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真的超級暗,」王耀瞇了瞇眼,他們已經走了有半個小時了, 沒有目的地,就只是漫無目的的走,但很顯然的,現在沒有任何人死亡,「我想我們應該要…..開一下手機的手電筒了。」

「還沒那個必要,我看的倒是很清楚。」亞瑟搖搖頭,等他找到電力公司絕對會撬開他們的鐵門然後把所有電力都打開,省的他們在這裡像瞎子一樣。

「不覺得越來越冷了嗎?我們現在到底是要去哪呢?」菲利將凍的有些紅腫的手拿起來呼了口氣,他今天出門忘了帶手套,這讓他有點後悔,「我們是要去找那本書嗎?」

「算是吧。」亞瑟聳聳肩,實際上他們的確就是要去找書,但他就是不喜歡這麼老實的回答,「我有查到那個叫娜塔利亞的女孩的住址,她剛好離這裡不遠。」

王耀輕輕點了點頭,隨後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般皺起眉頭。


「你不覺得提到這個名子的時候伊凡有點奇怪嗎?」王耀摸了摸鼻子道,她覺得自己的鼻子可能有點凍壞了,他開始沒有辦法很正常的呼吸。「我是說他的眼神,他好像有刻意迴避。」

「你為什麼知道?」亞瑟隨口問了聲,雖然他自己也有注意到。

「沒有,就直覺,一瞬間看到的,他會不會是知道內情?」王耀聳聳肩,他也只是胡亂猜一把而已,反正現在就是分為兩隊的狀況,他說點自己的猜測應該也不會遭到哪裡去吧?

「嗯,他是有點奇怪。」菲利附和道,他倒是覺得這並沒有特別難猜,那種眼神和表情就是一個想要逃避現狀的人會有的動作。

「你們為什麼會想要跟我離開?」亞瑟突然跳了個話題,他也開始覺得有些冷了。

「嗯…..就覺得,門就打開了阿,然後照理來說我們就是要出去不是嗎?不就是很明顯的有人在操控著這個世界嗎?只是我們不知道他是誰罷了。」王耀說道,他看見自己的口裡吐出一團一團的白煙。

「我是覺得本來就應該這樣,」菲利皺了皺眉,他真的沒有想太多,「可能我看起來是安逸的一份子吧,其實我的好奇心也挺旺盛的。」他乾笑了兩聲,有些事情如果自己不去挖掘的話那永遠也找不到結果。

像這種情況,悠閒的坐在餐廳裡應該不是優良的選擇。


「那麼那些在餐廳裡的人怎麼辦?」王耀問道。

「他們講不了故事,我覺得路德維希應該會幫我提醒這一點,他頭腦也不差,他甚至知道的故事內容比我還要清楚,只不過做人實在是太謹慎了,但那剛剛好,他可以幫我告訴大家說不能講故事,至少要講的話必須要讓我們每個人都聽到,否則故事無效。」亞瑟一派輕鬆地講道,當初路德維希說他要留下他就安心了,至少有個比他還要鎮靜的人,不輕舉妄為是待在餐廳裡面最安全的選擇。

「你之前那樣講不會太過於偏激嗎?你一瞬間豎立了好多個敵人誒。」

「還不至於,真正抗拒我的人應該只有那個大學生和那個狗仔,其他人都還蠻理性的,至少聽了我的講解之後……好吧,是有點過份,但我會處理的。」亞瑟的眼神閃過一絲不甘願,雖然他不是第一次當壞人,但他還是有點不是滋味。

「他們可不知道你的用意,」菲利擔心的補充道,「當我們找到了那本書後要回去嗎?」

「當然要。」亞瑟有些不甘心的說著,他的眉頭皺的有夠深,「我們至少不能放著他們,你覺得一群弱智待在一起能夠怎樣?」

「喔…..一群弱智……」菲利似非似懂地點了點頭,他覺得有些不適應,「如果我還待在那裡的話我也會淪為你口中說的弱智……」

「國家技術員的頭腦不會騙人。」亞瑟聳了聳肩,他以前都是這樣挑釁其他部門的人,這相當好玩,誰叫他的辦事效率出了名的高?


