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更的有APH全員的 Ninth Dawn和阿米的 昨日已逝 名日至末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Second Story 09

 

 

那天晚上還挺涼快的,我打開了公寓的窗戶,就靠著牆壁順著坐下來,然後撥了通電話給貞德。

我等了很久對方才終於接起,但我沒有一開始就說話,我只是沉默的拿著手機掛在耳邊,然後嘴緊閉的成一條線,好像都可以被我自己咬出血了。

「什麼事?」貞德大概是等的不耐煩了吧,她的口氣聽起來怪壓抑的,我笑了幾聲,開始覺得我打電話給她是件蠢事,「法蘭西斯,我說過你別再打電話給我了。」

「可是你接起來了。」好玩的對話,她這麼回我那麼最正確的選擇是把我加入黑名單,很顯然不是她沒有把我從她電話簿中刪除、就是她已經記下我的電話號碼了。

 

「明天我就要離開了誒,」我半開玩笑道,儘管這實在不是個好時機,但我不想讓氣氛那麼嚴肅,「我以為你會給我點通融。」

「所以我現在在跟你聊天。」我聽見對面傳來沙沙聲,像是在整理一堆疊在一起的紙張文件,「東西都帶好了嗎?你有確認過嗎?」

「比你想像中還要多次,況且我東西不多,很快就打包好了。」

「那很好、還有什麼事要說嗎?沒有的話─」

「嘿等等!」我打住她要掛斷我電話的想法,急忙在她按下結束通話前攔住,「我總不會為了跟你報備我準備的妥不妥當才打電話給你,我當然是想聊天。」

「你就只是打電話來聊天?」貞德像是被我無理頭的答案給逗笑了,但笑聲持續不久,她又回到了原來枯燥的語調,「好吧,我開擴音,我正在整理東西。」

 

「你那邊情況怎樣了?」我挑了個不會令人愉快的話題,但我一時間想不到可以聊些什麼,事實上我更希望是貞德對我講點話,「我是指─你的那個、秘密活動。」

「我已經成功開出了幾條可能性較大的方案,我還在實踐當中,有把握再過不久就能收割成果了,」貞德頓了頓,「如果計劃還都完善的話。」

「聽起來狀況挺良好的,你有照顧好你的身體嗎?」

「再好不過了。」我聽出她的話裡有些諷刺味,她可能最近都沒有真正好好地休息過,我覺得有股怪異的感覺淹到我的咽喉,我想試著關心她、但總會被她說我太輕浮了(可能跟我平常的生活有關,好吧的確是),我只想說我對貞德是完全出自於真心的,貞德聽見我這麼講就會笑笑帶過。

 

「希望你盡早完成你偉大的夢想。」我只好給予她工作上的支持了,她真的非常投入,幾乎到了一種走火入魔的地步,「但健康還是要顧好。」

「你還需要交代我去刷牙洗澡睡覺嗎?親愛的法蘭西斯母親,」貞德在另一頭笑了起來,她的聲音轉換成了溫和,「都大人啦,我有我自己的工作要忙,當你有了心目中非常惦記的事時你就會了解為什麼我會這麼賣命了。」

「我的確還尚未了解、你不會覺得我是個無趣的人吧?」

「那我會比你更無趣、法蘭西斯,」貞德的口氣越來越輕鬆,我們終於變的像是在聊天,去除了防戒和緊張,「我看得出來你非常擅長交際,但是你卻不願開口。」

「我不喜歡沒營養的話題,儘管那是最容易發展的方向,我沒有必要去做我不喜歡的事吧?」

「那我還真希望跟你立場轉換,我的口才非常需要加強!」貞德用力的說著,她像是受不了自己的缺陷,「你了解在那些人面前怯場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嗎?我需要給別人展現穩定和冷靜的態度,好讓他們足以相信我是個夠機靈的人。」

「太累了、自然就行,」我笑了起來,她有時真是把一些簡單的事想得太複雜,「就像我跟你聊天。」

「但他們全都是一群混蛋─某種意義上法蘭西斯你也是。」

「你開玩笑。」

 

我們聊的挺愉快的,不曉得有多久了,但我肯定電話費會很高,我雖然手頭緊但現在對我來說沒有大礙,就像當自己的包包裡全空無一物時─代表已經沒有什麼好輸的了。

「法蘭西斯,你真應該重返你當年的青春,雖然我累的沒日沒夜的,但是我從沒覺得我的人生那麼有意義過,這種感覺就像─你非常沉靜在你所願意付出並且值得花時間的工作上,你會覺得你自己非常有價值。」

