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成員概略:

路德維希:德國人,似乎有領導能力。

菲利奇亞諾:義大利人,畫家。看起來有點呆。

本田菊:日本人,不知道是從事什麼職業,身上有一股很重的醫藥味,可能在醫院工作。

亞瑟柯克蘭:英國人,也同樣不知道是什麼工作,感覺有點神經質。

阿爾弗雷德:道地的美國人,看樣子好像還是大學生,應該是我們之中最年輕的一個。

王耀:中國人,在中央公園附近有開一家中式餐廳。

伊凡:俄羅斯人,衣服的袋子前放了幾隻紅筆和藍筆,應該是老師。英語講得很標準。”

 

2213 大家決定先討論一下為什麼會莫名其妙到這個鬼地方。”

 

 

「共通點,」路德維希念到,「我們八個人來到這裡應該是有什麼共通點的,畢竟我們都互不認識對方。」

他們坐在了餐廳的長條沙發上,唯有路德一個人還依然站著。餐廳很幸運的沒有鎖上玻璃門也還有電可以流通,讓他們能夠在外頭還是一片漆黑的夜晚中能夠安心的在有光的地方歇著。有燈光是一項非常有力的發現,至少能夠真的用有線電話來溝通,但還是搞不清楚為什麼在這兒無法用手機連絡。

 

「你是指我們曾經在來到這裡之前做過什麼類似的事嗎?」伊凡喃喃道,他微微扶了下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會兒,「我離現在最近的記憶就是走在紐約的街道上了,我才剛教完我的課程,語言課,俄羅斯語的。」

「我也是在街道上,那時我正要回家讀信,」王耀舉手回答,「我還特地請了一天假!」

「我最近的記憶也是在街道上,我是剛從醫院那裡下班,回家的路上。」本田菊面有難色的皺了下眉。

「所以共通點都是路上?你們是走哪一條街?」這下換路德皺眉了,這可能並不是非常有用的線索了,畢竟在他的最後記憶中他是在公司裡正忙著辦事的,沒有錯的話,他正要去交自己的室內設計圖。

 

「我覺得應該不是場所的問題,因為那時我跟我哥正在咖啡廳裡。」阿爾搖了搖頭,「我正在用筆電,我哥在讀書。」

「咳…..我也正在咖啡廳裡,我正在歸我照片的檔。」法蘭西斯擰了擰鼻子,微微笑道。

「我是在公司辦我的工作,我還有點印象,好像還要十分鐘就下班了。」亞瑟將交叉的手擺在胸前,話語帶著濃厚的英國腔。

「我也是在上班,那看來真的不是場所了,每個地點都不一樣。」路德擺了擺手,隨後他貌似喔了一聲,才想起他還漏了一個當事者。

 

「菲利奇亞諾,你呢?」他轉過身,眉頭皺的幾乎比峽谷還要深了。

「我…..好像先是畫畫吧?然後就,跑了起來。」

「跑?為什麼畫到一半要跑?」

「你有什麼東西趕著嗎?」王耀撐起頭來,菲利感覺到那人的視線帶著莫名的壓迫感。

「不好意思,我沒有什麼東西趕著。」他聳聳肩,嚥下了一口口水。

「那為什麼要跑?」伊凡也開始加入了發問的行列,他的壓迫感還甚至不輸於另一個人,是身為老師才有的特殊氣場嗎?「還是你被誰追著?」

 

「被誰追著?」法蘭西斯像是接收到了什麼訊息,輕聲地重複了一遍,那句話的音量恰巧只有他一個人能聽到。

「我….怎麼說、某種意義上是可以這樣說,但,實質的意義又好像不是。」

「到底是什麼意思?」阿爾推了下眼鏡,他貌似習慣不了講話拖泥帶水的個性,「你就直說你為什麼要跑就行了。」

「那個追我的人是我哥。」

 

法蘭西斯輕聲“喔”了一聲,他淺淺勾起一笑,沒有作聲。

 

「為什麼要追你?他難道很討厭你?」阿爾皺起眉頭,他突然感覺到有點難過,可能是有點影射到他自己的身上了吧。

「不,可以說是相反。」菲利抱歉的笑了一下。

「你是逃到美國來的?」一直沒有吭聲的亞瑟說話了,他倒是從剛剛為止都是一直當個旁聽著,「只能這樣解釋了,你為什麼要逃到美國來?」

「我覺得這個話題不該這樣輕易的被談開,」路德皺了下眉頭,「不是說每個人都喜歡被翻開自己的家事。」

「你認識他嗎?為什麼要袒護?如果這是個能夠回到原本世界的關鍵,而他也可能是導致這件事情的元兇,卻因為你的同情心或好心而阻擋了我們回去的路該怎麼辦?」

「不,我並不認識他,我只是不喜歡這種質問人的氣氛,如果我們要回去也絕對不會是以這種爛態度回去,我欣賞你的直接,但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們八個人了,還有誰能夠做我們的依靠?並且我相信一個事件的主謀覺不會是大喇喇的睡在街道上還等著我們去搖醒他。」

