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好嗎?」

 

他感覺到有人用力拍著他的肩膀,那人的手掌似乎比他的還要大,用起力道來也大力了許多。

 

「是不是有點反應了?」

「他還好吧?不會……死了吧?」

「別亂說,還有呼吸。」

 

“起床了,菲利奇亞諾。”

 

菲利一瞬間睜開了棕色的雙眼。

他的眼珠子快速地掃視了一圈暗黑的天空,四周都是聳立的大廈、佈滿夜間的黑暗,一點光亮都沒有。

他可以明顯地從皮膚下那刺的他發疼的一粒粒石磚感覺到他正躺在人行道間,他就好像坐了一個無形的空間轉移隧道,在不知不覺中他就瞬間從家門被丟往到了紐約的街道上。

 

「這是幾?」一個顯得有些嚴肅的臉龐映入他的視線中,他伸出了食指和中指在他的眼前揮了揮。那人有著亮金色的頭髮和淺藍色的雙眼,但卻可以從口音分辨的出他並不是美國人,又或許可以直接來說他更應該是一個道地的德國人。

「二。」菲利呻吟著坐起了身來,天阿,頭痛欲裂,他究竟是怎麼到這裡來的?莫非他真的做了什麼時光隧道給穿越過來了嗎?

 

「意識還正常,身體有哪裡會痛嗎?」那人依然還緊皺著眉頭,轉頭向身旁的人示意了聲。

「我想是沒有、謝謝。」菲利投了一計笑容,他轉了一下自己的手肘和腳踝,居然真的一丁點痛處都沒有。

….跟我們一樣。」眼前的人又往身後的人投以視線,似乎是想要證明著什麼卻又無法言喻,「到底是為什麼?」

 

間隔了許久,直到有著濃金色頭髮的人聳了聳肩才打破了沉默。

 

「所以現在這裡除了我們就沒別人了嗎?」那人拆下眼鏡,用袖口往上頭不知道擦了第幾遍。

「沒有別人?」坐在地上的人開口問道,「什麼意思?」

「就….就是沒有其他的人,」他抿了抿嘴,「如你所見,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安靜,這裡是美國誒。」

他嘆了口氣,有些挫敗的走向菲利後蹲了下來,「我的名子是阿爾弗雷德·F·瓊斯,叫我阿爾就行了。

「你好,」他頓了幾秒鐘的才開口答覆,「我是菲利奇亞諾·瓦爾加斯,義大利人,初次見面。

菲利語畢,名叫阿爾的少年立刻投了一記相當陽光的笑容,完全與現在的狀況一點都不符合。

 

「我們得先找一個地方當避難所吧?現在這裡這麼黑。」一個留著小辮子的男人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他的臉龐頓時被螢幕照的光亮了起來,「九點半,先把時間調到一致吧。」

「有誰知道這裡是哪裡?那個誰……你叫阿爾對吧?你怎麼知道這裡是美國?」帶著淡金色頭髮的男人開口道,「你知道附近有哪裡可以給我們休息的嗎?」

「對不起,但我不知道。」他露出抱歉一笑。

「什麼?」

「難道這裡不是美國嗎?這種風格啊!就是我從小長大的國家阿!」阿爾疑惑的皺了下眉,「難道你們都不是美國人嗎?」

 

「不好意思,我是英國人,」男人的視線依然朝著發亮的手機螢幕望著,「失禮了,剛剛都沒有時間介紹,我叫亞瑟·柯克蘭。」他將手機收回自己的風衣裡。

「我從中國來的,叫做王耀,在中央公園那邊有開一家中式餐廳。」

「伊凡·布拉金斯基,為了教學從俄羅斯那邊過來,」微微地朝王耀笑了一下,「是叫“茶香”嗎?我有去過一次,最近開的吧?」

法蘭西斯·波諾弗瓦,法國人,從口音就聽得出來吧?」

「我的名字是本田菊,不好意思,可能講話起來會有點日式英語,還要多多體諒一下了。」

「路德維希·貝什米特,從德國來美國學習建築設計的。」

「恩…..菲力奇亞諾·瓦爾加斯,剛剛介紹過了,是個義大利人。

 

路德微微地點頭,以低沉的嗓音悶哼了幾聲以示了解,隨後他指了指在黑夜中唯一一個還看得比較清楚的大廈,原因是只有那一棟大廈的樓頂上還閃著紅色的防空燈。

「有看到那一座大廈嗎?就是離這裡還有兩棟樓的那一個,」他繼續滑著手機道。「那後面好像有一家餐廳,可以去那邊看看,之後我再找找有沒有大賣場。」

「你為什麼會知道那裡有餐廳?」不知道是不是帶著佩服還是質疑的語氣,王耀有些驚訝的轉頭望向說話人。

「我手機有網路,好像還可以用?」路德皺了下眉頭,他頓時覺得有許許多多的視線都往他身上看去。

「這裡有網路?」亞瑟將手給盤了起來,他四處張望了下環境,樣子看起來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那這樣就好辦啦!趕快叫人來救我們!」阿爾提高了幾個分貝,幾乎要抑不住自己的興奮感了。

「沒有辦法,我試過報警了,不知道為什麼無法通訊。還是我們要去找找看其他地方有沒有人?」本田菊開口問道。

 

「沒有那個必要,」伊凡搖了搖頭,「依我看來這裡大概真的只剩下我們了,難道真的會有人閒道要刻意做個這麼大的鬧劇來整我們嗎?就去餐廳吧,沒有辦法用無線的就用有線的,那裡應該會有電話,而且還會有電腦,辦事能快很多。」

法蘭西斯只是哦了一聲,默默地從自己的背包裡抽出了一個顯得有些老舊的筆記本和一隻原子筆,他用下巴按了下按鈕,在極為黑暗的世界中瞇了下眼睛。

 

2015.11.20  21:43

 

那是極為娟秀的幾個數字。

 

“我們八個人到了可能是美國的地方,現在要前往可以休息的地方,一個叫路德的德國人用網路查到這附近有一家餐廳。哪八個人我之後再說,這裡太暗了,字會很醜。”

 

他們整了下自己的東西和衣服,開始往前頭黑的無窮無盡的道路走去。

 

 

TBC

 

 

 

作者吐槽:

 

他們到了另一個世界,既相似又陌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夠

這一張只是簡單的做個開場白,之後會有時間讓他們好好的再互相了解一下的

另外這一張真的很短阿XDDD,但我覺得斷在這裡比較適合,之後可能也會是這種模式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