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加誕、溫馨、親情、友情、非國擬、馬修第一人稱

※說真的我不曉得怎麼打賀文,而且有看我以前文的人都知道,我這是第一次以馬修為主角打文,所以我怕會OOC,哈哈哈有點小緊張(靠夭)

※其實說是北米雙子,基本上有很多人都出來了,生日嘛,要熱鬧點

 

 

我當然曉得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唯一擔心的大概就只是別人知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這件事很常發生在我弟弟身上,有時我真懷疑他是不是故意的,但他每次都會在隔了幾天送我一個小禮物當補償,我都會意思性的收下,但是說實在的這個年紀了我不一定要去過個美好的生日派對、挺幼稚的,基本上只要今天不要發生什麼大事我都會覺得是個很美好的一天,而且看見我弟弟的蠢樣子我也挺快樂的。

 

但我有預感今天不會那麼和平。

因為我一大早就聽見外面草坪上傳來劇烈聲響。

 

我從床上坐起往窗外看去,今天是非常棒的一個大晴天,但該死的樓下就是一直傳來除草聲,我知道美國人大部分時間一定都會撥幾個小時去打理草原,可是早上開那種噪音汙染的機器真的不是什麼好事,於是我跳下床去看究竟發生什麼事,然而當我打開窗戶時我就傻住了,我再次把玻璃窗關上然後又打開,我居然看見除草機上坐著阿爾弗雷德!

 

這不樂見,通常他一年裡只會除草兩、三次,而且還會附帶幾個麻煩問題給我解決,更何況今天是一大早!代表他要一大早就丟給我難題了,我愈想愈煩悶,最後我幾乎是黑著臉走到草坪那,看著他一個人大熱天在那邊哼歌然後開著大型除草機,我又有點覺得氣消了,為什麼!?

 

「你又幹了什麼?」我走到機器後面朝他大喊,但他帶著耳機沒聽見,等等他又帶著耳機除草!我告訴他在除草機的劇烈聲音和他歌曲的狂爆音樂夾擊下他遲早會耳聾的!「阿爾弗雷德!」

I lost another fight……嗯─嗯哼?歐抱歉、我不知道你在。」阿爾把耳機摘下然後關掉引擎,他看起來自然無比,就與平常沒兩樣,我覺得奇怪,但我還是再問他一遍:「你一大早在這裡除草?現在才六點半。」

「嗯….對阿,六點半。」他看起來像是什麼事都不了解,所以我繼續跟他解釋:「你知不知道現在這個時間還有多少人在睡覺?」

「我以為大家都起的跟我一樣早,」阿爾只有在一瞬間皺了皺眉,但隨後他又擺上朝氣的笑容:「毆我知道了你是說早餐時間嗎?太好了我剛好肚子餓了!等等我先把除草機放好。」

 

他似乎不太了解我的意思,但很慶幸他終於把除草機開回倉庫裡去了,我看了鬆了口氣,因為我瞧見隔壁人家已經透過窗戶在瞪著我們,好像他的視線可以銳利的打穿玻璃。

「馬修你想吃什麼?」阿爾在停好車後就快速的走來我這,我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他的問句,因為他以往都是問:「那麼今天要吃什麼?」

「─就跟平常一樣啊?」我沒有辦法在烈陽下睜開雙眼,於是我走回屋子裡去梳洗一翻,換好衣服再出來已經是十五分鐘後的事了,然而在這十五分鐘內我居然看見餐桌上擺好了烤的差強人意的吐司和一杯牛奶,其它還有果醬和水果之類的,就端端正正的放在我的坐位上,我被嚇到了、我真的被嚇到了,我們家什麼時後請了佣人?

 

「馬修!我以為你掉進馬桶了!」阿爾突然跑到我耳邊大喊,我要被他的高分貝給震到,所以我退了幾步然後用怪異的眼神看他:「這是你做的?」

「嗯…..對阿。」

「你會弄?」

「拜託這只是烤吐司,我不是生活十級殘障。」

「歐、謝了─等等為什麼有怪味?」

 

我順著味道走進廚房,我確實聞到味道是從這裡出來的,接著我往發源地望去,我居然看見那兒有黑煙。

我在現實生活中的廚房看見有黑煙!