 

亞瑟轉了一圈祖母綠的眼珠子,聳了聳肩。

「你說的沒錯,抱歉。」

「謝謝。」

 

「不好意思。」菲利輕聲的對著眼前的人小聲說道,他期望他的擠眉弄眼能夠讓對方意識到。

路德維希搖了搖頭,他擺了擺手後便沒有多做回應。

「我覺得我們今天應該是沒有辦法有個清晰的思緒,我想大家還是先休息一下,等明天一早、精神了也好辦事。」

「贊成!」阿爾打了個大哈欠,便快速的往柔軟的長條沙發上轟隆倒去。

 

「沒關係啦,我們那裡常常也會有人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王耀像隔壁家的叔叔一樣用力拍了下菲利的肩膀,一下子的就往菲利那邊擠去,「我也有不想被翻出來的過去,大家都在努力啦。」

「謝謝,但我想那或許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我不想多提罷了。」

「不想提就別提了嘛,反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看,現在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等吃飽喝足了再來想辦法,有的是時間。」王耀輕鬆一笑,隨後便逕自的走向廚房。

 

「你要做東西吃?」伊凡正想要去找找哪裡有可以開暖氣的機器,卻見到了正一派自然地前往廚房的王耀,「你還有胃口阿,還挺厲害的。加我一份。」

「我還不知道能不能開瓦…..

「你有心情吃東西?」亞瑟挑了下眉,「你是餐廳老闆吧,做菜應該不會難吃到哪裡去對吧?我要一份。」

「我不都說我還不知道能不能開─」

「有人說要吃東西嘛!?」阿爾還依然躺在沙發上,他的聲音在軟墊上來回響亮著,「幫我做一份!謝謝!」

「老闆,我要一份餐廳的招牌,隨便做。」法蘭西斯還依然把他的視線放在那本小冊子上,手上的筆正飛快的動著。

「不好意思,如果方便的話我這裡需要三分,有加菲利奇亞諾和…..抱歉,請問是…..本田菊的,謝謝。」

「天阿,你們這群人怎麼這麼自動,」他倒抽一口氣,「還真的能開瓦斯。」

 

 

2234  討論草草完結,沒有結果,準備吃東西。

 

※今早遇到的那個人應該就是菲利他哥,那個義大利人隱瞞了什麼事情,他似乎被他哥追著。

※亞瑟那傢伙說話有點衝,但他的話說得很實在,不能否認。小心提防,別被他抓到把柄,很機靈。

※叫路德的德國人或許會成為我們的領導者,有相當不錯的處事能力和理性。”

 

 

「你今天是不是有在中央公園附近那邊畫畫,還有個人向你買了一副畫了舊金山的橋的畫?」

「什麼?為什麼你會知道?」

「我就知道是你……

路德維希沉下了臉來,他有些尷尬的打開自己的手機。

「是這樣的,我今天有照了你畫畫的照片,因為實在很難看見會有人在大冬天裡的出來畫畫,於是就拍下來了。」他皺了皺眉,隨後又繼續道,

「我有點事想確認,希望你能夠盡可能的回答我的問題。」

 

法蘭西斯往那倆人的地方望去,他只是稍微看了幾秒,隨後便闔上眼睛閉目養神了起來。

 

 

TBC

 

 

作者吐槽:

 

或許你會看到在這篇文章裡有些人的話語顯得有火藥味,但我想我只是把那個時侯、那個環境、那個氣氛會響現出來的人性給打出來,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黑角色,大家做事都有自己的一份理性和原則,會在日後的文章中提到。

 

然後我覺得快要進正劇了,你難道覺得我真的會給他們當世界之王嗎?WWWWW那麼隨心所欲就不好玩啦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鴉可
  • 這篇好好看喔喔喔喔>w< 好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wwwww 還沒進入正題就忍不住留言的我會不會太猴急了啊...(抓頭
    覺得大大把角色的個性描述得很精準,而且和職業設定配合的很自然XDDD 小義畫家和耀哥餐廳老闆這個不意外,伊凡我完全不會想到他是老師,可是笑容+威壓感完全說服我了啊XDDDD 原來露樣還滿適合當老師的,雖然我不會想被他教到哈哈哈(被水管
    特別喜歡亞瑟和路德爭執的那段,喜歡亞瑟的牙尖嘴利和路德的正義魔人~絕對不會黑角色的!!!這些都是萌點!!!(完全溺愛
    期待期待~~~(爬去看接下來的
  • 哇──謝謝WW看得喜歡是我最高興的一件事了WW因為這一系列都是比較描寫人性和感情的,所有會特別把大家的個性給弄得突出點,但完全沒想到會有人回覆WW因為都是少少的點擊率XDDD非常謝謝你的留言WW

    d_節操 於 2015/10/07 23: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