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架空、慢熟、奇幻

※師傅一樣是個神棍XDDDD,但是沒有遇上茂夫,而且他辭退了工作到鄉下生活。茂夫是個19世紀的幽靈,一樣擁有超能力

※其實沒有什麼CP味,這一篇也不會有什麼特殊的戀愛感,比較像是純粹敘述感情的故事,上面的CP只是我比較喜歡的口味XDDDDDDDDD但的確也比較偏向那個部分

※後面可能會有些微律茂,但相信我還是以靈茂為主

※輕微虐,我覺得沒有到很虐(對於一位一天到晚都在寫玻璃渣的人如是道)

※所以你們信不信這是一個虐中帶甜的故事?

 

 

要怎麼造一個人。

首先、準備一些毛線、亮片、棉絮、鈕扣,還有破碎的布料,各種顏色的都行,如果是女孩的話也可以放上一些亮片,當然男孩也可以這麼做。

你還需要足夠的膠水和剪刀,為了剪出漂亮的頭髮,用那些毛線編織而成,棕的或黑的,用膠水將他們密合,需要花一點時間等到它們完全乾了並且黏牢。

各種花式和顏色的碎布可以當作衣服,長短都行,但最好做上一件備份,好讓他們可以冬夏替換,沾滿髒汙時也可以隨時換洗,所以要做的耐用,就算是破碎的也一定會有上好的布料。

當然還要棉絮塞進布料裡,最好塞的緊實點,那麼他們走的路都會是有力的,不像一出生便體重過輕,然後再用針線縫好,等到他們摸起來又鼓又飽滿時,就是可以縫上嘴吧和眼睛的時候了,鈕扣要找到相同顏色和大小的,縫好後要小心翼翼地捧起來,然後朝他輕輕一吹,將愛給放進他的心房內,最後要緊緊的抱住他,告訴他你非常愛他,所以你也必須深深愛著自己。

 

 

 

 

靈幻新隆從公車上下了站,他起了一陣暈眩,外頭的天氣熱的他一下子地脫掉自己的外套,他在車上坐得太久,這裡離都市已經非常遙遠,是一個清少人聚集的小村子,就好像連續劇上會看見的小村落,幾家賣糖果和家常用品的雜貨店,還有幾個小孩聚在一起規劃他們又要去哪裡探險,平淡又清閒,靈幻找不到第二個比這裡還要好的地方了,他需要一個遠離紛爭和吵雜的空間,一個可以讓他暫時不再想那麼多、可以讓他緩口氣然後放鬆的休息站。

 

靈幻走在熾熱的空氣中,手錶上的時間告訴他現在是炎熱的下午兩點,公車停在一條筆直的小路上,一整條路就只有剛剛那一根公車時間表,他時不時地回頭望著那一根矗立在路上的明顯竿子,他想自己應該要再過一段時間才會來到這裡了,接著那根竿子越來越遠,直到他沒有精神去回頭,他的脖子早就流滿濕黏的汗,托著行李的手因為圈著握把而脹滿熱氣,他就站在路邊喘了幾口,他沒有打算拿出後背包的礦泉水,他告訴自己還沒到達目的地就不會沾一滴水。

 

靈幻的意識模模糊糊地,他甚至不曉得自己走了多遠又花了多少時間,他只知道日頭天殺的大,一路上沒有一棵樹讓他乘涼,但就算有他也不會停下步伐,他看著小徑旁長滿綠草的原野,就是令人嘆為觀止的一整片,如果他今天的身分是觀光客他會很樂意停下腳步然後拍張照留戀,但他看著這些一成不變的綠色佈景已經乏味,他希望能在前頭盡快見到一些方方正正的屋子,或者一點人的跡象,他的腳步沒有慢下來,他只管一路頂著太陽走著,接著他看見路旁有著另一大片葉子稍大的田野,他猜想村子肯定不遠了,所以他握緊背包和行李,開始用剩餘的力量邁起大步來,最後他見到一些屋子的跡象,還有一些人彎著腰在田裡工作,他終於驗證這兒可不是一座死城,他可是已經委託行李公司和預訂了一間便宜的小屋子。

 

靈幻終於踏進算的上村子的邊界,有個老伯在電話裡告訴他會在這兒帶他去自己的屋子,他看見旁邊有個人影走出來,那人就穿著個白灰色的背心,上頭還有一些髒汙,看上去不像是泥土,那個老伯頭上頂著一個斗笠,手上還拿著一張皺紙,他拿起掛在背心上的眼鏡,低頭問道:

