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阿爾動了動他的藍色雙眸,儘管監視器的視角已經轉了個90度,但他卻依然死死的盯著畫面看,他不太清楚現在自己在看著什麼東西,伊凡拿到書後就上樓了,丟在地上的書也就那麼放著不管,阿爾頓時覺得少了遮蔽物的監視器讓他感到心裡的沙漏落了點下來,他想伸進電腦螢幕裡把監視器給拿回來,好讓那個小東西能在伊凡發現前收拾起來,但或許他早就注意到了,拿回來也是徒勞無功,那句“就是你”就像是個警訊和暗示,現在看來更像是針對著正觀察著偌大洋房的阿爾弗雷德才更為貼切。

但他必須要拿回來。

 

「他看見了吧?」馬修輕聲地道:「他絕對是看見了。」隨後他又篤定的回覆自己。

「嗯哼,但我得去把那個監視器拿回來。」阿爾快速地把電腦給闔上,他不太想再繼續看著黑灰白的螢幕發愣了,那些閃爍的小亮點就像隨時都會蹦到他的眼前然後又蒸發消失。

「我不允許,太危險了。」馬修他想這個時候下命令句不為過,他總不能看著自己的弟弟去送死,儘管他之前已經做過太多會害他嚇的減少壽命的事了(老實說他見怪不怪,馬修並不樂見這個現象),總之他如果真的執意要去並且出了狀況的話,他絕對要告死那個基爾伯特。

 

「可是這樣是犯法的─」阿爾有點難堪地道,「你知道,監視別人…..隱私權,對、隱私權。」

「你自找的,誰叫你要在別人家裝針孔攝影機,而且說真的,我覺得伊凡的舉動比我想像的還要更嚴重。」馬修說完後瞇了瞇眼,隨後他竟然逕自地打開了阿爾的筆電,那個像古老電視的畫面立刻又出現到他們倆的眼前。

「你看這裡。」馬修打開了倒放功能,他把畫面調到伊凡正在看著窗外的一開始,倒放的速度有些快,讓視屏裡的人像是嗑了藥般的來回晃動。

 

「你有注意到嗎,他的手。」馬修指向了一塊有點模糊的地方,畫面裡的伊凡手掌緊貼著他的身體,像是個軍人般筆挺的站著。

「恩、訓練有素,有錢人家的少爺果真不一樣。」阿爾悶哼了聲,他以為馬修在諷刺他自己的品格行為有多麼的糟糕,一個神經病都做得比他還好。

「不是叫你看那個地方─再等一下。」馬修轉了圈眼珠子,他有些無奈地敲打著桌子,等著他要的畫面經過他的眼前。

 

「阿,來了。」馬修輕聲地提醒了聲,手指指向伊凡的手,隨後他指著的地方在開始晃動,一格一格的小白點又出來了,但那是很輕微幅度的震動,沒有太仔細的注意畫面還會覺得那是監視器應該要有的現象,但阿爾還是能從一點一點的塊狀移動感覺的到,伊凡的手指頭正以極為緩慢地速度擺動著。

 

他在彈鋼琴。

 

「靠。」阿爾叫了聲,他立刻把筆電給闔了起來。「馬修!我說過!如果有恐怖電影預告出現在電視上還是什麼靈異驚悚宣傳片絕對要讓我跟那些鬼東西隔絕!不要讓我見到!」

「那不是恐怖片─」馬修好笑的道,他完全不能理解一個拍著毫無狀況的影片有恐怖到哪裡去,只不過就是動動手指頭,說不定伊凡只是在做手指伸展操。

 

「不、我覺得很恐怖好嗎?恐怖不是由你個人來定論的,我覺得恐怖就是恐怖,太噁心了,他居然在沒有鋼琴的地方彈鋼琴。」阿爾趕緊把桌上的筆電給收近黑色袋子裡,他開始覺得自己的筆電也被入侵了什麼怪東西,有可能是細菌、還是什麼….伊凡家外面的青苔和雜草之類的。

