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推不開!」路德的手掌疼的發紅,他挫敗的噢了一聲,畢竟這花了他可能有十五分鐘的時間了吧?不能確定,但這個玻璃門很顯然就是用推的,他可沒有把那個“PUSH”字樣看成“PULL”。

 

他們互相對望了幾眼,王耀只是默默的將手給插進口袋裡,他開始覺得有些冷了。

 

「該怎麼辦,時間還是沒有動。」法蘭西斯無奈的望著手機上的時鐘,他的表情就像是從來沒有熬過這麼長的一分鐘,但依目前來看似乎就真的是這樣,「空間也動不了,什麼鬼情況?」

「後面的食物量還可以供我們一個禮拜還要多一點,」伊凡將後門重重地推開,他口裡呼出奔跑過後的熱氣,這可能跟他的身型和年齡有些關係,「還挺多的,我們能慢慢想。」

「你的意思好像是我們真的就被困在這裡了。」亞瑟不滿的皺了下眉,「這樣的事實還真讓人有點無法接受。」

「我贊同。」菲利小聲的附和了下,好像以為自己能推開門似的撞了下玻璃門。

 

「你還好吧?」菊默默地退後了幾步,他以低沉的聲音悄悄在阿爾的旁邊問道,「沒事的,應該只是出了點狀況,這是自動門嘛。」

「出了點狀況嗎?」阿爾揉了下眼睛,他其實剛剛才被搖醒,他有想過是不是別人不想要讓他知道事實,但砸門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不醒也難,「希望是。」

 

「有其他的門可以出去嗎?」路德靠在了玻璃門上,他還能感覺得到從外頭吹來的涼風,這真的很奇怪,就像他坐在3D電影院裡頭,他正感受著最真實不過的體驗。

「沒有,我剛剛試過打開後門了,一樣文風不動。」伊凡搖了搖頭,吐出了一口沉長的熱氣。

 

「網路有沒有用?可不可以利用什麼…..管道之類的,把門打開?唉唷我不知道啦。」王耀胡亂的揉著腦袋,最後的幾個字似乎都攪和在一起了。

「沒有辦法吧?那個門是物理性的吧?」菲利抿了抿嘴,「而且我並不覺得這東西能隨隨便便的就用科技或蠻力打開。」

「你的意思是我們進了什麼有關魔法的世界嗎?」法蘭西斯一邊說道、一邊振筆在筆記本上寫著一行行極為工整的字跡。

「魔法阿,那還真不能用科技和蠻力打開了。」不知道是諷刺還是誠懇的,亞瑟竟然悠閒地坐在了長型沙發上,「對策、想對策。」他重複道。

 

「也是,那大家就先坐下來靜一靜吧,想一下應對的方法才是比較好的辦法。」路德搔了下頭,他開始感覺到頭有點暈眩。

「我去倒水。」菊緩緩的舉起手,小跑步地跑向廚房。

「這裡有電腦還是筆電之類的嗎?」亞瑟望了下廚房後邊的後門,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那裡會有一些可以運用的東西的預感。

「你居然放鬆到要玩電腦了嗎?」阿爾推了下眼鏡,他道完話後嘴吧卻閉成一條線,看起來有些好笑。

「或許吧。」他聳聳肩,似乎還帶著一股看著小孩子般玩鬧的眼神望去。

「打開後門後裡頭有一台電腦,應該是員工休息室之類的,我來這裡察看時有看到。」伊凡用手指頭指向了一道有著咖啡色的木門,「剛剛我有進去過,現在應該還打得開。」

「謝謝,我去去就回。」亞瑟順手將菊遞回來的水給拿起一杯,自然而然地走向了後門。

 

「那個人的適應力真的超級強,我看他的表情都沒有什麼變化。」王耀家常了幾句,遞起其中一杯水就乾完了整杯。

「他是從事什麼職業的?」路德皺起了眉頭,「是有關電腦的工程師嗎?」

「大概吧,可能想要找出什麼方法之類的。」法蘭西斯癱軟在了沙發上,他開始覺得一直寫字有點累人了。

「那有必要做什麼事都不跟我們講一下來頭嗎?只說了要去用電腦。」菊將打哈欠的嘴巴給摀了起來,誰知道如果現在是正常時間已經幾點了呢?

「聰明的人總會有些奇怪的特點吧,就像我工作時不希望有人來打擾。」路德疲倦的揉了下眼眶,「反正也沒差,就放著讓他去做吧,或許還會有什麼收穫。」

「感覺還真難伺候。」伊凡也同樣躺在了沙發上。

 

他們究竟睡了多久呢?

 

「太陽會出來嗎?」阿爾稍微瞇下了眼睛,他的話參雜著些許疲倦。

「我覺得或許不會,」菲利搖了搖頭道,這絕對不是他隨口才說出的答案,他其實從剛剛就在想這個問題了,「時間和空間都固定了唷,除非我們找到前進的方法,不然我們可能就得永遠停留在這個時間了。」

「說的跟真的一樣。」法蘭西斯難過的摀住了臉,他真的超級不想承認這樣的事實,「我的美好人生阿。」

「在你的世界裡人生居然是美好的阿。」伊凡似有似無的笑了幾聲,隨後他的嘴角勾起了微妙的弧度,「其實還挺羨慕的。沒有諷刺。」

「謝謝,還真諷刺。」法蘭西斯閉上了雙眼。

 

房間內又再度沉靜了下去,但這次少了點聲音,少了那個掛在牆壁上一直前進的秒鐘的聲音。

真是安靜的可怕呀、外頭也真是黑的可怕阿。世界怎麼會美好呢?

噢,還有一些細微的呼吸聲,那是他們還活著、存在的證明。

 

 

 

『叮鈴。』

 

 

在一瞬間,所有閉上眼的人都睜開了他們已經閉緊的眼皮,有些人還甚至朝聲音打了個冷顫。

 

阿爾吞了一口口水。

 

「是誰的手機在響?」

伊凡緩緩的道出了句子,是真的以極為緩慢、平穩的念出一字一句,但他的話似乎是跳在冰冷的台階上,一點一點地往下墜落。

 

「不是我的。」

王耀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他的眼神開始懷疑起來,帶著奇怪的視線環繞起身邊的人。

 

「也不是我的。」

不知道是不是頓時的錯覺,法蘭西斯聽見震動聲是從他右側傳來的。

 

「為什麼這個時候會有人傳簡訊?」

菲利抿了抿嘴,在一瞬間他居然有了一個極為可怕的想法,那個想法好像黑色墨汁一樣,滴下後便從濃度高的地方流往濃度低的地方,蔓延開來。

 

「不會是亞瑟傳的吧?我們有交換過手機號碼嗎?」

路德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如果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有互相留下過手機號碼,那這樣就只剩下一個原因了─

 

「是從我們原本的世界傳來的。」

菊的話語頓時打在了每個人的心頭上,就像顆威力極大的原子彈,轟地一聲,一發不可收拾。

 

 

「是我的手機。」

阿爾將自己的手機從口袋裡拿出來。

「是我的手機在響。」

 

 

TBC

 

 

 

作者吐槽:

 

烏歐歐歐歐,好可怕好可怕,鬼來電──(遭揍。

我還以為今天這一張就要開始講故事了,沒想到又拖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