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張了張自己的嘴巴,好像一隻金魚在呼吸一樣,他被對方那可怕的語氣給嚇到了,但菲利卻真的相信他能做到,亞瑟的話可能就是有這樣一個魔力,又或許是他原本就這麼厲害,讓人對他的話語能夠毋庸質疑的相信。

 

王耀從廚房端了幾盤青醬義大利麵,當他將所有菜都上好後也回到了原本的坐位,小聲的說道:「其實我不喜歡吃青醬。」王耀瞇了下眼,好像是故意要這麼說的。

王耀繼續把剛剛吃剩的麵吃完,隨後他就拿起自己的手機翻閱著,亞瑟打算等另外五個人都休息足夠之後再來討論他們的成果,儘管他相信絕對不會所有人當講出實話,但這無傷大雅,頂多他自己再去多跑一趟,反正自己絕對會弄到實情。

 

不知道過了多久,路德維希首先將自己吃完的餐盤給洗好後就做到了亞瑟附近,他的表情又回復到了剛開始見到的嚴肅樣,看得出來他的確有想要好好像個正常人溝通的樣子。至少比某些說話酸的跟梅子一樣的人好多了。

「恩─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來跟你們講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就行了。」亞瑟點了點頭,他能體諒身為一群問題兒童的領導者有多麼累人,況且他也不想聽見那些尖酸刻薄的話,就像是故意將小提琴給拉的刺耳的音,完全不堪入耳。

 

「我們剛剛趙你給我的地址到了一棟公寓,有四層樓,」路德維希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紙筆,他在紙上畫了一個簡單的建築物,然後分別標上樓層。「我看的是四樓,阿爾和本田先生是在二樓,布拉金斯基先生在三樓,而波諾弗瓦先生在一樓。」

「基本上唯一比較有可能關於整件事的是在二樓,那裡有一間是伊麗莎白的房間,就是我們上一批來到這個世界的人,在她的房間裡面找到了一張他跟羅德里希的照片,他們兩個可能有關係,她的桌上擺有很多參考書,不知道是不是大學生還是…..老師。」

路德維希說完話後吞了下口水,好像在示意他講的差不多了。

 

「歐,所以你們還蠻豐收的,這樣挺好的。」亞瑟點了點頭,他得表現出合群的一面,不然接下來的時間有的他們耗了。「所以你們覺得那個發信者就是伊麗莎白?為什麼不是羅德里希?」

「恩我想是因為房間裡有一股天竺葵的味道。那應該是女生才會用的芳香劑吧?」

「有天竺葵的味道?」王耀重複了一次路德維希說的話,「你知道天竺葵的味道?」

路德維希像是被問了一道奇怪的問題,他皺著眉頭反問道,「知道花的香味有什麼奇怪嗎?只不過我以前確實沒有特別去了解過天竺葵的味─」

「所以你是無意識聞到這個味道然後問了那是哪一個品種的花嗎?」菲利微微的向前傾身好讓他探出亞瑟的身後,他咖啡色的眼珠子好像在一瞬間閃了幾下。

 

「我─我真的不知道,就像你會去特別留意你第一次聞百合花是在什麼時候嗎?知道了就是知道了。」

「你說的對,不好意思,問的有點超過了。」亞瑟朝著路德維希笑了幾下示意抱歉,「我們這裡本來是想要去找到那本Lucky  Seven的改編版,所以我隨便的找了一個離這裡最近的買家地址前往,但發現那兒沒有我們要的東西,不知道是不見了還是扔了,但很可惜的我們這裡沒有多少收穫。」

 

「沒事的,我現在比較好奇的是我們可以繼續開始故事了嗎?我想再這樣拖下去也不是方法。」

「隨時都可以,只不過我想現在的氣氛不太好,而且我們還得繼續把上一個故事結束。」亞瑟輕聲的說道,他將路德維希手下的紙給抽走,然後拿起掛在自己胸前口袋的黑色原子筆寫了個人名:

 

Alfred

 

路德維希低下頭看著亞瑟推向自己的紙條,他好像一瞬間認不得上面的名字,他張了張口想要表達什麼,卻不知道要怎麼組織語言。

 

Why?

 

亞瑟看著路德維希寫下一個簡單的英文字,對,為什麼?那位德國人的想法很直接,為什麼?他一定會想要知道究竟為什麼故事還沒有完結?而且為什麼自己還知道這麼多事?他一定滿腦子疑問,最後只好從他的腦袋裡溢出來,化成了一個最簡單的單字─“Why?

 

「為什麼?」亞瑟反問道,他往一群正在吃義大利麵的人望去,吃的多津津有味阿,一副完全不想要加入話題討論的樣子,亞瑟想他們絕對都在期望著麻煩的事滾遠一點,他們只要趕快回家,但哪一個正常人不這樣想?除非他是神經病?這裡的氣氛糟透了、並且非常非常地糟糕,哪家潔淨空氣劑都沒有辦法讓空間香起來的。

「我想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等他們享用完餐點再討論。」亞瑟微笑的說道,他得想辦法先把任何一個人拉過來,誰都好、誰都好!

 

「只不過如果要讓故事進行下去,我想要你幫我一個小忙。」亞瑟低聲說道,他故意壓低自己的身子,對路德維希擺了個奇怪的表情,「我需要你們再去一次那棟公寓,找到有關任何羅德里希的個人資料。」

「然後呢?」

「我們會先提早出去,而你們後出去,但我希望你們是在真正的睡過一覺後再出去。」

「有什麼意義?」

「重點就在這了,當你們出去的時候不要把阿爾也帶著,放他一個人在餐廳裡,想辦法說服其他人帶著阿爾會相當麻煩,然後你的任務便算完成了。」

 

亞瑟說完後又往沙發上躺去,他的表情一派自然,完全不像剛剛講了多麼重大的計劃,好像他們只是在家常便飯,所有的事都會進行得很順利的。

「我記得你有說過,要真正完成一個故事,要看見並且相信那塊餅乾。」亞瑟看見路德維希點了點頭,於是他繼續說道:「但阿爾缺了一項,他沒有相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無法繼續進行故事的原因。」

「那要怎麼讓他相信?」

「照我說的話做,我會讓他相信的。」

「那你有什麼條件讓我相信你?」

「憑我相信你會照著我的話做。」

 

亞瑟聳了聳肩,他敢打賭路德維希絕對會照做的,他雖然是個謹慎的人,但他絕對不會想要把氣氛弄僵,這個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共同生存,但信任自己並不是什麼壞事吧?

因為他絕對可以辦到。

….我就暫且相信你。」路德維希皺了下眉頭,好像嚥下了什麼苦藥一樣,「但如果你們回來時沒有真的成功,我就會把你剛剛所說的一切話告訴大家。」

「謝謝你信任我。」亞瑟收起了微笑,頓時間路德維希覺得對方的臉蛋好像少了些什麼,他有一股印象已經孳生在他腦袋裡了,好像眼前的英國人會一直笑著到底。

 

「謝謝你信任我。」

金髮的人又說了一次,像是蘊足了自己胸膛裡所有的氣,才將這句話給緩緩的吐了出來。

「我知道這很不容易。」

他抿了抿嘴,將桌上的筆電給收了回去。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