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更的有APH全員的 Ninth Dawn和阿米的 昨日已逝 名日至末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TAG:米誕、大學生、阿爾第一人稱

※我是故意把這篇名子設的跟上一篇加誕很像XDDDD

※寫到亞瑟時莫名心疼(摀胸)

隔壁尼特的米誕賀文,是冷戰組肉XDDDD→http://enemy123.pixnet.net/blog/post/329279919

 

P_20160704_173635  

 

 

 

我媽常說─在一個深沉的黑夜裡,群星圍繞著整個城市一閃一閃,但它們唯獨關照一個命運中的孩子,他有著亮的像太陽的金色毛髮,更有著比天空還要藍的美麗眼眸,四周的大樹都在風的盛宴下揮著他們樹枝為可愛的新生兒鼓掌,在眾人的期許和視線下─

 

偉大的阿爾弗雷德F瓊斯誕生了!

 

真他媽的狗屎爛故事。

 

反正今天是我的生日,不管那個狗屁故事怎樣發展,今天我就應該拿到生日禮物,所以我起了一大早就為了在馬修床邊拉響砲然後爆出一大堆彩色緞帶掉在他床上,那聲音肯定在馬修耳裡像是有人在家旁邊騎著坦克炸出一個十米深的坑洞,所以他被嚇了一大跳,但很快的又整頓好自己的心情,他看起來沒有為此生氣,甚至有些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早安,」馬修口齒不清地朝我道早,就像平常那樣,但就是因為太過正常了所以我懷疑他的腦袋資訊處理方面出了點問題:「這什麼?為甚麼一早要拉彩帶?」

我皺著眉,帥臉蛋肯定看起來很臭,馬修的反應就像是他忘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但他從不犯這種天大的錯誤,我很快地便回復過來,打賭他肯定在開我玩笑:

「嘿、馬蒂,這是一點……驚喜!」我試探性地朝他笑了幾聲,但他的表情越來越矇逼,搞什麼?難道他真的忘了今天是某個偉人的誕生日?憾動天地的新聞!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我向馬修眨眼、眨了好多下,看起來像是顏面失調。

「你是說…..加里波底的生日?」

 

不敢置信!

他居然只記得一個義大利軍人的生日!

 

「不是─我的天、好吧,我肚子餓了。」

「你居然只為了肚子餓而用拉炮叫醒我?」馬修瞇了瞇眼,像是在抱怨我的愚蠢,媽的他才愚蠢,「我以為你起了個大早還要再做些更有意義的事。」

我用憤怒的眼神目送馬修離開房間,他還一臉茫然的覺得我吃錯藥了,我不打算告訴馬修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要他自己想起來,如果他在今天十二點以前沒有跟我說生日快樂和給我禮物他就死定了。

 

我用力踏著房子的木製地板,木板像是要被我踏壞了一樣,我看見馬修用嫌棄的眼神看著我,歐?這下可好了、是誰該嫌棄誰?但是我可不會那麼容易發怒,我今天要老老實實地過完一整天,好讓馬修突然想起來時感到內疚。

馬修把早餐給送到我面前,我的手依然是盤在胸前,然後眼神兇狠地瞪著我的早餐。

 

「怎麼了?蛋壞掉了嗎?」馬修皺了皺眉,哇歐,還真會裝,「我記得是前天才買的─」

「沒什麼。」我拿起叉子開始爆搓蛋黃,馬修又用指責的視線瞪向我了,但他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單單看著我,天阿─這讓我找不到空隙可以嗆他!

我吃完了一頓不是很美味的早餐,很神奇地在我吃完後我沒有那麼氣了,可能是我已經到了情緒的最頂端,然後便覺得人生可有可無了,又或者是我覺得這樣挺白癡的,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沒有人說生日時一定要有人幫我慶祝,但我還是有些不是滋味,最重要的是因為馬修完全沒有發現我在氣什麼,所以我的心情轉成悲傷,做事變得有氣無力的,我真的提不起任何一點精神。

 

馬修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異狀,他發現我呆作在沙發上,電視明明是開著的,但我的眼神卻沒有聚焦在螢幕上,就像一位孤單的癡呆老人,他整理完餐桌後走到我的身邊,還帶著一支溫度計─

 

他覺得我病了!

