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我?」艾斯蘭瞇了瞇眼,像是對我的話感到懷疑,我只好連續點了幾下頭來代表我的肯定。

他沒有再多說什麼話,我見他皺著眉低下了頭思考著,自個兒走進後面的房間,然後我聽見裡頭傳來翻箱倒櫃的聲音,我不曉得艾斯蘭究竟在幹什麼,所以我也跟著他進到了房間,我便見到他將椅子給移到一個高大衣櫃前爬了上去,他伸長手臂將上頭的一個破紙箱給吃力地拿了下來,他朝著上頭輕輕吹了一下,細細的灰塵便全都飄到了空中。

 

「裡面是什麼?」我跑過去向他問道,但艾斯蘭卻敏感地將盒子給挪到了他的側身,我只好後退幾步,重新問一遍:「我可以看看嗎?」

「這是我的寶箱,」他小聲地告訴我,好像那是個天大的秘密,隨後將箱子給放到了地板上,「裡面有很多東西。」

「哇歐,你都有自己的寶箱!我也想要有個!」我跟著艾斯蘭坐到地板上,他開始將箱子裡的東西一一拿出,我看見幾個小彈珠,那些有綠色和藍色的看起來很漂亮,還有一根白色羽毛,不知道是哪隻鳥身上的,羽毛間夾雜了點灰塵,所以我朝上頭拍了一下,這根羽毛又變得跟新生的一樣美麗了。

 

「找到了。」他默念了一聲,然後將一張薄薄的紙張遞給我,但接在我手上後我才曉得原來那是一張照片,照片裡有兩個人,我想其中一個就是艾斯蘭,另一個便是他的哥哥諾爾。

「這是我哥哥。」艾斯蘭指著照片裡的一個人解釋道,跟我猜的一樣,所以我笑著點了下頭。

「他看起來好像跟你一樣沒什麼表情。」我望了下照片上的諾爾,他只是微微地勾起了嘴角,但照片實在太模糊了,我甚至不確定他倒底有沒有做表情。

「他有。」艾斯蘭似乎不太高興,他的語氣聽起來有些憤怒,但是很快地他又回復到了原本的音調,平靜的跟我道:「只不過他與其他人交談的時候不常有表情罷了,他是個溫柔的人。」

「看得出來。」我摸了下照片的材質,我很少見到這種東西,這觸感和畫面讓我有些貪戀,我還記得我之前有跟亞瑟照過一張,就那麼唯一的一張,那個時候陽光普照,亮的我睜不開眼,所以我想我肯定被拍得很難看,但是我不曉得最後那東西的去向,這讓我有些失落。

 

我將東西歸還給了艾斯蘭,他接下後還依然直直地盯著看,我想他大概在想一些東西吧,所以我便等著他,最後艾斯蘭像是嘆了口氣,重新將照片給放到了箱子裡去。

「你不將它拿出來嗎?」

「不了,我們家沒有東西可以擺著它不被破壞,我想箱子裡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我點了點頭支持,我不曉得原來照片單獨放在外頭會被破壞,但可能那只是艾斯蘭的心理因素,他或許不想讓那樣珍貴的東西常常暴露在外,這也可以讓他不這麼難過,直到艾斯蘭真的很想念很想念諾爾的時候,他就會再次將這張照片拿出來了吧。

 

「我沒有照片可以給你看看亞瑟,但我可以告訴你他有著粗厚的眉毛。」我覺得有些愧疚,因為我知道那張照片絕對是艾斯蘭的寶藏,他把他最珍視的東西給我看,我卻無法拿什麼跟他交換,突然間我想起了我的老鷹徽章,我差點忘了交給他。

「艾斯蘭!」我大叫著他的名子,他看起來像是突然被嚇到了一樣抖了下身子,「我忘記有東西要給你了!」

我將手伸進我的褲袋裡摸索著東西,然後將被我弄得有些熱的徽章遞給了艾斯蘭,他看起來很納悶,但還是半信半疑的收下了。

 

「這是什麼?你為什麼要給我這個?」他看著那枚徽章,像是上頭被鑲了金一樣,這讓我有些開心。

「我想說如果要交朋友的話必須要給點東西,」我皺了下眉,不知道怎麼解釋,「總之這就是我給你的啦,老鷹很帥的!」

「你不用這樣推薦你的東西。」他朝我望了眼,這讓我有些尷尬,但隨後艾斯蘭還是將徽章給塞進褲袋裡,我樂極了,這代表他接受我了,「謝謝。」

「所以我跟你是好朋友了!」我又再次叫道,這次惹來了他的一句閉嘴,但我聽得很開心,「朋友可以一起出去玩、一起聊天、一起吃東西、分享食物還有驚奇的東西,歐還可以偷闖牧場跟那些馬兒玩只不過會被罵出來,我也可以帶你跑去後面的山坡玩,我知道那裡有很多花很漂亮,亞瑟說他曾經摘了一朵小藍花就是從那裡來的,我不知到那個花名─可能歐文會知道。」

