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TAG:冷戰組、萬聖節、惡搞、歡樂、26歲家教露熊X 15歲學生阿米、女裝play、灑糖

※為了慶祝一下萬聖節,我們打篇露米來消遣消遣

※這文不會正經到哪裡去,短篇,希望能夠在短短的文章中把智商降到最低

※我把阿米的年齡降到15歲,是為了不讓他的骨架……太大,這樣會、會…..恩,看下去就知道了

※可能OOC,今天的冷戰不冷戰,今天的露米要灑糖!

※你們覺的一個15歲的男孩應該可以長的有多高?我不知道,所以就別管細節了吧XDDDD

 

 

阿爾弗雷德·F·瓊斯望著鏡子裡的自己,一時說不出話來,他有點不敢相信伊利莎白小姐還真的可以辦到,完成的出神入化、棒的沒話說。

他瞇起雙眼,卻發現臉上的眼鏡已經換成了透明的隱形眼鏡,這讓他有點不習慣,但相信不會有太多的男生會喜歡戴眼鏡的女孩。

他正穿著一件黑色的小禮服,長度差不多在膝蓋上,尾端的地方還有些小蕾絲,沒有很多,只是裝飾品。那是一件可以看的出鎖骨和肩膀的禮服,所以他有一件墨綠色的小背心搭在他身上,好讓他的骨架看起來沒有那麼明顯。

衣服上還有著一個白色的束緊帶圈著他胸部的下方,這會讓胸部有種微微隆起的感覺,胸上也剛好有個白色的蝴蝶結剛好可以擋住他的胸部部分,這讓他被暴露的機率下降了許多。

 

還有金黃色的微捲長髮披在了他的肩上,長度可以剛好掩蓋一下他的肩膀,那是伊利沙白找了好久才找到比較符合他髮色的假髮,並且必須要有一種真實感,不能毛毛躁躁的,幸好這些東西在萬聖節期間挺好找到的。

 

少年也必須打點白粉底在身上,他的膚色有些偏黑,臉上也不知道被打了有多少曾粉末,但這一切都是為了真的像個女生,他的嘴上甚至還被塗上了青蘋果口味的護唇膏來保持他的嘴唇隨時都水潤水潤的像是可以當鏡子一樣反光,當然也帶了假睫毛,這讓他的藍色眼睛瞬間就加了好幾分,多了一種更深邃的立體感。

 

他的脖子上還綁了一個黑色的頸帶來蓋過他明顯的喉結,帶著黑色的手套可以讓他不用露出指節分明的指頭,為了在冬天時可以做好保暖的動作,他只好穿上一條黑絲襪,這能掩飾掉他的小腿肉,趨向於一種修長的感覺,更讓他可以不用在冬天被凍壞,他可沒有像一般女生在冬天時能夠瞬間增加自己的脂肪量、穿著熱褲和短裙在大街上走路都不嫌冷的技能。

 

穿的鞋子是沒有增高的那種,就像是去參加鋼琴發表會的黑色皮鞋,上頭被擦的油亮亮的,逛街時還穿什麼高跟鞋?況且以一個女身來說他已經夠高了。

最後就是加點除味劑,他可不贊成噴香水,那些東西可是夠臭的,這會讓他一路上一直打噴嚏,但他還是有必要蓋掉自己身上的味道,還得來點止汗劑,雖然是在冬天去逛街,但他可不能保證在腰上那兒束了個束腰帶會不會讓他的出汗量暴增。

 

阿爾挑了跳眉,他簡直不能相信鏡子裡的傢伙居然就是自己,不切實際,好像他還在作夢一樣,但身後的伊利莎白小姐一直在連連讚嘆說他的作品有多漂亮─有點噁心、不是在說自己噁心,是身為一個男人居然還被說漂亮而感到生理上的反胃─

 

阿爾弗雷德深吸了一口氣,他都幹了什麼好事?

這事的源頭要從前三天開始說起─

 

 

 

阿爾弗雷德·F·瓊斯交了一個網友,一個來自俄羅斯的朋友,一個有著大鼻子、身形像一隻大熊的俄羅斯朋友。

那是他在手機的交友網站上隨便連到的,那個人的名子欄上很正經的打上了自己的一大串名子,念起來有夠饒舌,而且有夠俄式,他的背景、拉成一大串像要寫自傳的自我介紹、還有他po的貼圖,全都跟阿爾弗雷德的家庭教師有夠像。

 

講那麼多幹嘛?他就是跟他的老師在聊天網站上成為了朋友。

 

那個交友網站是他親愛的哥哥馬修推薦給他的,馬修說他寧願自己的弟弟花時間在手機上是多交些有益的朋友也不是一天到晚跟遊戲機談戀愛,雖然都是3C產品,但跟一個活生生的人互動總比跟著一臺遊戲機和搖桿孤老終生好多了。

所以阿爾很認真的去下載了那個App,然後很認真的開始去找朋友聊天,但見鬼的,這個App居然還要先設定個人資料才能開始聊天,有夠婆媽,只不過是個聊天網站,阿爾越來越覺得這是只有小女生才會玩的芭比娃娃。

 

但他還是照辦了。

恩─或許是才比較正確。

 

Alfred F. Jones的名子是什麼東西?他想自己如果是女生的話,Emily F. Jones是個不錯的選擇。但他不會真的叫Emily F. Jones,他得把他的姓氏給刪掉才不會被人發現。

