭指向了一戶人家的窗戶,從這個高度看是一樓的,但似乎下頭有在加高的關係,他的窗戶是比別人還要在高大約30公分的地方,「我買的大型棒棒糖,特價中,但是正要打開來吃時被烏鴉刁到了這裡來,我太矮了,完全碰不到,雷歐你能幫我把他取下來嗎?」那吉都慌張的捏了捏自己的臉頰。

 

雷歐沉默了幾秒鐘。

 

「要不我把你抬上去,你去拿吧?」語畢,雷歐卻發現自己居然抬不起那吉。

「別了,我很重的,你可以拿到嗎?」

 

雷歐又再度陷入了沉默。

他這次還皺起了眉頭來。

 

「恩…..我試試。」

 

雷歐瞇了下眼,他評估了下自己離窗戶的距離,差不多有他一個手臂在長一點的長度。他墊起腳尖,卻發現自己竟然連邊都碰不上,他在上頭摸了老半天還是只碰的到牆壁,足足離外邊還差了十幾公分的距離。隨後他索性便用跳的,但是小巷實在是太窄了,每當他要蜷起自己的腳時總會撞到牆壁,害他只能選擇僵屍跳,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功效。

 

「算了吧,我再買一支就行了。」那吉沉下了語氣,在他的腦海裡,雷歐曾是那麼的高大。

「你別聽起來這麼難過阿,」雷歐苦惱的搔了下澎軟的頭髮,「不然等我領薪水的時候再給你買一支?」

「真的嗎!?你不僅要請我吃漢堡也要給我棒棒糖?」那吉大叫,他簡直要瀕臨興奮的最高點了,原來在他的腦海裡,雷歐依然是這麼的高大!

 

「不用再買一支,」雷歐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一陣壓迫感,從小巷裡透出的微弱光線也漸漸縮小,「這樣就行了。」

 

他感覺到自己的頭頂上頂了根棒棒糖。

沒有手臂。

是棒棒糖。

 

「喔喔喔喔─雷歐的朋友也好厲害──!」那吉如此讚嘆道,雷歐此時此刻真想立刻用頭上的棒棒糖棍往自己身後的人一搓捅死。

 

想得太美了。

 

「謝謝你,我就知道你總會有辦法的,下次見啦。」那吉興高采烈的拍手鼓掌,接下了棒棒糖後便歡脫的往人群裡走去,消失。

 

雷歐僵硬的將身體轉了過來。

冤家路窄、冤家路窄。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雷歐煩躁的提高了語調,他已經決定在不管接受到任何答案時都一定要反駁對方到死,就算是再合理的解釋也都一樣。

「我恰巧看到你往這裡走,」扎布聳了聳肩,嘴裡的煙一直往雷歐的方向飄去,「然後就跟來啦。」

「喔,出自於你的關心還是你的諷刺?」雷歐故作思考的樣子悶哼了聲,「讓我想想,你是比較接近後者吧。」

「恩,你還真聰明,這都給你猜對啦。」扎布大笑,轉了個身往小巷的出口走去,「對啦,我歧視你的身高,鄙視你是個矮子。」

「扎布!」

「你就保持這樣也不錯阿。」

 

白髮男子歡笑的走遠了。

留下還在反覆思索著最後那句話的少年。

 

 

Leo牌扶手臺、」珍笑著道,「Leo牌─扶手臺。」帶著神奇的眼光看向了剛剛同時回來的兩個人。

「你們和解完畢了嗎?」史蒂夫也同樣望著坐在沙發上的倆人,「照這樣的情況看來,我猜是雷歐你放棄了。」

 

「對,」雷歐嘆口氣,「你就當我是放棄了,我跟他說半個小時要三美元,就是十分鐘一美元,但他還是照放!」

珍微微嘆了口氣,無奈的道:「誰叫你只有基本工資,本來可以有更多的。不然你可以做全Libra的扶手臺!我付給你扎布的兩倍薪資,一個月變爆發戶。」

 

 

因此,“Leo牌扶手台,冬天取暖,夏天新潮,可自由行走,可聊天舒壓,保證讓您的手臂座落在最舒適的位置─Leo牌扶手台,您,值得擁有。”的口號,就這樣出現了。

 

 

 

END

 

 

作者吐槽:

 

哈哈哈,真的很不好意思,我真的比較擅長那種從日常的一些話或一些舉動來表達某人對某人的喜歡或關心,所以那些想要灑很多糖很多糖的人真的很抱歉,我這裡木有(哭笑,但請相信,這個CP是扎雷你沒有進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