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同樣回望了對方,他的表情趨近於平淡,菲利摸了摸鼻子,隨後他尷尬地擺手道:

「沒什麼、那只是我的想法,我也就說說而已,別放在心上…….」棕髮的人嘆了口氣,他看起來百般無奈,更像是對自己的發言感到後悔,或許他應該什麼話也不說,「我們要找什麼線索嗎?動手吧。」

「不、再等一下。」亞瑟出聲阻止了行動,菲利愣了愣,他打賭整個氣氛被他搞的很僵,但他依然自私地覺得自己的推論不是沒有可能,「我沒有覺得你說的話是錯的,的確也是有這種可能性,我們在一個不由任何理由和理論建造的世界中,所以我們再怎麼找線索也都是徒勞無功,這是你的意思嗎?」

 

「呃、大抵上是,」菲利深吸一口氣,他鼓足了準備才繼續開口道:「說實在,我認為基爾伯特已經非常有可能是發信人了,我不能解釋出詳細的原因,但他既是童話故事書的作者,也跟我們這裡在場的一個人有關,很難不將事件連結上他,而且我莫名地覺得他…..不是一個會思考這麼多事情的人,而且他也並不是什麼反派角色,他的道理可能真的很簡單,就只是要我們講完故事便行,我們不用去思考這麼多。」

「但法蘭西斯的手機上寫說我們還可以去找到更多線索。」路德維希插話道。

「對、他的確是這樣說,又或許他要我們找到的線索不是真的可以碰到或是接觸到的呢?我的意思是─」

「你想說,基爾伯特想要讓我們知道意識層面上的線索?」伊凡補充道,他開始感覺的到菲利所想要表達的內容。

 

「有點像是那樣,我們可能每一個段落都要激發出一些新的思考,然而沒有人知道找“線索”的這一段時間會發現到什麼,可能會發掘出一個人的身世背景、也有可能會找到其它人隱藏的─」

「我們先來看看房間裡有什麼吧。」亞瑟打斷了菲利的發言,他揮手示意開始行動,菲利沒有再多說什麼,他覺得自己心神不寧,好像有著什麼東西在干擾著他的思緒,這時如果自己的哥哥在的話他肯定會發現異樣,他們倆之間有時根本不需要語言,就像種未知的感應,能夠確切地感受到對方的感覺。

然而他在這個地方就必須自己解決事情,沒有任何熟人能夠幫助他擋下風波,除非他站出來為自己發聲,要不然他肯定拿不到任何人的信任。

 

菲利忽然感覺自己回到了當年工作的場景。

 

 

 

 

「伊麗莎白挺漂亮的阿,」王耀拿起桌子上的相片,若有所思地看了一會兒,「她如果是模特肯定能海撈一筆錢。」

「找些更有用的東西,王耀。」阿爾翻弄著書櫃,但他也就僅僅只在書櫃那一塊活動,他幾乎將書給翻了有四、五遍,卻依然沒有找出任何有用的東西。「我敢打賭這兒沒有其他資訊了,應該是上頭比較有東西可找─基爾伯特的房間,他肯定跟整件事情有關連。」

 

「你怎麼曉得的?」法蘭西斯放下手邊工作,他覺得腦袋熱昏昏的,跟外頭的冷度肯定變成個大對比,又或者只是他蹲太久了,一下子站起來時有些頭昏眼花地。

「直覺,我就是覺得基爾伯特很重要,」王耀挑眉說道,他翻弄完伊麗莎白的相簿後將它歸回原位,他只瞧見裡頭一大堆的女孩子,「而且伊麗莎白似乎沒有男朋友。」

「是他的個人問題嗎?到了這個年紀還沒有對象?」阿爾乾脆坐到地板上,他不打算在書堆中發慌,「還是說他沒有理想的人?」

「誰曉得。」王耀對伊麗莎白本身沒有了興趣,他改往注視著窗外,外頭還是跟之前一樣深沉的黑,但現在也就只是凌晨兩點,他卻覺得自己已經呆了有一個禮拜那麼長。

 

房間又回歸沉靜,他們各自忙著手邊的事,隱隱約約樓上傳來細碎的腳步聲,菊抬頭望了眼天花板,他像是陷入深沉的回憶,卻說不出心頭上的糾結點在哪。

王耀的視線依然往窗外飄,他發現就算在二樓卻依然被高樓大廈給擋住了視線,可能還要在上面幾層視野才會佳,更應該說這裡是都市區,這一棟老舊的公寓出現在這裡反而格格不入。

 

王耀站在窗邊好一陣子都沒有動作,就像是被時間給定住了一樣,他沉默的望著外頭,然而一閃而過的黑點卻晃過他的視線,他一下子豎直身子地直接探出窗外,他剛剛確信自己沒有眨過眼,他看見了一個快速晃動的東西,那模樣就像一個在快速奔跑的人。

 

王耀後退了幾步,他背著身向菊問道:

「剛剛樓上有人下來嗎?」

「不、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稍微去一下外頭,我好像有東西掉了。」

「需要我幫你─」

 

王耀還沒等菊的話說完便迅速離開了房間,他反覆對照著方才的映像,他將那一張張畫面疊合起來,一晃而過的人影簡直就像他英國的親人,王耀肯定不會認為他會出現在這裡,他卻依然往黑影的方向跑去,他打賭自己太過神經質了,就像在盲目追求著一團迷霧重重的黑影,然而當他跑到腦袋都快運轉不過來時,他半點人都沒找到。

 

王耀用還帶著熱氣的手摸了下口袋裡的信封,那玩意兒冰的幾乎抗拒他的體溫。

 

 

 

 

「剛剛有誰離開了嗎?為什麼我聽見…..」路德維希的手搭在門框上,他皺著眉詢問,他卻已經發現有個人不見了蹤影,「王耀呢?他去哪了?」

「我不曉得,他突然跑出去了─」菊還喘著大口氣道,他剛剛試圖想要追上對方,但他發現自己的距離只是愈拉愈大,「我有叫他,但他似乎聽不見。」

「搞什麼?」伊凡沉著臉道,他看起來完全不滿意現在的發展,「需要有一個人去找他嗎?」

「不用,他會自己回來的。」亞瑟搖了搖頭,逕自走向房間的桌子旁然後將口袋裡的照片遞出來,「你們看看這張相片。」

 

「這是…..這是伊麗莎白和基爾伯特?他們倆也認識?」

「除非有人想要造假照片。」亞瑟晃了晃單薄的紙張,就這麼將它放在桌子上,「但我不認為會有人想這麼做。」

「但我完全沒有聽過他有提過其它女生的話題。」路德維希的眉頭擠在一塊,似乎為自己的不熟悉感到抱歉。

「這沒什麼,留給你哥一點私人空間嘛。」法蘭西斯笑著擺手道,完全不在意究竟路德維希有多麼愧疚。

 

「那麼我們現在要在這裡等他回來嗎?」阿爾探頭往門外看去,外頭依然是一片黑,唯一跟室內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極大的溫度差。「他會不會就這樣─」

「不好意思。」王耀喘了幾口粗氣,他拉拉自己的衣領,然後直接找了個空地便坐下,「我們直接開始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