那麼得有些女生該有的興趣,例如閱讀言情小說?還有那些該死的令人聽得昏昏欲睡的抒情音樂?或許還可以在假日去去Shopping,女生都該買些什麼?當然是那些緊的連臂部弧度都遮掩不了的超短熱褲,歐─或許Alfred F. Jones本來就應該是一個Emily F. Jones

 

「完美的Emily F. Jones。」

阿爾喃喃道,他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辦了一個小女生才會用的社交網站,然後他的身分還真的是一個15歲的少女青春年華,誰不喜歡些嫩肉?阿爾越來越覺得自己的哥哥果真推薦的不錯。

再來的問題是他的頭像。

他必須要一個女生的頭像。

 

阿爾將自己的腿給掛在沙發上,他整個人與沙發形成了一個九十度角,頭像構不成問題,他可以晚點在放上去,誰都不會責怪一個才剛加入新的App社群網站的15歲小女孩,他可以找班上的人來幫他修一下圖。

 

過程進展還挺順利的,阿爾找了幾個人先聊一聊暖暖身,到目前為止所有的人都很親切,並且還真的以為他就是個女孩兒,他可是有經過頭腦去思考過一個女生該如何去對話,然後加一堆有的沒的的表情符號,真夠花費他心思的,阿爾從未覺得自己有這麼認真的以一個正常人的立場去思考怎麼說話,並且還是個女生

 

阿爾繼續滑著屏幕,基本的聊天問後都有過了,但對話過程都很短,他的征服心在一點點的累積著,阿爾想要來點正式的,那種好像真的可以發展成下一步的─當然他不會太超過,他還沒有憂鬱到要成為一個gay

那麼要找的人就會是一些比較少人聊天的網友,他們或許接收到有人傳給他們的訊息時會格外興喜,然後特別珍惜而有一段不錯的聊天過程,他們或許還可以有更進步的發展之類的,阿爾想自己是玩上癮了,他真的不敢想像當自己拒絕說要不要試試看當個情侶之類的時候,絕對會讓他好笑到從沙發滾到地板上去,阿爾光想著都笑得整個客廳都在迴盪著他的聲音了。

 

 

阿爾翻著翻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子,其實在這個app上已經看到他蠻多的同學的了,但這個名子比較特別,阿爾在上頭端詳了許久,忽然他像是頭腦的電線被接起來了一樣,終於把名子跟長相連結在一起了。

那是他的家教。

伊凡·布拉金斯基。

 

突然一個飛快且奇怪的點子衝進阿爾的想法,他想要來點特別的,對,Something special

 

他按下了聊天鍵。

 

 

EmilyHey,有空嗎?”

阿爾翻了個白眼,這個問題真白癡,那傢伙今天絕對有空,今天可是休假日,依那個俄羅斯人的脾氣、凡是假日他哪都不去,他絕對會搬張椅子待在家裡的庭院裡行光合作用。

Ivan BraginskiOh.Hello,我今天是沒有什麼事,抱歉,很少人跟我聊天,不是很能應付。”

歐─聽他在放屁,那個大鼻子說教起來簡直比他媽還要厲害,阿爾想只有這個時候自己才能站上風了,他早就想要找個絕妙的計劃來跟他的家教玩個可愛且讓人無法自拔的小遊戲了。

 

像現在就很不錯。

 

EmilyThat’s fine :D,我也才剛剛辦帳號,你看我連頭像都沒有呢。”

Ivan Braginski:那還真是太好了,其實你是第一個跟我聊天的人。我之前都沒有跟別人交流過。”

Emily:真令人難過,那麼你今天可以好好跟我聊聊阿,我今天恰巧也沒事,閒得發慌!”

對,自己真的是閒得發慌,阿爾想到。

 

Ivan Braginski:恩….我想也不錯,如果你願意接受我的無聊,我不是很能健談。”

EmilyHaa、別談那個了,你能推薦我些有趣的電影嗎?像是有關言情之類的,哈,女生都比較喜歡這玩意。”

阿爾笑了出聲,他的老師對這一方面最不擅長了,誰不知道他真的是有夠無趣的?好像在他的生活中沒有任何休閒趣味存在。

Ivan Braginski:你說言情嗎?恩….我想我會知道,我前幾天才去電影院看過,你想要看嗎?我之後天還有空,就是萬聖節那一天,如果你願意的話我能帶你一起去看。”

 

阿爾笑的誇大的嘴頓時張著不動,他覺得好像有哪裡進展太快了。

他的老師、Ivan Braginski、他的家庭教師,居然在約他出去?

最重要的是他後天還要上課阿!哪裡的有空!這什麼白癡爛理由?想女朋友想瘋了?

 

阿爾咬了咬下唇,他必須要以一個女生該有的自我保護意識來處理這種問題。

 

Emily:出去?聽起來是不錯,但我想是不太行,我們才剛認識不久對吧?而且我還未成年阿,這可能會有點困難。”

Ivan Braginski:你還未成年?那還真是有點不方便了─但你還是可以考慮看看,我是一位家庭教師,跟你們這掛年齡的年輕人應該不會太難溝通到哪裡。”

Emily:你是一個老師?真不錯,如果我有男朋友我也會想要是個老師─但我想還是醫生比較好。”

Ivan Braginski:女孩子都比較喜歡那類職業嗎?”

Emily:不不─只是比較帥罷了。但老師也不錯!!”