 

我嚥了口口水,把氣給硬生生吞下去,安慰自己至少馬修還是擔心我的,只不過就像我在便利商店需要一杯冰咖啡,然後店員很貼心的說大冷天的已經幫我加好熱了。

我嘆了口氣,樣子肯定看起來糟透了,我接下馬修停頓在空中的溫度計開始量體溫,數字可以代表一切,我就等著它逼逼逼叫,到時後就知道是誰─

 

天殺的!

這是他媽的一百度!

 

「媽的。」我看著溫度計上顯示的數字,這玩意兒肯定被我帥壞了,它怎麼可以顯示一百度!(華氏)

「怎麼了?」馬修放下手中的報紙和會讓人得糖尿病的紅茶,我掃到他的視線,但是又很快地收回去,因為我不是很甘心,「你不會真的發燒了?」

「我沒有。」我把溫度計的按鈕按掉,這樣馬修就不曉得我到底是不是真的病了,真該死為什麼這數字從來不會出現在我的考卷上?「好的很,正常人的溫度。」

我輕鬆地向他解釋,早上起來時我沒有感覺到異樣,我敢打賭是溫度計壞了。

 

「你看看我,多麼強壯陽光,」我暫時露不出笑容,這讓我的台詞變得非常生硬,「我怎麼可能生病!」

馬修又用那奇怪的眼神掃視我,真是夠了─他到底為什麼老是用那種眼神鄙視我?

「我不覺得,」馬修緊皺著眉,有時他的敏銳度真該死的好,尤其在我想要去刻意隱瞞一些事時,他媽的不會把這一點細心分配到今天是什麼日子上嗎!「你看起來很奇怪,從今天早上就是了。」

「對、我承認今天我早上態度不好,」我向他認了,但是會是以另一種方式,「我昨天跟我朋友吵架了,所以我現在還是很生氣。」
「那你為甚麼要用那種方式叫我起床?」

「因為我想把你嚇到解氣,但是你沒有,所以我更生氣了。」我擺了擺手,最後快速地站起身,像是要隨時走人,但我的確這麼打算。

 

「嘿、你要去哪裡嗎?」馬修看著我的行動著急了,真是棒透了,我就是想讓他感覺到不舒服一點,就跟我一樣!「你肯定發生什麼事了─可以告訴我嗎?」

「不、馬修,我不吃柔情這一套,」我堅決的搖了搖頭,下了最後通牒,「我要出去晃晃,別跟著我。」

 

這是我離開前的最後一句話,馬修沒有攔我也沒有再說什麼,我更難過了,但是這樣真的操他媽蠢斃了!我不懂我在鬧什麼彆扭,但我就是希望馬修自己想起來今天是我的生日,而不是透過我的生氣來發覺自己忘記了,所以我暫時不想見他,他真是傷透我的心。

 

在生日這天我一個人走在都是人潮的街道上,世界第一大諷刺,我想拿把火把這些人都燒了,但只能存在我的想像中,所以我只能去做一些消消氣的事,例如去麥當勞坐著混吃等死。

 

我找了個老位子坐下,點了分超大起司牛肉漢堡、雙層的,我還特地把我的手機放在桌子上,等待著會不會突然動一下之類的,結果接下來反而是我整個人震了一下,我打了個超大噴嚏,接著我想起體溫計的數字,該死的,我討厭除了錢以外的任何數字!

 

結果到我吃完後都沒有任何人打電話給我,這不尋常!我的超高人氣呢?我又在麥當勞坐了一會,令人惋惜的一通電話都沒有!我乾脆放棄手機自己響了,我要直接打電話,找一個我信的過然後又謹慎的人。

例如菊。

所以我開始撥打電話,聽著另一邊只有短短的幾聲便接起電話,我開始期待對方是不是想到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才趕緊接起電話。

 

「你好、阿爾弗雷德,有什麼事嗎?」過度拘謹的叫法,但那都不是重點,我不打算一剛開始就直接說今天是我的生日,這樣太不要臉了點,所以我繞了點路。

「嗯─我想問你今天有空嗎?」我覺得手機跟我手掌間產生一股不尋常的熱氣。

「我沒有安排任何事情,怎麼了?需要我幫忙什麼嗎?」他的語氣依然沒變,我開始有點緊張。

「也不算是幫忙…..應該說、你記得今天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什麼重要的事?……不好意思、我完全沒有頭緒。」菊在電話另一頭乾笑了幾聲,聽起來很尷尬,該死的我更尷尬,因為聽起來他不像是故意的,所以我說沒關係,菊讓人生氣不起來,這讓我自己更難過了。

 

