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Story 03

 

 

每個禮拜三的下午都會有人來講故事。

 

基本上我是沒有特別喜歡那些專門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才聽得感化故事,沒有人覺得它故意美化人心嗎?小孩子不該讀那些隱藏世間黑暗面的書籍吧?多讀讀像漫威那種超人英雄系列嘛、我覺得挺好的。

我是說真的。

但是故事時間沒有超人故事。

 

「阿爾,睡覺時間。」

「該死,今天又是什麼夠屁故事?」

 

對,基本上我都是以睡覺來度過故事時間,它還不像國中或高中那樣讀完一本故事還是去趟戶外教學回來時還要寫心得單,那些東西都是我請馬修來幫我想的,然後我幫他畫插畫,每一張心得感想單都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和畫面,我還必須調節我跟馬修的內容和畫風不能重複,這有點困難,但每一次發回來的心得單都有被老師加分,有時還甚至會寫些字在旁邊,這讓我多少覺得我的美術天分還算不錯。

 

馬修也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他要變換我跟他的不同文筆,例如寫我的時候他的心情就會變得很煩躁,對,他平常還挺好親近的,應該不是挺好、是“很好”了,簡直是個無害的生物,但是他在寫我的心得單時他的態度總會轉了180度,那段時間我會不敢去找他講話,我有一次就是在他寫我的心得單去約他打棒球,結果他就爆炸了,我第一次聽見他說我煩,他以前都不會這樣的,然後講完後還跟我說對不起,馬修難得的兄長尊嚴卻被他一句“I’m sorry”給蓋過去了。

 

Please don’t disturb me when I’m trying to think,Alfred F. Jones !

 

事情大致上是這樣的,總之我們會在某些很奇怪的地方有神奇的默契,但基本上大多數的時間我都是跟他極為相斥的,個性和喜好上。這還挺好的,我喜歡的他很討厭、我不喜歡的他特別熱愛,減少了一些只有兄弟姐妹間才會上演的物資搶奪戰,少花點時間在口舌之戰上,我們有問題的話通常都是直接打架,俐落快速。

 

睡覺時間等於閱讀時間。

 

馬修是故意這樣跟我講的,免得我聽見“故事”這兩個字會發作,其實我想他聽的還蠻開心的,不然就是什麼感覺都沒有,我就是不喜歡小女生和小男生才會聽的溫暖人心的故事,太做作了,一點都不適合我。

 

 

「小男孩,英雄故事其實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王耀皺了皺眉。

「我要叫美國隊長來收拾你。」

 

 

我只有一次是專心聽的,那一次的內容好像是“如何在未來擁有美好的就業人生”。

我是錯愕了一下,以前我聽過的故事有“小狗珍妮”、“翰尼斯與我”、“要不要一起來玩盪鞦韆?”,總之我腦袋裡的歸檔就是沒有“未來”、“就業”還有“人生”。

我忘記講故事的人是誰了,總之那人好像有很重的英國口音,這並不奇怪,因為收養所都會請各式各樣的人來講故事,前幾個禮拜還有一個日本人,他講的英文真的很好笑。那個英國人講起話來有一定的頻率,但是很神奇的卻沒有高低起伏,這是什麼原理我也不知道,那人好像還15歲左右,他的故事標題就像是從哪個大學要來講解某個會讓人昏昏欲睡的Ppt似的,但事實上他不是,至少他的第一句話就讓我感到匪夷所思。

 

 

「小朋友們,今天我們要講的故事是有關乎你的人生未來究竟美不美好,這裡有誰想要有美好的人生請舉手?」

現場大多數的小朋友都舉起手來,就算他們不知道什麼是“美好的人生”。

「很好,但令人難過的是我們永遠不會有美好的人生,這就是今天我們要講的主題。」

 

馬修在我旁邊低呼了一聲,我跟他都沒有舉手,然後他用只有我才能聽到的音量悄悄在我耳邊說道:「這人有問題。」

「剛剛他們還舉的那麼歡脫。」我也回他,這是一個極為尷尬好笑的場面,反正就是有好多隻手在空中凝結,上上下下的不知道要不要收手,我頭一次對聽故事有興趣。

 

「沒關係,你們不必為自己舉了手而感到害羞,這是每個人都希望的,我覺得沒有舉手的人才比較奇怪,」他擠了一個很奇怪的表情,好像是為了附和他的話似的自己也舉起了手,「我也想要有美好的人生。」

「奇怪!」坐在我前面的一個小男孩轉頭對我吐舌頭說,我什麼話都沒回,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覺得他的舉動真的跟他目前的年齡扯不上關係,他都已經11歲了,怎麼還可以做出這麼智障的舉動?

