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阿爾弗雷德)

 

 

馬修讓我待在家,他跟說這段時間哪兒都別去,他會幫我向學校請假個兩天,這對我來說其實並沒有什麼差別,我只不過把睡覺這檔事從教室移到了家裡罷了。

而且我有太多事可以做了,例如直接闖到馬修房間,我想找到些資料。

我知道這樣做真的很沒禮貌,但是自從我闖進別人家後你就知道我壓根沒把禮貌放在眼裡了,而且我會這樣做是有我的目的的,就像我為了拿到微型監視器、就像我為了找到布拉金斯基的資料。

 

我不曉得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想找到。

 

這樣或許聽起來我是個意氣用事的人?

不、才不是咧、我也有在深思熟慮。

 

當然我不會一整天都在翻馬修的房間(其實我想找到更有趣的東西,沒想到他這麼清純),我花了點時間在手機上,就坐在客廳沙發那慵懶地趟著,我想這大概可以打發掉我一個小時的時間,馬修差不多在五點的時候回來,如果他沒有再次被一堆有的沒的地雜務纏身的話。

 

很快地門鈴聲響起,我邊看著手機邊起身開門,馬修他忘了帶鑰匙?總是忘了帶的應該要是我才對─

是客人。

 

我眨了眨眼,然後將眼鏡從我的鼻樑上拿下重新擦了一遍再戴上,我沒看錯人,千真萬確的是他。

「你來做什麼。」我相信我的口氣沒有好聽到哪裡去,但這是我的“最好”了,「快點、你沒事我有事,而且馬修就要回來了,他如果看到你就完蛋了。」

我看著對方的眼睛,我從他的眼神判斷出他大概是伊凡而不是布拉金斯基,儘管他是正常的我也沒有想要讓他進到家裡,而且他已經耗掉我十秒了,我寧願花這段時間看著手機發呆也不想在這裡罰站。

 

他靜默了一段時間,然後伸出了他寬大的手掌,我看著他的手裡好像包著什麼東西,他的手指頭緊緊地縮在了手中,好像那裡頭是個易碎品,又或是什麼針繡的物品,摔在地上後就永遠修不好了。

 

「手伸出來。」

 

他說了這句話後我才知道原來那是要給我的。

而我真的將手伸出,儘管我不曉得他要丟給我什麼鬼東西。

 

那是一把鑰匙。

一把鏽的已經看不到字跡的鑰匙。

 

我愣了半晌,一時間不能理解。

「你給我這個做什麼?」我繼續看著攤在我手中的小東西,他給我的物品頓時讓我的腦袋充滿了疑問。

「你能夠幫我保管嗎?」他的話說得很小聲,我甚至不確定那是個完整的句子。「我不想再去那個鬼地方了。」然後他聳了聳肩,好像已經把這件事給推的一乾二淨,全都落到了我的身上來。

 

不對。我搖了搖頭。

有哪裡太奇怪了吧?

為什麼是我?

「你去找別人,我擔當不下這種工作。」我把鑰匙給擺到他面前,示意他趕快拿走。

「只有你可以,是“他”這麼說的。他留了一張紙條在桌子上,上頭還擺著這個鑰匙,我立刻就知道這是哪裡的鑰匙了。」

「是“他”說的?那你還真的把這個玩意兒丟給我?」我無法相信,他居然被一個神經病說服?還寧願把其它無辜的人拉下水?他是不是兩個人格都不正常!「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還有這是哪裡的鑰匙,如果我沒有收下對我來說到底有什麼損失。」

 

他只是望著我、平靜的道:

 

「你可能會被另一個我給拖入深淵。」

然後他頓了一下,繼續自然地說:

「沒有其他更好的答案了。」

 

頓時間我覺得手中的鑰匙在發熱,那東西好像一個定時炸彈。

但誰也不會知道那鑰匙什麼時後爆炸。

 

 

「對不起。」

他最後輕聲地跟我道後便離開了這裡,我站在了家門前,開始思考他來的目的究竟為何,丟給我了一把蠢鑰匙,說著必須要幫他保管,如果沒有的話我自己還會遭殃,這是哪們子的道理?那個混蛋把話說得好像剩下的事都由我來擔當,我什麼時後躺進這淌渾水了?