我以為那是阿爾看的漫畫裡才會出現的畫面!

 

「我的天你幹了什麼─」我把烤麵包機搬去廚房旁的陽台那,我不想讓這個東西待在家裡頭,太危險了,像是隨時都會爆炸,「為什麼它會冒煙!」

「嗯─我不曉得,我就只是把麵包放進去,然後─就這樣了,」阿爾看著我慌忙的跑來跑去,接著他又道:「我想是因為麵包機太老舊了,我可以去買一個。」

「不、不用,我想不是麵包機的問題,」我走回到餐廳裡,我不想對他多說什麼,因為今天是我的生日,沒有必要因為一些小事壞了我的心情,「別在意了、我們開始吃早餐吧。」

 

接著我們開始進食,阿爾今天有點怪異,他沒有跟我講任何話,通常他都會向我報告一些昨天發生卻沒來的及告訴我的事,但他現在卻什麼話也不說,我也不是很會挑起話題,這讓我們陷入前所未有的安靜,接著阿爾像是受不了了,他彆扭地道:「馬修,你今天有事嗎?」

「我今天休假。」

「歐….那、你有想要去哪裡晃晃嗎?」他手上轉著自己的吐司,要不是他今天有點而奇怪不然我一定會制止他。

「沒有啊?怎麼了,你想去哪裡逛街嗎?我應該可以陪你。」

「陪我?歐好吧─就當作是陪我,那你有什麼想法嗎?」

「我不常逛街,你自己挑吧。」

「歐好─那我們就只是出去晃晃……

 

接著我們安靜的早餐時間便結束了,照阿爾的行程我必須陪他出去逛街,這樣也挺好的,我不想一整天都待在家裡沒事幹,而且他要約我出去是很難得的一件事,通常他都有自己的圈子,所以我當然不會拒絕,這類似某種兄弟間的聚會,我很少能夠被邀約。

 

打理完後我們便動身離開,阿爾帶著我到一間咖啡店裡休息,他說要請我喝咖啡,然而我拒絕了,接著他露出難過的表情,我覺得納悶,我難道不該為他的荷包著想嗎?

隨後咖啡廳裡進來了一位熟人,是王耀先生,他在餐廳裡環繞了一圈後便亮著眼找到我們,他自然的跑到另一個空著的位子然後坐下,好像我們已經都先約好了一樣。

 

「嘿、馬修,你這個當哥的真幸福,他真可愛,」王耀突如其來的一句讓我摸不著頭緒,他告訴我這件事情是有什麼目的嗎?「真是巧阿在這裡遇到你們。」他又跳了另一個話題,上下兩句完全是不同次元。

「不我覺得照顧他很累人,」我只對他上一句話有意見,「但他有時的確是挺可愛的─占少數。」

「好吧我們換個話題,你還記得你曾經送我好幾罐蜂糖嗎?它們真好吃,我非常喜歡那些味道。」

「如果你滿意的話我可以再送你幾瓶。」聽到有人喜歡我送的禮物我感到很開心,我無意識地露出笑容。

「不不不不不、我今天只是來向你道謝的,你送過我很多東西你可能忘了,但我一直都記得,就這樣,喜歡吃大餐嗎?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王耀說完話後便離開了餐廳,簡直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沒有任何預警的,而我們喝完咖啡後也離開了餐廳。

 

接著阿爾帶著我到一家花店,又再讓我跌破眼鏡,他竟然來賣花的地方!我不知道他會喜歡這些東西,還讓我之前都不敢送他花類的禮物!

「馬修,你有中意的嗎?」阿爾繞了一圈後晃到我身旁,我隨手指了指一株繡球花,然後阿爾喔了一聲,接著不知道什麼時後我身旁又多了另一個人。

 

「你喜歡繡球花嗎?」菲利出現在我身旁,我有點訝異,剛剛我才碰見一個熟人,他們真的沒有串通好嗎?「嗯─我想我喜歡雛菊,但是繡球花也很好。」他帶著笑容向我介紹。

「我要買花給我的家人,今天晚上有個家庭聚餐,你們為什麼來花店呢?」

「就隨便逛逛,」阿爾搶先一步向他解釋,「我們兩個人今天都放假。」

「真好、兄弟間的約會嗎?」

「大概是吧。」

 

我們簡單的交流幾句後便離開了花店,接著我又在路上遇到了亞瑟先生,真是太奇怪了,今天到底起了什麼風?