「那又怎樣?有些喜歡彈鋼琴的人的確會無緣無故地動起手指頭來阿,那是種反射現象,沒由來地就希望可以動動手指,但實際上他們在彈什麼自己可能也不知道─」馬修聳了聳肩,顯然他覺得自己的弟弟太大驚小怪了,他小時候學鋼琴時的確也會這樣突然動起自己的手指來阿,如果阿爾要反駁伊凡的話那就等於在反駁自己了。

 

「謝謝,但我覺得超恐怖。」阿爾皺了皺眉,他將筆電袋給推給馬修,「你可以幫我把那個監視器屏幕給關掉嗎,我怕打開之後還會看到它,我一段時間不會去找那個伊凡了,正合你意。」阿爾順手抽出了幾張衛生紙然後很沒形象的大聲擤了出來,「而且我還在感冒,我怕去那個灰塵養殖地我會過敏。」

「好吧,我幫你關掉。」馬修接下了有些笨重的電腦,他正盤算著今年萬聖節要怎麼準備。

「謝啦,我的好哥哥─」

「停止,我心領了。」

 

馬修拎著阿爾的電腦走出了房門外,他帶進來的熱可可已經變溫了,阿爾拿起來一口就將他灌進去,隨後他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在房間裡大叫。

「明天幫我跟學校請假!我覺得我感冒太嚴重了─我需要休息─」

阿爾聽著他的牆壁傳來幾聲敲擊,他知道馬修接收到了,主要原因是馬修覺得回著阿爾大叫實在是很白癡,但阿爾又時常大叫來大叫去的,所以他只好用敲擊聲代替。

 

阿爾咳了兩次極大聲的嗽,好像是要隔壁的馬修注意到一樣,隨後他又抽起幾張衛生紙用力地擤了擤鼻子,儘管他覺得自己已經什麼都擤不出來了。

阿爾挑了挑眉。

一個好的秘密探員需要什麼東西?

他絕對會需要一根可以撬開那扇骨董大門的靶子。

 

 

 

 

他褲袋裡的手機猛然震動,這已經是第三次從他親愛的哥哥那接收到瘋狂的奪命連環call了,但這很顯然的不是他不願意接,而是他真的沒有辦法抽空去接。

情況不是阿爾糟糕到連接電話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在床上那邊無病呻.吟,更不是他睡得昏死過去,根本連他那吵得要命的復仇者聯盟配樂都還叫不醒他。

 

是現在的環境需要安靜。

阿爾必須確保在伊凡的大宅裡一丁點人都沒有。

 

金髮的大學生蹲在洋房外頭,貼緊牆壁微微低著頭翻著自己的手機,阿爾覺得他的眼鏡開始起霧,這讓他的視線開始模糊了起來,原本咬緊下唇的齒也被酷熱的天氣給慢慢敲了開來,阿爾喘著一口口的熱氣,他真的不該拖病來這種大太陽底下冒險的。

好一個美好的下午一點,一天裡最炎熱的時候!阿爾找不到遮蔽的地方可以供他躲避太陽,身旁高的要命的雜草只會惹得他全身搔癢。這多虧了馬修在接近十一點的時候傳了封簡訊給他,他親愛的哥哥說他難得地在學校見到了伊凡,這代表著什麼?這代表著他可以闖入大宅然後拿到針孔攝像機!誰會放棄這種好機會?他發誓自己絕對拿完攝像機就走人!

嗯!拿完攝像機就走人!

 

“寄件人:馬蒂

時間:6/23  1049 a.m.

內容:

告訴我你一直不接我電話的理由,阿爾弗雷德。

這件事之後再說,我今早的時候居然在實驗室看到了伊凡。

那是早上的事,我想問你之前有沒有透露你的個人資料?類似家人還有身世之類的?你有告訴過伊凡嗎?

