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魯魯曾聞言過米迦的心聲,只不過她始終不想挑起這個話題,只是單純的以等待來讓他的天使來自己坦白,何必什麼都跟人類一樣來甩動自己的鞭子才能夠把事情解決掉呢?她的鞭子只是個裝飾品,將大的誇張的武器藏在身後,如果有人想要違抗的話,只要換個手拿皮鞭就能夠到達她的要求了,所謂的部下可不是什麼動物。

 

他們是寶貴的旗子,善加利用的人能夠得到最完美的作戰藍圖。

 

女王的等待沒有白費,她所期待的人在一天內進入了殿堂兩次,第一次來的時候帶著匡啷發響的空瓶子進入,第二次來的時候他卸下了自己的白披風和武器,兩隻手空拎拎的帶了進來,只不過她卻先興奮的先開了口,

 

「你想要找你的摯友嗎?」克魯魯輕聲開口問道,但她深深地知道她的嗓音聽起來有多麼的愉悅,看著人類多餘的懷念和白癡的關心感到特別雀躍。

「我是有這個請求。」他屈膝跪下,對方那令他討厭的刺耳聲音都跟著他的骨氣給壓了下來。

「你明明知道我什麼都不會給你。」

「我知道你不會給我任何東西。」

「那為什麼還來?有什麼能夠讓我感興趣的理由嗎?」

「沒有、我這裡也同樣什麼都不能給你。」

 

他的眼神難得的漾起了一點波動。

克魯魯笑的跟朵剛盛開的花一樣美麗動人。

 

「沒關係,我們吸血鬼從來不吝嗇施捨的,」她墊起自己嬌小白皙的雙腿,扶著鑲著別緻和精細的花紋把手站了起來。「你有什麼想要的?」

米迦依然單膝跪在了大理石磚的地板上。

 

「我沒有什麼想要的了。」

「放棄了嗎?」

「我只是覺得懷疑,到底這場戰爭對誰有利益?」

「這麼巧,我也感到懷疑。」

 

她笑容滿面的雙手交握起了指頭,滿意地看著對方感到錯愕的表情。

「我想這個問題你應該問問之前吸血鬼的帶領人,我不想涉入這種麻煩事太多,我只是負責從事家庭產業罷了,難道在人類那邊沒有所謂的繼承嗎?」

 

少年俊俏的臉龐終於開始起了變化。

「那我們又是為了什麼而戰?」

「勝利、利益、權力、掌控、統治。」

「拿到了又如何?難道會活得更快樂嗎?」

「會為我們太過於長遠的生命增添一點樂趣。」

「沒有其他的解釋嗎?」

「會讓這個以前由人類統治的地球變得更為完整性一點,其餘的我就想不到了。」

 

尊貴的吸血鬼女王退回了位子,她放下了自己惡趣味的好奇心。

 

「米迦,這是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我怎麼可能把真的目的告訴你,學著成長吧。」

話中被叫到的人只是迅速地站起了身然後小聲地道了聲謝,他甚至連褲子上的灰塵都來不及拍下就走出了殿堂。

 

少年的長筒靴在乾淨潔白的地板上用力敲出了踢踏聲,他幾乎是用扯的將自己的外袍和武器從衛兵的手上扯了下來,他不在意別人對他的眼光,畢竟早就習慣被他人在背後貼標籤的當事者根本不會覺得當面來的更為煩人,米迦甚至希望那些人能夠正大光明的來跟他理論,把他講的狗血淋頭也沒關係,他就是要那樣,讓他好好的清醒一下。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再來一個人來提醒他說“現在正值戰爭時期,如果想要活命,就放下你那不值得紀念的白癡過去吧。”

 

到底是哪個比較重要?

他又要為自己心臟的那個最高位置放入什麼?

 

米迦難得的覺得自己有必要改一下自己的態度,在不久之前吧,他大概還會覺得人類那一邊是絕對的惡,他們會永遠地無法理解彼此,就像是南極和北極、世界的兩端,誰又會先溶化自己來讓他與對方相容?誰會是這麼的慷慨?如果有天那個人出現了,米迦絕對不會吝嗇他的掌聲來為他鼓掌。

 

很顯然地他的掌聲就算等了幾年或幾個世紀都不會出現,於是米迦開始為自己感到質疑,他曾經找了一個蠻寧靜的晚上,就這樣坐在樓梯間的階上,撐起下巴,思考著他是不是在哪裡出了點小差錯,又或是在哪一個地方忽略了一個步驟,然而他沒有找到適合的答案,所以最後的箭頭都全部指向了自己。

 

“你不覺得錯的是你嗎?”

有、有這麼一下子,米迦有感覺到這份錯覺。

 

“那麼是哪裡出錯了呢?”

會不會是他真的太自以為是了?或許吸血鬼不是人類想的那樣、人類不是吸血鬼想的那樣?

 

“所以要放下過去嗎?別讓心中那個一直困擾著你的人攪和你的未來?”

不能確定、那個人依然很重要,不是說隨隨便便就能放棄的,但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感情會不會變質也不能知道了。

 

“你還喜歡他嗎?”

喜歡、非常非常地、喜歡。

 

“到底是誰對誰錯?”

 

米迦望著窗外閃出一陣亮黃色的閃光。

隨後外頭爆發出了極為響亮的開砲聲和武器的碰撞聲。

 

 

或許誰都沒有錯吧。

只可惜他生錯了時代。

所以得做出決定。

 

 

「這不是米迦嗎?」米迦聽見從背後傳來費里德那敲的大聲的高統靴,他只好作勢起身,好像不想與那個人多待一秒鐘似的。

「怎麼、想清楚了嗎?」男人沒有特別前進,他只是站在樓梯的上方俯視著米迦,「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外面在戰爭。」米迦望了眼窗外的景色道,五彩繽紛,卻一點都不像煙火漂亮。

「我知道。」費里德輕輕地點了點頭。

 

有那麼一下子,他們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人類是錯誤的吧?」

「在吸血鬼的眼中,他們可以是錯誤的、也可以是正常的。」

「要怎麼解釋?」

「我也不知道,但這就是戰爭吧,是只有分勝者和敗者的競技場,所以吸血鬼才要拋下沒用的感情。」

「但我不能忘了他。」

「對,我說過了,所以吸血鬼才要拋下沒用的感情。」

「什麼?」

 

米迦沒有等到答案,問題就這樣懸在了空中,在他轉身想要找到費里德時對方已經不見了蹤影。

他對費里德所說的那個“吸血鬼”感到特別惦記。

 

如果實質上,他不加入吸血鬼的陣營、也不認同人類的做法,那麼到底還有哪裡可以容身?

 

“你還記得原本的名子嗎?”

記得、一直都記得。

 

他叫做近藤米迦爾。

沒有預估錯的話,他要加入一個只屬於自己的陣營,就像天音優一郎一樣。

 

 

「戰爭吧!我寶貴的各個騎士們,揮動你們手中的武器,將那些太過自大和驕傲的人類給斬的一個不留!」

克魯魯的聲音在廣播器裡大聲地環繞著大廳。

 

米迦抽出了自己的劍,從今天起,他為了自己爭戰。

來場轟轟烈烈的死亡也不錯吧?

 

 

 

…………好熱…….

 

.…………..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