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Story 02

 

 

他慢慢地從病床上坐起來,環顧了下四周後,那藍色的雙眼最後交疊在了我的視線上。

…..早。」

我瞧見他緩緩的張開口,好像一個英文單字有多麼難說出口一樣,但事實上,好像真的有那麼點困難。

......……..……」糟糕,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聽見,這音量是講給螞蟻聽的嗎?

「你在講給螞蟻聽嗎?」馬修瞇起雙眼,他往床頭櫃瞄過去,似乎在找著他的眼鏡。

「哈哈。你講的話跟我剛剛想的一樣。」我不知道這樣說正不正確,可以在這個時候開玩笑嗎?天阿好煩,如果講錯話又害他生氣了怎麼辦。

 

馬修皺了一下眉頭。

「是嗎,還真巧。」他勾起了一抹稱不上微笑的笑容。

「對阿!還真巧!」所以我也只好投給他一張大大的笑臉。

 

小孩子就是這麼神奇,除了可以隨時隨地為了一些小事而打起架來,還可以在睡過一覺之後就把昨天的事給忘的一乾二淨了,隨後他們可能就去後陽台打了場足球賽,然後又度過一天、又迎接一天。

但是總有些事情忘不了的嘛,就像在我們即將要出院的前一天,那個什麼鬼兒童收養中心的院長把我們給帶去院裡參觀,我還以為出去了醫院之後能不用再聞到消毒水的味道,怎麼知道為什麼收養中心也有那個臭味,我想那是我最不喜歡的味道了吧,但又不能任性的說我想回家,在這裡的每個孩子都一樣,他們都沒有能力可以說想回家。

 

太奢侈了。

 

 

 

「你不舒服嗎?」馬修往我痛苦的臉上嘆道,他的嘴邊都呼出了一團熱空氣。

「沒有,只是很冷。」我瞪大雙眼,有些感到不可思議,說真的,雖然經歷了那次事件後我們好像和好了,但是這還是我們最正常的第一次對談,其他時間我們都是以“恩”“喔”之類的語助詞就代替過去的,畢竟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尷尬,而他的問句讓我感到更疑惑了,我的腦袋裡正快速思索著他究竟是“真的在關心我”還是“我只是做身為哥哥應該做的事,你別在那自我好感了”。

我想了很久很久,也愣了很久很久。

 

「你是被我說不會讀空氣後就放棄講話了嗎?」我感覺到他的語氣,這下換我逼得他感到疑惑了。

我的表情依然難看,說不出感覺的心情真的很難言喻。

 

 

「哈哈。」

「你笑屁阿法蘭西斯。」

「怎麼知道原來你小時候是個纖細的孩子。」

 

 

因為我討厭那個味道,所以我到了收養中心的第一天就吐了。

我跑到廁所吐的稀哩嘩啦,那時候才剛吃完早餐,感覺就像是整個胃被倒了出來,所有之前吃過的東西都被攪在一起然後硬是給拖出來,最重要的還是混雜著奶粉的味道,我已經不記得那時我是為什麼吐的了,可能是一邊吃東西一邊伴隨著那股消毒味吧,我還納悶為什麼在醫院不會這樣,但卻一到收容所就變得這麼狼狽。

 

我那一整天都沒吃東西,小時後就直覺飯裡面有下藥,而且還是特別的針對我,那不然為什麼其他人都好好的沒事就我一個人吃了吐?所以我就拒食,看能忍到什麼時後就到什麼時候,餓死算了。剛開始馬修還什麼話都沒說,他可能只是覺得我單純的鬧彆扭還是不想吃之類的吧,但是直到那一天晚上,我的肚子嚴重的發出轟隆巨響,他才嘟起嘴,朝我責怪的看過來。

 

 

「阿爾弗雷德,你今天只吃了早餐。」

「還有水。」

「不要跟我辯,你午餐和晚餐都沒吃,你要怎麼照顧好你自己的身體?」

「我說我還有喝水。」

「不要那麼固執,水雖然是必要的但是他沒有熱量能讓你飽足,沒人教你這些嗎?」

「馬修,這是你在圖書館讀到的,我相信有很多人也不會懂你在講什麼。」

「歐、好吧,抱歉。但你還是要吃東西。」

 

他推出了一塊小麵包。

我才想起來我沒有跟他講我早餐吃了吐的事。

 

「吃。」

「為什麼?」

「因為你肚子餓。」

「我沒有。」

「你騙誰?」

「我早上吐了!」

 

我坐在我的床上,那時好像很晚了吧,我們這一房只有我們兩個人住,因為我們在一進來就被掛上了“有攻擊性”的牌子。

這個牌子不知道是好還是壞,總之這還讓我有點慶幸,至少我們還可以安安靜靜的度過我們的晚上,我也能夠在那一晚向馬修……..

 

 

「撒嬌。」.

「你閉嘴法蘭西斯!」

 

 

「你早上吐了?」我還能夠用外頭的月光來判斷他的表情,似乎是皺著深深的眉頭,我不知道我又說錯了什麼,反正每一次都這樣,當我說錯話的時候他都會用表情來告訴我我又做了什麼不禮貌的事。

然而卻都沒有親口告訴過我,我就永遠不能理解他到底是在生氣我哪一點。

「對,我吐了,吐的亂七八糟,所以我不想吃東西,我反胃。」我講完話後就把被子給拉過頭,拒絕吃麵包、拒絕溝通,「我要睡覺!」我在被子裡大叫。

 

然而我感覺到我身後的床被壓下重量,這個感覺有點似曾相似,所以我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

他又爬上我的床了。

「阿爾,你不能這樣,」他搖了搖我,只不過是很輕的那一種,我開始好奇他之前拿我的頭去撞牆壁時為什麼要這麼大力。「吃一點就好了。」

 

「可是我沒有胃口。」

「吃一口就行。」

「我不要,我又會想吐,這裡有怪味。」

「沒有阿,我把味道都驅走了。」

「你不能驅走味道!」

「我可以!只不過你不知道。」

「可是我想家。」

「我也想家。」

 

我把棉被給打了開來。

 

那真是出乎我意料的答案阿。

 

「我也想家。」

他又重複了一遍,馬修坐在我的床上,他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抿了抿嘴,然後把放在桌子上的麵包給遞到我面前。

「吃飽了就有活力可以繼續走下去了。」

「這也是你在書上看到的嗎?」

…..這不是常識嗎?」

 

我思考了一會,接下了他給的麵包。

 

“原來如此”,我記得那一晚我好像接受了什麼震撼教育般,那還真是第一個對我說這種話的人,“原來吃飽就可以繼續走下去了。”

 

 

我拿著手中的麵包,躊躇了一下子。

 

「馬修,我好難過。」

「是嗎。」

 

明明沒有聞到味道了,我卻還是表情痛苦的嚥下了麵包。

 

「生日快樂。」

 

他這麼一講我才意識到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們打架過後的一個禮拜。

我度過的最難過的一次生日。

禮物是一塊麵包。

 

 

TBC

 

 

 

作者吐槽:

 

之後的幾張會陸續都是阿爾的故事,然後然後然後呢,都會是第一人稱,其他人的也都會一樣。

我自己寫著寫著都覺得阿爾和馬修好萌了= =,說好的沒CP說好的沒CP

 

說好的治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