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更的有APH全員的 Ninth Dawn和阿米的 昨日已逝 名日至末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我調查的樓層是三樓,」伊凡深吸了一口氣,他的表情卻依然鎮定,說出的話似乎對不上調,「那裡是基爾伯特的房間,我有瞧見他的名子。」

房間裡沒有人開口,伊凡懷疑有人按了消聲器,他只聽見自己心臟的劇烈跳動,「我沒有立刻告訴你們,我只對路德維希說了這件事,我想那是有關他的家人,或許我不該直接貿然的做決定,這樣便有可能讓他陷入困境。」

「那你曉得你這樣做讓你陷入困境嗎?」王耀蹙著眉道,他就像在指責著某人,但卻又不帶憤怒的口氣,「在現在這種狀況你應該直接表露出來,那絕對有可能是我們離開的重要線索。」

 

王耀頓了頓,他又繼續說道:「但我沒有反對你這樣做,我只是以事論事,究人性這方面你還

做得挺好的,至少讓我們知道你不是個機器人,」他微笑著點了點頭,「而且你還是顧忌到了別人的立場,這很好,我想我們還可以慢慢來─但我倒是想聽聽你的說法。」

王耀把眼神轉向工程師,無溝通間路德維希曉得自己該發言了。

 

「我認為或許應該挑另外的時機再來談談,但沒想到已經到這個時候了,」路德維希雙手握緊著拳,他的臉色凝重,閉著嘴時是用力地咬著的。「可是一旦問題來了我也不打算再繞道。的確、當初布拉金斯基跟我說了有關於三樓的事,事實上我只知道他在美國有一個居住地,但他從來不談真正的地方在哪,或許只是當時我年紀太小了,他完全沒有跟我提過有關美國的事。」

 

「他房間裡沒有任何Lucky Seven的相關書籍,」伊凡突然插話,他覺得自己必須要補充,「目前只有伊麗莎白和基爾伯特兩個可能性─如果還要在廣泛一點的話,照你們所說的,羅德里赫也有可能。」

「我覺得或許基爾伯特的可能性會更大一點,目前也就只有他一個人完完全全地跟我們有關係,就是路德維希。」阿爾隨意推論了下。

「你當時沒有進去房間看看嗎?」亞瑟朝路德維希問道。

「不、我沒有,當時法蘭西斯接收到訊息,我們接著就趕回去了。」

 

亞瑟托著下巴停頓了會,隨後他站起身整理起自己的衣服,道:「介意我們回去看看你哥的房間嗎?」

「現在就走吧。」

 

路德維希快速的答應,他們的動作都不慢,稱得上是急忙地離開餐廳,亞瑟跟著路德維希遙遙在前地於對伍前方,他們很快的又來到了公寓,亞瑟打開了手電筒後便快步上樓,他幾乎沒有停頓地一口氣爬完三樓,像是完全忘了他之前所說的能夠慢慢來。

「這一間。」路德維希為亞瑟打開了房門,他現在也巴不得趕快進去瞧瞧裡頭有什麼東西,但他執意得克制住自己的情感。

 

亞瑟拿起在書桌上的一張相片,應該是路德維希小時後與基爾伯特的合照,右下角有寫著名子和日期,伊凡應該就是照這個推斷的。

 

「我們可以幫什麼嗎?」菲利在門口旁問著房內的亞瑟和路德維希,他不打算貿然進去,認為人多只會添亂。

「只要菲利、路德維希和伊凡留下就可以了,」亞瑟朝門口望了一眼,快速地說道,「剩下的人去樓下的房間,你們盡量找一些線索,這裡解決完後我會下去找你們。」

亞瑟支開了人後便關上了門,留下一個封閉的室內,「外頭很冷,我們現在來腦力激盪。」亞瑟的視線投向伊凡,開口問道:「你當初調查這間屋子時是靠那張相片和右下角的名子判斷出這間房間是基爾伯特的嗎?」

「應該說我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他,因為這裡唯一有關聯的人只有基爾伯特。」

 

「那麼現在來假設基爾伯特就是發信人好了,他的確很有可能是這個身分,因為他是童話故事的作者,跟我們現在最有關聯,想想看,一個已經死亡的年輕作家發給了我們這些短信用途在哪裡?而且他是怎麼做到的?」

…..他做事一向沒有理由,要讓他有個底有點困難。」路德維希愧疚地道。

「他會不會是這個世界的創作者?所以我們要做什麼事他都會曉得?」菲利憑著直覺便直接說出了口,隨後他像是意識到自己的莽撞、乾笑了幾聲收場。

「不是沒有可能、非常好的發展,布拉金斯基?你應該也很有想法。」

「我認為他只是想讓我們說出自己的故事,就像菲利說的那樣,現在的發展完全是照著故事進行,雖然仍然有些出入,但肯定跟那本再版有相關。」

 

亞瑟點了點頭,他接話道:

「故事裡的規則是說出自己的故事後便可以順利離開,期間不能有人說謊、跳過,也必須全部的人在場才算數,而在這個世界裡“那個人”會發給我們訊息,類似於他給我們的提示和訊息,也在間接性的限制我們的行動範圍,等同於他給我們的條件就是我們的任務,我們必須完成任務才能觸發劇情,一個很簡單的概念,我們目前為止都是照著他發給我們的簡訊來行動,他是行動者,我們是被動著、故事裡的小鳥,但令我猜不透的是為什麼“那個人”要讓我們這些陌生人聚在一起講出自己的故事,這是有什麼意義?」

 

亞瑟的推論直接又中心,所有的人都陷入沉默,如果這個世界的創作者是個做事沒有底子的人,那麼就是間接性地承認他們有可能也會持續被丟在這邊,因為這是個沒有理由的故事─就跟童話故事書一樣。

 

安靜持續了一陣子後,有人先發出了聲音。

 

「或許因為我們都有不好的過去,」菲利望著木地板道,他的視線不在眾人,「就因為這一點相連性我們被聚在這裡,揭開傷口、看見從前的自己,童話故事裡的小鳥只是順著故事說出自己的背景,他們從來沒有質疑,如果我們真的要做的徹底,或許我們不該在這裡猜測到底誰是發信人,我們只是童話書裡的小鳥,童話裡的角色都是單純而且直接的,他們白的像張紙,給作者來譜上他們的生命,墨水就是他們的語言。然而我們永遠不可能成為那種被任意指使說什麼便做什麼的人,但童話故事裡的人就有可能,我這樣說不代表我們是傻楞楞的去接受未知的簡訊和未來,而是─我們的思想應該像個孩子、我們從未被社會給侷限的年代,那個真正美好的自己。」

 

菲利的視線看向亞瑟,他的話就像在對著對方說。

「在這個世界,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有他的理論了,不然我們就不會在這裡。」

 

 

TBC

 

 

 

作者吐槽:

 

APH慣例,菲利都會很重要XDDDDDD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預感,有個人會跟某個人槓上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翡翠色的向日葵
  • 阿阿更新了!每次看都好興奮(
    超期待故事發展的(打滾
    某人跟某人槓上⋯⋯我猜亞瑟跟伊凡!(不要說答案!
  • 謝謝你的喜歡!說實在我還在擔心這一段有些沉悶WWW
    沒關係我很喜歡別人猜我的劇情,有種共同感!!

    d_節操 於 2016/07/11 17: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