我繼續打電話給下一個人,這個人應該會記得,他也比較沒有可能會打電話給我,這樣我打過去對我說生日快樂的機率也更大了。

所以我抱持著一定的信心打電話給亞瑟,期許他趕快接起我的電話,但這一次比菊還要慢了相當多,我以為他正在忙學校的事,所以我又打了第二通,他依然沒有接。

 

好吧。

可能人家手機掉到沙發後面去了。

 

我掛斷電話,深深嘆了一口氣,沒關係我不會氣餒,我再打電話給路德維希,這人雖然有點難溝通,但我想他應該會記得我的生日,只是因為一些事情不打給我。

「嘿路德維希,」我咳了幾聲─等等這不是假咳,「那個、你在忙嗎?」

「在忙,怎麼了嗎?」他回的可真果斷,這讓我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接下去。

「歐好吧,我想問你最近記不記得─一些事情?」

「太籠統了,」路德維希的語氣似乎有點抱怨,我開始緊張,「你能不能再說的詳細一點好讓我清楚你在說什麼?」

「嗯─沒關係、算了我不打擾你了,謝謝。」

 

我沒有等路德維希回話我就擅自掛了電話,他可能……忙得忘記了,人總會這樣,忘記一些重要的事,他可能把我的生日抄在記事本上了,但是他在忙自己的工作所以沒有時間翻,或許晚一點他就會瞧見筆記本上另一條重要資訊了!

對、肯定是這樣。

 

我覺得會記下我生日的人都打完了,我乾脆放下手機,我有種不好的預感,覺得我再打下去肯定不會有什麼好成果,可能別人都在開會打資料工作之類的─

 

我─

我他媽依然想要收到生日快樂這幾個字!

 

吶喊完這句話我整個人都開始有點不對勁了,真該死我承認我感冒了、我在生日這一天一個人度過沒有人記得還感冒了!我會永遠記得這次難得的生日、一輩子記得,然後告訴自己的孩子和孫子永遠不要當個太耀眼的人,免的其它人覺得你太好了所以遭到集體唾棄。

 

我托著沉重的腳步走出麥當勞,美好的生日、絕妙的一天,阿爾弗雷德給自己慶祝自己的生日,大餐是麥當勞。

但我無比低沉的心情被身後突如其來的壓力給頓時驅走,我感覺到有人搭上我的右肩,通常女生不會那麼高,所以這是個男人─

 

天殺的法蘭西斯。

 

為什麼不是別人偏偏是一個讓我有性取向懷疑的人搭上我的肩?

但是我太疲累了,我厭倦這個世界,沒有心情去把他的手給打掉,要不然我一定會壓著他的頭去親地球。

「怎麼、法蘭西斯,我以為你今天一樣去酒館喝得爛醉。」

「我什麼時後上酒館了,」法蘭西斯聽見後翻了白眼,我看得挺有趣的,但卻很快又被我的壞心情蓋過,「那只是一個月一次,這次數很少好嗎?而你恰巧撞見了。」

「好吧,你怎麼說也不會讓我改觀,而且你是教授誒!先把你的手拿開─」

「像這樣?」我看見他雙手舉得老高,好像是我逼著他認罪,這讓我笑出聲來。

「好多了,」我擤了擤鼻,像他嘲諷道,「紅酒男變成鬍子男。」

 

「你真的一點都不討喜,」法蘭西斯抱怨性地拍了下我的背,他竟然沒有放輕力道!但是他下一秒的發言卻又讓我不知道怎麼回嗆,「你是感冒了嗎?講話有鼻音。」

「我不曉得,你有衛生紙嗎?」法蘭西斯皺了皺眉,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包隨身形衛生紙,我沒有思考他為什麼會有便直接抽走了,然後我開始一張一張抽起來,這期間完全沒有理會法蘭西斯,我就把他晾在那。

「你抽的可真起勁,」法蘭西斯挑眉,儘管他在調侃我但我還是說不上話,因為他借了我衛生紙,所以我朝他比了個中指,以行動叫他離開我的視線。「我還要去學校一趟,休假還要忙真是累人。」

 

我把被我的病毒沾滿的衛生紙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裡,接著我遠遠看見菲利奇亞諾,他看見我後一蹦一蹦地跳過來,他怎麼做到那個動作的?

