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 Story 02)

 

 

什麼叫作霸凌?

 

我能夠舉出幾個例子─網路霸凌、關係霸凌、言語霸凌、肢體霸凌、還有性霸凌。

但在幾天前我不能明確的告訴你到底最深層的裡頭是什麼狀況,你可能會覺得那是一個看不見底的黑洞,“霸凌”這個詞太廣泛了,沒有經歷過的人根本沒有辦法體會那到底是一個多麼能夠─讓人感到驚悚的詞、亦或是噁心,隨便,反正那就是一個匯集了糟糕負面情緒的東西,然後它就是一團黑,像烤焦的餅乾,時間久了就再也嚐不出味道了,這個狀況比較嚴重,就像是今天有個跟你很要好的人突然討厭你,但你要幸虧他還“討厭”你,而不是“冷落”你,把你當做一糰看不見的空氣,通常來講,那人肯定是對你心死了。

 

 

那又是一個美好的午後。

 

 

「法蘭西斯,」巴德朝著四周望了一圈,然後他自然的就坐到了我旁邊同學的位子上,「恩─我知道你人緣不錯,但最近不覺得…..有點奇怪嗎?」

他的長向本來就長得不是很好看,這讓他說這句話的同時讓我更貶低他了。

「我也有發現誒,這是怎麼回事?你可以告訴我嗎?」我的聲音裝的要讓我都要笑出來了,真的,我好奇的地方根本不是我究竟為什麼被冷落,我最好奇的地方是如何讓他們的腦袋構想出來這些無聊腦殘的想法。

巴德好像聽出我的口氣了,然後他屏住了氣息,好像在防止自己火山爆發。

 

「所以我想問你要不要來加入我們,我想這樣你或許會得到更多的─支持。」他的眼睛瞇成一條線,我快要看不出他的眼珠子了,「會讓你比現在好一百倍。」

「但我覺得清靜的生活也不錯阿,所以你還沒告訴我究竟為什麼最近我身邊的人都不見了?」我又把話題掰回來,好讓他認清我是有多麼的固執難搞,「還是說─是因為有人討厭我的身旁圍繞著人群?」

 

我輕輕皺了下眉頭,好像真的有那麼一丁點困擾。

然而那只是一丁點。

 

「所以你是拒絕了,」巴德突然站起了身,他好像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下一秒就要將他的拳頭給送往我的肚子或臉上,我希望是肚子,臉蛋還是很重要的。「你放棄了我們的交易,選擇了那個婊子。」

「嘿你罵誰婊子?」

 

不知道為什麼,我也突然的就被他的這一句話給激怒了。

「你他媽你剛罵誰婊子?」我從座位上站起身好讓我俯瞰他,我第一次感謝我的身高優勢讓我像是在氣勢上比他高出了一截,「你有種就別把其他人扯進來,你今天來找我談條件什麼時候問到別人了?整個地方都歸給你管啊?你以為你是誰?全世界的救世主?全宇宙的超級巨星?」

這下開始有其他人朝我們看過來了,這就是為什麼我討厭有人在下課時來找我麻煩,要找也挑個放學時間,至少人煙稀少好辦事。

 

巴德好像被我的話給挑起了怒氣,他也開始張開他滿是口臭的大嘴巴然後朝我噴口水大罵:「然後你他媽的就介入了我們跟那個混帳的領域,是誰先招惹到誰的地盤的?是哪個白癡先干預到別人的事情的!你他媽你覺得你該插手嗎?你如果不插手你就不用白白受這種苦!」

「我是有必要知道你跟哪個人關係比較好還是爛到爆而故意討取你歡心嗎?」我壓低聲音,很顯然我不想要跟他用口水戰,他的唾液都會噴到我的臉上,「我不是你肚裡的蛔蟲,想要找到哪個人可以隨時隨地知道你想要什麼就回去找媽媽吧,學校對你來說太危險了。」

 

然後我說完話後就拍拍屁股走人。

教室裡傳來一陣怒吼,我翹掉了今天下午剩下的課。

 

 

我一個人在學校後面公園的籃球場廝混,因為我根本不可能回家,但是也沒有想要跑到哪裡去,我想那個叫作貞德的女孩應該也會來找我吧,學校消息傳的很快的,然後那時候又有許多人在場,她要不要聽到都是遲早的事了。

可是我沒有意料到她效率這麼快,居然在下課後的一個小時內就找到了我,但或許我自己也在等著她來吧,這件事情總得說開,然後我會盡可能的告訴她,我會在上午跟巴德吵架純粹只是我的個人因素,完全跟她扯不上八竿子關係,可是我又想到這樣會不會糟蹋到她的好心,她可能是在路上跑了好一陣子才找到我,我擔心如果我直接這樣說了她會覺得所有人都在鬧著她玩。

