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虐、寫實風、短篇、心理過程、無主線、清水

※文章名:黎明前的灰暗

※我很不想說這是個BE,因為在我看來,我只是給了他們在那個狀況下最美好和最實際的結局了

※因為上一篇有反應說看不懂的關係,所以我這次想把它拉長成五章來描述故事(當然是新的內容啦)

※沒有主線劇情,只有描寫米優兩個人的心情轉折,所以大概就是說你只要慢慢的聽我講故事就行了

※第一次戰爭與第二次戰爭中的背景,冷凍時期,然而這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戰爭內容都是我亂掰的WWW

※有米優倆人在現在和過去的兩個視角切換,也有米優兩個人的視角交換,採交叉式,第一章和第三章是小優,第二章和第四張是米迦,最後一章大概就是交錯了吧

※“”←是指過去的對話,「」←是指現在的對話,如果在現在的對話中插入了“”就是內心的想法

 

 

他在吊燈中的火芯挑上了一把小火,並找了一個在牆壁上的小洞掛了上去,動作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在他重複了將近251次的時候,男孩闔上了書,今晚是難得的早睡,畢竟他早已把所有能讀的書都讀過了一遍又一遍。字字句句還轉在他的腦袋旁,可惜沒有一個訊息能夠讓他抓下來,最後就任由著蒸發消失吧。

 

“怎麼了?終於放棄了嗎?”一雙腳垂吊在了破損的梯子上,回答者卻應也不應,他伸手朝友人揮了揮,示意他趕緊離開。

“我沒有放棄,只是能讀的都讀完了。”他踏出的右腳是多麼的纖細,梯子卻依然發出了刺耳難聽的腐朽聲。

“所以有計畫了嗎?”帶著淡黃色頭髮的少年笑了出來,他非常確性對方一定一丁點兒計畫都沒有,但他的摯友永不服輸,這是他永遠欣賞的地方。

 

“我不知道。”

“什麼不知道?”

“我不知道這樣做到底有沒有幫助。”

“就算沒有幫助也沒關係啦,你不都一直是這樣嗎?”

“哪裡!我可是非常認真嚴肅!”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小優你一直是我們的精神領袖,就像英國女王那樣,這樣就夠了。”

“大家明明都是被你吸引著。”

“看起來好像也是阿,那小優你還是當小優就行了,整天傻傻的挑燈挑到天亮,坐在樓下就這樣睡著了。”

“不行!一定還有辦法,怎麼能說放棄就這樣放棄呢?”

“真是的,那我們大家也會一起努力的啦。晚安囉,明天還要早起。”

…..晚安。”

 

 

《在時間的大鐘上,只有兩個字──現在 / 莎士比亞》

 

 

「現在是冷凍時期,我們不知道第二次的戰爭什麼時候會開打,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跟我們一樣資源短缺而停戰,但這些年來我們都損失了太多,希望你們諒解這一時的安定並不是永遠,沒有時間能夠給你們浪費,更沒有空閒給你們回去見家人,誰能夠先富國強兵,誰就是贏家,然而裁判人卻是無情的時間,最好做好心理準備。」

發言人挺直了腰,他英姿煥發的氣勢依然比最初剛得到的權威還要黯淡了些,儘管他的語氣有多麼的肯定和俐落,卻再也挽不回從來的風采,他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大半,男人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心裡盤算著找到下一個接替他的人了。

 

儘管紅蓮帶著千百萬的複雜情緒、多想把時間調回到從前,卻還是只能任由過去推著他往前,誰也不知道那前頭究竟是什麼。

 

「在過去的日子中,我們是爭取著獲勝的未來。但在發生了那麼多事情之後,我們從此與現在同行,如果有人能在當下活下來,他就是那個連結未來的人,以上。」

臺下的人有些鼓掌、有的沉默,有一群人低著頭拚命用著弄髒已久的袖口擦拭著臉頰,但卻好像越抹越髒一樣,他們揮也揮不走臉上的灰塵和戰火。

逝去的是時間嗎?

