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幻作了一個夢,場景是早上去的那座山頭,他視線模糊的看見了一長串之前經歷過的內容,接著遠遠地有一個綠色的鬼火,那顏色簡直綠的慎人,臉頰上還加了意義不明的兩團紅點,看起來就像在臉上化了濃豔的腮紅,但隨後那鬼火轉成穿著西裝的成熟男人,紅塊依然沒有退去,好不跟背景搭調,他開口就厲聲直道:

 

『你最好離那孩子遠一點,他有他該管的事,你這麼做會兩敗俱傷,你是必須要負擔後果的。』

靈幻罵了聲髒話,意外發現自己能夠開口,於是他毫不保留的對回去。

『你倒不如先告訴我他是個什麼樣的身分,你就只是放個按鈕在地上然後叫我不要按,這是引誘犯罪,如果有過你也得參一份。』

『你按了會世界末日,』男人回答的出奇豪爽,這讓靈幻一時間接不上話。『好吧其實也沒那麼嚴重,就只是你的世界末日。』

『你憑什麼那麼篤定?你是哪來的人幫我托夢的?那你可以看到我幾歲成家立業嗎?』

『你的臉皮呢!』夢裡的人居然還跟他對嗆起來,『都世界末日了怎麼有妻子小孩?你想陰婚嗎!』

『我不曉得有陰婚,你是說我死後才能結婚嗎?』

『為什麼我大老遠來要跟一個神經病對話…..』男人嘆氣扶額,看起來是有千百個不願意被請上來的,『我該交代的事情交代完了,你要怎麼做是你的意願,閒事還是別管太多,那孩子有的心結還是需要自己解開的…..

綠色的鬼火說完後,就帶著幾抹灰色的白霧退了場。

 

 

靈幻被一道亮光逼醒,他坐在不厚的床墊上思索了剛剛的夢境,他第一次夢到這麼清晰的夢,甚至是剛剛的場景都還歷歷在目,靈幻相信那個夢不是一般的,那畫著腮紅的男人提醒他別再去找男孩,原因也沒說清楚就這麼醒來了,他頓時對夢裡的男人充滿挑戰性,明明叫他別再去山上但靈幻偏執地就是要上去,但那也就是腦袋裡想想放話,既然有人這麼體貼告訴他別去山上,他也就安分個一個禮拜看情況,靈幻相信一個禮拜也夠他忘記先前種種奇怪的事情了。

 

生活總該歸回平淡,他瞭解叫做茂夫的人來歷不簡單,但他的樣子也不像是個世紀大壞蛋、也不是個會放核彈炸地球的大爛人,所以他還是先採取自己先入為主的信任,他打從心裡覺得夢中的男人的確白白花了寶貴的時間精神耗在他身上。

靈幻將床鋪旁的報廢紙張塞到一個角落裡,他昨晚在睡前花了點時間在摺紙船上,然而他還是弄不出個像樣的,隨後也不知怎麼地就整個人往鋪好的床墊上睡去了。

 

靈幻弄了兩片果醬土司就當作早餐,他被昨晚的夢搞得沒什麼食慾,腦子裡的東西影響到他腸胃的蠕動速度,本該先消化食物的份全都歸到玄夢上了,門外拖著東西的聲音干擾到了靈幻,他往窗子外看就見到一位老太婆,他朝著年邁的女士問好順便攔住了她,隨口問了山上的事。

「那裡濕氣很重!不管多乾燥晴朗的天氣都是一個鬼樣!」婆婆拿著一包黑色的塑膠袋,看不清裡頭裝了什麼,但多半是垃圾,「但我不覺得那裡是個壞地方,你聽了肯定覺得很奇怪,雖然濕氣重、也不代表陰氣重。」

「所以你的意思是上頭無害囉?」靈幻反問,他瞧著奶奶的眉間又多出幾條皺紋。

「可以這麼說,但還是別上去,因為那裡不是我們的地盤,那裡幾百年前就被其他人占據了。」

「給誰?」

「一隻鬼!」婆婆的話留滿玄機,聽的靈幻也不是很懂,但大概就是管那地的鬼是個好鬼,他不會去肆意傷害人,然而這些線索又與他的夢相剋,而且他多半有個底子,那鬼就是昨天見到的男孩。

 