他差不多十點的時候來找我,還道了我的名子,很顯然的他認識我,但我以前從未跟他有交集。

你最好堤防他一下,他在問為什麼今天沒見到你。”

 

Fuck。」阿爾煩躁的叫了聲,他可不記得自己開桃花運開到男人身上去了,但誰管那麼多,至少那個叫伊凡的人沒有做出太超過的事,代表他還可以作一下死,試一試水溫如何,如果太熱或太冷的話再趕快離開就行了。

 

“傳給:馬蒂

內容:

抱歉,我的手機關靜音了,我不太想有人打擾到我。

你說真的嗎?那個伊凡知道你的名子?我可沒有告訴過他任何有關於你的事阿,會不會是他在偶然間看到你的名牌之類的?

告訴我那個神經病為什麼要問我有沒有去學校。

可以幫我稍微留住他然後打聽一下嗎?”

 

完美,馬修留住伊凡,伊凡和馬修都能夠晚點回家,那麼就能有更多充裕的時間。

…..更多充裕的時間拿針孔攝影機。

 

阿爾將手機給收回到自己的褲袋裡,他這次穿了個長褲,原因是他不想要再來這裡喂蚊子了,但相對的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要蒸發了,剛剛他的腦袋居然還在思考他現在正在哪裡,他大聲的在心裡提醒自己這裡是伊凡家!然後目的地是要去拿取針孔攝影機!天殺的,他都忘了自己有沒有帶竅門的工具了。

 

但是做為一個好客人,阿爾還是先禮貌性的撬了下門,儘管他不期望會有人來幫他打開。

他等了差不多十秒鐘後還依然聽不見房子裡有動靜,看來這下連他的妹妹、什麼娜塔….娜塔利亞?都不在了,姊姊冬尼婭也依然還沒回來,那這棟房子在這兒只是當個模型觀賞嗎?三個人住何必那麼大?來宣告天下自己的錢多到沒地方花?

阿爾只好下意識地握緊把手轉開,然後便順理成章的打開了房子的門。

 

他皺了下眉頭。

是順理成章沒錯。

 

「居然沒鎖門。」阿爾驚嘆道,看來那個伊凡是很篤定在這種人煙稀少的山坡上是很少人會想要來撬他們家的門了,又或是其實他們家只是長的大,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況且誰會想要來這種像恐怖電影裡的大宅子?

應該就只有他一個人了吧。

 

儘管阿爾知道一個人都沒有但他還是故意放輕了腳步,在這靜的跟宇宙一樣的房子裡只要發出任何一點聲響都算是吵雜,尤其是腳下的木地板,那些木塊像是全都腐朽了般,一踏上去就立刻發出刺耳難聽的壓擠聲。

阿爾往左側的書櫃走去,地上還散落著昨晚伊凡抽出的好幾本書,它們雜亂沉靜的躺在地上,阿爾費了一些功夫才成功地不動到書籍而跨過去,好像只要碰到一丁點邊緣就會讓它們全都豎立起來,整個宅子都會響徹著有人入侵的警報聲。

 

阿爾稍微惦高了腳,他伸手往最高層的書架摸去,因為有些書都已經掉落了才好讓他能快速的摸到塊狀物體,但他還是盡量地放輕手臂的弧度,深怕還會弄到旁邊斜放著的書籍。

黑色的小型針孔攝影機已經被阿爾的手掌完全握住了,他覺得自己的手掌心全都是汗,但他還是趕緊把它拿下來然後收進自己的褲袋裡。

這裡流的汗不比在外面曬大太陽的汗要少,阿爾的背後幾乎都被冷汗浸濕了,衣服跟後背包相疊在一起摩擦真的很難受,再加上他還頂著該死的感冒出來,現在幾乎是一種生理的基本欲望在催促著他趕快回去洗澡睡覺,他的身體會因為自己的魯莽而鬧得更嚴重。

 

他想要去看看那個在樓梯旁的房間是什麼。

那是另一個更深層的慾望在大聲叫囂著。

 

阿爾慎重的離開了書堆,他還不忘拿起相機拍下地上雜亂的書籍,他想他之後有空會來看看那些到底是什麼書。

他的腳步已經沒有比剛開始的要緊張了,現在有一個更大的想法在他的腦袋裡高速旋轉,裡頭像是塞了一整個銀河系,但所有的星星和星球全都被替換成了問號和疑問。

阿爾覺得裡頭可能會是一座往下延伸到黑暗的樓梯,也有可能跟馬修說的一樣,單純只是間置物室,但那兒會不會有可能藏著更大的秘密?例如金銀財寶?還是整個布拉金斯基家族的家當全都在裡頭?這所有的答案只有他自己親眼去證實了才能夠知道了。