Ivan Braginski:謝謝,希望你是真心的。”

Emily:拜託─我一向對待事情都是很認真的。”

Ivan Braginski:那還真是跟我的學生差的甚遠了,他真的注意力超差。我覺得我們還挺聊得來的阿,真的不考慮出去看看嗎?”

Emily:恩….我會認真考慮的。”

Ivan Braginski:我會讓你有個美好的一段時間,或許我們能去吃頓晚餐之類的也行,地點時間都可以由你來決定,喝杯咖啡也不錯。”

Emily:你真的好熱烈─能給我一天的時間思考嗎?我晚點再回覆你。”

Ivan Braginski:當然可以,我會等你的消息的。”

 

 

阿爾快速的退出了聊天室,他發覺自己額頭上已經流滿了冷汗,真的有點恐怖和噁心,他的老師居然在向他提出約會請求,該死的約會請求,對象是他媽的自己的老師,還希望可以有個美好的燭光晚餐,那他的課呢?放掉了?真好─代價是要跟自己的老師去約會

 

阿爾的眼睛快速旋轉了一圈,他又重新拾起手機,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看他的老師的公布欄,上頭會寫著當試著當下需要的一些事情或緊急要求,而在阿爾看完之後他忽然全都了解了。

 

26歲,職業家庭教師,誠徵一位伴侶,不限對象。”

 

阿爾從沙發上跳起來,他好像惹上了一個麻煩、一個大麻煩、一個來自俄羅斯的超級大麻煩。

但他想自己似乎挺中意這個大麻煩的─

 

 

所以15歲的少年開始著手準備一切,他打算接受那個…..約會邀請,應該算是個約會吧?一個該死的與一個男人的約會,還甚至比他大11歲的─他的家庭教師,阿爾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但話又說回來、他好像從來沒有正常過,要不然怎麼能在一個月之內氣走四個家教?伊凡可以說是幹的最久的一個了,阿爾想找他渣都找不到,那隻北極熊的臉上一直掛著欠揍的笑容,阿爾好幾次想把他給惹毛,但不知道為什麼到最後賭氣的都是他自己。

 

所以他怎麼能放棄這種好機會了?

放棄這種能夠耍到他敬愛、尊重的老師的好機會!

 

那個約會是在後天,以現在的時間看來他還有今天的一個下午和明天一整天的星期日,星期一的晚上就大概是約會時間了,那代表他能夠利用明天的時間去好好運用,例如說去採購一些商品之類的─

 

歐、等等,他都忘了他的好鄰居─伊麗莎白·海德薇莉小姐,阿爾可是唯一見識過對方那些瘋狂歷史的見證人,找她絕對是個不錯的選擇,能夠提供相當多的素材。

 

 

阿爾想都沒想就隨便抓了一件藍色的薄外套然後奔向對方的住所,他猛按門鈴來顯示自己有多緊急,當然他平常的時候也是這樣按的。

「嘿─我來了我來了,別按了─」阿爾滿意的聽見裡頭傳來漸漸大聲的呼喊聲,他從小時後就總往這裡跑,伊利莎白簡直就像是他的姊姊一樣了,他相信對方一定會給他許多不錯的意見。

尤其是這種歪點子。

 

「怎麼了?親愛的小男孩,正值青春期想要找女朋友嗎?我知道後天是萬聖節,你又有什麼怪點子了。」打開門的女孩微微嘆了口氣,她的語氣帶著莫名的肯定,好像他早就知道按門鈴的人是阿爾了,「先進來,我在試著烤烤新作品,Trick or treat─我知道我知道,當天不知道會有多少小朋友跑來這裡跟我要糖果和餅乾。」

阿爾習慣的跑到客廳去,他自然的打開電視就看起來了,這裡是他的家嗎?至少也是他的第二個家─他有的時候想翹掉伊凡的課就會跑來這裡,伊利莎白雖然會勸他回去,但通常到最後都會變成兩個人在電視前看電影和玩遊戲機之類的。

 

伊莉莎白小姐目前單身,她好像永遠不會擔心自己找不找的到未來的對象,反正她一個人也可以撐起整個家,還蠻厲害的,至少她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有一定的階級。

「要來嘗鮮嗎?剛出爐的美味可口餅乾,還有幽靈造型。」阿爾望著伊利莎白手中的黑色拖盤,上頭有著正冒著熱氣香噴噴的奶油味,這種感覺真是棒極了,阿爾從小吃這種餅乾長大。

「我辦了一個線上聊天的帳號。」阿爾拿起端到桌上的餅乾就開吃,伊莎也跟著坐到沙發上休息,她已經忙了一整個早上,要研發出好吃的新口味餅乾可不容易。

 

「恩.....還可以再多加些鮮奶油,小朋友才會比較喜歡……喔你剛剛說什麼?你辦了一個線上聊天的帳號嗎?真不是像你的風格。」伊利莎白皺個皺眉,她似乎有點不滿意這次的作品,但阿爾永遠都會說好吃,只要是餅乾就什麼都好吃。