「所以我們現在是在冷戰嗎?」王耀沉靜的說道,他覺得所有事情都簡單下來了,可能人在處於過度緊張時就會讓自己比事態還要更冷靜吧。

「可能。」

「但你大可把你去找書的事情告訴大家阿,為什麼要刻意引起這樣的紛爭呢?」

「非引起不可,這是他要我們這樣做阿。」亞瑟一臉理所當然,但王耀依舊不了解他的想法,他的神情太過於輕鬆了。

「誰要我們這樣做?你到底是從哪裡推出來這樣的答案?雖然現在問有些太遲了。」

「就是之前一直發簡訊給阿爾的那個人阿。」


「人?你怎麼能確定那是個“人”?」菲利問道,他越來越對這個人的腦袋跳躍感到接不上了。

「我沒有跟你們說嗎?」亞瑟驚訝的搔了搔臉頰,完全看不出來他是故意忘記還是真的想不起來。

「我找不到來信人,但是我有找到發信位置,就在美國,離我們這裡很近,難怪他把我們送來這個地方,所有事情都是在這裡發生的!」

亞瑟嗅到了有人沒跟上他腦袋節奏的味道。

「好吧,我把話再說得明白一點。你們難道不會覺得我們會出現在這裡很奇怪嗎?為什麼偏偏是要到一個我們都陌生的地方?那個“人”根本不是要整死我們,我那時只是說著玩的,那個“人”是知道在這裡有他要我們去尋找的東西,都是剛好在這個範圍內,這樣我們就不用全美國都去輪番找一遍才能找到線索了!」亞瑟盡量以平常人能聽得懂的語言說著,他還避免自己的口音太過明顯,畢竟現在這裡是一位英國人、一位義大利人和一位中國人。

「所以….我們出來不只是找到那本書,還有去找那個定位嗎?」王耀盡他所能的推論了一下,隨後他發現自己只能結論出這個顯而易見的答案,「但那樣會很好時間而且很累誒!」

「也可以這樣說,有的時候人多手雜,但他們遲早會來幫我們的。我當初只是挑戰了一下他們的好勝心,所以他們才沒跟來,我覺得三個人剛剛好,原本是要叫阿爾跟我來的,畢竟他是現在唯一通關的人。」


「通什麼關?」菲利皺著眉頭又問道,亞瑟覺得這兩人問題真有宇宙那麼浩瀚無界。

「說故事─就只有他一個人拿到了Fortune cookie,我覺得他應該可以觸發到什麼條件。」亞瑟聳聳肩,「但那也都只是推測。」

「嗯哼,我覺得你的推測已經很了不起了。」王耀點點頭,他頓時覺得所有事都通順多了。

「但他們總不可能一直待在那裡吧,他們總會找點事做,」菲利將自己快要下滑的背包再拉緊了些,「那他們在這段時間要怎麼辦?」

亞瑟思考了半晌,隨後他緩緩的道:

「他們會自己打電話過來。」

「他們有你的電話號嗎?」

「不是,是路德維希會打電話給你。」

「你怎麼會知─」

菲利的褲袋裡傳出一陣優美的古典音樂。

亞瑟望著他的褲袋,隨後又望向他的雙眼。

「愣著幹嘛,接阿。」

菲利只好張著口接起手機來。

「咳…..咳、我是─我是路德維希,可以請你把手機轉給亞瑟嗎?」

菲利突然覺得對方好像有八輩子沒開口講過話一樣,對方的音量聽起來幾乎接近無聲。

「好─你等等。」亞瑟不等菲利把話講完,他只管一把搶走他手中的手機,然後以輕快的語調問道:

「你要密碼還是要幫我做事?」

「你別這樣了,我們現在都沒有辦法繼續故事─拜託讓事情好處裡點吧。」

「我是在想辦法,只不過你們暫時無法了解,但我總不能在電話裡做解釋,電話費也是錢阿,但我能保證我叫你們做的事絕對不會有任何損失,那絕對是幫助故事進行的好方法。」

「……你要什麼。」

「幫我去找一個住址,那是發信人的所在地。我要你去找那裡到底有什麼線索。」亞瑟用愉悅的眼神投向王耀。

“我說過他們會來幫我們的。”亞瑟用口型說道。

“靠,你怎麼辦到的?”王耀刻意把前面的字給換成了中文。

「你說發信人的位置?我的天阿─為什麼你當初沒有早點說?」

「可能是我忘了吧。我會把地圖用簡訊發給你,到時候你就能拿到密碼了。」

亞瑟聽到對面傳來一陣嘆息聲便掛斷了電話,他神情不錯地將手機給還給了菲利。

「你用什麼跟他們交換?」菲利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眼前的人好像什麼事都知道,但他卻又隱瞞了更多的事。

「沒什麼。」亞瑟聳了聳肩,他們開始繼續往目的地走去。

「我只是把電腦鎖起來了,他們必須要帳號密碼才能使用電腦。一群人不踏出餐廳只能靠網路查詢了阿。」

亞瑟笑了起來,至少到現在都還是符合他預期的走向。

他喜歡這種感覺。

「相信國家技術員的頭腦完全不會有讓你任何後悔的地方。」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