「嘿、阿爾,」菲利笑瞇瞇地跑到我的身邊,我覺得他今天的笑容特別詭異,「你哥哥打電話給我說你跑出去了,他非常擔心你,因為你看起來似乎有點兒不舒服,但他真的因為某些事情而無法立即脫身,所以他叫我來找你,你需要去買點感冒藥嗎?」

「不、謝了,」說實在,我平常不太常跟菲利連絡,但現在我唯一想要接受的人就是他,其他人都糟糕死了,「我覺得我很快就會好起來,可以的話幫我跟馬修說謝謝他的關心。」

 

我後面幾個字聽起來非常怪異,但是我是認真的,我不想跟馬修冷戰這麼久,就因為他沒有跟我說生日快樂和送我禮物,挺不值得的,而且這只是一次,他之前都有給我很棒的生日回憶,我實在沒有辦法因為他一次的失誤就跟他鬧脾氣,也太小孩子了。

「嗯─好吧,我會跟他說的,你們吵架了嗎?」

「我想只是我單方面吧,」我聳了聳肩,不願意多談,「我不曉得。」

「這也只是我的一種感覺,你現在的樣子就像我跟我哥吵架時。」

「你們會吵架?」我愣了一下,有點好奇他們的吵架內容是什麼,是因為一盤義大利麵嗎?

「當然會,只要是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的人都會吵架。」菲利露出了一個怪異的表情,我開始懷疑他是唯一了解我的人了!「我們在吵該買哪一份股票才最有賺頭。」

「你說股票?」我又被他的話嚇到,這讓我不得不重複一遍,「你是說有很多線和很多數字的那個東西?」我們不是才大學生!哪來的股票!

「是的、股票。」菲利認真地朝我點了下頭,意識到他真的沒有在跟我說謊,我敢打賭我露出了驚恐的表情,我是多麼地不了解他!

 

「確認好你的安全後我就放心了,接下來我還有點事要先離開,歐對了你喜歡藍色嗎?」

「喜歡阿、是像我眼睛的藍嗎?」

菲利突然笑了起來,我不曉得為什麼他的心情跟我像是差了十萬八千哩,他簡直隨時都能笑。

「那麼太好了,我也很喜歡。」

 

他說完後便朝著我的反方向走了,我不知道能夠去哪裡只能在街上亂晃,我不想要回家見到馬修,怪尷尬的,所以我繼續走著,繞了同樣幾個圈,最後我愣在一個路口,因為我瞧見對面站著我的死對頭─

 

伊凡布拉金斯基。

 

我罵了聲操,還好這裡是條馬路,我現在掉頭─歐幹綠燈了,你他媽的綠燈了!我的表情肯定跟那顏色一樣綠!我親眼瞧見身材高大的斯拉夫人朝我迎面走來─搞屁他看起來就像是要來找我!還帶著該死的笑容!我稱著他還走到馬路中間時立刻扭頭走人,完全不給他一點面子,因為他的皮下脂肪已經夠厚了我不必再施捨給他!

 

我期許我們只是恰巧遇見,我不想一個沒有人記起的生日外加一頭北極熊,那會讓我感冒加劇,但是我發現他跟上了我的腳步,他就唐突的出現在我的右側!擋住了我環繞四周的風景!

「你擋到我了。」我直接向他講明,希望他快點離開。

「那麼或許你可以再長高一些。」他沒有任何猶豫地笑著跟我說出這一句話,代表他已經預謀這句話很久了!

「你說─」我覺得我要爆炸,不行、這樣上了他的當,「好、很好。」

 

我又走得更快了,但誰曉得他又跟上我了─媽的他是嬰兒嗎!需要有人帶著他走路不然會跌倒!

「嘿、你生氣了嗎?」切中紅心、問得漂亮,但我不想直接回他對,好像我得逞了一樣。

「沒你的事,我只希望你離我遠一點。」

「可是我想請你吃飯,」我愣了一下,我可能需要去裝助聽器,「我覺得我需要做點什麼來化解我們之間的…..怨恨,你都跟其他人很要好─但你對我的態度就像是VIP。」

VIP!」我真驚訝,他覺得他自己是特等會員,的確是這樣,我對待他有另一套方式,誰叫他太惹人厭了。

 

但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更何況今天是我的生日,沒有人跟我說生日快樂就算了我也想讓自己好過點,所以我答應跟他去吃飯,看會不會有什麼天使的造化,例如會讓我對他的感觀從一隻白色絨毛動物變成有人形一點,另外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身上沒有帶足夠的錢去吃午餐,出來時太生氣只把自己給帶了出來,吃麥當勞時早用光了─恩等等我剛剛已經吃了一個漢堡為什麼還是覺得餓?