「你─你是靈幻新隆?」老人將紙給拉遠了一些,支支吾吾地念道。

「對、我是。」靈幻再次滴頭擦了擦汗,他耐著熱天的拷問回答。

「我是上野俊,」老頭子伸出手笑了下,靈幻禮貌性的回握,他握到粗厚的繭以及濕熱的手汗,「我帶你去屋子那。」

 

老人朝穿著白色襯衫的男人招了招手,他看起來也被熱的發慌,他們一路上沒有太多的對話,就只是簡單地交流一下,靈幻連他們過了多久才到屋子也不曉得。

「這是你的鑰匙,」老人將一串被握的有些熱的金屬物交到靈幻手中,他帶客人走了一圈房子,基本配備都算的上齊全了,房子後面還有後院,經典的日式建築,他大約聽了下要怎麼繳費用和房租的問題,接著他的視線就飄到院子後頭的一個山坡小徑上。

 

「那裡沒人進去的。」上野注意到靈幻的視線,他將通向後院的紗窗拉大,他指了指茂密的樹林,上坡的小路被樹蔭遮的只剩下點點亮光,小徑就在院子的側邊,一路蜿蜒上去,靈幻意識到他的住所原來離山那麼地近,他估計了一下背包裡的蚊香,但他很快又拋棄了這個想法。

「雖然很少有人會在那坐山失蹤,但那兒的氣氛就是不太好,沒有出事也不會有人想上去,我可以告訴你上面有一棟破屋子,那棟屋子被人說有不乾淨的東西存在。」

「但你說發生案件的次數不高,」靈幻來回移動了下紗窗,似乎在測試滑順度,「那麼應該不是個太難勸的大妖怪,你們有試著請人來看過嗎?」

「有阿,」上野點了點頭,靈幻注意到他的聲音是有些沙啞的,「但是每個人都說上頭沒有問題。」

 

「那麼就是你們多心了。」靈幻笑了一下,他隨手拿著一張契約單搧了搧風,「而且如果出事率不高的話,我想是沒什麼大礙的。」

「我知道上頭一定有東西,」老人的固執心態總是難搖動,靈幻依然笑著點頭說好,他沒有想要再繼續這個話題,他只想趕快清理好東西後休息。「我上去過,那裡的氣場就是不一樣。」

「這麼打賭啊?」靈幻笑了笑,他們開始移向出口,希望上野就此出去,「那麼我之後上去看看來確認一下好了。」

「別拿生命開玩笑啊!」老人的語氣嚴厲起來,此時靈幻已經打開門推著老人出去了,「有什麼事可以再來找我!」

 

上野的聲音越來越遠,靈幻開始整理起自己的東西,他先將屋子簡單地打掃了一遍,接著再將東西一一擺上去,他的動作因為天氣和體力的因素而變得緩慢,但他依然堅持在今天就將東西整理完,當他終於把一箱箱的紙箱給打理好後,他坐在榻榻米上像個石塊一動也不動,後院的窗子還打開著,他就這樣讓風給吹進來,直到他緩夠久後已經七點鐘了,但他完全不餓,他只想要沖個澡然後睡覺,結束這昏昏沉沉的一天。

 

夏天的夜幕遲了一些才來,靈幻在洗完澡後去到前面的雜貨店買了瓶啤酒,天上的星星多的讓人髮指,靈幻曾經看過一本描述星星和星座的書,那多半是可以有更多理由可以呼悠他的客人,但那也僅僅存在於充滿油墨味的書頁上,一段時間後他將積灰的書給捐了出去,直到現在他才想起好幾年前的那一本書,他突然納悶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在做毫無意義的事情上。

 

但靈幻覺得星星不是毫無意義的,所以他隨便拉了把椅子,然後跟著雜貨攤前的一些人坐下來看星星,一看就是一個小時,他甚至覺得自己可以為今晚觀察到的東西寫出一個故事,此起彼落的禪聲和交雜的樹聲,晚上的溫度比早上還要降下許多,他感覺到頭髮被些許的微風吹起,稱得上是舒適、更稱得上是天堂。

 

他就坐在椅子上,手拿著一罐啤酒,然後抬頭望著佈滿黑夜的星星,好像特效做的大場面,對、的確就像連續劇,完全跟他以前的生活扯不上邊,他就像活生生地跳進了螢幕裡,然後開始另一段酸甜苦辣的人生,但他尚未知道故事的結局會是怎樣。

 

他想自己會喜歡上這裡的。

 

 

TBC

 

 

 

作者吐槽:

 

慢熟慢熟慢熟慢熟對不起我可愛的龍套還沒出來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好吧、我想再重申一遍,這篇基本上不會是戀愛發展,所以可以說的上很清水、極為清水!

歐對了不負責任的作者又如是說:不知坑否WWWWWWWW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