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幾點,應該是十二點多吧?有個人打開了餐廳的燈,把我們都從睡夢中叫醒來。”

“那個人是阿爾,貌似只是他的手機和餐廳的時鐘都恰巧壞了罷了。”

 

「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要開燈…….不是還晚上─」

「剛剛誰在叫?有什麼狀況?」

「誰有手錶!?現在幾點?」

 

最後的那句話落在了阿爾身上,他好像在大冬天裡嫌暖氣開得太強了,竟然正在散發著一股熱氣。「我說手錶!手機也可以!我要看時間!」他又大叫,亞瑟皺了一下眉頭,他很不喜歡太吵的環境。

「現在是十二點整阿,怎麼了?」他抽出風衣裡的手機,以極為奇怪的表情往大叫的那人身上看去,「我們才休息兩個小時不到。」亞瑟的語氣似乎有點抱怨。

 

「你的時間也是十二點整?」阿爾慌忙的將眼鏡給扶正,剛剛他動作大的讓他的眼鏡差點掉下來,「菲利,你的呢?」

「也是十二點整,怎麼了?難道還有其他時間嗎?」

「我剛剛起來上廁所,看到時鐘也是十二點!」

 

在他道完話,餐廳裡的氣氛似乎有一瞬間凝結了起來。

 

「美式幽默嗎?你上廁所十二點就十二點阿。」法蘭西斯首先笑了出來,笑得連他寫的字都歪了。

 

“原來只是起來上廁所,還真是浪費時間。”

 

「只是上廁所?你該不會是怕一個人去才叫醒我們吧?」伊凡沒有笑出聲,但他確實微微勾起了嘴角,怎麼還會有人想要在這種氣氛下開玩笑呢?但他的確認為挺有趣的。「還有什麼我們需要幫忙的嗎?阿爾弗雷德小朋友?」

「你怎麼會有這種惡趣味?好笑嗎?」王耀帶著責備的眼神望向伊凡,他似乎一點都不理解對方的幽默,「你覺得他有必要為了這種小事就大驚小怪?」

「有的學生就是喜歡這樣。」

「你怎麼當老師的?」

「就像你怎麼當餐廳老闆一樣。」

王耀抿了抿嘴,表面上順從的點了點頭:「你說的對、你說的對。」隨後便走往阿爾那邊去了。

「需要我去關燈嗎?」菊輕聲問了一下,路德只是捏了捏眉心,揮著手示意可以了。

 

餐廳又再度恢復了黑暗。

 

現在呈現了兩批人馬很明顯的分開現象。

 

「現在還好嗎?」王耀坐在冰冷的磁磚地板上,身體就這樣倚在長條沙發那,「是做了什麼噩夢?」

「我不是白癡。」阿爾將腳給環在自己的手臂裡,他小聲嘟囔了幾句。

「沒有人說你是白癡啦。」菲利盡量調低聲音,他小心翼翼的望向與他們睡在對邊的三個人,「所以真的是做噩夢了嗎?」

「真可憐,如果是我在這個環境下做噩夢可能會被嚇死。」菊喃喃的說道,不知道為什麼連他也把腳給抱在自己懷裡了。

「什麼夢這麼可怕?」路德皺了一下眉頭,他之前也有做過很可怕很可怕的夢(例如忘了交設計圖稿,還整整遲了一個禮拜)但他卻從來沒有被嚇醒過,更不要說跳起來大叫“我的設計稿!”之類的話了。

 

「我覺得那不是夢,你看看現在的時間。」

「十二點零三分,哪裡錯了嗎?」

「好吧,我可能是真的做夢了。」

阿爾困擾的搔了下頭。

 

「我夢到我起來上廁所,那時候我好像看了一下牆壁上的時鐘,顯示十二點整,但是當我又想上第二次的時候,就是剛剛,我卻看見時鐘一點都沒有動,我看了自己的手機也是,所以我就把你們全都叫起來想要確定時間。」阿爾聳了聳肩,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但好像真的是我睡迷糊了,你看它現在又再動了。」

 

阿爾指了下牆壁上的時鐘,他們安靜了好一些時間,就這樣五個人窩在長條沙發和桌子底下之間,默默的聽著時鐘的秒針一點一點地發出聲音、然後過去。

 

