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更的有APH全員的 Ninth Dawn和阿米的 昨日已逝 名日至末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你是怎麼到這裡來的!」男孩仰著頭朝男人大聲說話,先生搖了搖頭,他修長的手指放在阿爾的唇上示意安靜。

「如果要我來照顧你─我想你也必須學會何為休養和尊重,」亞瑟朝著阿爾露出笑容,卸下了第一次見面的驕傲和疏遠,反而是一抹溫柔的淺笑,他還拍了下男孩的腦袋,順帶從西裝裡抽出一張折的對稱的紙,樣子像是合約書,「你的爸媽給了我這張,如果你認得簽字的話,你就會曉得我是合法的。」

 

「我爸媽請了一個惡魔來當我的看護者?」年幼的孩子聲音總是特別尖銳。

「音量別那麼高─而且我不是惡魔,我是個會玩點小把戲的男人,如果你能夠盡量配合我,我肯定會教你一些更有趣的事情。」亞瑟放低音量,他的嗓音充滿神祕感,令阿爾對眼前的人摸不著頭緒,他不曾相信過世界有什麼魔法,像是可以甩著小木仗變出七呎高的火柱、還是吟詠著無人知曉的詩詞便能施展出一道強力的水柱,但孩子的心總是期待著某些不可能的發展,一個符合故事書的邪惡法師和奮鬥勇者,疲於奔波去拯救傳說中沉睡百年的公主。

 

「別站在門前傻愣著了,快來餐廳坐著。」亞瑟推著男孩進到廚房裡,他拉開椅子讓阿爾坐下,接下來便是直接遞上餐桌的濃湯和兩塊熱騰騰的麵包。

「你為什麼會有這些食物?」阿爾先是看著桌上的食物愣了會,他接著抬頭看向對面的男人,對方動作輕巧的在桌上又端上一盤莎拉,男孩只是對著蔬菜皺了皺眉。

「你還在成長期,應該要多吃點對身體營養的東西。」

「我爸媽都沒有限制過我!」

「很可惜我的身分是亞瑟科克蘭。」

 

魔法師打了計響指,為桌上遲遲沒有點上的蠟燭燃起了火。

「我們開動。」

他們的晚餐時間沒有任何對話,只有碗盤和刀叉的敲擊聲,畫面安靜的像副畫,阿爾想那肯定是副一片的憂鬱藍或死寂黑,他感受不到任何以往爸媽在時溫暖的氣息,他寧可一個人享用只有月光培陪伴他的晚餐,也不希望這個家裡還有其他陌生人、還是個沒有任何來頭和背景的魔法師。

 

當他們享用完晚餐阿爾還在想著亞瑟要怎麼洗碗,因為他們家已沒有水了好幾日,但亞瑟只是說了句“美好的晚餐”後桌上的東西便全部都消失,只剩下依然燃著還未減短的蠟燭,他拿起生鏽了的燭台走向阿爾,若有所思地皺著眉躊躇了一下,道:

「如果我沒猜錯,你今天得去買些美麗的花。」

「對阿、花!」阿爾整個人跳了起來,他完全忘記了這回事,這一跳還讓他口袋裡的零錢與其它物品發出碰撞聲,阿爾意識到口袋裡還多了幾樣小東西。

 

「什麼?」阿爾拿起放在口袋裡的三顆糖果,其中一粒便是他早上特別想要的那一顆,他甚至拿起來端詳來鑑定真假,直到他打開了包裝紙聞到屬於糖果的香味,他沒有多想便直接塞入了口裡。

「這是你帶給我的嗎?」阿爾的話聽起來有些含糊,但還夠不成溝通的問題,亞瑟什麼話也沒說,他挑了下眉,像是不對孩子的話感興趣,「好吧、看來你不是什麼壞人。」

 

這下反而讓男人有些錯呃,看來他還必須教會男孩不是說給糖的人就全都是好人。

「可是時間這麼晚了,我可能得明天再去墓地,而且現在這時間花店也沒開。」

「你打算用多少錢買束花?」阿爾抿了抿嘴,他尷尬的將褲袋裡不多的幾枚銀幣交到亞瑟手中,男人只是在掌心捏了捏那些溫熱的銀幣,隨後他便從另一隻至在背後的手遞出一束帶著濃郁香氣的百合花。

「這是什麼?」藍色的眼珠子晃在白色的美麗花朵上,他端詳著幾乎沒有見過的品種有好幾秒鐘,「感覺它相當的.....貴。」

「噢、只是一朵百合花,非常符合你給我的價錢,以後別再跟轉角的那位老婦人買花了吧,她從來不公道,你不曉得她手裡有著兩棟房子,其中一棟還給了她兒子和媳婦。」

「什麼?我從來不曉得─而且你為什麼知道我在那裡買花?」阿爾像是對真相感到喘不過氣,但很快的他又緩和過來,回到了最初的話題上,「那麼我們必須現在去墓地嗎?我不是……我從沒在這麼晚的時間逗留在那,而且去的路上不太有什麼人。」

 

