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更的有APH全員的 Ninth Dawn和阿米的 昨日已逝 名日至末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男孩什麼話也沒說,他的嘴吧抿成一條線,抬頭用張的大的眼望著男人,他喉嚨動了一下,正要開口時卻被靈幻給打斷了。

「這裡風景很好,」他邊說著邊給自己點頭,然後四處張望了下,還回頭望了眼攀著青苔卻依然完整的石井,「我覺得這裡可以讓我舒舒身心,我最近被事情煩得有些累。」

男孩瞇了瞇眼,他低下頭像是沉思了會,隨後輕聲道:

 

「跟我來。」

 

靈幻看著男孩走到他身前,他注意到孩子的皮膚在這幾乎天天大太陽的日子裡顯得蒼白,他的臉上更是沒有血色,說話時似乎帶著透了涼氣的語調,好像他用著僅剩的弱氣發言,哪裡來的一陣風都可以將他吹走。

「你叫什麼名子?」靈幻跟著眼前的孩子走向日式大宅裡,他見到牆上斑駁滲水的痕跡,但卻依然頑固耐用,沒有他先前見到的黑色腐朽和沒有規格的梁祝。

「影山茂夫。」

「我是靈幻新隆。」男孩又拉開了一個紙門,頓時間靈幻才曉得有哪裡不對勁,他覺得自己來到了至少好幾十年前的時代,但看起來是更久,例如一個世紀?他在心頭的確是有個自己遇到了靈魂和看見異象的底,但他卻完全沒有想到這有可能是穿越!

 

「所以這裡只有你一個人?」靈幻張望著房子內的格局,他努力將時代的數字和樣子合在一起,但他依然沒有對到確定的答案,眼前的男孩可是直接穿著白襯衫和一件黑色短褲,就像村子裡的所有孩子一樣,只是稍微有些髒汙和破了洞而被補上的痕跡,他可能特別真愛這白色的T恤、又可能是他的家境窮困,而必須縫縫又補補,所以上頭才會有一些色彩不統一的布料,然而這被稱為家的大宅子格局絕不可能讓他需要補縫衣服,除非他有個狠毒的後母,好像白雪公主那樣。

 

「你是指家人嗎?」茂夫的腳程依然持續,沒有因為問話而放慢或停下,他只是稍稍扭了頭道:「他們因為工作的原因而到了其他的地方,這段時間就只會有我一個人。」

「歐、所以你一手包辦家務?」靈幻提高音量,他的口氣帶了些稱讚,「打掃伙食都是?」

「一直都是。」他們走到一條長廊的底端,那裡的側邊有個小房間,只有兩片紙門當作入口,房間裡有一張差不多到小腿處的矮桌,但那桌子可比一般的大多了,上頭有一些看起來像是用零碎東西拼出來的場景,一些彈珠或幾條橡皮筋、碎花布以及舊報紙,它們被放置在桌子上,帶著一種詭異的湊合和順序感,遠看甚至有點像─

 

「一個造景,」靈幻盯了盯桌子上的玩意兒,這是他思考了十秒後才道出的話,他的第一印象其實是一堆破銅爛鐵。「我有看錯嗎?」

靈幻的視線望向站在矮桌旁邊的男孩,他瞧見茂夫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眼睛和嘴吧越來越大,表情讓靈幻想起小時候看著天上掃過的流星群,一閃一閃又冒著長長亮尾,如今那星星卻像在男孩的眼珠子裡打轉。

 

「你….你知道這是……

「一個造景。」靈幻又重複了遍,這次他加重語氣,彷彿自己非常打賭這個答案,但事實上靈幻覺得的確如此,要不然男孩也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所以他只是在說一遍來告誡自己講得夠清楚,「雖然看起來有點雜亂,但我的答案不會變。」

「這、這是第一次….被人給看出來….

