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Story 07

 

 

法蘭西斯瞧見房裡的人都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等著他說下一句話。

 

“歐─法蘭西斯,你說那八個人失蹤會不會跟我們現在一樣呢?”

“說好的不要招惹太多麻煩,你現在已經成功的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真好。”

 

「我覺得那八個人失蹤應該就是跟我們現在的處境差不多。」王耀皺了皺眉,他伸出食指盤點了在坐的人數和待在電腦房一直遲遲沒出來的人,「我們也是八個人。」

「我從剛剛也想這麼問了,阿爾,你哥哥當時是什麼時後回到原本的世界?」菊撐起下巴,他感覺的到房間內幾乎沒有什麼呼吸和動作聲,就像他一個人霸占了演講台上的麥克風在台上瘋也似的大聲廣播。

「八天,我記得很清楚,是八天。」

「照那個故事來看,我是說Lucky Seven,就是我哥做的那一本,八隻小鳥、八個晚上、八個fortune cookies,還有八個故事。我們八個人每晚講完一則故事便可以到早上,經過這樣的循環八天後就可以出去了。」路德一個個解釋道。

「可是那個童話故事最後不是會有一隻鳥沒有講到嗎?它拿不到fortune cookie」菲利的眼珠子轉了一圈,突然便落到了伊凡的眼上。

「只不過我想那個故事也並不能完全適用在我們的這個世界上,你們想想看,那個fortune cookies是在每隻鳥要講故事以前便已經落進鳥籠中的吧?但我們現在既沒有收到任何訊息和餅乾就開始了故事,這樣正確嗎?」伊凡望了眼廚房那的後門,裡頭的人太久沒有出來了。

 

「我不這麼覺得,」一直待在電腦室裡的男人走了出來,他給自己倒了一杯白開水好似才忙完了一件大事般,「你們有發現時間已經開始在動了嗎?」亞瑟往牆壁上的時鐘一指,上頭正顯示著1238分。

「我估計故事裡的一個晚上是外頭的一天,而那八隻小鳥應該講的八個故事、也就是我們得講的,我們會在這裡待八個晚上,便是外面世界的八天,但前提是你哥真的是在那個失蹤的八天裡跑到了這個世界來。」

「我覺得是。」法蘭西斯補充道,「那八個人的確是在失蹤後的第八天同時回來了,真的是同時,真令人不敢相信對吧?」

「那看來答案很確定了。」亞瑟找了一個離其他人還要遠一點的空位坐了下來,「阿爾,你哥回來時他有什麼異樣嗎?」

 

「異樣?你說異樣?一點也沒有好嗎、他正常的很,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阿爾扶了扶眼鏡,誇張的舉起手臂大喊道,「那個時候我跟托里斯都在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但馬修卻一點也沒有告訴我們。」

「你的意思是他不知道在那八天裡自己幹了什麼嗎?」王耀好笑的道。

「不、他知道,我很確定他知道,只是他不想告訴我們,因為那個樣子就像是他有著什麼深不可測的祕密不能告訴別人一樣,但他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和威脅,完全不知道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法蘭西斯,另外七個人的檔案你有嗎?」伊凡開口問了聲。

「我正想要拿出來,但一直找不到時機,謝謝你幫我挑了個時間。」他重新將那本破舊的筆記本攤到餐桌上,手肘因為抵著桌子讓他有點不好翻頁,法蘭西斯前前後後摸索了幾頁後才找到,他“阿”的一聲,指向了幾個有著他特色的字跡。

 

 

1.Roderich Edelstein

2. Elizaveta Héderváry

3. Tino Väinäminen

4. Sadiq Annan

5. Edward Von bock

6. Felix Lukasiewicz

7. Vash Zwingli

8. Matthew Williams

 

 

「這麼豪放的字跡。」菊低頭看了下筆記本上的名子,他發現他居然沒有一個看得懂,只有最後一個的“Matthew Williams”,馬修·威廉斯,其他的字似乎都不是英文,他看得有些吃力。

「這些名子夾雜了很多國的文字吧?」王耀也低下頭思考著,他大略的看了下所有的名子後指向了第二個道:「這是匈牙利文?」

「沒錯。」路得抿了抿嘴唇,「他們也都是來自不同國家的嗎?」

「恩,只不過都同樣是因為有事所有來到美國,所以大致上沒有溝通的困難。」法蘭西斯道,「他們也都沒有告訴警方他們在那消失的八天究竟去了哪裡,但樣子看起來就像是記得,可是人都已經安全的回來了、那邊也沒有什麼辦法繼續留他們下來,這個案子最後便沒有動出多少人力就解決了。」

 

「那麼現在也會有人在找我們囉?」菲利突然換了個神色,凝視起筆記本來。

「大概是吧,不知道又要有多人在想我們跑去了哪裡。」法蘭西斯好笑的說道,他莫名地覺得有些感慨,「是不是我回去之後就要寫有關我自己的新聞了?」

「你是哪裡的狗仔隊?」菊隨口問道。

「我不是哪一家的,我只是抓情報的人,誰開高價買我的資訊我就給誰。」他有些自豪地說著,「有的時候我拿到的錢可以不用工作半年,但是我以抓有的沒的的情報為樂。」

「還真輕鬆。」亞瑟像是在一瞬間嘆了口氣,只不過那個動作鐵定小到沒有人看見。

「也沒有很輕鬆,抓情報也必須要付很多錢。」法蘭西斯搖了搖頭,望向了阿爾,「那你可以再給我多一點資訊嗎?好讓我回去之後有更多文章可以寫。」

「你怎麼到了這裡還在想工作的事?」阿爾皺了皺眉,「你真是個怪人。」

「沒什麼吧?畢竟我們絕對會從這裡出去阿,我只是在預備未來的東西罷了。」法蘭西斯聳聳肩,講的一派輕鬆。

 

他按下了手中的錄音筆,開始為自己沉長的工作做鋪墊。

 

誰會想要回到那該死的世界啊?