「噢、馬修,好久不見,」亞瑟彬彬有禮的向我問好,他在我印象裡就是那麼地端莊儒雅,但是卻又不失親切感,「你們今天出來逛街?」

「對阿,我們難得同時放假。」

「那麼太好了,我今天也閒著沒事,我來招待你們一頓午餐吧。」亞瑟沒有等待我們的回應便逕自走向一間看起來頗為昂貴的餐廳,我幾乎不敢踏進去,是阿爾半推半拉將我送進門口裡的,那個氣氛像是要有一定水準的人才敢進的地方,我沒有點太昂貴的餐點,但阿爾卻點了一堆東西,然而他只吃了所有東西的一小口、最多也只有三分之一,然後將剩下的東西放到我面前叫我全部吃掉,那當初幹嘛點那麼多讓亞瑟破費!

好吧,但的確挺好吃的。

 

我們度過了一個不算太差的小聚會,應該說是很好了,從沒有人招待過我這麼一頓昂貴的午餐,更何況叫我不要動手做菜,以前都是阿爾嚷嚷著要吃東西,所以我算的上非常高興,但我沒有特別顯露出表情,只不過比較讓我好奇的是究竟為什麼亞瑟要請我們吃午餐,我最近都沒怎麼跟他聯絡,阿爾也只有跟他圈子裡的朋友玩而已,或許亞瑟在公司裡拿到了什麼優渥的獎賞或成果吧,然後他想跟所有人分享快樂。

 

飽餐一頓後我們去逛百貨公司,我對衣服沒有什麼興趣,倒是阿爾比較追流行點,他說非得要到七樓的男性時尚館,我只好順著他的意跟著去,都是他拉著我去逛哪一區哪一區的,該說不愧是百貨公司的衣服真的比較好看還是貼近大眾,我是覺得有些動心,因為我好久都沒買衣服了,對一個才剛剛踏入社會的新鮮人來說百貨公司的衣服太過昂貴了,所以我只是隨性的挑了幾件拿起來看然後又放回去。

 

偶然間我瞄到一個熟人,那個人幾乎同時間看見我,那是法蘭西斯,他穿的衣服簡直就像在這家百貨公司買的一樣高檔,這讓他整個人好像散發著金光。

「真沒想到在百貨公司見到你們,」法蘭西斯先開了頭,「絕對是阿爾帶著你來的對吧?你不會往這種地方跑的。」

「我們在逛街。」阿爾一下子地帶跑了題,我覺得這樣有點失禮。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我問道。

「我想要給朋友買點東西,今天是他搬家的日子,他還特別叮囑我別買花還是食物之類的送他,他想要一些昂貴卻又實用的東西,真是個難搞的人對吧?」

「是挺難伺候的。」我瞇了瞇眼,為什麼法蘭西斯會想交這種人為朋友?

 

「只不過他跟你風格挺像的,總是穿得很簡單,唯一的不一樣是他身上都是名牌貨,你有什麼建議的?」

「什麼都好、我不喜歡太多樣式,簡單的很好,最多有一個字樣或LOGO就行了。」我的衣服都是這一種類型的,這種風格反而在百貨公司裡很常找到,所以或許我有穿名牌貨的底子?