「我覺得很好吃阿..嗯哼對,是不像我的風格,馬修推薦我的。但我真的辦了。」

「喔─所以呢?交到了覺得有意思的人?想要來問我有關於女孩子都喜歡些什麼玩意兒和風格造型?那可能你問錯人了,我真的對那些東西沒轍,但我可以幫你問問看我遠在比利時的朋友─就是她教我做餅乾的,她是比我有女人味多了,哈哈。」伊利莎自嘲的笑著,她說的是實話,阿爾也甚至不會去懷疑,從她家的擺設就可以看出來這個女孩有點不太對勁,牆壁貼的不是什麼偶像明星,而是幾個有著雄壯肌肉的男人站在一起,他們坦著自己傲人的胸肌,上頭流滿了經過一翻運動過後的汗水,伊利莎白說那是他嚮往的摔角選手,她曾經為了照片上的男人而去健身房練了一個月的腹肌。

 

「我當然知道你不擅長那一方面,但我要說的不是這個,」阿爾的表情突然變得難看,他口裡還嚼著餅乾,好像他覺的餅乾有夠難吃一樣,「我要說─我辦了個女生的帳號。」

伊莉莎白又遞了一塊餅乾往口裡送,她輕輕點了點頭,視線卻依然還是注視著電視上的人物晃過,隨後當她咬到第三片的時候,她無法克制的叫了出來。

 

「你說你辦了個女孩子的帳號──!!」伊利莎白大叫,阿爾不確定那是一個過度受到驚嚇的慘叫還是欣喜若狂的叫聲,總之分貝大的他耳膜要炸了,女孩子大叫起來真的有這種威力。

「對─我天殺的在性別欄那裡點選了女生─拜託不要大叫─!」阿爾只好也叫起來蓋過對方的聲音,隨後伊利莎白雖然是安靜了下來,但她遲遲不能言語。

「對、對不起..我有點失控,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會這麼瘋狂─歐不對,我不是在說你做的不好,我的意思是─很好、對!但身為一個大人不能這樣─我得正確的教育你、雖然從你小時候我就講些奇怪的東西給你聽─但你沒有必要─」伊利莎白結結巴巴的道,她現在正處於一種歡喜和自責的心情當中,她頓時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阻止這種東西發生了─

 

「我不是gay─我不是、我只是辦好玩的!但現在麻煩大了!居然有一個人要約我出去,然後那個人是該死的我的家教─」這下換阿爾弗雷德要崩潰了,他的音量漸漸隨著情緒而變得像啜泣一樣,他以一口深深的氣做為結束。

「你居然釣上了你的老師─?我的天阿─你簡直幹的太─額不對、我不能這麼說─」伊利莎白連忙摀住自己的嘴,身為鄰家大姊姊的他還是有必要告訴他整件事的危險性。

 

「那麼你答應了嗎?」伊利莎白問道。

「不、我還沒,但我有打算要答應了,但也是明天才說。」阿爾懶懶的道,他好像已經下定決心了。

「你真的要答應嗎?我還是得提醒你去問問你的父母,你要知道瓊斯夫婦真的跟我很熟,我不保證你這樣魯莽的出去會不會讓你家長非常不放心。」伊利莎白的口氣轉為嚴肅,她想要盡可能地讓眼前的小朋友知道事情的後果會如何,她不能坐視不管。

「擔心什麼?他可是我的家教誒─一個老師會做什麼危險的事?況且我有你。」阿爾笑了起來,他潔白的牙齒因為他的笑容而露了出來,就是一個棒到爆的陽光男孩,伊利莎白一瞬間覺得這孩子居然不是女孩真是太可惜了。

 

「為什麼是我?你又要我幫你出什麼鬼主意?」伊利莎白皺起眉,她逼自己回到現實,這孩子通常嘴這麼甜結局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阿爾將手盤起,他抿著嘴從沙發上站起來,然後以很誠懇的表情轉向伊利莎白。

 

「我要你在萬聖節那天帶我出去玩,但那只是“假裝”,一個蒙騙我爸媽和我那什麼事都要管的哥哥的假像。」

「所以.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你幫我扮成女生。」

 

阿爾的藍色眼睛好像閃過了幾顆星星般閃耀。

 

「利用明天的時間,幫我搭配好我的服裝,然後給我一些女孩子應該要知道的事情。」

 

伊莉莎白小姐嚇的嘴巴都忘了闔上。

 

「再說一遍?」

「幫我扮成女生。」

「你是認真的?」

「認真的。」

「不後悔?」

「不後悔。」

 

 

伊莉莎白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她一下子的往牆壁上的月曆確認著時間,一下子的又投向阿爾,似乎在確認著對方的態度到底有多誠懇。

糟糕,真的好誠懇阿。

 

「恩..好吧,我後天有空..如果對象是你的老師的話應該是還好..可以把這次的萬聖節當作愚人節..就當作、開個小玩笑……?」

「對,開個小玩笑。反正我試試能不能把他氣走。」

「歐─好吧,答應你,我盡量做到最好,但之後可別把事情扯到我身上。」

「絕對不會,我保證。」

 

伊利莎白似乎聽到了滿意的答案,她低下頭往自己的手表看了看,隨後她也從沙發上跳起來,整個人的風格像是都在一瞬間轉變了一樣,她興高采烈的拍了拍手。

 

「我們何不現在就開始準備?」

 

隨後伊利莎白就把阿爾給拖進了自己的房間。

 

 

最後便成為了現在這種狀況。

 

「天衣無縫,阿爾弗─恩不對,我是說艾米莉,可愛的艾米莉─」伊利莎白陶醉的看著自己的完成品,阿爾在她的手中就像是芭比娃娃一樣惹小女孩討喜,這讓她回想起小時候還帶著少女情懷的繽紛幻想。