 

艾斯蘭朝著我笑了一下,他表情突然地變化讓我來不及記清楚,但我很清楚他是笑了,然後他將箱子給弄回原本的樣子再放上了衣櫃,我注意到窗外的天色只剩下一點亮光了,我想我大概得離開了。

「我必須走了。」我拍了一下屁股位子的褲子,我覺得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就像是把什麼重要的任務給完成了一樣,我迫不及待地要趕快告訴伊麗莎白。

「你要走了?」艾斯蘭朝我看了一眼,他動作緩慢地爬下椅子,手就搭在椅背上,然後他輕微地點了下頭,「再見。」

「我想我明天還會來找你。」我朝他揮了揮手便離開房間,在正要踏出門的那一剎那我又大喊了聲掰掰,他應該有聽到。

 

當我回到家時外頭已經全部暗了下來,我看見伊麗莎白剛好在上菜,所以在我去廚房洗了手後便直接開始了晚餐。

 

「我跟艾斯蘭成為朋友了!」我開心的直接大叫,這句話已經不能憋在我心中了,我等不及要等伊麗莎白的回應。「他收下了我的徽章!」

「你成功了?」伊麗莎白似乎不可置信,她驚訝的表情更讓我有成就感,「這真是太好了,艾斯蘭是個不錯的孩子,只不過有時他講話會有點毒,但那些都是他的正常反應,所以他如果對你說了什麼不好的話也別太計較。」

「沒關係,這點我完全不在意,我被人罵習慣了。」我聳了聳肩,艾斯蘭的攻擊對我來說只有一點殺傷力,這沒什麼,亞瑟比較恐怖,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在罵人方面口才特別好,然而我卻一點都沒有學到他的特殊技能,他每次念我時都會讓我想起隔壁的黛西女士在罵他兒子,我想亞瑟挺適合去當老師的,沒有學生會招架的了他的教誨。

 

「對、我辦到了!剩下的就只要搞定丹尼爾就行了,但我想我可能會先被他毒打一頓,到時候怎麼辦?」

「傻孩子,打回去。」伊麗莎白認真的跟我道,我贊同她的想法,但他有太多其它的小跟班了,所以我道:「我也很想,但他身邊肯定圍繞著許多人,我不確定其他人會不會幫腔作勢。」

「這我想大概不會,因為丹尼爾是裡頭最大隻的一個,他就只是許多人的頭頭,知道嗎?擒賊先擒王,先把他給奪下自然就不會有其他人敢招惹你了。」

「天阿,真是太瘋狂了這計劃,伊麗莎白小姐我不曉得原來你是這麼想的,但我不得不承認我對這個計劃感到滿意,但是這樣就沒有辦法讓丹尼爾跟艾斯蘭和好啦!這是最大的問題。」

「對,要讓他們倆和好,」伊麗莎白點了點頭,像是在對我的問題感到滿意,她喝了口昨天剩下的紅茶然後道:「代表我們有些事情只能想想,不能真的去做,真是太可惜了。」

 

「是很可惜。」我垂下了肩,對無法真的付諸行動感到失望,「要讓他們倆和好不如直接讓我被丹尼爾打死算了。」

「那可不行,英雄都必須要戰到最後。」

「不!你不曉得!丹尼爾是世紀大惡魔!誰都無法戰勝他無法無天的想法!他給自己的一套理論簡直是太惡霸了。」我慘叫,然後用叉子用力插起了花椰菜,把它想像成丹尼爾。

「好吧,那讓我想想,我把難度調低一點…..」伊麗莎白眨了眨綠色的雙眸,她放下手中的湯匙,架起她有著美麗弧度的下巴,雙手交疊在一起。

 

「那就試著去了解看看丹尼爾是個怎樣的人吧?」

「了解?恩……我還是去死好了。」

「就差一點了差一點了─」伊麗莎白像是在請求著我,我難堪地皺了皺眉,手裡正死緊地握著叉子,「只要完成這個就可以拿到亞瑟的信了!」

 

歐天啊!

亞瑟的信!

 

我鼓起了臉頰,覺得好煩悶,我必須要通過這個大難關才可以拿到亞瑟的信,到底是誰想出這個鬼任務的!丹尼爾實在是太難打敗了!我好希望可以直接拿到信封,可是這樣就太沒有挑戰性了─我突然想起亞瑟之前故事裡的小妖精,他總說那些小妖精會幫助乖的小孩,我想我是有到達他的標準,那麼我希望現在就可以召喚小妖精。

 

最後我只好點了點頭,叉子上的花椰菜被我搓了又搓,它都快爛掉了,正可憐地看著我。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