 

我拒絕再去一次麥當勞,但他似乎覺得我除了麥當勞就什麼也不吃了,我看著他陷入困境非常高興,我正想要通融他可以去吃肯德基,結果他說要去吃牛排。

 

他要去吃─

牛排!

 

這下換我陷入困擾中,我不曉得該不該拒絕他,但是他的眼神就像逼迫我一定得跟他去吃牛排(其實不),但牛排太昂貴了,雖然我跟他處的不好但也不代表我特別喜歡叼難他,瞬間打退堂鼓的聲音在我腦袋裡響起,我想說麥當勞就很好了,結果他已經把我拉進牛排館裡了。

What the FUCK!?

這人是喜歡自己荷包失血嗎!

 

我當然沒有在餐廳裡叫出來,但我覺得太誇張了,一直到點完餐我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這菜單上的價錢是他媽的在坑人,如果布拉金斯基突然發作想起我們之前種種的不愉快而把我丟下我肯定得來這裡當清潔工。

我抱著小心翼翼的心情吃著牛排,感覺真糟糕,那麼美味的食物被我搞的好像我一丁點兒都不喜歡,布拉金斯基好像看出我的異狀,但我希望他閉嘴,我不想打破現在的寧靜,這樣很好、誰都不要說話。

 

「不合你的胃口嗎?」他怎麼不關心他自己呢?我搖搖頭,我非常喜歡吃牛排,但前提是對面作的不是一位斯拉夫大個子,「還是食物壞掉了?」

「不、午餐沒事。」我婉轉的告訴他牛排是無辜的,我只希望安分的吃完這塊東西。

「還是你生病了?」我差點噎到,接下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的白開水,我沒有看清楚水的顏色,但我喝到裡頭有一股怪味,就像是─加了某種感冒藥!

 

媽的我從來不喜歡吃藥!

我更不舒服了,我看著已經空掉的杯子,然後再看向對面的布拉金斯基,有史以來最邪惡的微笑,我直瞪著他:

「你加了什麼?」

「我的感冒藥。」他回答得心安理得─“我的”

「為什麼你會隨身帶這種東西?」

「嗯─我就是帶著了。」

 

很好,他不打算告訴我原因,但我喝了就是喝了,如果狀況更糟的話我就要把他打的連他妹妹都不敢黏在他身邊。

我迅速解決掉了我的午餐,因為我不想再多留一分鐘,結果當我抬起頭來時布拉金斯基居然早就吃完了,所以他在等我!那麼他吃完後那一段時間沒有說話都在幹嘛?他居然就傻楞楞的在那邊看我吃完牛排!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操他媽尷尬,所以我放下刀叉,眼神盯著已經空了的盤子,陷入無止境的思考,到底要不要跟他道謝?但我實在覺得我的禮貌概念沒有那麼差,尤其是馬修在的時候總在我旁邊說我必須時時感謝別人,說聲謝了應該沒有那麼困難。

 

「你的嘴角沒擦乾淨。」

歐媽的。

我拿起餐巾紙往我嘴上亂抹一通。

 

「謝了。」我的道謝聽起來肯定很生硬,但這是我最有風度的台詞了,我怕我其它句都會連帶幾個髒話,「但下次別請我吃這麼昂貴的東西了,你他媽都不擔心你的荷包?」忍不住、抱歉。

「你說牛排嗎?我並不覺得是什麼昂貴的食物阿。」好吧,看來我不應該跟偉大的史來哲林比拼,我就是個葛萊芬多,等級差太多了,「只不過謝謝你關心我。」

關心你?」我向他質問,他憑什麼覺得我在關心他?我只是不想讓自己罪惡感那麼重,「我沒有在關心你,好了我覺得我真的要─」

 

瞬間的反應,我摀住自己的鼻子,因為我打了個大噴嚏,對面的人發出噢的一聲,聽起來像是在同情我,但我現在不能說任何一句話,不然我就會吃進我的鼻涕。

「你有衛生紙嗎?」

「當然有。」

我拿走他遞過來的衛生紙,怎麼每個人都會隨身帶這種東西?還是說每個人都知道我感冒了?

 

我處理完我的鼻子後便正式宣告要走人,說真的雖然我好像處處針對他,但我其實沒有那麼討厭,我只是不想要那麼快的跟他和好,但不得不說布拉金斯基在某些地方艇貼心的。

 

我們離開餐廳後他便朝我的反方向走掉了,我才想起法蘭西斯和菲利當初也是往那個方向,而且我今天遇到了那麼多人都沒有一個人跟我說生日快樂,他們都不看FB的嗎?我的生日訊息就是在今天啊!