「哇喔,你超厲害的啦,我需要知道什麼只有女生才會幹的事嗎?」阿爾對著鏡子讚嘆道,有一半是誇獎她鄰居的手藝簡直好到炸天,另一半是對於自己的造型感到無話可說。

「我想想.首先是你說話的語氣和方式,女生在跟別人約會的時候不會講的太過分,尤其是第一印象很重要。然後動作別像個男生那樣粗魯,但也不是叫你像個嬌生慣養的公主,你要有一個基本意識就是“你現在是個女孩子”,如果你不這樣催眠自己很快就會暴露的。」

「都還在接受範圍內。」阿爾清了清嗓子,他將口裡的喉糖給咬碎吞下,然後提高了點音調。

 

「你好,伊利莎白小姐,我想今天就是我跟你的歡樂大盛宴,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可以接收到您誠心誠意的祝福,望今晚的晚宴能夠玩得愉快。」阿爾說完了後自己噁了聲,真他媽夠娘砲,他絕對不會把這件事給告訴除了伊利莎白以外的任何人。

「我相信你會辦得很好的,真的不用我陪你去嗎?」伊利莎白拍了拍阿爾的肩,就像他的好哥兒們那樣,「反正如果有問題的話隨時打電話給我,諾,你的淑女小提包,該裝的我都幫你裝好了。」

隨後伊利莎白瞇了瞇眼,她低下身子在阿爾耳邊道:

 

「我有幫你放防狼噴霧劑,善加利用。」

「你真貼心,伊利莎白。」阿爾誠懇的道,他很想問為什麼這麼棒的一個女人會沒有男人要,簡直是沒天理。

「玩得開心,艾米莉。」伊利莎白揮了揮手,她笑得一臉燦爛,就好像真的送自己的孩子去party那樣開心,期待著自家女兒能不能夠在派對上釣到些好男人。

「掰掰,我會告訴你結果的。」阿爾也同樣揮了揮手,他在踏出房子的那一剎那,別人指著他時都會是“She”了,而當他聽到“Emily”這個名子的時候得有反應,所有事都顛倒了,他得按著女生的步調去作任何一個舉動和拿捏任何言詞,只要有稍微的不謹慎他聰明的家庭教師就絕對會發現異樣。

 

 

「我的天阿,裙子下冷颼颼的─」阿爾覺得自己的步伐頓時變得有些難行動,但他遲早會習慣的,只期望在路上不要遇到任何熟人,他爸媽今天拋下他們的兩個兒子去快樂聚餐了,而馬修也跟他的同學有約,所以剛好可以閃避家人,但誰又能把握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上不會遇到熟人?更何況是萬聖節!

 

他跟伊凡的匯合地點是在廣場中央的大理石噴水池,離這裡差不多走個五分鐘就能到了,時間是晚上六點,他難得的提早出門誒!之前出去跟同學玩的時候他都是被等的那個人!

 

很快的阿爾已經到了目的地,看來這裡有很多人把噴水池當作地標,可以看見那附近一帶有著許多低頭滑手機的人,一定是在等著誰,有可能是朋友、還是情人家人之類的,而其中一個人的手上卻什麼也沒拿,那人的腦袋只是隨著人群四處亂晃,一下子地往右撇又往左望,很明顯的就是在等著誰。

 

那位就是他親愛的家庭教師─伊凡·布拉金斯基

阿爾深吸了一口氣,他轉轉腦袋,告訴自己是艾米莉,他的世界裡完全不認識阿爾弗雷德這個人!

 

阿爾帶著緩慢的步伐走過去,那個人好像瞄到了一個身影朝他走來,男人很快的就注意到了對方,他露出了淺淺的一個笑容,態度簡直是跟他工作時轉了個一百八十度。

 

 

「我想你就是艾米莉了?」阿爾聞到對方灑滿了糖霜的語氣,他的聲調簡直是比他還要適合當女生,伊凡更是露出了不會在“阿爾弗雷德”面前才會難得出現的笑容。

「嘿─我想我應該沒有讓你等太久吧?」阿爾清了清嗓子,聲音應該還要在輕一點。

「喉嚨不舒服嗎?」他的家教問道,阿爾幾乎是在一瞬間看見對方幾乎都要脫下自己的圍巾了,他有預感伊凡的下一個動作是什麼,他連忙搖了搖頭,阿爾根本不能想像自己的身上有著任何有關伊凡的東西和氣味。

 

「覺得哪裡有不妥貼的地方可以跟我說,這是我第一次跟女孩子出去玩。」伊凡尷尬的微微笑了一下,他將自己的圍巾給再拉高了些,「可是你完全看不出來是未成年,我是只….你比一般女孩子還要高很多,而且你沒有穿增高鞋。」

「我們一家都長得比較高,有可能是遺傳吧?等一下要先去哪?」阿爾連忙跳開了話題,他可不想要涉入太多有關於自己資料的事情。

 

「吃過晚飯了嗎?我知道這裡附近有一家不錯的餐廳,環境也還不錯,要去嗎?」

「會很貴嗎?」阿爾皺了皺眉,雖然他的確想從他的老師身上貪一點便宜,但如果是太昂貴的餐點他也良心過不去,麥當勞不就是個很好的選擇嗎?幹嘛去那麼高檔的餐廳?