 

 

 

 

到了第二天我們還是沒有見到馬修人影,我整整在客廳裡待了一整個晚上沒睡,但這都是我自找的,我叫托里斯先回房裡休息,因為他只請了上午的假,過了中午後他還要去工作,我光是坐在這裡四個小時左右就已經快要死掉了,更何況他必須要對著電腦、坐在一點都不柔軟的旋轉椅上整整十個小時?他今天下午才去還得待七個小時。

 

現在是早上七點半左右,我們在凌晨三點多時才從警局脫身,連睡了一整個晚上覺的我都覺得累了,因為我們待在那裡的時間都不是拿來休息,過程簡直繁瑣的要命。

我在廚房裡隨便拿了幾片吐司,塗上一點都不美觀的奶油就塞進烤箱裡,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調到了幾度就打開冰箱想要喝點牛奶,我其實早在一個小時前就覺得渴了,但我真的不想抽身離開,我覺得馬修可能無緣無故的消失、他就有可能又沒有由來地出現了。

 

但我現在肚子餓了,我才想起來昨天晚上我就是被餓醒的,但發生了事情後我便什麼東西都沒有吃,我早就忘了肌餓感了吧,直到剛剛我才想起來天亮了,然後我得吃早餐,我才意識到我肚子已經餓到不餓了。

幸運的是今天不用去學校,否則我真的會累趴,我打算今天一整天哪兒都不去,我不會去找馬修,這徒勞無功,因為我常常迷路,也不可能知道馬修究竟跑到了哪裡,這樣可能還會造成托里斯要再去報一次案,失蹤人是阿爾弗雷德。

 

看來我沒有調很久,很快地我就聽到了烤箱“叮”的發出聲音,麵包上的顏色沒有托里斯和馬修烤的漂亮,我還記得我以前早上吃的麵包都是亮金黃色的奶油和吐司邊,可能我時間調的太快了吧,這麵包吃起來一點都不脆也不香。

但誰還管那麼多?一個肚子餓的人早就覺得這片麵包是鮮嫩多汁的豬肉了,我幾乎花不到30秒就把它吃完了,但我的肚子還是空蕩蕩的,卻沒有再進一次廚房的動力了。

 

我甚至覺得午餐和晚餐都不想吃了。

 

馬修去哪了?

 

我又跑出了一個蠢問題,一個人待著發呆時就是會跑出許多的蠢問題,我在想我到底要不要去找馬修?或許他會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阿,例如說小時候我們在學校後面找到的秘密基地,還是以前在收養所那邊的一棵大樹上的小木屋?這都有可能,但對現在的馬修來說又是那麼的不可能。

這該怎麼解釋?反正就是不可能就對了。

但他又能去哪裡?

我真的不知道了。

 

我又開始盤點我是不是最近有哪裡做錯惹得他不高興了,可能他就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想要教訓我,讓我好好地思考我究竟幹了什麼蠢事,但我又數不出來哪一件是最近發生的,況且他不會因為想要教訓我就連帶著托里斯也遭到麻煩,這太沒有邏輯了,馬修不會因為自己的私事而連累到別人,他唯一的缺點就是一直嘮嘮叨叨,有的時候我甚至覺得他就是我媽。

但他又能為什麼原因消失?

我真得真的、想不到了。

 

 

這樣絕對不是辦法。

我覺得警察不會幫上多大的忙,那我就自己幫自己,這樣做最爽快了。

我打算在今天下午把馬修櫃子裡的東西全部翻出來考察一遍,儘管他回來後會抱怨我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私自把他的東西亂翻一通。

那到時候我再靜靜的聽就行了。

 

 

TBC

 

 

 

作者吐槽:

 

我把剛剛文章裡筆記本出現的人名翻成中文放在這↓

 

1. Roderich Edelstein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

2. Elizaveta Héderváry伊麗莎白·海德薇莉

3. Tino Väinäminen提諾·維那莫依寧)

4. Sadiq Annan塞迪克·安南

5. Edward Von bock愛德華··伯克

6. Felix Lukasiewicz菲利克斯·盧卡謝維奇

7. Vash Zwingli瓦修·茨溫利

8. Matthew Williams馬修·威廉斯

 

都是APH裡頭的人物喔!!只不過有些比較少人知道的名子我也放進去了WW

 

這篇文章裡有出現一些解謎的要素,那些東西我相信都不難理解吧?只不過須要花一點時間去整理,有一些矛盾點我也會在日後的文章或是對話中透露出來,讓他們一步步推到答案。

另外因為本篇已經有涉及到離開世界的要素了,所以我不想讓阿爾以前的故事做進展,怕一下子進行太快會消化不了,所以這次大部分有的都是阿爾的內心獨白,要進展還得到下一張。

 

我超過3000字了(驚恐),之前都是2000多字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