 

但是我並不反感。

還真是奇怪了,我應該要把這把鑰匙給丟得遠遠的,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因為我本來就不應該跟他有任何瓜葛了。

 

我晃了晃神,然後將鑰匙給塞進了我的褲袋。

 

我退到房子裡就走進了浴室,我想要把手上那噁心的生鏽味洗掉,那味道就像浸泡在血裡一個月那樣濃厚,我按壓了不知道幾下洗手乳,但每次當我捧起手我卻還是能聞到那股怪味,我懷疑它是不是已經滲進我的血液裡流著了,但這一切都是好笑的自我催眠,那些全是代表著我在抗拒著那把鑰匙,這樣的想法才應該正常,所以我笑著鬆了口氣。

 

我聽到外頭傳來熟悉的鑰匙聲,這才是馬修,所以我出了浴室後便躺上沙發,像是繼續我剛剛被打斷的休閒。

「今天我們去外面吃。」

馬修進到家門後便快速地說道,我以為自己聽錯了,所以我又問了他一遍。

「我說、今天我們去外面吃。」

「你說外面?」

我的天阿連馬修都不正常了,他可是認為外面所有食物都有毒的保育類動物,今天他居然親自邀我去外面吃晚餐?但是這樣很好!我怎麼會拒絕!

 

馬修把東西往他房間裡丟一丟後我們就出門了,接近傍晚的夏天還是比較涼的,至少我們不用走在大太陽下汗流浹背,我隨隨便便地向馬修交代了一下我今天幹了什麼事,當然沒有把闖進他房間和布拉金斯基來的事告訴他,我想兄弟間難免會有些小祕密,而且我不是第一天對馬修說謊了。

 

馬修只是單純地點了點頭,他看起來不想在我的話題上多費心思,我也知道我聊的東西都很沒營養,但實際上我希望他可以回我,應該說─馬修以前都會回我的,不管哪一次我跟他報備了我在家裡玩電玩多久時間他都在那邊嚷嚷說我這樣眼睛遲早會瞎掉,然後他就必須照顧我一輩子了,我會沒心沒肺地跟他說“這樣很好啊!”,這有別於我們之前的聊天發展,我唯一想到的就是他可能在實驗室那發生了什麼事,馬修就是這樣的人,沒有人問他就憋著,如果有人問─他還是繼續憋著,好啦看他心情。

 

所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介意在我們去餐廳的路上來開導他,只不過他必須請客。

「說吧,好哥兒們,我是阿爾弗雷德最佳垃圾桶。」

馬修鄙視了我一眼,我難到做了什麼蠢事嗎?好吧的確是,所以我輕咳了一聲,轉了個口氣道:

「可是你今天都沒有回我!」我將手給盤起來質問他,「你應該要嘮嘮叨叨的馬修,這是你的設定。」

「天殺的設定,有的時候你真夠該死的阿爾弗雷德。」我不敢相信,我文靜溫柔的哥哥居然向我爆粗口!但我想這是我的特權,因為他都不會對別人這樣,相較起來我比其他人還要被重視得多了,哈哈。

 

然後馬修深吸了一口氣,我知道他下一句是什麼。

「對不起,我請你吃飯。」

Yes. Bingo.

「沒什麼的,我被人罵習慣了,所以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們那邊的老教授又在刁難你的報告了?」

「不是、大學那邊的事都還蠻順利的,主要是你,阿爾弗雷德。」

「歐我的課業?安啦我都有達到低標,不會被當的。」我笑著朝他揮了揮手,他居然閒成這樣都擔心到我這來的。

 

「不是你的課業。」

「歐那是我的女朋友?我還沒─」

「也不是你的女朋友我幹嘛關心你的私生活先聽我把話講完!」

「歐,好吧。」

 

馬修擰了擰鼻子,緩慢而沉靜的對我道:

「最近晚上睡得好嗎?」

 

這是什麼蠢問題?所以我笑了起來。

「當然好阿,不然我現在哪有那麼多精神。」

 