而且那鬼男孩似乎還造了個相當厲害的空間,那空間在男孩眼裡就是一世界,靈幻暗自知曉男孩的力量可能高出他所能想像的範圍外了。

多虧了婆婆的話,靈幻在靠近午時整理了東西就準備上山,這次他還帶了些食物,他拿著冰箱裡昨晚的剩飯剩菜時還很納悶,鬼可以直接吃東西嗎?還是說他需要用別的管道讓它進食?想著想著他包裡就帶了兩盒便當和餐具步出屋子,往山坡上移動。

 

一樣的老位子,走到了一段路後就可以見到隱密的小徑,他這次比較熟悉了地形,只是過程也沒有比較順暢,石子依然穿過鞋子刺著他的腳底版,有時還痛的他哇哇叫,但他依然到了山中老屋,這地方跟昨天剛來的時候一樣破爛,只差一位神奇小男孩施展法術讓屋子重建。

 

「你怎麼又來了?」靈幻聽見預期的聲音,知道男孩就在他身後,他帥氣的轉過頭,然後盯著他。

「這裡有被封住嗎?難道我不能來?」靈幻皺著眉好像有那麼點困擾,他的眼珠子不自然地往上飄,像極了不小心勿入禁地的旅人,「但我不知不覺就走來這了,你覺得會不會是神祕的魔法?」

「小酒窩沒提醒你嗎?」男孩偏著頭,他眼裡的黑色珠子在光下反出亮點,「還是溝通出了問題….

「小酒窩是誰?」靈幻低下頭問著,他看著男孩黑得發亮的毛髮,好想摸上一把,「是我夢裡見到的那個綠色鬼火嗎?」

「恩、就是他,他應該有警告過你別再來這了吧?」

「它的確這樣說過,但是又有一個老太太跟我說這兒其實沒什麼害,所以我就來了。」靈幻眨眨眼,顯的多麼安心自在。

 

「你知道那個綠色的東西….是個幽靈吧?」茂夫試探性地小聲詢問,他的眼神透露出質疑的冷漠感,「為什麼你寧願相信人類的道聽塗說,卻無視真正理解這世界的人的建言?」

「因為我是個人類?誰曉得!」靈幻笑出了聲,但他又迅速皺起眉毛,擺起不悅的神色,他連續嘖了好幾聲,直到他的口水都噴到茂夫臉上才開口:「而且你看看你,瘦的像竹竿,我小時後雖然爸媽老是念我也沒這樣虐待過我,說,那個叫小酒窩的人是照料你的人嗎?」

「他不算是……我自己也搞不懂了,但又好像是……

「那就是他的不對,連要把小孩餵飽的基本概念都不曉得嗎?」靈幻突然領悟到了什麼,他突然張口大喊:「所以他才攔著我來!講那麼多好聽話就是它自己虧心,連個小孩都不會養,你以後要怎麼…..

 

「那個、你也知道我是個……幽靈吧?」靈幻拉起男孩的手突然停在半空中,他的視線從纖細的手臂轉回到男孩的眼珠子,他直直地瞧著,像是要看出什麼端倪,發覺男孩的眼神幾近無神,有點類似眼珠子上蒙了層灰,讓他瞧不見男孩的心底。

「我知道、昨天就知道了,怎麼有人身邊發生這些事還覺得你是個普通人?」

黑髮男孩的眼睛睜的圓大,他像是被話語給激到,卻又很快地回復過來,回到黑沉暗淡的憂鬱小男孩。

 

「那你還來做什麼呢?為什麼不懼怕我?」靈幻被問題給逗笑了,他哈哈兩聲順便拍了男孩的頭毛,比想像中溫暖柔順,證實了不是每隻鬼全身都冰涼涼的。

「為什麼我要懼怕你?」靈幻又再次反問,只要當他自己也想不出問題的頭緒時,他就會把疑問原封不動地丟回給主人,「你看起來挺需要一個人來陪伴的。」

「沒有其他企圖心?」男孩瞇起雙眼,像極了未睜開眼的奶貓。

「有的話被雷劈。」靈幻舉雙手發誓,誠懇地回答茂夫。

「這話很重,你最好別立這種約,在我身邊就很有可能會發生這種狀況,而且來這邊的人都是有目的的。」男孩的視線垂到地面上,好像跟他說話的人是空氣,也從來沒把對方放過眼裡。

 