「歐、我真是問對人了,他一定會喜歡的,謝謝你的提議,那麼之後見!」法蘭西斯笑著朝我們倆揮了揮手便轉身離開,這一瞬間我突然回想起今天已經碰到四個熟人了。

 

我們逛完百貨公司後去了一家書店休息,我還挺喜歡書店的,所以我逛了很長一段時間,這個時候反而是阿爾一直跟著我,他平常不看書,除非是他領域內然後必須考的才會苦讀,他就是這種人,想要讀的時候就會熬夜讀書,但如果說不看便是絕對的事了。

我逛了好幾圈,有幾本是我想買的,但我身上沒有帶足夠的錢出來,所以我逗留了一陣子,阿爾似乎看出我有想要買書的念頭,於是他問我看上哪幾本了,我指了指其中一本最想買的,他只是點了點頭便沒再回話,看吧我就說它對這種東西完全沒有興趣。

 

當我在想著我會在書店遇到誰時結果真的又有人出來了,我開始覺得所有事情都是串通好的,今天遇到太多偶然的事了,怎麼平常不常見的人到現在都一個個跳出來了?究竟發生什麼事?最重要的是這個人是路得維希,在書店遇到他不是奇怪的事,但是他今天手上沒有拎著公事包,代表他並不是剛下班。

 

「你好,馬修威廉斯、阿爾弗雷德,」他謹慎的叫了我的全名,這讓我有點不自在,但這便是路德維希的為人處事,況且他的人跟他外表是成反比,「想要買書嗎?」

「沒什麼,只是來逛逛,」我朝他微笑道,這麼說有點心酸,雖然我是真的想要買書,「所以你─」

「馬修想買這本。」阿爾擅自插了話,他又在亂說話了!剛剛法蘭西斯的事我沒有警告他就這樣,所以我用手肘推了下他,示意他的發言太沒有禮貌了。

「不好意思。」我掛著微笑將阿爾手中的書搶走然後放回書架上,一整個動作快速無比,路德維希卻笑了出來,我真的覺得好丟臉。

「沒什麼,我也很喜歡看書,你應該再多學習你哥一點的。」路德維希的眼神望向阿爾,我弟弟似乎有點兒賭氣,可能是因為我把東西搶走還被路德念了一翻。

「我還有很多馬修沒有的優點,」他鄭重的說道,「就像我的想像力!」隨後他又回到了以往的笑容,我鬆了口氣。

 

時間過得很快,看來是我在書店待太久的時間了,我們出來時已近黃昏,遠比剛進去的時候暗了許多,但天色依然很美,就在我望著天空出神時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那個人是菊。

「你們出來逛街嗎?」菊將掛在脖子上的相機調整好然後擺正,像是要準備拍照一樣,他是個專業的攝影師,很多照片都是他幫我們拍下的,「兄弟間的聚會?」

「哈哈、差不多,」阿爾笑著拍了拍我的肩,這力道跟他其他哥兒們的差太多了,他說拍我時力道必須開根號。「你是出來取景嗎?」

 

「沒錯,今天天氣很好,必須要好好把握。」他望著自己的相機道,看來他今天真的拍到了不少好東西,「我可以為你們兩個拍張照嗎?你們真的很少一起出來。」

「當然可以!」阿爾聽見後開心的要命,他趕緊搭著我的脖子然後比出V字形的手勢,我也跟著比了同樣的手勢,很快的菊便拍好的照片,他說會找時間拿給我們。

 

我們拍完照後開始往原路回去,逛了一整天讓我的腳開始發痠,我覺得今天一定可以一覺好眠,但沒有想到還沒回到家我們又遇到了一個突發狀況,那便是布拉金斯基,我只敢叫他“布拉金斯基”,只有阿爾會直接叫他北極熊(好像有哪裡不對),應該說他對每個人都是直接叫名子或暱稱。

布拉金斯基遠遠的看見我們後便沒有猶豫地朝我們走過來,我有點緊張,想著當初如果繞一點遠路回去就好了,但我依然擺上我的笑容和親切,我不覺得因為我對一個人不熟悉所以就排擠他。

 

「你們好阿,」我很常看見他時都是微笑著,不知不覺我竟然覺得有些習以為常,「出來逛街嗎?這個時候差不多要回家了吧?」

「的確是要回家,」阿爾回覆的時候是帶著笑容的,我覺得真是詭異到爆,他們關係不是很差嗎?「歐對了我記得你有東西在我這吧?」

「的確有個小東西,我現在可以方便跟你們回去拿嗎?」布拉金斯基的眼神從阿爾身上轉向我,我愣了一下,選項已經非常明瞭了。

 

