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居然下雪了?」菲利張著嘴望著緩緩飄下的白色小點,他不知道原來在暫停的時間裡還可以有“天氣”這種機能,他越發越覺得這個世界超乎於他的想像了,這讓菲利不禁思考會不在再過一陣子就會下起雨來。

「難怪剛剛這麼冷。」王耀也望著窗外,他手中的叉子正捲著義大利麵,樣子就像是在玩弄著食物,「他們趕得回來嗎?」

「擔心什麼?他們早該回來了。」亞瑟聳了聳肩,他的語氣聽起來有些輕浮,「我們出去的時間這麼久,而我發給他們的那個地點卻也沒有遠到哪裡去,他們依然比我們慢回來。」

「他們會是故意的嗎?還是發生了什麼事?」王耀又將視線轉回來,將叉子上的義大利麵送入口中,他頓時覺得麵好像跟外面的溫度一樣降低了許多。

 

「如果他們問我們去了哪裡,就告訴他們我們去找書,但是沒找成;而如果他們又問我們更確切的地址,就說是我上網隨便查了買家名單,他們不會訝異我做出這種事的。」亞瑟又望向了外頭,他祖母綠的眼珠子在等待著什麼、他期待看見的,「不要說我們去了娜塔利亞的住所。」

「是因為她是布拉金斯基先生的妹妹嗎?」菲利的視線也跟著放在了外頭,他背對著問亞瑟道。

「那是其中一個原因。」

「那另一個呢?」

「我不是說過了?“把柄”。」

 

王耀又捲了一口義大利麵塞入口中,菲利瞧見他在聽見“把柄”這個詞的一瞬間點了下頭,好像他確定了什麼東西,並且清清楚楚的知道內情,只不過他沒有說自己知情事實罷了。

「喔,他們回來了。」亞瑟望著街上有一抹燈光慢慢的靠近,他知道他們打了手電筒,而那道光就是他要等的那群人,他朝著外頭笑了一下,亞瑟敢肯定現在自己的表情肯定樂極了。

亞瑟瞧著他們奔到餐廳的玻璃門外處,他滿意的看著那群人臉上突然出現的怪異表情,好像在詫異著餐廳裡面居然還會有其他人。

 

路德維希打開了玻璃門,餐廳裡立刻被灌入了強烈刺骨的冷風,比他們之前回來的時候還要冷好幾倍,王耀打了個冷顫,他只是回頭往那群人看了幾眼後就繼續低頭吃自己的義大利麵。

「恩….我們那邊─」

「需要休息一下嗎?」菲利衝著話被打斷一半的路德維希笑了一下,他放下了手中的餐具,不確定現在自己臉上的笑容有沒有哪裡怪異。

「我還以為你們有急到─」

「歐─我想菲利說的對,你們是應該要休息一下,外頭很冷吧?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們弄點熱騰騰的食物。」

伊凡轉了圈眼珠子,他酸溜溜的話被王耀給打斷了,那位有著黑髮的中國人只是輕輕推開了椅子就走往廚房,然而壓根沒有人會相信一個對著剛從外頭回來的人居然什麼話也沒說、還自顧自的繼續吃自己義大利麵的人會好到哪裡去。

 

亞瑟收起了自己的笑容,他將翹起來的腿給擺正,整理了下自己的襯衫領子,法蘭西斯看著他那些多餘的動作笑了一聲,好像要顯得自己有多紳士一樣。

「恩…..你們回來了很好,平安無事吧?」亞瑟重新穿上自己的風衣,好像要這樣搭配才算得體,「所以─請坐?」亞瑟伸手往身旁還空著一大片的沙發椅指去,他不曉得為何一群人從冷得讓人窒息的外頭回來還要在室內罰站,沒有人強迫他們吧?還是有人剛剛不小心強迫他們了?

誰知道。亞瑟哼笑了一下,他常常在自己無意識中就冒犯了別人。儘管他的行為和言行有多麼的彬彬有禮。

 

五個人便默默的往餐廳內部走去,只不過他們並沒有坐在一起,好像是一群剛從校外教學回來的小孩子吵架了,所以現在阿爾正坐在餐廳內部牆角的位置,他撐起臉頰用手肘頂在桌子上,過不了多久他又摘下自己的眼鏡擦拭了一遍。

那群人沒有做多餘的交流。

 