「好吧,我其實是有企圖心的。」靈幻吐了好大一口氣,他的語氣一個轉折,惹的男孩突然抬起臉龐望向男人,似乎對男人會這麼回答帶了點緊張和失落。

「我的目的是─」靈幻故意把語速放慢,分明就是要逗著男孩玩,然而茂夫卻意外認真的等著下一句的著落,這讓靈幻發自真心地覺得好玩,「來跟你一起吃午餐。」

茂夫疑惑的眨了眨黑亮的眼,他甚至發出了「什麼」的感嘆詞,然而自己好像又沒有發覺。

 

「我帶了兩份,可是我不知道你可不可以進食,你會餓嗎?」靈幻問到這裡開始擔心起來,想著自己帶了兩個便當盒也真是剛巧,但是他可不想原封不動的就拿回去。

「我會餓,但我不吃這些食物。」

「好吧,那我帶回去一個人吃兩份。」靈幻自討沒趣,沒有辦法餵食男童鬼魂樂趣大減,當他正苦著臉要把便當盒收起來時,移動的手被男孩給突然抓住,這力道似乎還不小,反向操作成功。

 

「也不是不能吃….只是沒有實質意義上的飽足感…..普通人類給的食物吃進肚子裡就有點像空氣……

「嚐的到味道嗎?」靈幻直接省略男孩的前言,沒有飽足感就算了,舌頭嚐的到美味的食物對一隻鬼來說也不差。

「味道是可以的……

「那就吃。」靈幻直接把便當塞進茂夫的手裡,他回頭看著已經完整的大宅子,心想果真,男孩似乎只要放下心房就會打開另一道大門。

 

他們倆人沒有進到屋子裡,而是在外頭的走廊上晃著腳,茂夫似乎從頭到尾都沒有穿過鞋子,而靈幻則是脫掉球鞋又脫掉襪子,讓他的腳丫直接晾在空中晃動,他好久沒有這種奔放感,就像在山坡下那群玩的熱烈的孩子們。

 

茂夫拿著湯匙卻沒有動作,只顧著朝便當盒裡的菜發呆,隨後他舀起一小湯匙,又停了有半分鐘,靈幻看著自己的便當已經少了三分之一,他不可能就在這裡看著一個小鬼有一下沒一下的觀賞博物館裡的新奇珍品,所以他開口催促,男孩聽到指示卻也只是咬了一小口,就是不敢張大嘴吧滿足的吃進去。

 

「喂,有那麼難吃嗎?」靈幻的口裡還在咀嚼著食物,這讓他說的含糊不清,只見男孩輕微地搖了搖頭,他的髮絲隨風而晃,看起來整個人輕飄飄的,而手中的便當盒又是如此沉重,「我沒有下什麼咒術,這是很平常的家常菜,昨晚一不小心煮多了……所以也算是我的剩菜,還是說你會介意這點?」

「不、我一點都不介意,」男孩又再用力的搖了下頭,他看起來被問得有些慌張,「我只是很久沒有見過這些東西了。」

「你時代有多遠還是多沒文化,」靈幻看著自己的便當盒還剩下一半,他還幻想著可以跟幽靈小朋友快快樂樂的吃個午餐,但看來是他等著憂鬱小孩慢吞吞的吃完一口口的飯菜了。「這是很普通的便當,沒藏什麼玄機。」

 

靈幻試著卸下男孩的心房,隨後茂夫再舀了一口湯匙然後全部塞進嘴吧,這畫面對一位骨瘦如柴的孩子竟然如此不同,隨後男孩吃著吃著眼角就濕潤了起來,靈幻還以為自己看錯了,直到他覺得茂夫的臉產生一種紅潤感,他才發現小幽靈居然哭了。

 

好端端地靈幻也不知道對方在哭什麼,隨後他只是放下吃到一半的便當盒,看著男孩緩慢地咬著口裡的東西,他說過他不會有飽足感,然而靈幻卻看得出他很留戀那股味道,是在他身為幽靈時極為難品嘗到的家鄉味,他看著茂夫哭的幾乎干擾到了進食,想出聲卻又把嘴給緊閉著咀嚼,他只好摸了下孩子的腦袋,像個不稱職的保母喊到:

 

「慢慢吃,別噎到了。」

 

結果卻造成反效果,男孩吃完了口裡的飯就哭了起來,靈幻只好自顧自地繼續進食,他實在不太懂的怎麼照顧小孩,卻已經完全把先前的夢給拋到九霄雲外了。

 

 

TBC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