我又聞到了鐵鏽味。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剛入冷.戰的路人(#
  • 我頭一次看到同人文的描述可以這麼細緻,語氣從頭到尾都沒有走味,而且伊凡好生動(腹黑)又好可愛(腹黑)!
    期待你的更新,雖然不想看到BE,但希望會有一個完美的結局
    不管是神經病還是人格分裂都可以有治癒向的,請不要把阿爾小天使拖去深淵啊qwq
    好像不小心打太多字了,寫作加油!
  • 對不起Q-QQQQ錯字一直是我的致命傷(掩面痛哭,關於這點我會多加小心留意的!!
    謝謝你的肯定!!但是我的同人文依然比很多人還要再加努力,能夠得到你的喜歡真是太好了!!
    這於結局的話..... 這我就不能保證了XDDD,對,傑菊跟你說的一樣也可以有治癒向的,但是我是個壞人(請打死我),要黑、就徹底黑!!(大誤

    d_節操 於 2016/02/08 20:15 回覆

  • 剛入冷.戰的路人(#
  • 咦咦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提錯字喔是不是會錯意什麼了?!我說的是我的留言打太多字了,別哭別哭!
    嗯問我為什麼又來留言?因為這陣子開了個角帳,還在到處觀摩和努力磨練語氣(#
    好害怕BE,拜託千萬不要寫BE,寫了會有很多人哭的,我也會哭喔(?)
    應該還有空間讓伊凡改過向善吧,例如說馬修的嘮叨攻擊之類的!要相信阿爾的正面能量啊!
  •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想要抱個怨念因為我真的覺得我錯字太多了肯定讓讀者很不舒服XDDD
    然後關於阿爾,其實,這篇寫實向的,阿爾也沒有正面到哪裡去阿XDDDD
    至於BE還是HE
    我會給他們我盡可能最好的結局(嚴肅
    另外完全沒有打太多字這個麻煩,我看得很爽WWWW

    d_節操 於 2016/02/08 22:40 回覆

  • 剛入冷.戰的路人(#
  • 說著說著好想求大大的FB啊,可是我已經荒廢同人文好久了嗚嗚,坑好多本命好多,節操君也不知道去哪了
    總覺得是因為露熊的語氣比較難抓,很多文的露熊都有點怪怪的,明明不會說這種話但硬要說,一篇文筆不錯的作品就直接變成肉文了
    我心目中的阿爾超正面,小黑一下也是可以的但超級正面喔,HERO PEACE!!
    冷戰組好棒喔((打滾打滾打滾))
  • FB可能不行唷抱歉(土下座),因為有些私人(純粹是我黑歷史太多XDDD
    我是不會打肉文的清水作者XDDD(一點都不是),因為我覺得肉文太難打了,所以覺得那些文筆好肉文又好的作者很厲害!!至於人物要說什麼我覺得應該還會有些私心啦WW我只不過喜歡把他們的對話帶入現實一點,因為我覺得那樣比較寫實,讀者會比較有帶入感吧?
    其實露熊阿,只要把他打的病病的就好了(誤

    d_節操 於 2016/02/09 01:34 回覆

  • 剛入冷.戰的路人(#
  • 沒關係,大大可以偷偷加我的角帳,只要去找某隻新生的野生伊凡那大概就是我了(不對#
    我的本帳在各種意義上而言都很黑,完全可以體諒你的心情......
    不過肉文什麼的只要一當起自耕農就會突然高產,別人點文都寫很慢,到最後變成妄想太多整天都在丟節操君
    不知道有沒有全員糖這種東西耶,就連劇場版的彈幕都可以說"以下鏡頭官方分CP~",好想要大家和(殺)樂(氣)融(騰)融(騰)在一起的畫面啊
    比起現實感我更喜歡動作描述的流暢性,你看同樣是水管但有人就是寫成水管有人可以寫出其他東西嗯嗯(咳嗽#
    偶爾寫點時事或歷史向也不錯,例如說2014年的時候俄羅斯為了報復美國開始抵制麥當當之類的,然後冷戰組就可以^q^
    病病的露熊可以prpr,但可愛的露熊可以治癒(?)人心,不過他本來就是病嬌大魔王水管君了,只要語氣不跑掉我什麼都好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