就好像他們的軀殼回來了,只不過全都喪失了語言能力,絕對發生什麼事了,亞瑟瞇起他的眼睛朝著零星坐下的幾個人望去,伊凡已經在閉目養神了,而當法蘭西斯注意到他的視線時只是轉了個側邊,他似乎一段時間內不想見到那位英國紳士先生。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亞瑟只知道是身旁的菲利打破了他耳朵的寧靜,他先是扯了下自己的風衣來引起他的注意,而亞瑟驚訝的發現他居然已經把義大利麵吃光了。

 

「阿爾在想著什麼。」

亞瑟貼心的將耳朵靠過去來讓菲利保持他的小聲,金髮的男子點了下頭示意接收到了,但實際上他打從對方一回來的時候就發現不對勁了,實在是太明顯了,以一個聒噪的美國人來說。

菲利望著一直靜坐在角落的學生,那人好像沒有注意到他的視線,只是呆呆的看著餐桌,偶爾會時不時的擤一下鼻子。

「他是不是有什麼─」

「心事。」

亞瑟回應了菲利的話,老實說他覺得一個還正值大學生的年輕人要待在這種地方也不容易,他原本應該要在這一段時間裡做一切他想做的,但他卻要待在這種鬼地方,雖然還不至於等死,但也足以讓人灰心。

 

亞瑟低呼了一聲,他突然想起“如何在未來擁有美好的就業人生”一書,虧他之前還撥那麼多時間跟那些小屁孩去踢足球,害他的作業成績被當掉了。

 

亞瑟皺了一下眉頭,他拿起放在坐椅上的公事包往裡頭翻找著東西。

他掏出了一隻紅色模型小飛機。

隨後他手中握著小飛機,走向了還依然在發愣的美國大學生。

 

「你喜歡飛機嗎?」亞瑟將手中的東西放到阿爾身前的餐桌上,他望著對方突然反應過來的藍色眼珠子,裡頭像是充滿了警戒和懷疑,阿爾的眼神迅速在小飛機上打轉了一下又立刻望向餐桌前的英國人,他小聲道:「你要幹嘛?」

「我上禮拜買東西的時候夾雜了一個贈品,但我對這種東西沒興趣。」

「所以你在給我你不要的東西嗎?」

「恩─我想確切來說是的,但這玩意還很新,而且櫃檯小姐說這是特別版的,限量十個。」

「那你幹嘛問我喜不喜歡飛機?」

「或許我應該問你想要這台飛機嗎?」

「不、謝了,我不想要。」

 

亞瑟聳了聳肩,他將小飛機給放到了餐廳的收銀檯上,就當作是給這家餐廳的一點小心意吧,反正他自己也用不著,放在他公事包裡佔空間,那才叫真正的垃圾。

亞瑟坐回到了原位,他一坐下就閉上眼睛休息,但身旁的菲利卻還是打斷了他的動作。

「你為什麼要給他那個?你明知道他不會收下。」

「但放在我包包裡很占空間阿,我整天提著很重。而且誰說他不會收下?他只是不會現在收下。」

亞瑟依然閉著眼睛,就像是以聽力來代替他的視力一樣。

 

「你是指他過不久就會自己拿走…..?」

「對,但那得等到阿爾的故事結束。」

「為什麼你會知道得讓阿爾的故事結束他才會拿走?」

亞瑟突然睜開了眼睛,好像他很訝異對方居然會問這種問題。

 

「因為只有我才能將他的故事完結,所以我當然知道他會拿走那台紅色小飛機。」

他的語氣只剩下了肯定、自信和絕對。

 

 

TBC

 

 

 

作者吐槽:

 

我的媽阿阿阿亞瑟的自信太強大了(←自己打得自己廚WWWW

但其實我的本命是阿爾XDDD(自爆)

好吧,我想在這裡補充一下(雖然好像有點晚)

你們其實可以從他們之間互稱對方名子的方式來看出他們互相究竟認不認同(或親不親密)

例如菲利在叫露熊的時候都是“布拉金斯基先生”,可能會帶他的姓或一個稱謂之類的。而通常直接叫名子的就是比較認同或是…..(不能講會劇透),總之就是比較親密啦,你們可以從中發掘他們在互相叫對方名子時的稱呼。

但大家其實都叫老米阿爾,因為他年紀最小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鴉可
  • 覺得亞瑟知道什麼內情wwwwwwwww
    阿爾快把故事說完啦,好在意啊XD
  • 亞瑟超級聰明,他絕對知道什麼東西WW
    阿爾的故事需要亞瑟來幫忙!

    d_節操 於 2015/12/03 16:4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