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病態()、死亡、犯罪、藥物、心靈疾病、身體疾病

 

※所有相關醫學資訊參考“法醫˙屍體˙解剖室謀殺診斷書 2”,屬於根據真實考察過的資料以及作者額外添加的內容,請勿真實嘗試以及用於生活中

 

 

 

世紀大音樂家─亞瑟.柯克蘭接受台下所有人的讚美及掌聲,他的表演永遠天衣無縫,手中的小提琴簡直被賦予了生命,他已經是獨立的個體,右手的琴弓順著台上的燈閃著美麗的光,男人收起了笑容,他將手重新置回背後。

 

「我要感謝一位來自美國的朋友,」

大音樂家那麼說道:

「沒有從前的他,便沒有今日的成就。」

 

 

 

他的琴弓在過度的使用下顯得破損,阿爾弗雷德注意到了。

「身為一個有名人─我建議你應該換換琴弓,這可是你的門面,你不可能缺錢的。」

「它意義非凡。」柯克蘭先生委婉地拒絕,他的輕柔總是那麼不能讓人反對,「況且我認為只有這樣才能代表我的人格,日子久了,它再也不是一支用來替代的小木棍。」

「你在懷念什麼?看來我不能了解老古董,對沒有生命的物體有感情簡直是老人才會做的事─」

「是嗎,」英國人再次提起手腕,他作了個預備的姿勢,「難怪能夠留在老古董身邊的人也不多了。」

「你在暗喻什麼?」

 

亞瑟用著音符取代他的回應,那聲音是優美古典的,沒有任何令人情緒高帳的起伏,卻是放了沉香的安眠劑,音樂就與他的人一樣是多麼不容婉拒的溫柔。

 

「我很感謝你那麼重視我,但我想我可能得離開英國了。」

 

精靈的低吟霎時停止。

修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過分用力地握著琴弓。

 

「我必須回美國一段時間,是時候給自己找個家庭了,但相信我,當我重新回到了正軌後我會再回來找你的,我不會任由多雨倫敦的老古董長霉。而且聽見你剛剛的話我還挺高興的,我說真的─你知道我不常說出自己心聲。」

 

聽者沒有多作評論,他的手便又要再次拉出樂章。

 

「嘿─等等,我看出你不是很高興了,所以我想要送你一根新的琴弓,超棒的禮物吧?那麼你每次拉小提琴的時候都會想起我了,雖然可能會有點貴─但我想非常值得。」

「你不必那麼大費周章,朋友,」亞瑟微笑地將小提琴放到木桌上,他動作總是輕柔無比,由其對待他的樂器,每一個零件都像是玻璃般地脆弱。「我還不至於糟糕到需要讓你送我東西才肯讓你走,儘管去吧,我會祝你一路順風,有空的話也會去找你的,希望你到了後可以想辦法連絡我。」

「你真是個好人,亞瑟。」阿爾從沙發上起身,他敞開手臂想要給老友一個安慰,「我會再跟你聯絡上的,等我。」

 

亞瑟意思性的回拍了對方的肩,然後他望著窗外的烏雲問道:

 

「你什麼時後要離開?我能送你最後一程嗎?」

「事實上─明天我就要搭晚上的班機回去了,我一直沒有準備才那麼晚告訴你,我知道你明天有一場音樂會,但很抱歉我無法參加了。」

「我說過了,阿爾,不需要那麼客套,沒事的。」

 

亞瑟抬起握著琴弓的手,指節分明、動作迅速,猛然用力地往對方的脊椎骨間插進。

 

 

 

「我要感謝一位來自美國的朋友,」

大音樂家那麼說道:

「沒有從前的他,便沒有今日的成就。」

 

他的視線頓時飄渺,

 

「更沒有未來的我─亞瑟.柯克蘭。」

 

手中的琴弓刻著已故摯友的名子。

 

 

 


 

作者吐槽:

 

用利器插入脊椎骨之間是非常迅速的死法,當事者會馬上倒地,然後因為脊椎休克而失去意識,過程中不會流出大量的血,死亡的太過快速便會這樣,所以這是一種很仁慈的殺人方式,被害人會在數秒內昏厥死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