「歐,那麼很顯然,那些人沒有藝術的氣息陶冶。」靈幻挑眉,覺得有些驕傲,彷彿全世界就他一個人懂得一位作家的抽象畫一樣,那真是讓人有優越和榮譽感。

 

茂夫低著頭看向腳旁的矮桌,他像是對著那堆東西沉思,卻又像只是平平地看著而已,直到靈幻以為他可能會這樣站著一整個下午時,男孩打破沉靜開口道:

 

「你知道怎麼造一艘小船嗎?」茂夫又用手比劃了下加以解釋,「我不是說那種木船,是一艘紙船。」

靈幻皺了下眉,他從來不跟手工藝扯上邊際,小學時他的藝術方面是很低分的,但他依然可以用驚人的想像力將一副作品的好處從無說到有。

「我想我可以很快上手。」靈幻沒有為此感到尷尬,他只管自己能不能上手,至少他知道自己如果鐵了心的話那依然是可以學會的。

「我會把步驟講得很細的。」茂夫笑了一下,他隨手拿起地板上的兩張廣告單,一張放到大人的身前,一張拿在自己手中然後坐了下來,他拍了拍對面的空位示意男人跟他一起坐下來摺紙船。

 

茂夫先將廣告單鋪平,然後他開始解釋:

「首先、你要先朝中間對摺,這樣子變成小一點的長方形,接著四周的四個角在向前摺……」茂夫先摺了一遍,動作異常的緩慢輕巧而且溫柔,隨後他將樣子放到靈幻眼前晃了晃,「就像這樣。」

靈幻動了動眼珠子,他放下自己身後的包包,然後跟著開始摺起紙船。

「再利用同樣兩邊的角再對折一次,兩角向中心摺去……」茂夫注意到靈幻的手頓時卡了起來,他看起來遇到了瓶頸,就像自己當初那樣,最終成果變得破破爛爛地,「…..你會覺得很繁瑣嗎?」

「不、我不覺得。」靈幻瞇了下眼,他的口氣幾乎不得退讓,手裡還不斷嘗試著錯誤的步驟,「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

「沒關係、我們可以跳過。」茂夫自顧自地開始摺起自己手中的廣告單,他邊摺邊道:「我剛開始也是摺的不成樣子,所以我造了很多艘破紙船,直到現在我雖然熟練了,但稱的上好看的卻也就只有那幾艘。」

 

靈幻的眼神注視著男孩的動作,他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顯得有些不服氣。

「你只要多看幾次就會了。」茂夫將一艘摺好的紙船放到矮桌上,船的底部似乎還有一些藍色的棉線來當作河流。

「我會的。」靈幻打賭道,隨後他站起身要打開窗戶,好讓房間內可以通點風,然而在他拉開窗戶後卻愣了一下,靈幻不敢相信自己在遠方居然看見了還有好幾戶人家在山腳下,還有人群從裡頭來來往往,再遠一點還有一條河流,而那條河流上有一艘隨著水波上下晃動的小船,那格局和場景就像矮桌上那些由零碎物品組成的一景一物,然而窗戶外面的卻是那麼有…..整體性和真實感。

 

當靈幻回頭想要再確定一眼桌上的東西時,他看見男孩黑亮的眼睛注視著他,隨後茂夫指了下靈幻跟著帶進來的雨傘道:

「你可以送我那個東西嗎?我需要它來製作衣裳。」

 

靈幻沒有太多思考就直接將手裡的雨傘遞給了男孩,那幾乎像本能般快速,隨後他聽見細弱微小的道謝聲,緊接著場景驟變,當他再次睜開眼的同時,他又回到了那個雜草及腰的荒廢屋子前,這時太陽已經落到山的後面去,陽光漸暗,再加上烏雲壓著天空越來越沉,他感覺到臉上滑過一滴冰涼的水,靈幻抬起頭看著烏雲暗暗道:

 

「下雨了。」

 

 

TBC

 

 

作者吐槽:

 

師傅只要帶著雨傘,就不會下雨。

師傅只要不帶雨傘,就一定會下雨。

這真是抽了上上籤。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玉
  • 用雨傘製作衣裳(驚)
    是茂夫他自己要穿得嗎?還是別有用途?
    話說師傅撞鬼不怕,卻怕穿越,和一般人不太一樣啊…
  • 當然不是他自己的衣服XDDDD是第一張前頭講的:如何做一個人?
    師傅也不是怕穿越吧?他只是第一次經歷這個過程,誰叫他(自稱)是靈能者XDDD所以撞鬼還是不會怎麼怕的啦XDD穿越在正常人的眼中比較難以想像

    d_節操 於 2016/08/14 18: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