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好吧?」

「恩。」

「我聽說你….去了你們學校頭號麻煩人物的家裡?」

「恩。」

「那….你真的沒事?」

「恩。」

阿爾的藍色眼睛專注地凝視著他的筆記型電腦,他的手指頭在木色的桌子上敲出規律的聲響,一噠一噠地隨著螢幕閃爍,好像他每敲一次就可以增快它的網速,但他的頻率越敲越快,最後是一道煩悶的嘆息聲做為結束。

「那個人的腦袋真的不太正常。」阿爾最後得出了這個結論,「不管是他說的話、他的動作、他的思考方式、還有他的…..性取向。」

「這不是大家剛入學都會聽到的八卦嗎?你自己的心裡沒有個底嗎?」馬修給自己泡了一杯熱可可亞,不是他喜歡在炎熱的天氣裡喝熱飲,而是他在阿爾回來的時候被強迫開冷氣,他說要讓他的電腦降溫,還有讓他的腦袋順便也散熱一下。

馬修完全不知道他的弟弟正在盤算著甚麼事,只見他一回家就打開自己的筆電弄著東西,一下又煩躁的嘖出聲,一下又站起身來在客廳裡走來走去,好像他這麼走著就可以想出好的解決辦法,但馬修覺得有點不自在,他的舉動就像是整個客廳裡就只有他在煩惱,而自己就是個被隔絕的人,卻還是得強制性的看著眼前的人不停地晃來晃去跑到他的視線中,就像是在說著“我就是要你看見我煩惱的樣子我要你現在就來幫我但我不會輕易說出口!”。

「恩….阿爾,你可以來找我討論。」馬修啜飲了一口熱可可,他突然咋了咋舌,看來飲料比他想像的還要熱,他燙到自己的舌頭了。

「我就是在等你這句話─沒白費我在你眼前晃了那麼久。」阿爾簡直像是鬆了一口氣,他快速地把自己的陣營給搬到咖啡色沙發上,筆電就用他的腿撐著,他將螢幕給轉到馬修的面前,屏幕上只顯示著三種單調的黑、灰、白,樣子像極了古時候的電視機,但畫面清晰多了。馬修的表情有點奇怪,他花了幾秒的時間去思考那到底是什麼鬼,因為那是一個靜止的畫面,雖然依然可以看見有些細小的顆粒在閃動著,但很顯然那只是機械的問題。

畫面裡面是一個非常大的空間,他們的視野就像是長了有兩米高的人般俯望著室內,只不過四周有些雜物擋住了視線,看起來是在一個顯得有些灰暗的小角落,他們就躲在裡面環繞著偌大的房子。

「你不會是架了針孔攝影機吧?」

「對,我架了。」

阿爾的語氣不自覺地上揚了起來,他繼續道:「我在他們家角落的書櫃裡塞了一個針孔攝影機,他們樓下就只有那個地方比較有遮蔽物,其他都空空蕩蕩的,找不到掩蔽。」

阿爾伸手指向畫面的右方,那裡只顯示著一團黑,只剩下有些發著亮光雜訊在上面一點一點的跳動著,好像隨時就會有什麼東西突然顯示到螢幕上。

「這裡後面是樓梯,最高可以通到上面四樓,但好像有五層樓,不知道為什麼我找不到他們家通往第五樓的樓梯,可能也是藏起來了吧,我找時間再去看看。」

「你還要再去?」馬修驚呼,他連忙把手裡的馬克杯給放到餐桌上,以免他之後太激動而把熱飲給灑了出來,他之前就幹過一次,「你不是都說了他是個怪人?」

「對,他是個怪人沒錯,」阿爾皺了皺眉,他也知道自己之前還在想著要找下一個人來採訪,「但是我覺得這個專題真的超棒,我想他應該不是具有攻擊性的吧?不然應該會在精神病院裡。」

「那種事情誰會知道,有些人是可以控制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傷害人,而有些人是在自己沒有意識的情況下而做出傷人舉動,但不管哪一種都會受到傷害阿。」

「我有電擊棒,」阿爾冷靜的道,「我還有從我們學校的醫學系那裡偷拿了一些鎮定劑的藥。」

「歐,我的天阿,我是不是得去告訴我的學弟學妹要小心提防你這人,叫他們把自己實驗室的鎖給鎖緊─」馬修扶著額頭,他聽著阿爾說的一字一句都是那麼地誠懇認真,都不知道怎麼找適當的措詞來阻止他前往了。

「聽著,馬修,我不能放過這次機會,這將會是一個令人振奮的報導,唯有奇怪的事情才會讓人有想要繼續讀下去的動力,我們系上的教授也核可了,他說過如果發生什麼事他會去擔當。」

「那還真是祝福你了,發生什麼是也記得打電話給我。」馬修抿了抿嘴,隨後他像是想起什麼事般跑進了房間,出來時拿了幾張被他捏得有些皺褶的紙張,馬修將那些皺紙給攤在了桌子上。

「這是他的個資。」馬修有些心虛的道。

「你為什麼有他的個資?」

「總要了解一些有關心理學的病例。」

「所以你調了他的個資?」

「恩…..好吧,算是。反正這些東西都是有幫助的對吧?我也沒有用在其他用途上,很正當的。」

「我就知道你跟我一個樣。」

阿爾將紙給甩了甩,上面的資料比基爾伯特之前調查的學生個資還要多了更多條細則,這看起來完全就像是馬修對那個叫伊凡的人展開了一連串的私密調查,他還把所有的可能數據都給附上了,有沒有暴力傾向、幽閉恐懼症、僵直症,還是有幻想症狀,之前有沒有病史,又或者是他是有意識地、無意識地,多重人格症狀?還是有被害妄想症?

「你怎麼搞來的?」阿爾瞇了瞇眼,上面的資料他不大可能會去相信他是以正當手法拿到的。

「還有這些是什麼鬼問題,你自己不是也涉入了嗎?」阿爾指了指另一張單子,上頭居然有問題是問“他知不知道自己是誰?他會不會完全沒有病?那種人格就是他原本的人格?”

「資料需求,更多的問題可以找到更多的答案。」馬修聳了聳肩,他似乎已經習慣別人問他這種問題了。

「好吧,是挺有用的,借我拿去影印。」阿爾將攤放在桌子上的資料整理了下,全部疊在一起居然還有一公分厚。

「要記得還給我喔。」馬修重新坐回到沙發上,他繼續喝著已經有些冷掉的可可亞,但他沒有立刻讓它滑進喉嚨裡,他的嘴鼓起一個空間讓它存放著,隨後裡頭的液體變得有些溫熱,他只好將甜的發膩的溫飲給吞了下去。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