阿爾想起他第一次一個人走在那鮮少人經過的小路上,四周都是已經發黃的乾草,天空是抑鬱的灰,雲層完全地將太陽和光線遮蔽起來,那是個悶熱到幾乎窒息的午後,他的腳步踏在舊的快要毀損的木板上是多麼沉重,那時他的耳裡只剩下不斷重複的踩踏聲,一步一步地走向沒有遺體埋葬的墳墓,他的父母親只被宣告死亡,卻沒有找著留下的屍體。

 

「我們的確是要現在去那兒,現在八點鐘而已,我想我們可以在九點以前回到家裡。」亞瑟信誓旦旦地望著自己的老鐘表,然後他將東西塞回口袋裡,向一切準備就緒搬走到了門前。「夜晚的墳場會有趣許多。」

「沒可能!我走路到那兒至少要花四十分鐘!」阿爾朝著準備要離開家的亞瑟嚷嚷起來,整個樣子像是急慌了,「我們肯定不能在九點前回家、而且那兒烏漆抹黑的沒有一點亮光,我不是….我不太想到那兒去,我不喜歡黑暗。」

 

「放心、沒事的。」亞瑟又倒退走回來,他的語氣像極在哄著孩子入睡,儘管他們要面臨的不是甜美的夢鄉而是荒涼的墓地,「我向你保證、晚上的墓地會特別好玩。」

「你說謊,」阿爾後退了幾步,他退縮於跟著今天才認識的男人前往陰森森還會令人豎起寒毛的墓地,平常一個人走在那路上就足夠他股足一個禮拜的膽量了,更何況要他在晚上前往那鬼地方?「我不會跟你去的。」

「好吧,」男人聽見果斷的發言後便允諾,他不打算再向男孩要求,只是慢步地離開門口,「那裡是讓你盡快認識第一個能力的最佳地點……

 

「你說什麼?」

阿爾想亞瑟肯定是故意地把幾個字說的特別小聲,讓他不得以勾起自己的好奇心,而當亞瑟聽見男孩的發問時滿意地停在了原地,接著他轉過身來,改換為疑問的口氣道:「你不是不想去嗎?那麼我告訴你也沒有用意。」

「我指的是你剛剛的話….你說讓我認識什麼?」

「相信我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如果你沒有跟我去到那兒的話你是不會理解的。」

 

阿爾愣在了原地,他看見男人的身影隨著燭光越來越遠,然而一瞬間的想法閃過他的視線,他叫住了那位剛認識不久的男人。

「我跟你去!」阿爾在亞瑟身後大喊,慶幸著男人是背對著他,不然肯定會看見現在那張咬著牙的痛苦表情,「我不會害怕的!」

 

亞瑟的腳步霎時停下,他再次轉過頭望著男孩,隨後他臉上露出一抹微笑,改為之前那溫柔的語氣道:

「那麼我們現在便立刻出發。」

亞瑟拿著燭台又回到門前,向阿爾伸出另一隻空的右手,他在空中晃了晃卻遲遲沒有接到任何東西。

「你不需要牽手嗎?」

「我不需要!」

「那麼你可以抓我的衣角。」

 

亞瑟笑著打開了房門,轉動門把時發出的聲音比平時還要大聲,外頭幾乎是短暫地發出一絲光亮,像天使背後的光環繞著門口,隨著門越開越大,一條佈滿石子的道路立刻被亞瑟手中的燭光照的清晰了起來,再往前一點便可以看見斑駁的鐵柵欄,裡頭有著許許多多立起來的石塊。

「我….我家的前面是….墳場。」

「當然不是小傢伙,是我的魔法,」亞瑟笑得彎下了腰,隨後他推著男孩離開家裡將門給關上,幾乎是一瞬間的事,門在他們倆人的身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們、我們要怎麼回去?」

「到時候你就曉得了,現在趕快獻花吧,你沒瞧見所有的人都在歡迎你?」

「現在去獻花?……還有你說什麼所有的人?這裡不就我們倆?」

「歐對了、我差點忘記你見不到。」

 

亞瑟恍然大悟般地道,他蹲下身子然後來到男孩的背後,伸出修長的手指摀住藍色的雙眼,安慰性地道:「稍微閉一下眼,我讓你瞧瞧另一個世界。」亞瑟在年幼的孩子耳邊輕聲說道。

當他再次張開手掌時,阿爾立刻倒吸了幾口氣,他的口張的老大卻說不出任何話來,男孩帶著疑惑的眼神望向身後的男人,像是在詢問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有瞧見那些透明但又有點藍色的東西嗎?」

「我、我瞧見─我瞧見了!他們是─他們是誰?」阿爾倒退了幾步,他看著園區裡不停遊蕩的物體嚇的貼進了亞瑟的身邊,「我、我覺得我─我需要、離開!」

「嘿等等、還沒結束。」亞瑟將阿爾的身子轉正面對墓園,他朝著男孩的耳邊吹了口氣,頓時間這裡吵雜的不像夜晚寧靜的墓地。

 

「好了,我們可以去獻花了。」

阿爾緊緊地捧著他要獻上的花,整個人卻定格在了原地,完全沒有一點動作。

「所有的人都在歡迎你!」

 

 

TBC

 

 

 

作者吐槽:

 

亞瑟真的不算坑小孩子嗎(陷入沉思)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翡翠色的向日葵
  • 深深的覺得明明亞瑟是合法的還是好像怪叔叔(
  • 你不是一個人XDDD

    d_節操 於 2016/07/12 12: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