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更的有APH全員的 Ninth Dawn和阿米的 昨日已逝 名日至末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新增1~21章文章引導!!

 

馬修臉上沒有藏匿太多的慌張和煩亂,他將剛才進房丟在地上的文件撿起來,沒有起伏地道:「我知道你現在肯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記憶上就像有條斷層硬生生的將故事給折斷,但你會慢慢了解至今所發生過的一切,你需要的就是有強大的耐心以及意志力去接受他。」

阿爾感到身上退去了熱氣,彷彿也被馬修影響到了鎮靜,他良久都沒有開口,一來是他根本不曉得該怎麼接下去,二來是現在的他絕對沒有辦法理清到底什麼是正確與虛假,儘管馬修是他的家人、也告訴他可以信任的人有誰。

 

接著門外又傳來急促的敲門聲,門後的人帶著劇烈的喘息道:「馬修、我是法蘭西斯,我直接進去了。」說話的人直接打開房門然後鎖上,他表現出極度的隱私以及沉穩的態度,明顯的與他趕過來的氣息非常不搭調。

「你好,阿爾弗雷德,」金捲髮的男人笑了,他的微笑非常親人,帶著一種誠懇的魅力,「我是心理醫師,法蘭西斯.波諾弗瓦,我將會告訴你一切的來龍去脈。

「他還在嗎?」馬修讓出房間裡唯一的椅子,他刻意輕聲在醫生耳旁道,音量就像為了避免床上的人聽見。

「我近來時恰巧撞見他離開屋子。」

馬修點了點頭,不難說他對這個答案非常滿意。

 

「接下來我說的話可能會讓你有些難以接受,但這是你必須要曉得的事,我盡量把過程說的簡單,」法蘭西斯脫下厚重的風衣,以簡單的幾句話當作故事的開頭。

「你已經昏迷了有半年,從上一年七月底到現在一月,你昏迷的那個七月是你剛認識布拉金斯基,為了一個報告,你要採訪他,還有這段印象嗎?」法蘭西斯接收到確認後他繼續道:「接著我們猜測因為某一件事讓你陷入昏迷,可能性最大的事就是你的父親在那個時候去世了,我們懷疑這件事對你的打擊過大,但這件事依然不至於造成你陷入昏迷,這就是為什麼我剛開始要提起布拉金斯基,我們想這件事情跟他也有關連。」

 

法蘭西斯用眼神打住正要開口提問的阿爾,他接著道:

「我們還不曉得到底有什麼關係、也沒有足夠的證據,你的哥哥馬修是第一個得知這件事的人,他說他當時一進家門便看見躺在血中的父親以及昏倒的你,從那個時候你開始進入嚴重的昏迷─更應該說是嗜睡才對,警.方的推估有三種可能,第一種是你的父親被他殺,那麼犯人的手法肯定相當俐落,讓我們察覺不出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並且我們也有疑問是為什麼犯人不殺了你?他留下你來到底是為什麼?第二種可能是他當著你的面自殺,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當時他身邊有一把手槍,但也有可能是犯人作出來的造假景象,這兩個方向都有模糊的地方。」

 

「所以你的意思是最後一個可能性最大?」阿爾忍不住提問,他腦袋裡的最後一個選項令他害怕,「最後一個選項就只有可能是我殺了我自己的父親。」

法蘭西斯點了點頭,他沒有要修飾的意思,「你說的沒有錯,最後一個選項的確是這樣,但有個地方不對,沒有人支持那是你殺的,原因很簡單,你的父親跟你的關係一直很不好,是因為你的父親極度昏庸以及糟糕,很顯然的,眾多人寧願希望世界上少一個人渣也不願相信有你殺的可能性,這對你來說亦事件好事也是件壞事,代表所有人都是站在你這一邊的,但裡頭免不少有些人已經將你冠上殺父的標籤,但他們依然支持你。」

「我什麼事都不記得了,」阿爾的眼珠子望向馬修,他對法蘭西斯的話極度感到不安,因為裡頭的文字是真實貼切的,但是馬修卻給了他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可以相信法蘭西斯,「連我父親已經死亡的事都不曉得了。」

 

「這就是你應該對自己相信的事,」法蘭西斯嚴肅地道,「你每一天都要抉擇你要相信或不相信,這是你現在最大的難關,但我用我的性命跟你保證我對你的話全部都是事實,你相信我就算沒有營利但也不會虧本。」法蘭西斯鼓勵性的拍了下阿爾的肩,「我們繼續。」

「在這半年裡你會偶爾醒來的時候,你會講些話,但你的話有些奇怪,我們剛開始不曉得你為什麼那麼說,但我漸漸得出一個答案,世界上不只有你一個人的案例。」

 

