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更的有APH全員的 Ninth Dawn和阿米的 昨日已逝 名日至末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歐─看看這頭美麗的獨角獸,」一位沉熟男性用厚實的大掌順著白毛撫摸,「親愛的同學,尤其是男孩子們,聽好了、成年獨角獸比較喜歡女性的撫摸,你們如果想要飼養這些傢伙的話最好跟他們打好關係,我可是費了好大勁的呢。」

凱薩的手改盤在胸前,他的嗓音聽起來總是中氣十足的,他又繼續提醒道:

「但如果是小隻獨角獸就准許男性們的接近,所以別氣餒,現在一個個來試試看。」

 

「我超喜歡這些帥瘋的動物,」阿爾朝著身旁的貝露說道,她是阿爾唯一在葛萊芬多同年級裡比較接近的女生,「我一定可以讓那個大隻的喜歡上我。」

「少來,如果這麼容易馴服還需要這堂課嗎?」貝露朝阿爾翻了個白眼,但嘴角依然情不自禁的往上勾,「我連自己能不能成功都不曉得了。」

「我覺得我有被動物親近的能力,你知道嗎?就是─我路過各種動物時他們都會自然靠近我,很神奇的、像是我不用施展任何法術,我的親和力就是這麼強。」

「好吧、這我倒是有點認同,」貝露聳了聳肩,放棄與阿爾再繼續討論下去,那傢伙就是不服輸,「所以你會一不小心的連北極熊都吸引到了?」

 

「嘿!」阿爾沒有克制地直接叫了出來。

「發生什麼事?」凱薩皺著眉望向聲音的來源,他看起來不是很愉快,「在第一堂課我就有提醒過在接觸這些動物時最好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這會嚇到他們,你說是吧可愛的孩子?」

阿爾看著凱薩的視線又回到獨角獸上鬆了口氣,然後他用一種無法置信的眼神投向貝露,進行一種無聲的控訴。

 

「你在說什麼?」

「我說你跟伊凡,」貝露看起來沒有任何異狀,就像她從一剛開始就知道這檔事,「太明顯了,你放心我沒有告訴任何人。」

「所以是有人告訴你的嗎?」阿爾腦子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法蘭西斯。

「不、完全是我敏銳的觀察力。」貝露拍了拍阿爾的背,當作給朋友的鼓勵,「我覺得如果你喜歡他的話你應該坦白,而不是在這邊像個小女生偷偷摸摸的偷瞄人家。」

「我沒有偷瞄!」

「好吧那就當我看錯。」貝露笑了起來,這個笑容簡直意義不明,但阿爾卻莫名的賭氣。

 

「你可以利用下一堂課去跟他打好關係,」貝露像是靈光乍現,她用手肘推了下阿爾的手臂,「你最愛的,黑魔法!」

「天殺的梅林,你從哪裡聽說我喜歡黑魔法防禦學!」阿爾朝貝露白了一眼,「我不喜歡那個眼鏡的怪老頭。」

「嘿─注意你的用詞!」貝露朝阿爾斥責,「第一、克勞狄是個很好的人,他只不過個性過於溫順了點,但就是因為這點讓許多學生喜歡他,第二、他一點都不老,你不曉得有許多女同學喜歡他,第三、你也同樣帶著眼鏡。」

「夠了,」阿爾下了封話令,「我現在什麼都不想思考和理解。」

 

他們度過了一個不怎麼快樂的奇獸飼育學,這一直都是阿爾最喜歡的課程,但他現在心情很糟,因為他不曉得該用什麼態度面對一位Slytherin,應該說他根本不習慣面對任何Slytherin,如今叫他跟蛇院的走在一起,步向美好的未來─阿爾根本不能想像。

 

但他遲早有一天必須面對這檔嚴肅的事情!有關於自己和伊凡的─未來、光明的未來,阿爾曉得自己真正的心情,他只是不想說罷了,這樣的脾氣也讓固執的小獅子非常困擾,但誰叫他是個GryffindorSlytherinGryffindor幾乎天生不合,這便是梅林的意思,阿爾的面子掛的跟宇宙的太陽那麼高,更何況他的名子可是幾乎傳遍整個Hogwarts,這大概就是除了亞瑟的另一個麻煩點。

 

阿爾在下課時間晃了很久,或許他根本沒有提早到過課堂,但這一次他是傻愣在門口外沒有進去,他還沒有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而這個時候他的心靈支柱貝露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他至少可以拉著貝露然後倆人坐在一起,好迴避不請自來的伊凡。

 

「嘿!」阿爾被身後突然傳來的呼喊聲嚇了一跳,他回頭才發現那是貝露,好吧人的一生中總是會有幾次好運的,時候到了就要好好運用不然可就浪費了,他立刻挽起貝露的手然後走進教室裡,阿爾挑了個不顯眼的位置然後一屁股的直接坐下。

「哇歐你發什麼瘋,」貝露從沒見過這麼高效率的朋友,她甚至一度認為阿爾被人給下了咒,「我就只是去上個廁所有必要那麼想我?」

「媽的,沒人在想你。」阿爾朝貝露瞇了瞇眼,「我只是這樣比較好迴避布拉金斯基,我右邊沒有位子,左邊是你,銅牆鐵壁。」

「我不是給你拿來利用的!」貝露朝阿爾抱怨,她看起來相當不滿意。

「朋友就是在需要幫忙的時候伸出援手。」

「最好,我就沒見過你來幫過我。」

「呃、那是因為如果我真的幫你了你會後悔。」

「好吧那倒是。」

 