「放心,還挺平價的,難不成你要付自己的餐點嗎?這樣我會很不好意思的。」伊凡略微低下身子望了眼阿爾的臉龐,他淡紫色的眼珠子定睛在對方的藍色瞳孔上,阿爾反射性的瞇了瞇眼,身子往後頃了幾下。

 

「不好意思,無意冒犯。」伊凡輕笑了聲,他又回復到正常的姿勢,「我只是覺得你的眼珠子很漂亮,就跟我的一個學生一樣,可惜他跟你實在是差太多了。」

「歐─真的嗎?我第一次聽見別人跟我說我的眼睛漂亮。」阿爾突然想要挖個坑然後鑽進去,他真的不太能忍受一個大男人對他的甜言密語,更何況是用那個臉蛋和那個聲音─要死喔,這真的會讓他做一個禮拜的噩夢。

 

他們在過程中簡單的聊了幾句,都是些沒有意義的話題,應該是這些話題如果放在女孩子身上就會顯得有趣許多,但很可惜的阿爾完全沒有辦法帶入進去,他只能一句兩句的附和著,而在他身邊的大鼻子先生居然也不會挑些話題來講,拜託─也是有女生會喜歡什麼GTA還是戰爭電影之類的阿,他們如果聊聊這些氣氛絕對會瞬間熱起來,沒有話題聊的約會真的是太掃興了。

 

他們倆人到了一家義式餐廳,一個美國人和一個俄國人到一家義式餐廳,好吧,這還能接受,至少裡頭的裝潢還真的挺有味道的,看得出來是專門給情侶一起共用晚餐才會布置的樣子,每張小圓桌上還擺著兩根原狀蠟燭,當這什麼?去你媽的羅曼蒂克燭光晚餐,阿爾弗雷德一想到要跟那個大鼻子一起共用晚餐又想要打退堂鼓了,他可沒有把握跟那個俄羅斯人面對面坐著會吃到一半吐出來─

 

「兩個人,已經先預約好了。」阿爾突然覺得雞皮疙瘩,這傢伙原來老早之前就訂好位子了,好像他真的會跟該死的北極熊一起去吃晚餐一樣。

「點你喜歡的就好。」伊凡拉開了其中一張椅子,阿爾還狐疑的看了對方為什麼要拉開椅子還不坐下,他隨後才從對方的眼神看出來那是拉給他坐的。

 

「這真的不會太高檔?」阿爾抿了抿嘴,他吃到自己的青蘋果護唇膏了,難道他要混著水果口味護唇膏吃晚餐?他連什麼西餐禮儀都不曉得誒!

「沒什麼的,這只是家普通的餐廳,只不過因為今天是萬聖節他們才刻意營造出這樣的氣氛,所以什麼西餐細節也都不用注意,我知道現在的年輕人都對那些東西沒有興趣了。」伊凡朝阿爾笑了一下,好像他真的很懂似的,但的確是說的沒錯啦,那些鬼禮儀可能沒有跟他一起從老媽的肚子裡一起生出來吧。

 

「隨便點。」伊凡給阿爾遞了一張食譜單,他又擺上他以往的笑容,微笑著注視著正在點餐的約會伴侶。

 

微笑的。

熱烈注視著。

 

阿爾緊張的吞了下口水,他用眼角望了下對方的眼神,隨後他看見對方依然還注視著他,嚇的食慾一瞬間就全都飛走了。

「恩─我不曉得要點什麼,我對義式餐點沒有什麼研究。」他只好投以一個抱歉的微笑,恨不得趕快把所有時間都快轉然後離開,「還是給你點好了。」

「你在跟我客氣嗎?」伊凡像是有些出乎意料,他表情困擾的抿了抿嘴,阿爾還得心虛的承認,他覺得這表情還挺好玩的,至少是他第一次見到。

 

「不是─我只是─對,有點緊張,所以不曉得要點什麼,我什麼都吃的─」阿爾擠了擠眼眉,他有些受夠這繃的讓他難以喘氣的氣氛了,最後乾脆放開介懷說道:「我這人從來不會客氣,所以真的沒關係,你想點什麼就隨你點,我照吃。」阿爾說完後還認真的點了點頭,示意他沒有在說謊。

 

「歐─你什麼都吃?」伊凡挑了挑眉,搭配著他微微勾起的嘴角,阿爾突然覺得這副臉蛋或許還真的有點好看,「那我就什麼都點。」

「真是太好了─好吧,放開講話,整間餐廳的人都輕聲細語的,這樣難道符合萬聖節?」阿爾豁了出去,但他還是有去刻意調整著自己的嗓音,「歡樂點的氣氛才比較適合吃飯。」

「這樣才對。」伊凡同樣露出了個微笑,只不過這個笑容有別於之前格式化的表情,這次還帶了點孩子氣,阿爾認得這個表情,那是只有在教導他的時候才會露出的笑容。

 

伊凡似乎很滿意現在的狀況,他向服務生點了杯紅酒和可樂後就開始了他要的正式話題。

 

「你希望有個伴侶嗎?」

 

伊凡的發言頓時打往阿爾的腦袋。

正中紅心。

 

「你說─」

伴侶?

 

「伴侶。」

男人微笑著又說了一遍。

 

阿爾遲緩的點了點頭,好像只理解了字面上的意思,但遠遠不及他的真義,他有股想要立刻拿起手機查察“伴侶”這兩個字是如何發音,是不是他突然忘記了這個詞的真正意義,然後還順便找一下“伴侶”這個單詞的俄文發音,或許在俄國那邊“伴侶”這個詞有別的意思?例如說是….朋友、還是….家人之類的…..含意?