「我早忘了那個感覺,」我哼笑了幾聲,不想對貞德的偉大理想作出太大的回應,「我有時真不知道我為什麼還在這世上。」

「你應該試著去愛你覺得值得被愛的人事物,人生沒有那麼乏味吧?」貞德的語調非常輕鬆,我感覺到另一邊的她淺淺笑了出來,「你肯定覺得我是個怪胎,在這麼一個喘不過氣的時間裡還有那麼樂觀的想法─但一切都出於我的自願,我覺得能完成現在這個目標將會帶給我許多收穫─」

 

我開始存在疑問,貞德的想法對我來說美滿過頭了,我不是不相信沒有這種人存在,我覺得她這樣是好的,但我總無法說服自己也試試看她的方法,我覺得心上缺了某個重要的地方,我只要將那一塊填滿便能完整了,在與貞德的接觸後我漸漸有了雛形,我看的見模糊的拼圖,可是我就是沒有辦法下手拼上。

 

「法蘭西斯,你不該老是呆在家裡當獨居老人,你一定可以在這個世界找到一點你喜歡的地方,然後你可以去發現更多的東西─試著學會愛上,世界上有太多給你挑選口味的選擇了!」貞德幾乎像是要說的跳了起來,我被她激動的情緒逗樂了,她說話時總是沒那麼點草稿,但是非常真實。

「你在朝笑我嗎?」

「不、我才沒有─我只是覺得非常有趣。你怎麼能把一件事情敘述的那麼生動呢?」

「那是因為我都是發自真心─內在美、內在美!」

「好吧,你繼續忙你的,我要先休息了。」

 

我的手機掛上,那掛斷的聲音像是突然被拉到了遠處,我聽見的東西越來越細碎,直到我的耳邊完全沒有了雜音,我彷彿被丟到了一個白色的世界裡,什麼東西都沒有,接著一晃而過的畫面跑過我眼前,好像跑馬燈那樣,我看見我上了飛機、然後開始一路奔波,夜以繼日的想要去找到什麼,那時我心頭上都繞著貞德對我說過的話,但所有的準備卻又在一個冰冷的通話中結束,我的臉色在畫面上非常慘白,那是封令人不悅的訊息,貞德離開了、離開了她口中所說的美好世界,我連她有沒有完成那應該留在歷史書上的偉業都不曉得成功了沒,她沒有給我一點警訊和預備,她是離開的那麼突然,而我又從樓梯上滾下來、撞的頭昏眼花,我那時只是心頭湧上一陣悲痛,四年來第一次落淚,我才知道原來我多久沒有動上真感情了,唯一的一次卻又讓我嚐到前所未有的苦味。

 

白色世界的尾端過來了一個身影,我瞧見那人影朝我走進,直到坐到我的身旁,我們倆同樣作在了白色的椅子上,那人簡直就像這世界一樣白皙,我想可能只是因為她是隻靈魂。

“法蘭西斯。”她的聲音依然輕柔,就像當時她跟我在每個下午聊天的嗓音,我們烤著餅乾、聽著音樂,然後坐在靠窗的木椅上倚著牆壁等後。“你還真是繞了一個大圈。”

“我曉得。”我攤了攤手,沒有辦法反駁,似乎對她的出現沒有感到驚奇。“花了太多不需要的時間。”

“但我認為挺值得的。”貞德又笑了起來,我想起在電話中的對談,她的喉嚨總像是被加了蜂蜜,“只要你能夠再次回到原本的跑道上就行了。”

 

“但我依然花了太多時間,”我皺著眉,期許著她給我些責備,“我原本可以找到更多東西─我錯過了太多。”

“天阿、你這人怎麼這樣─”貞德這次真的笑了起來,“你會為一個美好結局的故事傷心嗎?你只會破涕而笑,儘管過程多麼波折,但這就是你眼淚的意義。”

 

我陷入沉默,跟著安靜的白色融為一體。

 

“也從來沒有人說你繞個大圈子是不好的發展,你又還沒走上結局!頂多有些人覺得你傻,那麼就拿著勝利給那些人看。那麼現在試想,如果根本沒有一個人怪罪你的話,你幹嘛又在那邊自責呢?瞧瞧你自己多麼可貴,何不試著愛上你自己?”

貞德用力的拍著我的肩膀、打的我有夠嗆,我卻跟著她的動作笑了起來,我頓時覺得自己很傻,但我的終焉尚未到來,什麼時後找到軌道都不算遲。

 

我的視線從白色又陷入黑暗,像是掉入了另一個空間,接著我只是一個睜眼便聽見了時鐘的提醒聲,我順著聲音看見牆上的時間為兩點鐘,隨後我的褲袋一陣震動,我曉得是簡訊來了。

 

 

Your Fortune cookie

 

Devoted  :D

 

(The next one is Yao Wang)

(Anytime is okay. You still can find more CLUE.)

 

 

TBC─(Second StoryFrancis Bonnefeuille  END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nzi
  • 「我不喜歡沒『影』養的話題」你要用影子當養份嗎夥計?
  • 收到了!

    d_節操 於 2016/06/23 23: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