 

阿爾的手已經握上了手把,他帶著些許溫熱的手轉開了毫無溫度的手把,沒有半點猶豫地,一下子地打開了老舊的木門。

 

那後面是一面牆。

一面泛著乳白色、顯得有些斑駁的牆。

 

「靠。」

阿爾愣在了原地,問題全都湧上他的腦袋裡了,他在想著是不是要把門重新蓋上然後再打開?之後就蹦出了個新世界?還是說要開啟什麼機關才能讓門後的空間顯現出來?那個見鬼的伊凡又是怎麼進去的?他總不可能會什麼神奇的魔法然後穿牆吧?

阿爾上前敲了敲牆壁,他突然聽見了一個空洞聲,那個發現讓他有些雀躍。

那面牆後面是空的。

 

阿爾低頭看了下手表,上頭顯示著116分,照理來說那邊應該是一點就結束課程了,如果馬修有順利拖住伊凡的話那麼應該會差不多兩點才會結束吧?但前提是有真的拖住到他。

他關上了木門,偏頭望了望右側的樓梯,他想要爬上去看看,去找找那個五樓在哪裡,為什麼他之前都沒有找到可以通往五樓的樓梯?但伊凡有說過他們家的客房在五樓,一個客房為什麼要建在別人找不到的地方?很顯然的那些疑問證明了他一定得自己去找找看,說不定就真的給他發現了什麼東西呢?

 

事實上他是邊想著就已經邊先上了樓梯,阿爾現在有足夠的力氣讓他連爬四樓,很快地他已經到了目前他能所見的最高層,這兒有五間房間,看來其中應該有兩間就是冬尼婭和娜塔利亞待的臥室,阿爾並沒有特別對那個布拉金斯基的兩個姊妹感到興趣,他現在只想找到哪裡有通往五樓的樓梯?因為在他的視野內,就真的除了五個房間外就沒有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樓梯在那五個房間裡的其中一間。

阿爾並不是很想直接闖入他人的房間,這顯然真的很沒禮貌,儘管他已經先闖入了別人的房子。

但不至於要做到那麼絕,找不到就是找不到,況且他為什麼得那麼確性那個神經病講的話是完全正確的呢?可能純粹是伊凡在耍他,理由是什麼不知道,反正現在的狀況就是,四樓只有五間房間,沒有通往五樓的樓梯。

 

阿爾索性打開了手機,他其實在剛剛就有感覺到褲袋有震動,估計又是馬修傳來的簡訊,他真的是很愛婆婆媽媽,搞得他唯一的哥哥就像他的姊姊一樣。

 

“寄件人:馬蒂

時間:6/23  120 p.m.

內容:

你沒告訴他我的名子?還真是奇怪了。

我得告訴你一件不太好的消息(可能是只有我吧),我沒有時間去找那個伊凡,我的報告還沒做完,我今天才知道原來要交那個報告,所以可能會留在這邊晚一點,你得自己處理你的午飯和晚飯了,冰箱應該還有剩菜,最好別出去買東西吃了,你都在亂買,而且你現在還在生病。

很抱歉,沒有辦法及時回來照顧你。”

 

 

阿爾看完了簡訊後,他沉重的噢了聲氣。

 

「你還真是貼心。」

 

他聽見樓下的開門聲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鴉可
  • 我也會在沒有鋼琴的地方彈鋼琴欸,有時聽到旋律手指就會跟著動(媽媽看到都超緊張XD
    原來這真的很恐怖嗎XDDD 還是阿爾特別膽小(?
  • 其實是阿爾要故意誘開馬修啦WW他如果真的那麼膽小的話他就不會去作那麼多死了XDD
    更何況其實我也會突然動起手指頭來WWW

    d_節操 於 2015/10/15 23:5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