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Second Story 06

 

 

在貝爾瓦德離開後的一個禮拜我便向我人生中又一個短期工作道別,這似乎對我已經習以為常,就像將一杯乾淨清涼的水給灑在地板上,既可惜又無奈、卻也不必為了一杯水的消失而去教堂鄭重祈禱。

我試著在離開的前幾天打聽貝爾瓦德去了哪裡,但誰也沒願意跟我講,我知道有些人肯定知道,他們太不擅長偽裝了,我甚至曉得他們劇烈起伏的吸氣可不是因為工作或是廚房的通風口壞了才出現的症狀,我曉得他們逃避了我的直接問題,我並不對他們有所錯怪,他們只是不想跟我一樣躺入渾水,我卻依然好笑地相信還有人肯為我提供一點消息。

 

但我也不是什麼收穫都沒有,在我辭掉工作的三天後我收到了一封牛皮紙信,信件上面白的像是沒染上一粒灰塵,甚至還沒有被折到,就像是有人刻意在我家外頭的信箱內悄悄放入,根本不是那些粗暴的郵差將所有的紙混在一起再左翻右翻拿出來的,我太久沒有接收過這樣離現代遙遠的溝通方式了,使的我對那封信的人大為感興趣,我開始無限聯想,但我還是耐著性子在吃完早餐後才小心翼翼地拆開。

 

裡頭只有一張泛黃的信紙,一瞬間我在上頭聞到了木頭香,那幻覺讓我全身的神經都鬆懈了下來,我將信紙給攤開完好,卻意外地發現只有一行娟秀的字。

 

“今晚八點 樓下咖啡店對面 我在那”

 

這是一段奇怪的宣告,寫信者好像非常肯定我會赴約一樣,但那簡單有力的字詞確實讓人打動,我甚至被挑起了更多興趣,我想我這人就是瘋狂地在這像狗屎一樣的人生中找點樂子和刺激給自己玩。

 

所以我答應了這個邀請,我甚至難得地提早五分鐘來到見面地點,心裡迫不及待地想瞧瞧那人究竟是誰,我也好奇那人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把我招來。

於是我見到不遠處有台計程車停到了路邊,一位女士從裡頭彎著腰出來,她似乎低頭朝著司機說了些話,然後她便往我這跑了過來。

 

那人的臉龐在我的視線裡越發越清晰,終於我瞧見了她的五官,那臉蛋似乎將我陳舊的記憶給翻了開來,一下子跑出太多灰塵,我來不及喊她的名子她就朝我招了招手,鬼使神差地將我給引

進了計程車裡。

 

「先生,回到原來的出發點,謝謝。」

 

我看著她的眼珠子,熟悉和不熟悉感在她的眼神裡爆發,我知道她正是我高中的同學貞德,但她全身上下都讓我覺得她早已不是原來的自己,她似乎在我們離開高中後經歷了太多人間滄桑,就像我一樣,在水深火熱的社會中翻滾自己,搞得自己渾身是傷,我們都喜歡自殘。

 

接著我們沉默了很久,彼此都沒有說上任何一句話,我就像個單純被邀上來的陌生客人在無聲的餐廳理進食,然而我依然覺得發餓,一股涼意在我肚子裡滾動、接著滾上喉嚨,我的喉嚨卻奇怪地感到前所未有的灼熱感,有點像是火爐上沸騰的開水燒開了卻沒人關火,直到水終於快要在鍋子裡燒乾了─我們倆同時尷尬的發出了咳嗽聲。

 

「我─」

「回我的屋子裡再說,」貞德的眼神只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下,這讓我懷疑她可能在這段時間裡完全沒有思念過我,聽起來很自私,但她的視線冰冷到讓我的熱度退了下去。

 

我們就這樣安靜的到了一棟老房子前,外頭長滿了青苔,似乎一下起大雨就會有人滑倒─然而真的下雨了,那種小的不痛不癢的悶雨,我小心翼翼的踏穩步伐,聽見後頭傳來關上車門的聲音,接著貞德跑到了我的前頭為我開門,我看著她輕彎著身子避免被雨遮到,瞬間我為自己沒有帶上雨傘而感到慚愧。

 

「進來吧。」她公式的說著,我當然制式化的聽著她的發號施令,我至今還沒有回過她任何一句話,這感覺我只是個沒用的木偶,還需要她倒茶準備點心來招待我這個蠢玩具。

我坐在一個看起來像是餐廳的空間內,整個屋子就只有我們這裡是亮的,她打開冰箱倒了一杯牛奶然後熱上,接著她也拉開了座位,我想我們要開始正事了。

 

「你好,法蘭西斯,」對面的女士端莊的開了個頭,像是我們從未謀面,「我的名字是麗莎。」

 

天空頓時間灑下了一桶大水,又或許是我太專注於雨聲了,我沒有及時聽清楚她的話,所以我發出了疑問的聲音,我無法用我簡單的腦子去組織她複雜的語言。

 

「我知道你在前些日子辭退了你的工作,這是件好事,因為我曉得那是個骯髒的地方,如今我有事情再找上你,純粹是我自私的希望你離開法國。」

「─你說離開這裡?我─」她的口氣是如此地鎮靜,我幾乎想要伸出手去搖她的肩膀,「你在跟我開玩笑,貞─」

「麗莎,」她修正我,然後轉身將熱好的牛奶遞到我面前,「我叫麗莎。」

「不,這不好玩,」我搖頭作勢要離開,我曉得這非常不尊重人而且無賴,但是我無法接受她口中的一切,她過於冷靜的讓我覺得自己才是不了解事情的那個白癡,「我想我得走了。」

「不!」貞德─又可能是麗莎,她終於有了點不同的表情在臉上,這讓我慶幸她還不是個機器人,她似乎不想要就這樣作罷,於是她繞過餐桌跑到我身旁,我想就是要用這樣極端的辦法才能讓我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聽好,我現在沒有辦法告訴你的事情太多了,我希望你能先耐著性子,但是你必須離開,這是我確定的事─我唯一能夠保護你的方法。」

「保護?」我反問,「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我是被誰給追殺還是欠了一屁股債?是你剛剛口裡說的爛餐廳嗎?我知道他們私底下有做什麼勾當─我通通都曉得,所以我離開了,這還不夠嗎?而且這代表著你一直有在跟蹤我、並且你也涉入了那間餐廳,不然你是從哪裡得來這些消息的?」

麗莎吸了一口氣,她的眼珠子跟著頭低了下來,良久才開口道:

 

「貝爾瓦德已經死了。」

 

她的話讓我天旋地轉。

剛剛那股衝動又從我喉嚨退去,我覺得全身發冷。

 

貝爾瓦德死了。

幾個多麼鏗鏘又震撼的詞。

 

足以讓我離開我的老家鄉。

 

 

TBC

 


 

作者吐槽:

 

喔我閃亮回歸(誤,會考考完簡直爽

時隔幾個月沒寫,可能文風在本張開始有些變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w//QQ
  • 會考結束萬歲……!!!
  • 實在是開心不過了。。。!!
    可以打三個月的文!!

    d_節操 於 2016/05/17 23:1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