 

「我只是來引用這個標題的,實際上我們今天什麼故事都不讀,你們的院長還叫我一定得挑一本書來講,我對童話故事真的沒有太多的感受。」那人說的一派輕鬆,他手揮的好像只是拍灰塵一樣,輕輕的把他不喜歡的事都拍走了。

 

「那我們要講什麼?先生?」一道甜甜的聲音在前方響起,院裡著名的花癡,一個禮拜內喜歡上五個男孩子,有時她還會對一些女生示好。

「剛剛不是說過了,“如何在未來擁有美好的就業人生”。」

「我不覺的就業很快樂。」

「找工作很麻煩。」

「還會很辛苦!」

此起彼落的都是抱怨聲,那個男人只是挑了挑眉,然後將拳頭收緊在半空中,示意安靜。

 

「你們現在抱怨那麼多我也沒有辦法作答,我又還沒出社會。」

「那你講什麼就業人生!」又一個小男孩開口問道,他的口氣聽起來很嗆,我不曉得他是誰,好像是叫什麼…..崔佛?不知道,臉上有一大堆雀斑,我們都叫他“小雀雀”,他每次聽到這個綽號就會暴走,如果在吃早餐的時間的話還會把牛奶給倒在那個說他的人身上。

「我能講、我能講!我只是來做志工的,學校要這個分數,我只差這一項就能上到最好的學校了。」

「讀書好玩嗎?」他又繼續問道。

「一點都不好玩。」那是堅決果斷的語氣。

 

 

「我也不知道要跟你們講什麼鬼東西,但我必須硬生出一些東西給你們,後面有攝像機,我還必須把影片給交給學校做證據。」

「那你不怕跟我們哈拉那麼多所以被退件?」我隨口問道。

「我自己認為我的剪接技術不差。」他自豪地講道。

 

「如何,在未來擁有美好的就業人生?」那人緩緩開口,翻起了書本的第一頁目錄,那本書實在有夠厚,我目測將近有到兩百多頁,那算什麼童話故事?

「這麼厚的書當然講不完,所以我就直接告訴你們大綱。這裡頭說,如果你想要能夠有一份美好的工作,那就是先定義一下你的“美好”是在哪個界線上,每個人的要求不同,所以知道自己的需求很重要。」

「有的人認為家庭比較重要,那就別選長時間的工作,有人認為有錢進入自己口袋才比較實用,那就好好的埋頭苦幹吧,反正這是我自己得出來的觀點,這就是這本書的大綱,在現實生活用不到任何一點用處,我真好奇這間收留所是要給你們什麼洗腦教育?」

 

「如果沒有用的話那你為什麼要來?」我沒有經過大腦的就講出話來,照這樣看來我覺得問這種問題一點都不會造成尷尬。

「沒有任何用處。」他實在的回答我。

「那你的作業呢?」

「照實交給他們看。」

「你會拿到一個爛分數的。」

「所以我才說讀書不好玩。」

 

那個男人皺眉思考了一下。

「我覺得這本書是在給你們洗腦,所以今天就別講這本啦,我來給你們來點特別的。」

「這樣院長會罵人。」

「你們的思考像小孩子一點嘛,小孩子就是要去想大人到底說得對不對,這是在你們的年紀才能夠被人接受的特權,大一點的話就會被人當作反社會。理性的反駁才能爭取到自己的未來,這就是就業的成功條件,沒有什麼要領,你們的家人都不知道哪裡去了,相信自己的能力比相信別人還要重要,如果你們在這裡還有認識的朋友可以一起聊天、有相同血緣的兄弟姐妹能夠一起遊玩,那我能說你真的很幸運,比那些在溫室裡安然無恙長大的小花小草莓還要好太多了,早點接受這個世界的不公平吧,你們能為自己爭取到哪一步就是哪一步,所以我就說這是什麼狗屁讀物?根本沒有什麼成功的就業人生吧?那都是自己去創造的,別管這個鳥東西了,我們出去踢足球。」

 

他劈哩啪啦的說完一大串話後,故事廳裡頓時陷入了一陣沉靜,隨後卻又爆出一陣歡呼聲。

 

我們踢了一整個下午的足球。

那是我唯一一次非常認真的去體會一本故事書。

 

 

TBC

 

 

 

作者吐槽:

 

婀阿阿阿,阿爾就是喜歡來點特別的,我想他會喜歡這種反正規教育。

標題我是來亂的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