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這裡,」亞瑟念了一聲,他的表情沒有激起波動,「書不在這裡。」他又重複了一遍,這並沒有太出乎他的意料外,一本可以稱為最重要關鍵的書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找到?如果真的有人在控制著這個世界的話。

「所以我們白費體力了?」王耀坐在溫暖的毛毯上問道,他朝著窗外的黑夜看去,外頭依然是一片死寂。

「不,我們沒有,」亞瑟伸手往風衣的口袋摸索了下,「我們還有把柄。」

 

「把柄?什麼把柄?」菲利站起身,坐在毯子上一段時間讓他站得有點吃力。

「照片。」亞瑟簡單的幾個單字就提起地上的公事包走出了房外,他似乎不想要在這個問題上多做解釋。

「他是說有那個俄羅斯人的照片?」王耀皺著眉向菲利問道,他有點兒搞不清楚方向。

「可能吧,他好像下樓了。」

 

菲利和王耀帶著匆忙的腳步奔下樓梯,但當他們到了一樓的時候卻沒有見到該看見的人,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在十秒過後整個公寓的燈和暖器供應的聲音都突然停止了運作。

「搞什麼?那個英國人又去哪裡了?」王耀頓時覺得煩躁了起來,怎麼會有人喜歡話都不交代清楚還突然不見蹤影?能不能給人一點具體的答案啊?

「走了。」一到聲音從左側的客廳傳來,那個人帶著不急不緩的步伐走向他們,他輕輕拍了下雙手好像剛剛才做了什麼大工程一樣。

 

「剛剛是怎麼了?為什麼燈會突然暗下來?」菲利看著亞瑟自顧自地打開公寓的門,他只是喔了一聲,好像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一樣。

「我不小心把這棟公寓的能源供應給弄壞了,」他的語氣聽起來極為淒涼,但裡頭卻似乎散著一絲絲的諷刺,「天冷就是不好辦事,都是我的錯。」

「你大可不去關阿,就這樣放著也不會怎樣,反正這裡沒有其他人。」王耀將手給插進自己的外套裡,一下子地他感覺自己好像吃了一大口冷空氣,這讓他的喉嚨和鼻子都冷的發疼。

 

「歐─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這讓我就不會去弄壞它了。」亞瑟帶著讚嘆的語氣望向身後的王耀,字句裡完全沒有任何抱歉的意思,他反而像是在嘲笑王耀的回應,「我絕對不會讓他們輕易的調查這座公寓的。」亞瑟的眼神一轉,換成了一種在商業工作上競爭的銳利眼神。

「可是如果我們之後還要回來調查呢?」菲利皺著眉問道,他似乎覺得這樣做有些太魯莽了。

「我的視力很好,」亞瑟聳了聳肩,示意他根本不在意那種小地方,「如果我自己都沒有得到我也不會讓別人去奪取到。」

 

王耀倒抽了一口氣,這又讓他吸進了不少冷空氣,他轉頭往身旁的菲利小聲道:

「這個人的真的超級可怕。」

「是有點…..但他的判斷應該不會錯到哪裡去吧?」

「誰知道?」王耀嘟了嘟嘴,他知道自己就算再多說什麼也沒什麼用了,那還不如閉上嘴吧不讓自己吃一大堆空氣和灰塵,比要被不停的諷刺到連渣都不如還要好。

 

他們照著原來的路折回,整個街景和夜色完全沒有跟之前有任何差別,唯一有變動的就只有氣溫,他們在出來的時候有這麼冷嗎?王耀還記得他當時沒有拉上外套的拉鍊,但現在他不得將自己給完完全全的裹在大外套裡,會是他們剛從暖氣房出來才覺得格外寒冷嗎?還是說真的是氣溫變低了?那這又代表著什麼?這是在催促著他們得趕快進行故事嗎?

亞瑟打開了手機,他低頭端詳了一下。

 

「我覺得差不多了。」

他的下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平平淡淡,依然沒有任何起伏,好像他早就規劃好了計畫,只不過是在等時間的早晚罷了。

「我們得讓阿爾的故事結束。」

 

亞瑟說的最後一句話好像跟著冷冽的空氣凝結了起來,凍在空中,誰都不知道要怎麼拿下來。

王耀皺了下眉頭,他很確定自己剛剛聽到的是“阿爾的故事。”

「他的故事不是早就說完了?」王耀看著街上的景色和建築物,漸漸的他覺得熟悉了起來。「不要告訴我他還沒有完結─況且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路德維希先生說過了,不是只有拿到fortune cookie,還必須要相信它。」亞瑟抿了抿嘴,他難得的在眼神上起了點波動,「這其實也算一個把他帶出來的理由,但他不想。」

「所以你的意思是阿爾拿到了fortune cookie,但是他並沒有去實踐它?這樣的難度會不會太高了?」菲利覺得有些慌張,在這樣下去他們都不用回去啦,要等到每個人講完故事,並且還要真正去完成,再怎麼說都不可能是會在一群毫無關聯的陌生人之下可以做到的。

 

「不是這樣。」亞瑟搖了搖頭,他又一口否認了對方的推理,只不過他這次放慢了些腳步,「你們就沒有注意過嗎?阿爾的fortune cookie是“Friendship”。」

「恩….對,但是他在故事裡面不是有提到他想要跟他的哥哥─」

「拜託,那是暗示,他的哥哥是家人,才不是什麼朋友,他把友情跟親情搞錯了。」

亞瑟打斷了王耀的話,好像他覺得對方沒有料到這裡感到匪夷所思。

 

「他有信任障礙嗎?」菲利擰了下鼻子,他不確定這樣講對不對,但是在目前看來他找不到更適合的答案了,「他小時候的背景不太好,他會不會因為那些事情導致他只信任自己的家人?」

亞瑟轉了圈眼珠子,他其實大可直接了當直白的推論阿爾就是有信任障礙,但是他不太想去做釐清。

 

畢竟如果真的有的話,事情就麻煩了。

 

「他….是不是常常清理自己的眼鏡?」菲利見到對方沒有說話,但他把他視為一種默認,一個半承認他的話有可能是對的意見。

「你是想說─那是他緊張或煩惱時的淺意識動作?」王耀也開始參予了討論,「但他給人的態度很爽朗阿,應該不至於會有信任障礙─」

 

「永遠不能低估人心。」亞瑟回應了一句,他的心裡正在醞釀著什麼,「他們的發展永遠比任何東西都還要可怕,今天如果只是長出了一根菌絲,就會擴張出更多的可能性。」

「而誰都不能把握他的腦袋正在想著什麼。或許有一天他會覺得我們都是錯誤的,然後我們就講不了故事,全都不能回去了。」

 

亞瑟望著漸漸映入視線的菊紅色光芒,在整片都是黑色的夜中顯得格外注目,那是他們之前待的餐廳。

 

「我們知道的是他的過去,但其中的本質是我們永遠不能去猜測的。」

亞瑟朝空氣哈了一口氣,他突然懷念起溫暖的暖氣房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