 

但他媽的伴侶這個詞在美國是還有其他的鬼意思嗎?

 

「恩─我想想….你的意思是─」阿爾皺了下眉頭,這樣好像他淺意識的覺得伊凡在邀請他,但如果不是呢?這樣不就是他自作多情了?歐,拜託,他才沒有在期待什麼。

「字面上的意思,你希望有個伴侶嗎?你應該有看過我的公布欄吧?」

「恩…..我知道。」“26歲,職業家庭教師,誠徵一位伴侶,不限對象。”,他看得清清楚楚的,但他還是執意要來,「但我─我才15歲,對吧?這樣應該不是很妥當─」

 

「如果不妥當的話你就不會跟我一起出來了,你心底在渴求著什麼東西,然後趨向你去哪個地方。」伊凡的笑容過於燦爛,這讓阿爾覺得有種諷刺的感覺,這樣就好像他反被自己給取笑了,他原本的計畫也被搞得一蹋糊塗,誰說可以這樣的?沒有人─他不喜歡處於弱勢的感覺。

而且他在擔心什麼?反正女裝只是一天的事,他大可玩的瘋一點,然後選一個最浪漫的時間將自己的假髮給拆下來,大喊歡樂大驚喜!最後逃之夭夭,這才是他要的完美結局、完美的惡搞整人計畫。

 

想辦法逆轉。

「有可能吧?我的確會被一些奇怪的東西吸引。之前聊天說的什麼言情電影是我亂掰的,我覺得活死人還是戰爭類型的才比較符合我的胃口。」

餐點上來了,不知怎地阿爾突然鬆了一口氣,這是個找其他話題聊一聊的好時機,他們不能一直處於這個話題。

 

「像你就是個奇怪的人。」阿爾看著端上桌的白醬義大利麵,該死的─這居然是他最喜歡的口味。

「你這是在誇獎我嗎?」伊凡點得是最普通的紅醬義大利麵,真是符合他,毫無新樣的煩膩口味。

「你覺得我在誇獎你?哇歐─你真是喜歡你自己。」阿爾調侃到,他講的油腔滑調,這句話他講得真真實實毫無虛假之意,他真的很想要認真的吐槽自己老師一次─為什麼伊凡總能夠這麼驕傲自大的站在他頭頂上?從前的老師可沒有一個可以制伏的了他的!

 

「嗯哼─你可以這樣認為,那麼我也可以認為你是委婉性的答應了嗎?」

「你說答應?我真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提過了─而且我們只是出來吃個晚餐而已吧?身為一個老師可以這樣隨意與一個小他十一歲的女孩子交往?」

「我說過了,你也喜歡冒險,這點事對你來說可是樂在其中。」阿爾悶哼了聲,講得好像有多了解他一樣,但令人憤恨的是─他一丁點兒都沒說錯。

 

阿爾轉了圈眼珠子,要玩就來玩點大的。

 

「你要我的話,先來取悅我。」

 

伊凡放下了銀製叉子,他神色自若的喝了口紅酒。

 

「我會讓你有個無法自拔的美好夜晚。」

 

「最好是─」阿爾小聲的嚷嚷道,他絕對不會讓自己開心起來的─絕不,但這真的很神經病,要一個人在快樂的節慶中故意讓自己不開心實在有夠無聊,但為了讓他的計畫完美結束,阿爾絕對會設法去挑戰任何一點有關伊凡地雷的每個觸發點。

 

「為什麼你總能這麼高高在上?」他故意將語調給放輕,好像真的是在詢問一樣,誰曉得現在阿爾的肚子裡簡直有股無法抒發的火氣,他多想直接把餐桌上的紅酒給灑往大鼻子的臉上,然後笑著說“你他媽不笑的表情還是比較帥,至少沒有那麼娘娘腔”,然後拿起掛在椅子上的包包直接走人。

 

「我的態度有讓你不舒服嗎?還真像我一個可愛的學生,他的名子叫阿爾弗雷德·F·瓊斯,是個該死的小混帳。」阿爾倒吸了一口氣,好像在示意著對方粗魯的語言,實際上他在意的是自己的名子居然直接被大喇喇的講出還被砲轟,有哪個老師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學生?他回家絕對要找他媽媽告狀─

 

「你可以跟我談談他嗎?我想知道為什麼你會這麼討厭他。」阿爾微笑的說道,去你媽的你全家才都是該死的小混帳。

「恩─或許是他的好勝心也很強吧,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總是要爬到我的頭上來然後把我給逼得離職,但我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他的,我討厭不在我掌控之內的事、包括人。」伊凡的眼神在一瞬間對到阿爾的眼睛,那就像是在跟他挑釁一樣礙眼。

「聽起來你佔有慾還真強。你就沒有想過他的心情是怎樣的嗎?」阿爾故意睜大自己的藍色眼眸,他在試著把氣氛調緩,實際上他只是覺得自己的眼睛帶隱形眼鏡久了而有點乾澀罷了。

「我想我永遠不會了解他的,除非他哪一天突然腦袋正常了,把我真正的當成了個老師後,而不是做為一個壞蛋,整天以為自己是正義的英雄─病的真不輕。」

 

阿爾抿了抿嘴,他塞下了一口義大利麵好讓他不在下一秒爆出髒話,一下子地連對方的祖宗十八袋都扯上了。

正當他打算放棄這個聊天話題的時候,阿爾突然聽到了一個關鍵的詞語。

 