「那現在解開心結了嗎?」王耀小聲問道。

「算是吧,抱歉,把你們都吵醒了。」阿爾嘟了下嘴,他將自己的眼鏡給塞到衣服的口袋裡,「你們還是先睡吧,我都忘了我要去廁所。」

「那個…..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需要我陪你去嗎?」菊斷斷續續的道出句子,那些話的措詞讓他有點尷尬。

「哈哈,我想是不用了,」阿爾小聲地笑了出來,「很快就回來了。」

 

他躡手躡腳的踮起腳尖,盡量以最小聲地步伐繞過已經熟睡的另外三個人。

 

「我覺得好可怕。」菲利揉了一下自己的右眼,「時間倒迴轉誒,這樣不就一直在循環嗎?我討厭循環。」

「是阿,這樣真的很讓人覺得不快。」菊默默的附和了聲,「畢竟現在不是在玩遊戲,不是說沒有破關就可以讓生命到回去,然後重新再來一次。」

「我絕對會想自殺,」王耀瞇了一下眼,他的語氣聽起來相當低沉,「怎麼可能會有人能夠忍受時間一直倒回去呢?」

「這樣我或許就能有多一點時間能夠完成設計稿了……」路德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恩….當然是在我和物品都不會隨著時間而倒回去啦。」

「我們爭論的點不是這個好嗎,你的想法真奇特。」王耀哼地笑了幾下。

「不好意思,最近工作有點太用功了。」

 

阿爾又照著同樣的動作悄悄地跳了回來。

 

「現在是要開晚上談心事party嗎?」阿爾興奮的道,「我參加。」

「沒有要開party,只是在等你回來,然後就睡覺了。」王耀呼出了一口又長又沉的哈欠,他頓時覺得自己的靈魂好像也被吹了出來。

「就別想太多了,好好的睡覺,我們都在你旁邊。」菲利笑的一臉燦爛,他輕輕的拍了下阿爾的肩膀後就往沙發上睡去了。

「那麼晚安,我也先睡了。」菊微微的點了下頭以示禮貌,便一個人輕手輕腳的縮向了沙發的角落。

「有什麼事發生就別先大叫,叫醒我再說。」路德同樣也輕輕地拍了下阿爾的肩,往另一邊比較空的沙發那躺去。

 

「好。」阿爾小聲地回應了一聲,他有想過自己是不是應該要說“謝謝”又或是“不用擔心”之類的話,但他的口才不好,或許等一下他一不小心說了什麼多餘的話自己都不知道。

虧他還是修法律系的。

你說說該怎麼辦才好?

 

他閉上雙眼,什麼鬼東西都給他拋到腦後去,靜靜地進入一個人的夢鄉吧。

 

 

 

。時鐘滴答作響,那是秒針移動的軌跡。

 

 

。。有人在沙發上移動了一下,可能是翻身或是抓癢吧。

 

 

。。。他將外套往自己的脖子上拉緊,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冷顫。

 

 

 

然後有人碰上他的手臂,輕聲地搖醒了他。

 

「誰!?」路德一下子地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他不確定自己剛剛是不是脫口而不小心說出了德語,但他的心思卻是在黑暗中找尋那個搖醒他的人,直到他將視線往下挪,才看到一個有著褐色頭髮和幾根翹起來的頭髮在沙發旁蹲著。

 

「菲利?」

「我不是在做夢對吧?」

「不是阿,又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你可以打開看看你的手機嗎?我的手機可能壞掉了。」

「在這個時候壞掉?雖然也派不上什麼用場……

 

路德卻在自己打開手機的那一剎那愣住了。

 

「不….怎麼、我想我的手機也可能壞了。」他嚥下了幾口口水,「它顯示現在是十二點整,可能要重新用網路定位一下吧─」

「不用定位了,你的手機沒壞。」一道輕柔的嗓音從高處傳下來,開口的人正是那位英國人,他默不作聲地打開自己的手機屏幕,將它遞給眼前的兩人。

 

 

「現在是十二點整沒錯,時間倒回了。」

 

 

TBC

 

 

作者吐槽:

 

喔喔喔喔喔,我的阿爾小心肝你被別人誤會了我好心疼──

第一個故事環節就先送給阿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