「你可能將你自己跟布拉金斯基的身分轉換了。」法蘭西斯觀察著對方的舉動,他瞧見阿爾的眼神不時轉向他的哥哥,法蘭西斯用手示意馬修再退開點。

「這個症狀出現通常是當事者不滿意自己現在的狀況以及受太大的打擊便會出現,他會開始厭惡自己的遭遇,並且將自己的生活歷程代換成自己渴慕的人,可能在你入睡的過程中你一直在給自己竄改記憶,你覺得你是人生勝利組,做什麼都跟被你掉換的那人還要好,但其實不,你竄改記憶中的自己其實就是被掉換的那個人─也就是布拉金斯基,往前是有這種案例,我也確實收過一個,你是第二個。」

「我─你是說我做了個荒唐夢?」阿爾瞇眼,他竭力翻開自己過往的記憶,「我不理解─我對我自己一無所知,包括我昏迷以及父親的死亡,我一直以為我在正常過日子,我採訪了布拉金斯基、因為他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負面的那種,但他是個神經病、我討厭他─但是我不曉得為什麼我無法離開他─他有兩個人格,一個被稱呼為伊凡,另一個是布拉金斯基,前者是不正常的那個、後者是可以溝通的那個,我開始調查以及探索他的身世背景,我在試著了解他,有天他給了我一把鑰匙,我用那把鑰匙─」

 

法蘭西斯轉頭望向馬修,他發覺馬修從頭到尾居然從未變過表情─他見過所有家屬中最冷靜的一個。

「你用那把鑰匙做了什麼?」法蘭西斯追問,他有預感這會是一個重要的關鍵。

「我─」他怪異的翻不出那一段記憶,他只有一個模糊的畫面。

「我不記得了。」

 

又一個糟糕的發展。

 

 

TBC

 

 

 

作者吐槽:

我更這篇文的印象明明很新,但今天偶然發現我居然這麼久沒更了XDDDDD嚇的我趕快打文

這一章算是重點章,有很多資訊都集結在了這一張,我這裡要做些解釋,因為我不會在文章中做太多解釋:

 

在你們之前讀的那些文章裡(也記是阿爾的竄改記憶),必須把阿爾跟布拉金斯基的身分做掉換,這就是為什麼之前布拉金斯基一直在說阿爾是個神經病,然後阿爾一直否決,那其實算是阿爾給自己的一種暗示,但是阿爾抗拒承認自己真的是那樣(還有其他原因,會在文章解釋),他在暗示自己的精神正在受創,也就是說阿爾確實有了精神問題,然後伊凡沒有。

大概先這樣,我其它的還會在文理補充。

 

 

 

文章引導:

 

 

 

我先在這一段落做個總整理↓

 

1~16張是類似於阿米自己的腦內記憶竄改,不是真正的事實,你們前面都在看一場夢,在21有提過為什麼他要這麼做,阿米將自己的立場跟露熊的立場轉換了,這也是為什麼露熊一直罵阿米跟他一樣是神經病,在現實阿米眼中露熊的人生比他棒上好幾百倍,他自己的則是糟糕的,所以前頭你會看見阿米多麼排斥露熊(自己)但是卻又奇怪的想要去了解露熊(自己),因為阿米想要了解他自己,但是他矛盾的對自己抗拒(不想承認事實),加上他父親的死亡帶給他過度的傷害(還有其他原因,之後會提到),阿米卻一直否認父親死亡的事實,所以他就像自己在玩躲貓貓(第八章躲貓貓),然後一直轉一直轉。

 


15
章鐵鏽味,依然是阿米的竄改記憶,裡頭其實是馬修認為阿米有夢遊的現象,那個猜測有點像是阿米對自己的猜測,但是他沒有直接的告訴自己“我在夢遊”,而是從別人口中(他最信任的)講出來,讓阿米覺得自己還有選擇權,他可以選擇信或不信,但從那一張開始,阿米對自己的立場感到動搖,他漸漸覺得不正常。那個鐵鏽味就是那把鑰匙的味道,鑰匙很重要。

 

 

 

16章“開個玩笑”後頭是個神奇的部分(阿米被反鎖在自己房間裡那一段),如果你知道1~16章是阿米的一場夢,那麼你就會開始產生奇怪的想法─所以這是夢中有夢嗎?因為在16章阿米依然是在昏迷的狀態,但16章最後一句出現阿米的獨白:“只是一場夢”,代表他在夢中的夢裡醒來了!這一段其實是阿米自己的混亂,他開始覺得所有事情都很奇怪,然後所有人都瞞著他,夢裡他快被伊凡搞瘋─但其實是被自己搞瘋。

 

 

 

接著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想到一個問題,既然露熊沒有病,那為什麼在阿米的竄改記憶中露熊有兩個人格?

