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靈幻趁著夜幕低垂時偷溜下山,俗話說家是最好的避風港,但他回到客廳時卻看見家裡有個陌生人,靈幻冷笑,背包裡的防身小刀終於派上用場,他快速抽出鋒利新好的刀片、丟下背包鼓足氣勢大喊:

「我家裡沒有錢!要命沒命要臉也沒臉!你敢動手我就叫山上嫩小孩把你修理一頓!」靈幻頓了頓,他又繼續補充道:「如果你跟我一樣有戀童癖也可以偷偷給你摸一片屁股!但只有一片!」

「媽的你這個神經病!我是小酒窩!」男人轉過身大吼回敬,他被一進門就像喝了幾打烈酒而拉高嗓子大喊的人搞的神智不清,「你真的很不要臉!還有誰是山上嫩小孩!有戀童癖也不要這樣不打自招!」

「噢、小酒窩,你好阿。」靈幻放下刀子,將它放在矮桌上,拉起官方笑容道:「忘了我剛剛的話。」

 

「你不用一直刷新自己的底線。」小酒窩皺眉,眼底盡是不愉悅,靈幻第一次看到這個表情,應該說這是小酒窩頭一次聚現化。

「有什麼大事,酒窩先生,特地讓你拋頭露面,我想話題是關於─」靈幻的話頓時停住,他的眼睛微微閉起,變的細長銳利,「……小朋友的一半屁屁,我真的可以施捨你一半。」

「你腦子到底裝了什麼!你難道一天到晚都在想他的屁屁?」小酒窩大叫,看起來頗為崩潰,「而且我不想要!」

「喔那好吧,」靈幻聳肩,樣子一點都不在意,「我也可以一個人兩片。」

 

「你最近可能在那個地區沾染了太多陰氣,」小酒窩終於打斷靈幻的發言,直接將對話拉回正道,「這代表你未來的見鬼度會越來越高,然後體質離正常人類越來越遠,這就是你看的見我的原因。」

「所以你沒有做小把戲?」靈幻拿出筆記型電腦開始作業,為了他將來的大好人生著想,他還是必須花心思在外快上,「那麼以後茂夫躲起來我也能找到他了,哈哈、他的表情肯定很有趣。」

「不、他比較不一樣,如果他真的想藏起來,上面下面都找不著他。」

「蟬聯躲貓貓冠軍阿……」靈幻敲擊鍵盤的手突然停在空中,隨後又響起快速的噠噠聲。「茂夫跟我提到你之前跟他相遇的事。」

 

「嗄?他說了什麼!」小酒窩又拉開嗓子,他的聲音其他人聽不到,但是靈幻的耳膜幾乎要炸裂,他沒好氣地吼回了句小聲點。

「呃抱歉─」小酒窩瞇了瞇眼,緩慢地整理了下黑色西裝接著坐到榻榻米上,他盤起腿、手撐著下巴,另一隻手還在不安份地敲著地板,樣子看起來特別煩躁。「所以他把所有的過程都說了?」

「他沒有說完我就打斷他了。」靈幻帶著失望透頂的語氣緩緩道出,好戲劇性的搖了搖頭,「所以我直接來問你了。」

「你怎麼有把握我會告訴你!」

「籌碼是一個小朋友的兩片屁屁!」年近三十的大男人理直氣壯地舉起右手表示抗議,「我不信你們下界有未成年兒童保護法!」

「媽的!」

 

小酒窩咬了咬牙,眉毛鼻子全都皺在一起,好像整個人被丟到洗衣機裡攪亂,最後他鬆開咬的死緊的嘴吧,眼神落在了對面的人,隨後他單手一晃,光線隱約從指縫透出,靈幻的視線在最後些許殘影中死機。

 

反正這些你遲早也會知道。”

聲音穿進他的耳膜和大腦,好像催眠曲那樣,他的雙手頓時離開筆電,側身倒在了榻榻米上。

 

場景突然跳到了老舊的日式宅子,靈幻抬頭望了望一點都不透光的沉靜黑夜,他反射性地看起手錶,秒針和分針好像壞了般瘋狂一圈又一圈的轉動。

宅子的舊式拉門突然被慘烈的拉開,狠狠發出了撞擊聲,頂著黑色頭髮的男孩光著腳跳到了長滿雜草的泥土上,他的神色緊張惡劣、拉起步伐便直直往靈幻那邊衝去,後者一個機靈想要退開身子,卻發現男孩穿過了他的身體,靈幻才發現他身後的草地一直躺著另一個人。

 