「當然可以。」我笑著答應,看起來肯定很和藹,接著我們便一起走回家,一路上沒有我想像中的尷尬,布拉金斯基甚至主動開始了話題,我們聊得還算愉快,這讓我對他有些改觀,或許他跟路德維希一樣只是氣場嚇人罷了,實際上是個非常好的人。

 

我們一路有說有笑的走回到家裡,但正當我踏進阿爾早上剛除好的草坪後我愣住了,我看見屋子的門旁插了好幾朵繡球花,還有一些其它的花當作陪襯,配色看起來非常適當和好看,感覺就是色感非常好的人才會這樣搭配的,頓時間我想起早上在花店裡發生的事,還有一個人顯現在我的腦海裡,那人便是菲利。

我還沒反應過來阿爾就拉著我進到屋子裡去了,我以為異樣結束了,沒想到牆壁上被貼滿了所有人的照片和便利貼,其中都一定有我的存在,竟然還包括了菊在剛剛拍的照片,我上前確定了一下那些照片都是用醫療用膠布黏起來的,不會傷到牆壁,看來這是個非常細心的人。

 

便利貼上寫滿了字,我一張張看完肯定須要花一大筆時間,所以我將他們全部撕下然後留起來慢慢閱讀,因為我已經聞到非常不尋常的香味了,那是一大股的美食味,我一度認為真得是我們家請了佣人,隨後我才想起來今天是加拿大國慶日,但加拿大國慶日跟我有什麼關係?

 

歐等等。

今天還是我的生日。

 

我真是覺得我太遲鈍了,每當我遇到有關自己的事情便會這樣,不然我在其它事上都是非常機靈的,而且我敢打賭這一連串的東西都是阿爾準備出來的,當我想要回頭給阿爾一個擁抱後我發現他跟伊凡都消失了─在我還在慢慢撕便利貼的時候。

 

於是我慢步走向餐廳,我已經從門下透出的亮光確定已經有人呆在裡面了,我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有人在我旁邊錄影我想告訴他我現在非常興奮,因為我即將迎來史上最好的生日派對,可能會有人在我進來時拉個大響砲還是大喊“生日快樂”之類的,我很期待,於是我快速地轉開門把─

 

「馬修─!」我只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突然從我耳邊接近,接著我感覺到有另一股不尋常的重量往我身上壓,我被從側邊來的力量給推到了地板上,還好旁邊有枕頭─恩等等餐廳裡有枕頭!?

我轉了轉腦袋想要爬起來,但身上的人太重了我無法有其它的動作,我的弟弟將我抱的死緊,好像他小時後那樣跟在我身邊還會抱著我睡覺的時候,天阿我好懷念那時無知可愛的他,看看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但還是一樣可愛啦。

 

「嗯我覺得你應該曉得整件事情了,」阿爾轉了圈眼珠子,他依然趴在我身上,我突然發現為什麼他長大後不這麼做了,可能是他考慮到我有可能會在死亡邊緣遊蕩,我感覺到我的氣快沒了,「但是你還是很配合的假裝…..

「阿爾弗雷德,你哥被你壓死了。」法蘭西斯在右側補充,我第一次那麼感謝他。

「歐、抱歉。」阿爾聞言便坐起身來,他傻傻的笑了一下,不知不覺中我也笑了出來。

 

「可能這是個漏洞百出的驚喜吧,」坐在我身前的兄弟看起來有些尷尬,我搖了搖頭,他怎麼會這樣想?「我覺得憑你的智商大概從早上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一直沒有告訴我。」

「你真的很好,謝謝你、阿爾弗雷德。」這次換我主動上前給他一個擁抱,儘管他把我想得太厲害了,我是剛剛才想到這件事的,隨後身旁的其他人發出一種見到什麼異象的感嘆聲,真是有夠討厭這群人。

我抱了他很久也笑了很久,我們倆人間沒有說任何話,我想是阿爾不曉得該怎麼回覆我,他就是這點可愛,隨後我拍了拍他的腦袋,發現他的臉蛋已經紅透了,我笑得更開心了。

 

「好了,我剛剛是不是有聞到什麼香味?」我拉著阿爾站起來,我想這一頓菜大概是王耀一手作出來的,他可是餐廳裡的大廚,常常一桌菜都是一個人擺的滿漢全席,真是往我這個壽星臉上貼金,我可以跟別人炫耀我生日時有個頂級大廚來我家開了一桌的菜!