也沒有人知道。

 

紅蓮的眼睛下圍繞著微微的青色,他這段時間都是處理國家的各種瑣事到天亮,過程中毫不休息、也沒有閉上眼過。

在他真正退位之前,他要做好一個最完美的收尾。

 

「講得真好。」黑髮的少年換上了簡單的便服,他的軍服被戰爭弄得殘破不堪,他的披風被刀給撕的一條一條的。

「有感動到你嗎?」紅蓮哼笑了一聲,他對拍馬屁的話從不感興趣,在國家機關中有多少人每天都是以這種模式聊天的?

「我是說真的,」優皺了一下眉頭,「你的話讓我想到從前。」

「那還真是太好了。」紅蓮笑著走遠了講台,背著向優揮了揮手。

 

“那還真是太好了,”男人瞇了瞇眼,他今天要聽哪一首歌呢?

 

“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優自豪的望了一眼自己的書架,上頭都是他從以前累計到現在所得到的書本,裏頭大多是一些有關吸血鬼或是記載人類所做的大事小事,要說是整個書架都偏向人文區也不奇怪,畢竟這裡只有兩、三本的休閒小說,然而那都是優從外頭的圖書館或便利店拿回來的,不知怎地,他就是特別看上了那幾本小說。其中他最喜歡的就是孤星淚了吧?非常的欣賞尚萬強,優讀了這本小說一遍又一遍、一回又一回,有的時候就在睡前翻開幾個章節跳著看,那是他睡不著時最好的安眠藥;有興致或是閒的沒事幹時就捧起來從頭到尾再讀一遍,他從不嫌棄已經被翻爛的泛黃書頁,也從不覺得內容無趣;甚至有時只要拿著抱在懷裡就行了,優從那一天發現原來他還可以讀除了這個敗壞世界的其他故事。

 

該怎麼說呢?少年第一次覺得這個世界是多麼令人感到偉大而又虛假。

 

優在第一次的戰爭中見到了米迦,他與自己的變化並沒有特別大,只不過是長高了點,頭髮留長了幾公分,然而他的兒時玩伴早已丟失了人類的心,優有試著想要慢慢的拼裝回來,但誰知道那些遺失的部分已經隨風飄去了哪裡呢?又有人知道就算真的找著了回來,能夠用什麼東西將它黏上呢?

強力膠不行、膠帶不行、熱熔膠不行、膠水更不行,而優卻在一天的晚上,他帶著滿腦子的孤星淚望著床旁邊的窗戶,有那麼一剎那,他覺得自己或許能夠分一點時間在米迦身上。

 

他們能不能就暫時別理世界的紛爭和困擾?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又或是滿是繁星的夜晚,乘涼在有著大樹的木椅子上,小心啜飲著他們冰的令人感到有些刺激的飲料?

 

“什麼時候不能溝通了呢?”優凝視著窗外亮的過分的月亮,像是質問著它一樣,“這就是戰爭,誰能夠贏了誰就有談判權。”

 

“然後贏家總以簽訂條約和書信上的條件當作和平的防護罩,我們到底是勝利了嗎?還是只是在意志力和武力的方面才讓我們得到了難能可貴的安全?”

 

“這是搶劫。”

 

“可惜勝者為王。”

 

優有了一個連他自己都害怕的想法。

他居然想要以溝通來和解戰爭。

 

“沒行的、這個想法根本不中用。”

“他們絕對會用錯了椅子的用途,將它拿來砸向敵人,又或是以為原子筆是一種新武器,簽下自己的姓名只是來告訴大家在未來的某一天我會用這把刀子將條約書給切碎。”

 

優閉上了眼,時間已經太晚了,手上還抱著孤星淚。

 

他的心又散落到哪裡了呢?

誰知道,隨風飄散了吧。

 

 

 

“黎明來了嗎?”

 

“還早呢,再等等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