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結束!

※文筆渣

※第一次寫他們倆同人文,不知道會不會OOCPS.我沒有病嬌米迦!!我只有遇到小優時會溫柔下來的米迦!!就像小時候那樣的米迦!!((夠

※順帶提一下,時間背景是在米迦和小優已經有在戰場上幾次見面了,描述之後的事。

※恩….如果想要灑很多糖很多糖或是想要看米迦究竟癡漢到哪種程度,很抱歉,我這裡木有(掩面淚崩

 

 

「那是誰?你的朋友嗎?」

遠處一個女孩赤著雙腳走了過來,他將照片放回了黑色衣服的內側中,微笑著搖了下頭。

「不是,他是我的家人。」

「是個小孩子阿,你們很久沒見面了?」

「也不是,我們前陣子才見過面。」

「那麼為什麼不換張相片呢?你總是時不時的拿起,都快被你捏皺了。」

….你也知道,現在是危險時期,哪可能說拍照就拍照。」

「也是阿。」

 

女孩露出了難過的表情,她緩緩道出了幾支零碎的句子。

 

優一郎無奈的聳了聳肩,他只好投以抱歉的笑容。

 

 

 

「優君,禮拜一時你跟我說胃痛而不想吃晚餐,周二時你卻早早在房間裡消失不見了,我禮拜三的時候還刻意在你的房外等著,結果你居然說你已經吃過了。然後今天,你又有什麼完美到讓人心服口服的藉口來不吃你美味可口的晚餐?」

「沒有。」他爽快的接下老早就出現在自己房門前的餐盤。「謝謝你,筱婭。」

「真讓我欣慰,終於肯坦白的說謝謝了阿。」

「我以前沒有嗎?」

「是有阿,只不過總讓人覺得彆扭。」

「那還真是對不住了。」

「沒有的事,你保持原樣也不錯。」

「那是不行的吧。」

 

優輕聲關上了房門,筱婭在門外提醒他得在八點以前搞定。

 

他動作緩慢的拿起筷子,有些遲鈍的搓了下盤裡的青菜,又把青花魚給翻覆了過來,然而這個動作卻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他是得做出一些決定了。

 

 

“十點。”

優默默瞪著牆上的時鐘,看著秒針在房間內發出過於吵雜的機械聲,隨後他扮著音樂,終於開始了晚餐。

「我開動了。」

他雙手合十,表情痛苦的嚥下了一口白飯。

 

 

「優君─你終於肯吃飯了,為了好好慶祝,就讓我來幫你洗碗吧。」與一有些激動的將自己的餐具扔在了洗碗槽,一把就將放在優手上餐盤給搶了過來。

「你該不會是真的要他洗吧?難道三天沒吃飯就把怎麼洗碗都忘光了?」君月從喉裡哼出了一聲悶聲,他自然的皺了下眉毛,很顯然這個表情已經在優面前做過無數遍了。

「我沒有忘,你這個白癡。與一,還是讓我來洗吧,不然又要惹上不必要的麻煩了,我可沒有時間花費在這種無聊的吵架上。」優嘖了一聲,逕自卷起了袖子就把與一的份也一起給分擔了。

 

「是有什麼急事嗎?」與一輕輕地皺了一下眉。

「沒有啦,只是想早點睡覺,懶得把人生的時間花在他身上。」

「話說的容易,優一郎先生,到時候可別哭喪著臉要我幫你解決些只有你才會犯的蠢問題。」

「那麼到時候還真是麻煩你了。」

優將手給抹了乾淨,很是誠懇的道。

誠懇到冷落了一旁的隊友們。

 

「他吃錯藥了嗎?」三葉的口裡還咀嚼著食物。

「青春期吧,就只有他特別久,」筱婭聳聳肩,一派自然的道。「但我想大概很快就會過了吧。」

她抿了抿嘴。

「快了。」

 

 

他反反覆覆地把懷表開了又關、關了又開,藉著殘毀的教堂的牆壁陰影遮住了他的身軀。

「咳咳。」

他循著聲音望去,看著一身黑的對方正背對著月光站在他身後。

「這麼巧,你也早到啦。」

「是阿。」

米迦拍了拍身旁的空地,那兒正好也同樣被牆壁遮住了月光。「坐下來聊嗎?像從前一樣?」

他沒有多做回應,行動卻代表了言語。

 

「你是怎麼溜出來的?」

「不會有人阻擋我的,他們始終還是覺得我有著人類的血液,」他擺了擺手,「沒有人在意我做什麼的。」

「真好,我可是挑準了守衛沒注意的時候才跑出來的誒,費了好大的勁,他們真的覺得不會有人偷偷溜出去嗎?真好笑。」優將自己的手套抽了下來,掛在了腰帶上。

 

「最近過得還好嗎?」

「我想……不是吧?至少,沒有人跟我聊天,」他有些難堪的笑了起來,「要是能跟小優在一起的話就好多了。」

「噁,都這麼大了別說這種小孩子會說的話好嗎?我不是你媽,沒地方給你撒嬌。」優卻哼的一聲笑了出來,順勢打了一下對方的肩膀。

「哈哈、這種性格到了這個年紀也還是沒變呢,小優。你就保持這樣下去也不錯。」

「剛才也有人跟我說了類似的話。」

 

米迦噤了聲,他只好隨即擺上最滿足的笑容。

「他也跟我說就這樣保持下去就行了,」他皺了下眉頭,「但我總覺得那樣不行,我是有些地方太幼稚了吧?」

米迦笑了起來。

「是阿,還有些地方很稚氣呢,」他看著地上的陰影漸漸的縮短,「只要是小優希望的總能把它做到,這也是個優點吧?」

「當然,我可是百夜優一郎阿。」他驕傲的笑了出來,「而你是百夜米迦爾,不是什麼吸血鬼還是怪物,你就是你,我就是我,這樣就足夠了。」

 

優捏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是阿,這樣就足夠了。」

他重複道。

 

 

 

「你的表情就像是我看著我死去的爸爸,」

女孩露出了難過的表情,她緩緩道出了幾支零碎的句子。

「悼念著誰嗎?」

 

 

優一郎無奈的聳了聳肩,他只好投以抱歉的笑容。

 

「我悼念我自己。」

 

 

END

 

 

 

作者吐槽:

 

阿阿阿阿阿阿,真的很抱歉阿阿阿阿阿,好短小阿阿阿,1787字WWWWW

然後,我一直想打出米迦和小優兩個人互相覺得自己矛盾的心情,他們明明有那種感覺,卻不敢確定那是什麼東西,正疑惑著那究竟是親情還是友情,然而他們的時代背景,巴不得讓自己不去回想過去,但又等同於否定了自己,只好推歸於自己的幼稚,世界逼著他們成長了。

 

嘛,這麼短小的文章,我要你們怎麼看得出來這麼龐大的資訊(淚崩。

 

或許還有人覺得我!是!不!是!進!錯!吧!了!連我都想贊同你了(跪,很想渲染出那種感覺,可惜功力不足(掩面

 

總之感謝閱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