 

我開始在外面晃的有點累了,但很快的回家休息的念頭便被我給打掉,我不曉得我現在還在氣什麼,可能只是我不敢見馬修吧,他應該覺得我很幼稚,而我又不想讓我的生日那麼難過,那麼乾脆就直接在外面吧,我甚至已經想好今天晚上滾去托里斯那邊睡覺了。

時間過得很快,我晃一晃就已經到下午三點了,我開始發慌,因為我不曉得接下來的時間該怎麼度過,正當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發愣時,我看見王耀的身影,他好像在找著什麼,結果最後視線落在我身上,我有預感他就是來找我的,能夠附上一句生日快樂就更好了。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他到我面前時就是這麼一句,希望他下一句能夠挽回我的─「配上你的表情看起來有夠可憐啦!」

該死。

怎麼可以這麼該死。

「你又怎麼在這?」這就是王耀的說話方式,我不打算對他生氣,這樣反而只會更凸顯我心情的不愉快,「出來照顧小孩?」

「歐─別開玩笑了,你看我身邊沒有任何一隻小毛頭,而且你怎麼知道我在托兒所打工?」他朝我使了個眼色,然後自然而然的就坐在我旁邊。

 

「那你為什麼出現在這?」

「我就出來走一走阿,在室內太久了,需要點光合作用,」王耀的聲音聽起來很朝氣,我跟他處在一起就像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倒是你,平常都見到你身旁有人的。」

「就只是今天人緣特別不好,」我皺了皺眉,講話聽起來模糊不清地,「你知道,沒有哪個超人氣巨星天天都有人捧花送情書。」

「可是你也沒有每天收到愛慕者的告白。」

「打個比方!」

 

我將手給盤起來,不曉得我現在的表情是怎樣,希望沒有比貝爾瓦德還要糟糕。

「對了,我記得你喜歡吃甜食對吧?還有一些垃圾食物─那你還喜歡吃什麼?」

「派對食物,」我瞇了瞇眼,我以為他們都應該知道的,就像他們應該要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一樣!「爆米花、七彩果凍、繽紛蛋糕、一大堆餅乾、加了調色劑的氣泡飲料、上面最好要有巧克力碎片的巨大霜淇淋,還有美國人必須要吃的各種零食。」

「真的嗎!」王耀突然在我耳邊大叫,我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天阿、原來我是這麼的了解你!」

 

「這不就是我平常在吃的嗎?」我朝他抱怨,為什麼他要說得好像全世界就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我喜歡吃什麼?「我以為你們都會記得!」

「最好,」王耀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個戰場的勝者,他自豪道:「我問到的菜單是義大利麵、許多灌的啤酒、還有─司康。」

「操他媽司康!」我無法自拔的大叫,他都去問了什麼可怕的人?「你問菲利和路德維希就算了,幹嘛去問那個英國人!」

「歐─我就覺得他應該挺了解你的。」王耀聳聳肩,我覺得他完全沒有悔改之意,這讓我很害怕,因為我不曉得這代表了什麼、也就是說我正在面對未知的未來。

 

「不管怎樣,把司康刪除─炸魚薯條也要,」我慎重地向王耀建議,「你應該去多問菲利和法蘭西斯,菊也可以,就是不要問俄國佬和英國佬─永遠。」

「好吧,就聽你的,」王耀似乎被我誠摯的態度給感動到了,感謝上帝,我還年輕,不需要死於食物中毒,「何況今天你最大呢?」

 

他說完這句話就走掉了,我心裡不能再同意王耀更多,他說的一點都沒錯,今天我最─

 

什麼!?

他剛剛說今天我最大?

代表他記得我的生日!

 

我倒吸一口氣,我剛剛怎麼都沒想到他說的“今天”是這麼意義重大?所以這就是他問我要吃什麼的原因嗎?他想幫我做菜!絕對是這樣!