 

這題保留。

 

 

 

17的“張開眼睛”,就是馬修跟法蘭西斯的對談,他們在談論阿爾的病情,要怎麼分辨哪個是夢哪個是現實,就是那個時候的季節,阿米的腦內記憶季節在七月夏天,但是馬修那第17章的季節在一月寒冬,而第18張“艾莉絲的地下室”又跳回到夏天(阿米腦內),艾莉絲夢遊仙境我相信各位沒有讀過也有聽過,至於地下室之後會解釋到,18其實是一個阿米的夢以及現實的切換點,有關於18阿米在地下室為什麼會聽見男聲看見異相的問題在之後也會提到,其中注意陌生男人曾經講的話:

 

「那把鑰匙非常管用。它就像艾麗絲瞧見的樹洞,代表了兩個世界,以及她可笑的夢。」

 

「但你的確是個可愛的艾莉絲,我的任務就是要將你從樹洞中拉回來。」

 

我們尚未知道男人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阿米會聽見這個聲音,但可以從21法蘭西斯對阿爾說有關於他父親的遭遇得知,18章男人說的那些話全都是阿米的故事,並非露熊的,實際上露熊的故事到現在都壓根沒談過,整個故事的主角是阿米不是露熊。

 

 

 

19章前頭令人意義不明,有點像是一本書的開頭,感謝誰誰誰以及一些小說前頭的引言,在此我還不打算對這一段評論。

 

接著就是阿米真正醒來了,這裡應該不用解釋吧?就是你們看見的那樣敘述,當然還存在著為什麼不能相信露熊?以及為什麼馬修會對阿米說那些話的疑問─

 

 

 

我們慢慢來(擦汗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水木
  • 嗯哼感謝整理www有種稍微得救的感覺(?
    立場調換的原因能理解了,不過因為打從一開始我們看的就是夢境,所以反而是立場轉換有點辛苦xD我可以試問如此一來其實之前看到阿米的朋友其實是露熊的朋友?(例如托里斯?
    至於疑點比較在意的是馬修來自阿米的最後一封簡訊呢w
    不過因為明白作者大大之後可能都會再解釋,所以只是在這裡發個言,若需要保留劇情可以不用回答半懂不懂的我沒關係ww
    哈哈,理解得還太粗淺片面請包涵,我可以等全篇完結了再來討論w
  • 那封簡訊其實有點像是另一種分別現實與夢的暗示,第一種方式是季節,我怕大家沒有注意到,所以我再給了一個提示,就是馬修的簡訊,那封簡訊出現過兩次,第一次是第七章牆壁、第二次是第十七章張開眼睛,會發現時間一樣但是內容是不一樣的。阿米當然在昏迷前會閱讀到那封簡訊,但他擅自更改了那封簡訊的內容,變成他竄改記憶的樣子,讓阿爾自己覺得他跟馬修“真的在調查伊凡”
    其實這點算是我漏了講XDDD,因為不會特別影響到劇情所以我也沒有想要解釋,還好你提醒我,我會再把他補上文章中

    對了另外粉絲團的本月CP抽籤是你被抽到喔喔!!其實就只有兩個人在抽XDDDD(有點冷清),分別為露米和米露,這是抽籤抽誰是攻阿WWWWW

    d_節操 於 2016/06/16 22:55 回覆

  • 水木
  • 哦哦有喔看出來內容不一樣,那時也開始覺得前面果然是怪怪的www覺得同一時間同一封簡訊出現在不同情境的虛幻張力很強w
    喔耶~對另一位朋友真是不好意思啦xD看到阿米快要變攻了就忍不住趕緊在時限前提出米受主張(被拖走),真的是抽籤誰來當攻啊xDD
  • 我真的漏講那一段了WWW不好意思讓你讀的有些矇
    當時看到這個場面也覺得很好笑XDDDD

    d_節操 於 2016/06/17 00:00 回覆

  • 水木
  • 讀得懵是我個人的問題不用道歉唷ww我說的前面怪怪是指讀到那時才開始發現現實和虛幻之間的差別,整個超遲鈍xD之後隨著文章發展的解說也繼續勞煩作者大大了w
    我有去看短文了!很棒!完全是我想要的同居(?文~~~(大心
  • 喔喔看得懂就好了WW
    喜歡短文太好了!!(因為是露米打的比較有感覺XDDDD)

    d_節操 於 2016/06/17 09:29 回覆

  • 訪客
  • 有一種趴機的感覺(?)我又回來了
    我覺得我換一下名子好了,這個實在是有點大眾化XD
    可惡我也想抽,只有兩個人抽也太好笑XDDDDDDDD如果有遇到下一次的話我要抽ALL米(X
    感謝整理QQ終於有種得救了的感覺(推理死掉了
  • 好阿來抽來抽!!!只不過那是粉絲團的活動,沒有辦法在部落格這裡顯示,只不過兩個人抽超級冷清阿XDDDDall好讚的!!

    d_節操 於 2016/06/26 15:13 回覆

  • 水木
  • 挺樓上,我這次雖投露米但也是支持All米的(喂
  • 米受萬歲XDDDDD

    d_節操 於 2016/06/26 20: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