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他叫我們去到這個地方。」路德維希擰了擰眉心,他將亞瑟傳來的地圖給遞到伊凡的眼前,他的眼神就像是經歷了一場人生對話,多麼令人感到無力,「他們既然是平安的出去了,那麼我們應該也是安全的。」

「好吧,那麼我們現在是要開始準備的意思?」菊開口問道,他或許當個旁觀者習慣了,他的動機並沒有特別明顯,但也並沒有特別困擾。

「我去拿點東西。」法蘭西斯逕自走向廚房,他隨手拿了幾罐罐頭往自己的背包裡塞,「有人需要飲料嗎?冰箱裡有可樂。」

「幫我拿一瓶。」阿爾轉動了下自己的肩膀,他覺得自己有幾個世紀沒有動過身子了,好像一來個激烈的動作就會讓他全身的骨頭全都散掉。

「拿些食物和保暖的東西就夠了,這裡有手電筒嗎?」路德維希看了圈餐廳,他需要可以照亮四周的東西,這外面實在是太暗了,最好也帶上點電池,如果能夠有個可以敲擊的鈍器就更好了,這樣或許他們就能隨時砸窗然後拿資源。

「我去找點有用的東西….」伊凡也站起身,他整理了下自己厚寬的大衣,他的米色圍巾隨著起身而擺動,現在看來那過長的圍巾根本一點都不方便。

「那我去拿吃的。」阿爾重新將眼鏡給扶好,他剛剛還認為最壞的打算就是出去到外面那黑的見不清五指的城市,只不過目前似乎是非出去不可了,那麼他必須要帶很多很多的食物和飲料好讓自己發熱,是他的錯覺的嗎?這裡明明有開暖氣,但從剛剛王耀去開門的那一瞬間室內的溫度似乎也跟著外頭降低了。

餐廳的門是關的死緊的。

他們幾個人分頭去找整間餐廳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拿的,最主要的是有沒有食物和水,以及僅剩的一支手電筒,雖然牆壁上有兩個掛勾,但很明顯地另一隻已經先被另一支隊伍拿走了,隨後他們還找到在電腦室的抽屜裡有幾粒乾電池,法蘭西斯把那些全部都拿走了,他說不拿白不拿。

然後伊凡不知道從哪個櫃子裡找到了一支水管,拿到了可以砸窗戶的東西讓路德維希覺得還算不錯,他們似乎又離成功進了一大步了。

最後他們要戰勝外頭冷的跟極地一樣的冷冽溫度。

見怪了,剛剛哪有這麼冷?

「應該不需要關燈了吧?」阿爾回頭望了下餐廳,他對著那從餐廳透出來的亮光趕到有點貪戀。

「不需要,反正這裡也只有我們。」路德維希呼了一口熱氣,他正試著從黑夜裡找出亞瑟給他們的路線,他們要走的路恰恰是與亞瑟他們完全相反的另一條路,誰都沒有先告知要怎麼會合,更沒有人關心對方有沒有要重新返到餐廳去。

他們連擔心自己都來不及啦。

只不過這並沒有太大的困難,反正哪一組先找到了答案,誰就能先趕快回到溫暖的餐廳去,然後他們只要順順利利地繼續講故事,待所有事情都安定下來,肯定就離真正的結局不遠了。

但這之前,他們得繼續摸索黑暗。

「剛剛那個中國人開門的時候有這麼冷嗎?」法蘭西斯皺眉嚷嚷道,他真的覺得自己的鼻子和耳朵都要凍壞了,就像是有冷風一直往他的腦門吹去,會不會再過個幾分鐘他的腦袋就能結冰?

「不知道,或許是因為我們在室內太久了還開著暖氣吧。」伊凡聳了聳肩,他並沒有覺得溫度有差到哪裡去,這裡總比莫斯科那邊好太多了,他甚至可以直接脫去他的大衣然後走在馬路上都不嫌冷。

「我們先從這裡往前直走,然後會遇到一家大賣場,我們在那個大賣場那邊轉彎,轉彎後再走個十分鐘就能到了。」路德維希低著頭道,如果路途上沒有出現任何差錯的話,他計算的總時間應該需要花到他們二十分鐘左右。