「但我還挺喜歡他的。」

 

他腦袋頓時一熱,有些詫異的望向坐在對面的男人,這句話就好像是在對自己說的一樣,但事實上就是,而伊凡給了他一個微笑來當作回應。

 

 

「雖然他是個腦袋有些障礙的學生,但那個年紀的男孩子不都是那個樣嗎?」伊凡又自然的吃起自己的餐點,好像根本不害臊自己所講的話,「我教過的學生很多,只有他一個讓我覺得有挑戰性。」

 

「所以我喜歡他。」

 

阿爾又再聽到第二遍關鍵詞,他覺得自己的腦袋要爆炸了。

 

「可─可是如果、他真的真的─很討厭你呢?」阿爾突然覺得自己結巴了,該死的,他不能暴露,「你想要就這樣一直冷戰下去嗎?」

 

伊凡望見女孩兒的藍色眼睛閃過一絲失望。

 

「這樣他永遠不會知道你的心意。」

阿爾覺得有點不甘心,因為他現在得以“艾米莉”的身分來接受這句唐突的話,而不能真正以“阿爾弗雷德”的立場去接受,儘管他可能會覺得很尷尬。

 

伊凡挑了挑眉,他用餐巾紙將自己的嘴吧清理乾淨後就起身拉著阿爾往餐廳外走去,還不忘提起他的小女生用包包。

 

「不用找了。」伊凡好像是在吃飯的時候就計算過價錢了,他將幾張鈔票直接丟在結帳台上就往大門走出去,一瞬間的寒氣讓阿爾頓時冷的要暴斃,但手掌心一直有股熱度傳來,那不是屬於自己的,而是一直以來他都非常討厭的大鼻子魔王。

 

「嘿─你幹嘛呢─」阿爾出了餐廳後才發現自己居然直接就被拎著走了,他的手還被緊緊的握著,他是小狗嗎?不看好就會突然跑掉嗎?

「我帶你去個地方。」伊凡嘖了一聲,他似乎有些不滿意對方一直想要掙脫的手,這讓他不得不握得更緊,天殺的誰會想要在大街上做這種事啊?

 

他們走過了幾條巷子和幾條大街,穿越了一個馬路後到了一條商店街,這裡是阿爾最常逛的地方,他都是來這裡買遊戲機的。

 

「你來挑一個。」伊凡帶著阿爾來到了一家遊戲店前面,阿爾正在思考著為什麼他會知道這個地方,一個老師根本跟遊戲店搭不起來阿─「挑一個禮物送給阿爾弗雷德。」

「你說給阿爾弗雷德?」阿爾皺起了眉頭,搞什麼飛機?現在是伊凡跟“艾米莉”在約會,雖然艾米莉就是阿爾弗雷德,但是誰會傻到帶一個女伴出來然後買一個不屬於自己伴侶的禮物?

 

「對,送給阿爾弗雷德。」伊凡點了點頭,他的語調聽起來格外輕鬆,好像根本不怕會被突然說自己是個混仗的一派坦然。

「我─我可不知道他喜歡什麼。」

「你不知道?我還以為問你一定會了解。」

「可是你不是跟他關係不好?」

「所以我想跟他變得好一點。」

「拜託─他覺得你是個超級大混蛋,是個天殺的臭大鼻子北極熊,他完全不喜歡你阿─你怎麼會想要送他東西?」

「但我覺得你應該會知道他會喜歡些什麼,你的金黃色長髮和藍色眼睛,與他相符的年齡和身高,在加上所有與他一樣的吃飯動作和興趣都一模一樣─」

 

阿爾抬起頭看著比他還要高一截的布拉金斯基,他望見對方淡紫色的眼神正專注的望著他。

他們兩個剛剛都說了沙小?

 

伊凡滿意的看著阿爾傻住的臉龐。

 

「說真的,你扮女裝的樣子還真可愛,可不可以之後每天我去上課都裝成這樣?這樣我會教的比較好一些。」

 

隨後他低下身子往阿爾的唇上輕輕一吻,沒有很久,只是單純的觸碰而已。

 

阿爾弗雷德·F·瓊斯同學,你未來的作業會翻倍。」

 

 

 

阿爾罵了聲操,他媽的等一下絕對要買一個貴死他的萬聖節禮物。

 

 

END

 

 

 

作者吐槽:

 

一個13064字(含標點符號)的萬聖節短文,原本想要趕快趕上時間的─結果因為補習補到太晚結果就晚了半個小時─

我知道這篇冷戰很不冷戰,灑糖灑了一大堆,但是是萬聖節賀文阿XDDD,別把他們逼得那麼緊,我看的也都心酸XDD

 

把自己的其他文章都先擱置了,趕快再去更(遭揍

 

 

自己的渣畫來幫助補腦一下,其實阿米的造型差不多長這樣↓

 

DSCN191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鴉可
  • 女裝米女裝米!!!!伊莎姊GJ啊>w<
    伊凡真像寂寞單身漢啊啊啊啊~雖然最後又露出本性了XDDD

    偷偷說一下...可能是排版跑掉,這篇大部分都要反白才看得清楚...痞客幫有時真的很不乖(艸
  • 哇─感謝提醒,我立刻就去改(掩面
    伊凡真的是寂寞單身漢阿XDDD(你確定他不是gay?
    反正就是這樣一個神經病的故事WWW

    d_節操 於 2015/11/04 23:0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