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樓下翻翻找找卻完全找不到任何解藥,我甚至從我的記憶裡翻找不出有關藥物的任何線索,當我想要重新回到四樓時看看阿爾現在究竟怎麼了,我卻瞧見他做在了房外的地板上,他的眼神退去了之前的迷糊感,現在是清澈的藍色眼珠。

藥效過了。沒事了。

「沒事了?」我重複著他的話,我頓時間不能理解一個這麼大的轉折是怎麼產生出來的,就好像他上一秒遭一把槍給射擊到腹部,地上躺滿了他的鮮血,卻又在下一秒說那粒子彈完全沒有傷到他一點,但這並不是說勉強就能夠裝的出來的戲碼,他的樣子真的就像真的毫髮無傷,沒有疑問地他現在的狀況是良好的,但整件事情的發生都讓我感到奇怪,他只說了一句“沒事了”完全不足以讓我相信,「你要我怎麼相信你沒事了?」

 

「真的沒有大礙了,那是一瞬間的事,我突然就好了。」

「可是、你被我─」

「我知道我被打了一劑詭異的東西,你可以不用跟我重複,這沒什麼用,但我也不會怪你,誰叫你現在是布拉金斯基,等之後那個叫做伊凡的混帳又出來了我再跟他算帳,可以嗎?」

 

我覺得我的喉嚨裡好像塞進了一塊小石子。

我是讓他不愉快了嗎?

真糟糕。

 

「那我該怎麼賠償你?」

「我覺得不太需要,哈哈,反正人都沒事了。」

 

那塊小石子像是要從我的口裡衝出來,讓我覺得它幾乎要刮破了我的食道。

 

 

 

「我過意不去。」

我應該要給你點什麼、作為賠償。

我笑著對他說道,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微笑,我希望他體會到我語氣裡的認真,絕不是隨便開口說說的,完全是發自內心的真誠。

 

但是他卻一再的推辭我的好意,這讓我感到納悶,我知道那個針是我打下去的,我也知道解藥在那兒,但是他進入了閣樓就讓我覺得不開心了,所以這算是給他的一點小懲罰,算蠻合裡的吧?至少我不是無緣無故的隨便行動,現在我已經心滿意足了,他肯定也受到煎熬了,那麼現在我們就繼續承接我們上一幕還沒結束的劇場─身為主人和客人,我來給予他想要得到的─

 

“獨特”

 

「是這樣的,你知道通常其他人在我第一次出現的時候他們就會離開了,但你─有些特別,你自己有發覺到嗎?」

我的語調說得像飄在雲上跳躍著的音符,這是為了讓一字一句都恰巧落在他的心上銘記著,並且讓他知道他心裡頭的潘朵拉正在狂暴的叫囂著。

「所以說你應該要為你的獨特感到驕傲,看起來你是很中意將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的,你知道這代表著什麼嗎?你跟我是一樣的─難道你真的覺得這只是一種精神病?不是─不要聽那些打著專業人士的名義亂講話,我才是正確的,而你也必須要相信我是正確的,因為你如果否決了我就等於是否決了你自─」

「─我操你媽。」

他聽完我的話就罵了聲髒話然後往我的臉頰揍下去,天阿他連生氣的樣子也這麼可愛或許我之後應該要製造更多讓他對我憤怒的機會?歐我想那絕對不會是個好主意但卻足以讓我每晚都期待。

 

「你他媽最好不要把我跟你混為一談─你就是個神經病,而我才是正常的。」

「聽起來真懷念,我之前也說過跟你同樣的話,但我們的確是正常人沒錯阿,根本不用去否認─」

「你再給我講一遍,我跟你是完全不一樣─」

他想要再往我的臉上送上一拳,但這次我接下了他的動作,他的表情看起來更不愉快了,我得很沒有禮貌卻無心的認為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他的種種表現就像個氣炸的五歲小孩,讓我有種佔上風的優勝感。

 

「放開。」

「不行。」

「你遲早有一天會變的跟我一樣。淪為你口中的神經病。」

「我他媽才不是神─」

 

我希望他閉嘴。

這裡所有的人精神都有問題。

所以我湊上並且咬破了甜美可口的紅唇,嘗起來就像紅蘋果一樣甘甜,所以我便真的咬了下去,他的血液和口中的唾液都被我啃蝕殆盡,我覺得快要被融入到了美麗的夢境中,混雜著繽紛的血紅色和藍色的壯闊天空,然後童話故事書為我翻開了序幕─

我摟上他的腰並且壓的死緊,我希望他盡量減少掙扎,因為他的晃動都會讓我煩躁的撕下故事書的頁面,這反而會讓我更想要繼續羞辱他,很顯然我的強制讓他覺得不舒服了,他伸手推向我的右肩想要把我推開,但他卻完全不知道自己發出了多麼誘人的呻.吟讓我想要把舌頭給伸進去,所以我照做了,我先伸向他口中的上層再緩慢的找尋他的舌頭,我知道他在躲著我的動作,當我們兩個人終於交織在了一起後我突然聽見美妙的鋼琴聲從我腦袋響起,所以我更深入、更細膩的品嘗著蘋果的核心,他的口中就像是液出了美好的香甜氣息讓整個房間都充滿了果香,最後我滿意的舔上他的嘴角,我享用了一道美好的佳餚,這讓我掛起了大大的笑容。

 

 

我欣賞他的理智崩潰。

「混帳。」

「我會讓你永遠記得我的。」

 

 

然後他便離開了這棟大宅。

現在又剩下了我一個人。

但相信我,很快的、就會再進來了。

等待。

 

 

我想要去找找阿爾弗雷德,我記得他說過他在媒體系那邊,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一部份那天的記憶消失了,我想又是我自己搞的鬼,應該說絕對是,但我不希望在那短短的時間內做出了什麼糟糕的事,所以我還是打算去找他,儘管很可能會被轟回來。

但他今天似乎沒有來到學校,我想不用多慮了,我大概真的已經做了。

 

我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一個長的跟他很相像的人,我不曉得他是誰,但是他朝我瞪了一眼過來,我想我可能又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冒犯了別人,看吧,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喜歡來上課。

 

 

我又去阿爾弗雷德的系上找了他一次,他今天還是沒來,所以我在路上隨便抓了一個同學來問他發生了什麼狀況,但是他看起來好像很緊張,跟我搖了搖頭後就快速的跑掉了。

我又找到了另一個,這次他給我了一個地址。

 

 

如果他再沒來的話,我想我會找個下午直接殺去他家。

 

 

看來就是今天了。

 

 

 

TBC

 

 

作者吐槽:

對不起久違一更很短我造,之後就應該會長些了,並且露西亞的個人獨場秀環節(?就到此為止,讓我們看看炸毛阿米小天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