但是問題又來了,為什麼他不跟我說生日快樂?一般人不都會這麼做嗎?還是說他想給我什麼─驚喜之類的?歐我最愛驚喜了,哈哈,全天下只有王耀一個人記得我的生日,我下定決心等他生日那一天要送他巨無霸藍色螢光蛋糕,把這件事記在腦袋裡,我的記憶差不多一個禮拜會格式化一次。

 

我帶著愉悅的腳步離開公園,時間不早了,我看見我的影子被拉的老長,我覺得自己的心情有比較開心一些,或許我應該回家了,馬修肯定非常擔心我,況且我沒有足夠的錢吃晚飯,我不想在外面餓肚子,所以我打著原路回去,但我卻見到了剛剛對話裡談到的英國人。

亞瑟出現了。

 

偉大的學生會長,他肯定又要說假日忙得要命,好像不得不讓別人知道他有在為學校付出一樣。

「你怎麼還在這?」他若無其事的走過來,我打賭他肯定沒有看手機,又或者是他直接把我的來電給miss掉了,「都快要吃晚餐了。」

「我剛剛在閒晃。」我捏了捏鼻子,他應該是要往我的反方向走,依他的個性我大概知道他要去哪哩,「你要去學校?」

「嗯,有些事情要忙,你要跟來嗎?」

「我幹嘛假日時還要去學校!」天氣這麼熱他腦袋肯定燒壞了,「除非你請我吃晚餐。」

「我請你?」他發出了嘲諷的哼笑聲,好像覺得我的條件非常白癡。

「好吧,忘記我剛剛說的話。」我打算離開,但他又在我後頭叫住了我。

「我的確可以讓你有好東西吃。」他在我身後大聲道,音量足以讓我聽見,「至少是免費的大餐,要的話就跟來吧。」

 

他的聲音越來越遠,我轉過身發現他居然沒有等我就已經先自己離開了,搞什麼?不是說要請客嗎?可是我完全沒有被招待的感覺、瞧瞧人家布拉金斯基做的多─好吧我還是跟著。

我們倆在路上沒有對談,他遠遠的走在我前面,我只是默默的跟著,很快的我們便到了大學,這個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而亮著的學校禮堂就變得非常顯眼─

可是我記得放假時學校禮堂都是關閉的!

 

正當我在納悶學校資金是多的沒地方花時我才想起亞瑟說他有事情要辦,可能就是在禮堂裡,所以我只是遲疑了一下便繼續跟上他,學校挺大的如果要完全走到禮堂那需要五分鐘,而亞瑟正確實地往禮堂行動,我真是太聰明了,怎麼連這點小事都想不到?

但當我走到禮堂正前方時我又愣住了。

 

我看到這裡都是氣球。

都是氣球!

「為什麼會這樣?」我朝突然停在我前面的亞瑟問道,心裡頭有一萬個為什麼,「學校會慶祝美國國慶日?為什麼沒有人跟我說今天有聚餐!」

「你真是個智障,」我很少聽亞瑟罵別人,結果他居然把他惡劣的話語套在我身上!「為什麼要有人告訴你?每個人都知道今天是美國國慶日,而學校也沒有要為此慶祝。」

「那可是─這裡有很多氣球。」我越來越不曉得現在是什麼狀況了,但我敢確定這裡就是亞瑟要帶我來吃大餐的地方─學校禮堂!

 

「我的天阿,」亞瑟翻了個白眼,到底在搞什麼飛機,誰有那個美國時間去瞎猜!「你就不能抬頭看一下上面掛著的布條嗎?」

我順著他的意思抬頭,我看見一條亮藍色的布條繫在禮堂的兩根柱子上,我瞇了瞇眼才能看見上頭寫什麼,上頭寫著─

 

「生日快樂!」

我無法克制住音量的大喊,今天是他媽的我的生日!(這樣說有那麼點奇怪,因為我一早就是為了這檔事賭氣離開的。)

「所以、這是─」我高興的像是要氣喘發作,指著掛的超顯眼的布條大喊道:「我的生日!」

「難道你以為我手機關機了嗎?」

 

「媽阿─這真是太讚了,可是學校准我們這樣做嗎?」

「你哥向我提議,所以我去借場地,法蘭西斯答應了。」

「歐媽的你們這群混帳都不告訴我─」我快要感動落淚了,我說真的,我一直以為今天沒有一個人記得我的生日,沒想到他們老早就準備好了,「我應該怎麼做?」

「進去禮堂!」

「歐、對,你說的對,進去禮堂。」我語無倫次,看見禮堂裡頭的人已經在門口等我,他們真是給了我一個超棒的驚喜,我想衝過去抱現場的每一個人,但是英雄從不做失態的動作。

 

我用著自信的步伐踏上樓梯,像是好萊塢巨星走紅毯,但這遠比紅毯還要驕傲,原來沒有一個人忘記我的生日,尤其是馬修,我早上還跟他鬧脾氣,我覺得我是可以給他一個─

 

「兄弟!」

我聽見熟悉的聲音後,接著我的帥臉被砸上一個大派。

媽的。

草莓醬。

 

看來我有必要先跟馬修來個南...爭。

 

史上最讚的兄弟戰爭!