「當然,色香味俱全,壽星坐這。」王耀笑的一臉燦爛,他很喜歡被人稱讚說料理好吃,他幫我拉開了最中間的位子,好像真的在餐廳裡一樣。「你可以跟路德維希點歌,世界級小提琴家陪你下飯!」

 

隨後路德維希朝我走進,我以為他真的要叫我選歌,但我完全不曉得有什麼古典歌曲,但他卻只是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咖啡色禮物,包的非常精緻漂亮,我一看那東西的形狀就是今天我說想買的那一本書,我可以說是非常高興,一時間說不上什麼話,只是感動的給他一個擁抱。

 

而法蘭西斯給了我一個有著高級名牌的袋子,那個白色袋子像是跟他一樣發著金光,我幾乎不敢收下,法蘭西斯見我愣著便乾脆直接塞進我手裡,還外加給我一個擁抱,他笑著拍著我的背然後說了生日快樂。

 

緊接著是布拉金─嗯我想我可以稱呼他為伊凡了,原來當時他說放在我們家的東西就是他的禮物!我沒有想到原來我離即將要拿到的東西是如此之近,可能是因為他偷放在阿爾的房間裡,他送了我一隻昂貴的鋼筆(他怎麼知道我有在寫小說?那明明是不公開的身分!),這讓我想到這個計畫可能是老早就準備好的,阿爾可能跟伊凡說過我的生日(順便公開了我的身分),然後他告訴伊凡是最後一個出現的人,這樣他便可以有理由以及剛好切合到時間跟我見面然後一起回家,只有這個可能性了,歐天阿我又想抱抱我可愛的弟弟了,他居然肯為我生日做了那麼長時間的準備,想想他當年都是別人提醒他才送我禮物的!

 

在我輪番接受眾人的禮物後我們開始了晚餐,所有我早上遇見的人都在這裡跟我共度生日,我真的相當開心,從沒有這麼一個盛大的慶祝過,從前我都只要求能夠好好並且順利的過完一天就行了,但今天我從早上就收到了阿爾的生日禮物,他居然在為我除草和作早餐(認真,我到現在才意識到那是他以另類的方式幫我慶祝,而且還有點笨拙),我有點體會到為什麼會有人說“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是我”的概念了,原來是這麼一個感覺,身旁有那麼多珍貴的人,然後那些人也非常重視你,史上最棒的生日派對。

 

在吃完飯後我們分工將東西清理乾淨,在都差不多整理好時我想時間也到了,正要道別送他們回去時又有一個突如其來的力量往我背部打下,這一次不是厚實的感覺,而是一種柔軟的觸感,我回頭望向打我的人,居然是本田菊!我正想問他幹什麼,頓時間我想起那一堆不該存在廚房的東西還依然躺在原地─

 

原來這是枕頭的用意。

本田菊嚴肅地拿著枕頭端正站好,道:

 

「日本女高中生都這樣玩的。」

 

 

很好。

 

我想我是無意識地拿起地上的一個抱枕,開始跟他們來一場狂歡夜。

 

史上最美好的生日派對!

 

(順帶一提我還有個超棒的弟弟 :D)

 

END

 

 

 

作者吐槽:

 

有沒有安全上壘有沒有安全上壘?!有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DDDDDDDDD

從沒在短時間內打過這麼多字,七千將近八千字的賀文,我好佩服我自己(搥胸

反正馬修生日快樂啦XDDDDD我好久沒有打這麼溫馨然後不帶CP的文章了,感覺特別新鮮開心,可能還有因為是北米雙子的關係吧,他們特別可愛

另外還有下一篇是阿米的生日,7/4非常期待,身為一個米廚想了想還是不能罷工阿XDDD

 

最重要的,馬修生日快樂!!!!!!!!!!!!!!!!!!!!!!!

 

歐對了,有一段是阿爾一邊唱歌一邊開除草機,他唱的歌是動物方程式的Try everything,超好聽,我是邊聽那首歌邊打這篇文的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