「路燈不能開嗎?」阿爾抿了抿嘴,他覺得自己的嘴唇快要裂開了。

「畢竟現在沒有人在電力公司吧,」菊用手摀住了自己的鼻子,並且順便把圍巾給拉高到耳朵那裡去,「但我覺得亞瑟先生大概會在怒氣之下把電源全部打開之類的。」

「很像他的個性,」法蘭西斯笑道,「“噢─天殺的,為什麼這兒那麼暗!我看都看不清!”他可能會這樣抱怨道,然後把所有燈都打開,這裡就瞬間變成了晚上熱鬧的紐約。」

「希望是。」伊凡瞇了瞇眼,他的眼睛開始適應了這黑的跟墨汁一樣的場景,他開始從近處的行道樹慢慢清楚到它後頭的建築物,漸漸地他開始能見到在後頭大樓的輪廓,最後所有東西都清晰了,但還是有點霧濛濛的,這感覺就像有人故意把一層霧紗給擋在了他們的前頭,每當他們越前進的時候,那層霧就隨著他們也跟著拉遠。

他們一路上並沒有再多談什麼話。

要在一個如此寒冷的冬天裡走二十分鐘的路程並沒有那麼輕鬆容易。

「你們有心理準備嗎?」阿爾哈了一口氣,他覺得有些過於安靜,於是便自己先挑起了話題。

「什麼心裡準備?」路德維希只是問了聲,但他的視線依然注視著所有走過的建築物,他並沒有花多少心思在對話上。

「就是找到那個發信人的位置阿。」阿爾的表情有些怪異,他現在可是依然很緊張誒,誰知道之後會碰上什麼麻煩?

「但那個英國人說了,他說目的地就在那。」法蘭西斯回覆道。

「你們真的那麼相信他?」阿爾又再度感到驚奇了,「我一直以為你們討厭他,雖然我也不是很反感啦。」

「怎麼能反感?」菊好笑地道,他們如果在這個時候鬧內鬨還得了,白癡才會在這種場合鬧不開,「我們現在必須互助。」

「話說的可好聽囉。」伊凡也同樣微笑地道,但或許現在沒有任何人能看清楚他的樣子,只能隨著從他喉嚨裡所發出的甜美嗓音來想像他的表情。

“只是現在主權在他手上罷了。”

這真是段煩悶的過渡期。

誰能趕快把時間調快!

─TBC─

作者吐槽:

這真的是一篇過渡期文,沒有任何重點,只是過度用,因為我文裡現在的人他們還沒凝聚在一起,所以他們所有的對話都沒有辦法闔上去,為了比較有那種浪費時間的感覺,我想把他們煩躁的心情寫的突出一點。(←夠了,別幫自己找藉口

現在一邊更露米文一邊寫這篇全員文,都有一種快要把另一篇的阿米和露熊重疊的那種錯覺==

您的好友,伊凡的水管已上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武貓狼
  • 我從昨天開始把你的這篇重契子追到這一篇來
    覺得很厲害呢!!!因為我也有想寫APH全員向的故事,只是目前都還在舖陳中,寫了APH的其他小故事,還沒想出完整的全員向故事
    我現在的寫法跟現在的MARVEL電影有點像,就是先寫個別故事,這些個別故事都有些小細節是可以彼此相連的,最後在寫一個綜合角色的故事,就像復仇者聯盟是綜合了鋼鐵人美國隊長雷神索浩克這樣的感覺
    我看到這一篇的感想是,你也是美漫迷嗎w?看到描寫阿爾的故事那段就這樣覺得了w
    然後你是不是常常看推理小說還是常常去玩密室逃脫之類的遊戲w?可以寫出這麼有懸疑的故事w
  • 首先先非常謝謝你這麼用心的從契子看到這裡來WW
    我是有看過一些漫威的電影,但是也不全然是美漫迷啦WW我只是單純地覺得「阿爾不是常常說自己是個HERO嗎?」但他不會在一個現實生活中那麼如意罷了,所以才拿來引用的WW
    我的確很喜歡推理小說WW密室遊戲也是從小玩到大WW真的很熱愛那些搞不懂的東西,但是之後又可以搞懂WW
    也祝你可以寫出你喜歡的APH全員故事!!只要能寫出自己希望的就是最好的啦!!

    d_節操 於 2015/10/09 10:1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