上課鐘聲響起,令人困頓的黑魔法課堂開始了,基本上這節阿爾是在昏睡中度過的,所以他根本不曉得伊凡什麼時後來然後又什麼時後離開的,他用左手撐著搖搖欲墜的頭,不知道是整節課沒人去理他還是技術太過高超,他就這樣呼嚨了整整一節黑魔法。

等阿爾意識真正清楚時是聽見教室傳來騷動聲,他扶正自己的眼鏡好讓他能穩定模糊的視線,一群一群的人都慢慢離開教室,看來下課鐘才剛打完,接下來終於是快樂的午餐時間,SlytherinGryffindor完全分開!

 

阿爾發現貝露已經先跑了,這個發展沒有令他太意外,大概又是跟貞德一起離開的,他不應該責怪自己的朋友,是他硬拉著少女陪他坐,阿爾甚至難得的想買點東西當作給貝露的小感謝,因為貝露的幫忙他這節課睡的很安穩。

 

阿爾幾乎是原封不動的搬著自己的書本離開,他現在精神狀況不錯,今天一整天都還沒見到伊凡(他才沒有在期待),他發現走廊的人聲越來越微弱,看來大家都已經往大廳移動,他的肚子也已經餓的要吞噬掉自己了。

 

阿爾哼著小調要離開教室,然而一踏出去就見到了在門旁等他的布拉金斯基。

阿爾停止了動作,就像整個人停止在門口那,他看見伊凡的表情很嚴肅,更應該說他看起來像是生氣了,阿爾從沒見過這種表情,他不曉得為什麼伊凡在這裡,還要一臉凶狠的在這邊堵他,阿爾突然想起那把光輪2000,他害怕伊凡向他討債。

 

「那個女孩是誰?」

「我的朋友,貝露,」阿爾嚥下了口水,他覺得自己的手心在直冒汗,但他依然壯起膽子,「難道我不能有我自己的生活嗎?」

「不、那是你絕對可以擁有的。」伊凡的口氣跟之前轉了一百八十度,阿爾突然意識到原來伊凡的氣場可以那麼強,加上他的身高還要再比對方矮一點,阿爾幾乎覺得自己被居高臨下的望著。

 

「但是她說你們是情侶關係。」

 

阿爾瞪大了雙眼。

梅林的什麼跟什麼!?

 

「我─」阿爾倒吸一口氣,貝露到底幹了什麼好事!「我從沒這樣說!」

「他給了我你跟她的照片,」伊凡拿出一張一位男孩正在餵另一位女孩吃東西的畫面,「一般朋友會是這樣的?」

「我沒有對她有那個意思─」阿爾感覺到自己的臉肯定紅的不像話,他真不喜歡被人誤會的感覺!更何況是他的好友出賣了他!「我們真的只是很普通的朋友關係!你怎麼可以這麼容易的相信她?天阿我帶你去找貝露問清楚,我一定得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這裡解決就行。」伊凡將要離開的阿爾拉回來,還順便帶進了一些距離,這讓阿爾完全壟罩在身高的陰影下,媽的他真恨自己小時候為什麼不喝多點牛奶!

 

「可是我完全沒有這樣說!」阿爾的身後靠著牆壁,這讓他沒有可以後退的餘地,他就是被伊凡固定得死死的。

「你不一定要直接說,你只要產生感情便可以了,」伊凡刻意蹲低自己的身體,好讓自己可以更靠近身前的人,但這個姿勢卻讓他吐出的熱氣完全地在阿爾頸邊圍繞,「有的時候行動會比自己思考的還要更直接。」

「你給我去吃狗屎─」阿爾開始咆哮,還好大家都滾去大廳裡了走廊上沒有任何一個人,只不過就只是大廳裡空著兩個位子、就只有兩個明顯的位子!

 

「媽的是你讓我喝下Veritaserum的,所以我說的話就是真的!你也千真萬確的聽到了─我說我喜歡你!我就只喜歡你一個人!我不會三心二意的去喜歡別人,因為我不是這種人!而且我很生氣為什麼你相信她說的──」

 

阿爾的話還沒說完他就瞧見伊凡身體正在不規律的顫抖,看起來就像在─

 

「─你居然在忍笑?歐該死的梅林你套我話!」阿爾氣的直接推開伊凡,他打賭自己的腦袋已經熟透了,「你居然─喔我曉得了你跟貝露串通好─」

「嘿親愛的別那麼生氣,除此之外我沒有辦法讓你說出喜歡我了─依你的硬脾氣,所以我才拜託貝露,她很樂意幫我,你真是交了個不錯的朋友。」

「天阿、你們這是詐欺!」

「所以你要告我偷走了你的心?」

「該死的不要擅自搭上我的肩─如果其他人知道了怎麼辦!」

「放心我們會很低調─」

 

 

 

 

“本日頭條:

祝福奇蹟的Gryffindor男孩阿爾弗雷德與蛇院龐大家族結為伴侶!”

 

Gryffindor女級長伊麗莎白發著Hogwarts每日新聞。

 

 

END

 

 

作者吐槽:

 

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們的低調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PO
  • 這www好低調阿(不
  • 很低調很低調

    d_節操 於 2016/07/05 22: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