 

「你跟巴德說了什麼?」她看起來真的費了好大一把力氣,她語句奇怪的停頓讓我感覺到她有多麼的疲累,「為什麼你要這樣做?你又再次涉入了這件事情。」

「恩─是他先來找我的,我說巴德,」我將籃球給夾在自己的手臂和腰之間,我微微低下頭對著她道:「他想要把我拉入跟他們一對,然後那個小胖子白癡的以為我是那種希望得到名與利的人,我才沒有那麼膚淺!」

「你為什麼不採取無視?」

「恩─因為我沒有辦法坐視不管?」

 

我想這個答案沒有令她非常滿意,但我的腦袋已經成了一團糨糊了,她的問題已經被我自己問過了上百遍,然而我卻還是得不到一點頭緒。

少女轉了圈眼珠子,頓時陷入了沉默中。

 

「我過意不去。」她認真的說道,我卻搖了搖頭示意我什麼都不要。

「你趕快走吧,這真的是出自我的個人意願,沒有什麼理由,沒有想要偏袒任何人,也沒有想要搏取你的歡心。」

「好。」

一瞬間她好像被說服了一樣,可能腦袋裡頭的電路被接上了吧,她回答得很肯定,沒有一點猶豫的就轉身走掉了,但我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所以我又把她拉了回來。

 

「為什麼你會被那群人排擠?」

「你說為什麼?」她看起來很詫異,然後帶著氣音的道:「被排擠需要什麼理由嗎?他們只要挑到一點小把柄就會拼命的往那兒鑽,就像你現在幫助我他們就往你的好心腸鑽!」

「總有一點理由吧?」我又緊接著問她。

「理由?你說他們為什麼這樣做的理由?大概是因為好玩吧。」她諷刺的說著,我覺得她快要不行了,但這個話題又是我挑起的,所以我拍了拍她的肩道:

「我送妳回去吧。」

「我可以一個人走。」

「當作賠償,行嗎?」我擰了擰眉,然後隨便抓了個藉口:「我剛看到幾個熟面孔在那裡遊蕩,如果你也要往那兒走的話,他們很可能就會找你麻煩。」

「所以你真的是在幫我?」

「歐好吧你要這樣覺得也可以好我就是在幫你。」

 

然後我背起我的包包和籃球袋就離開了球場,她告訴我要往哪裡走後我就帶著她繞遠路,還好那一區還是我的熟悉地帶。

我試著挑起幾個話題來跟她聊天,我想我們可以聊聊有關食物的東西,兩個人都是同個社團的應該還挺好聊的,但她真的不是個多話的女生,我想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就是她太安靜了所以才會被當作對象?

 

所以我只好換了個方向。

 

「喜歡英式料理嗎?」我笑著問道。

「你的意思是sconefish and chips?」她立刻反應了過來,我想這個話題或許會有點進展。

「對,就是那些鬼東西,我之前吃過,那個東西還真難吃,完全吃不出是fish and chips的味道,你能想像英國人都生活在這種無法品嘗美味的零味覺生活嗎?」

「我聽過很多人都不太喜歡那些東西,但我不曉得它究竟有難吃到哪去。」

「歐,可能難吃到你必須去博得一試。」我哈哈的笑了兩聲,然後聽見身旁也傳來微弱的輕笑,我確定我沒有聽錯,那個女孩笑了。

 

她居然笑了!

 

於是我繼續滔滔不絕的說道:

 

「那麼有品嘗過我的料理嗎?我們社團的每個人幾乎都嘗過,唯獨你我沒有印象。我之前會在家裡做一些小點心或小糕點,當然其實可以借用學校的廚房,只要老師允許就行了,我有的時候放學會在那邊,如果你有意願來找我的話隨時歡迎你,通常不會有其他同學知道我在那兒,所以你大可不必覺得尷尬。」

我熱烈的歡迎她,或許是我以前的個性讓我那麼隨便的邀上一個不太熟悉而且被大家討厭的女孩,但相信我這絕對不是輕浮,我跟你保證,這是我的誠摯─

 

 

「從你口中說出來說服力就大減了。」王耀盤著手說道。

「我待人一向如此─」

法蘭西斯停頓了一下。

 

「只不過那是從前。」

 

不知道是哪一天,我已經有些想不起我把之前對待事情的勇敢丟去哪了。

 

 

TBC

 

 

 

 

 

 

作者吐槽:

 

 

 

法叔的年少輕狂、還是學生時期的血氣方剛WW

 

但是如果哪一天他遺忘了那些東西,代表他也成熟了(毆我好心疼Q-QQQ((因為他必須長大Q-Q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