一具發出奇怪聲響的屍體,好像在喃喃念著什麼話。

男人的皮膚發出異樣的綠、好像食物中毒或者吸入了怪異的毒氣,臉頰上還有不自然的慎人紅圈,那是不均勻的紅塊,男人的眼珠子幾乎爆開,充滿血絲和混著的液體,靈幻沒有辦法看的很清楚,隨後男孩蹲下身子,將手指頭輕輕按上男人的額頭,兩指發光便將一抹黑色的霧氣給硬生生抓住,接著他收緊拳頭,手上猛然一震、黑霧立刻消失無蹤。

 

“夏川太一、你好狠的心。”

 

隱約間靈幻聽見這微弱的聲音,他沒有想到男孩居然還會有說出這話的一天,靈幻的腦袋也最清楚不過的告訴他男孩口中的名子就是前些日子遇到的那位消失方式奇異的道士。

靈幻看見男孩來來回回坐著相同的步驟,最後他一個吸氣,靈幻看不清對方的表情,卻深曉得來到難關了。

 

“不要擔心、我會幫你想辦法。”男孩輕柔的在對方耳邊說道,頓時間手掌發起黃光,他按上男人的頭後便消失在黑夜的雜草中,同時間日式宅子的一方泛出轟烈的光,靈幻拉起步伐就往那裡奔去,他發現自己的腳步異常沉重,好像在夢裡跑步,當他穿過一層層拉門後才瞧見屋子裡多出了另一位男人,就是給他紅色護身符的年輕道士。

 

“夏川,告訴我那女人在哪裡。”孩子的口氣沉重殷切,卻蓋也蓋不住他的緊張,“你這麼做是不對的。”

“我活了幾百年都沒有遇見過像你這樣正直的人啦,”男人笑了笑,他的聲音沒變,外貌卻是截然不同,那叫做夏川的束著烏黑的高馬尾,髮束長至腰身,他口氣輕浮又滑稽,像時時刻刻都在看著天上地下的笑話。“雖然我也覺得她做的太超過了,但她可是把自己的人生都為這個男人而賠上了阿,我向她收了錢不好意思賴帳阿。”

“我說帶我去。”

“嗚嗚嗚小茂茂好可怕…..”男人戲劇性的拭淚,表情卻做的一點都不道味,跟靈幻之前見到的人有極大的性格差落,沒人曉得他在這一百年間發生了什麼事。“你要脾氣這麼硬不甘我的事

 

夏川語音一落,三人一遊客又換了另一個空間,靈幻覺的頭暈目眩,就像做了十幾次雲霄飛車,最後他定睛在一位年輕女性上,但她的面容與年齡成了一個誇張的反差,她閉著嘴時就是咬著嘴吧,慘白的下唇都快被她咬出血來,張開口時就是破口大罵,她的頭髮散亂不整,時不時的還繼續搓揉著她的腦袋,好像要從她長的可怕的黃指甲摳出一片片頭皮。

 

“我、我坳這男…..能─跟、跟偶一起肘!”她的發音奇怪,靈幻從她半吼的字句良久才拼出完整的話語─她要這男的跟她一起去地府。

“小姐、這話不成立阿,我是給了你所付出的對等成果,你的目的就是要讓這男的做不成人也化不了鬼,我沒有辦法再給你更多,況且你要的已經有些超出這男人承受的分量了。”

“你本來就不應該管這麼多事、夏川!”茂夫撐著男人的肩膀用力大吼,他懷中的人似乎被聲音給震到而隨著聲響抖了一下,男人抬起頭輕轉了下眼珠望向扶著他的孩子,他的氣色已經沒有那麼糟了,皮膚也漸漸回到原來的顏色,只不過不曉得為什麼臉上那兩抹紅圈就是抹也抹不掉。

 

“我要你把他恢復原狀,”茂夫依然盯著男人怪異的臉頰,他好像又輕聲說了些什麼話,但靈幻沒有聽見,“這是你的不對,就算這男人原本就應該落得這個下場,但你也不該添加個人私情。”

“你敢把他治好!”女人的咬字頓時清晰起來,但她的表情更為扭曲了,“我為了他付出多少心血!他怎麼可以這樣沾花惹草!這都是他的不對!他答應我要照顧我一輩子!”

“我不想扯入你們的紛爭,但夏川不是個好人,你這麼做會讓你在人世間沒有辦法超生。”茂夫的視線飄向站著的男人,他的態度收斂了幾分,卻還是帶著輕浮的語氣。

“我不是旁門左道,我說過我是天上和地下的回收桶,他們不想幹的事就由我來幹,但他們通常不會說他們不喜歡做什麼,這時就會由我來猜……

“我也不想管天上和地下的事。”茂夫的口氣嚴肅起來,眼神甚至激起了怒意。

 

“茂夫、你不知道自己的事業做得比我還大阿……”夏川搖了搖頭,嘆了口沉長氣,一下子像是老了幾十歲,“女士,我做事也有一把尺,我雖然不屬於上面也不屬於下面,但接下您的代價後我就會認真履行,而我的工作做完了,您再也沒有本錢向我要求任何事,剩下來的事情我管不著,只不過這鍋蓋頭小伙挺厲害的,他要做什麼事我也管不了……

“我把我的命都交上了你不應該成全我!?”