 

 

END

 

 

 

作者吐槽:

 

10109(含標點符號)

一切都是阿米的動力

 

接下來,我們看看幕後花絮:

寫到亞瑟時莫名心疼(很重要要重複)

 

 

 

馬修看著他的弟弟憤怒離開家,門還發出超大的碰撞聲,接著立刻拿起手機傳訊息:

 

“快行動!阿爾弗雷德氣走了!我預計他會去離這邊最近的一家麥當勞,法蘭西斯教授要在那附近的小巷等著,然後菲利跟著。接著他大概會去閒晃,依他的個性絕對不會回家,路線差不多是麥當勞直走然後在一間藥局處轉彎,那邊有個馬路,伊凡在那邊待機,然後王耀教授在做好菜後去公園處等著,他累了就會在那邊休息。

PS.他好像還感冒了,這是計劃外的事,會遇到他的人帶點紙巾)”

 

 

「那蠢貨感冒了!」羅維諾咆嘯,他正在禮堂裡指揮會場應該怎麼佈置,「怎麼偏偏挑這一天!」

「就像女生來姨媽一樣不安定。」伊麗莎白在旁邊補充。

「本田菊!我需要一點可以抑制住感冒的藥!」路德維希搬著東西大喊。

「喔好,我現在去買─」隨後他的褲袋裡傳來震動。

 

 

「你好、阿爾弗雷德,有什麼事嗎?……….我沒有安排任何事情,怎麼了?需要我幫忙什麼嗎?…….. 什麼重要的事?……不好意思、我完全沒有頭緒。」

菊乾笑了兩聲。

 

 

「媽的。」亞瑟罵了句髒話,他覺得自己成為目標了,隨後他只花了兩秒的時間思考,決定把手機直接關機。

 

 

「歐糟糕。」路德維希神情緊張的接起電話。

……在忙,怎麼了嗎?」

「太籠統了,你能不能再說的詳細一點好讓我清楚你在說什麼?」

 

對方掛斷電話了。

他真覺得自己應該去拿奧斯卡金像獎!

 

 

「搞什麼!」法蘭西斯在小巷抱頭大喊,他只好迅速的去隔壁便利商店買了包衛生紙。

「哪有人生日感冒!歐對了─」法蘭西斯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口袋,確定東西還在便安心了。

 

 

“天阿阿爾感冒了?”菲利皺了皺眉,他正在離法蘭西斯不遠的餐廳裡喝咖啡,打算隨時接棒,“法蘭西斯教授,記得GPS。”

“我會的。”訊息很快便傳過來。

 

 

法蘭西斯搭上對方的肩膀,悄悄在領子邊放了個東西。

 

 

OK成功了!」基爾伯特看著電腦螢幕大喊。

“我們應不應該砸派慶祝?”

沒有人回應他的訊息,太好了。

 

 

伊凡看著手機的訊息一直跳出來,他附近沒有便利商店讓他買衛生紙。

只有一間藥局!

 

 

「你們進行的怎麼樣?」亞瑟站在廚房門口,他彷彿看見了動畫片裡的橋段。

「什麼話都別說!」王耀在廚房裡大喊。

「就只有現在,拜託請你離開!」然後貝露是這麼說的。

「好吧、好吧。」

 

 

亞瑟離開廚房後又來到會場幫忙,他只需要等待,等一切都就緒後,就是他要把主角給接來會場的時候了。

 

 

True END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azusa 和咲
  • 妳好WWW
    看到是米誕文就點進來看了XDD
    文章滿滿的阿爾既視感WWW
  • 是米廚嘛!!!(握手)
    阿米非常可愛XDDD

    d_節操 於 2016/07/18 18:27 回覆

  • 水木
  • 對阿米的愛真是太偉大了w無論是APH全員還是節操君ww產文速度驚人
    看到幕後花絮特別感動
  • 大家都愛阿米(嚴肅臉)大家都愛,各位都是精心設計好的,然而阿爾小可愛還以為沒有人記得XDDDDD

    d_節操 於 2016/08/20 12: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