“我只負責執行,”夏川笑著朝茂夫微微回敬,接著扭過頭看向女人,“不負責後果。”

“你你這個賤人!”女人的眼珠子瞪的老大,好像下一秒就會爆出來,她的指頭狠狠指向夏川,對方卻在同時間消失了蹤影,好不領情。

 

“他的事情我會想辦法,”茂夫走到女人面前,他微微抬起頭,氣勢一下子就少了一大截,“我只想要知道你究竟有沒有改過之意。”

“我!?”女人發出刺耳的哼笑聲,貌似覺的這個問題極度好笑,“你為什麼不先問問他!問他之前做了多少歹事!”

“我看過他的過去了,他並沒有做出傷天害理的事,你誤會他了。”

“小朋友阿、大人之間的事情你怎麼能簡簡單單用誤會代過,”女人彎下身子、用發著怪異鮮紅的手撫上茂夫的臉,男孩只是看了下來者,接著便緊緊握上,“我跟他之間如果只有誤會的話、我幹嘛落得此下場跟他較勁呢?”

“我不是很懂的處理感情事物,但我大致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只能說所有的事件都過於巧合了,導致你錯認是人為,你再不放下是對你非常不值得的。”

“我自己曉得輕重對錯,打滾紅塵也比你多了幾十年,你像我活了那麼久也無法再如此透徹。”女人笑的詭異,她發黃的指甲刮上男孩的臉頰而滲了些血,靈幻被這動作激到,他一度想抬起手打爛瘋女人。

 

“如果你執迷不悟,我也不會收手。”茂夫輕柔的將女人的手給摘下,隨後他用力一握,又是一陣亮光,這次比先前幾次都還要亮眼,靈幻幾乎睜不開眼,他只聽見不停的尖叫聲灌入他的耳朵,硬是要撕裂他的耳膜,他勉強用雙手遮擋住強光、開著細縫瞇著眼望出去,女人的皮膚愈發愈凹陷,崩塌到骨頭若隱若現,茂夫卻依然緊緊握著對方的手,似乎死也不肯放開,但男孩的表情卻也沒有比女人舒服,他的頭一下子轉向身前的女子又望向身後身體殘壞的男人,不知道該把重點放在誰身上好,最後他苦苦皺著眉,眼眶旁泛出了微量的光。

 

茂夫想要開口說話,卻又頓時禁聲,最終他握著的人完全消失,沒有人曉得女人離開後何去何從。

“何必呢...何必呢……”茂夫哽咽了幾聲,他背著男人不停問話,“你為什麼要這麼晚才告訴我─說你對不起她,你們總是互相隱瞞得來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男人的嘴吧動了動,聲音微弱,但在夜深人靜的夜晚裡靈幻聽的出男人說:「我很愛她、她怎麼做我都願意。」

 

茂夫咬著牙搖了搖頭,他真的不能理解,所以他為眼前破爛的人打抱不平,但他對溫柔的人沒什麼抵抗力,所以也說不上什麼話,只是用粉拳搥了下男人的肩膀,惹得對方笑出了聲。

“你的最後一層咒詛我無法解開,那女人對你的執念太深,但她現在已經不在人世,所以對你應該也沒大礙了等你完全回復還需要一段時間。”男人臉頰上醜陋的不均勻紅圈依然無法消掉,茂夫怎麼想也拼不出適切的辦法。

“那女人離開了嗎!”一道聲音從天花板上傳來,一眨眼夏川又揮揮袖子爽朗出現,“她在你死時在你臉上硬是刻了兩抹紅圈,她當時是帶著仇恨刻出來的,這不在我的管轄範圍內,但還是可以幫你解除我下的最深的那個咒,只要一解除你未來就沒得愁,只是臉上那兩抹紅是我無法消除的,你也有可能一輩子當個孤魂野鬼了。”

但這違背了你剛剛對那女士的承諾,你們派的宗旨雖然輕浮放蕩但也不至於沒有職業道德吧?”

“你說一位已經消失於人間的厲鬼嗎?”夏川哈哈拍了兩下手,笑的他彎下了筆直挺立的腰,“我的宗旨向來就是我自己,在世間過的久了就是要找點樂子來玩,現在那女人完完全全消失的一乾二淨,那麼我的委託自然就解約,倒是你如果要向我央求解咒,我就要你付出相對應的報酬。”

“你要我的能力嗎?”

“不、你給我些時間想想……

 

道士的眼珠子轉的飛快,他上上下下地快速打量男孩的眼睛、身體、亦或是大腿,最後他阿了一聲,連連笑著點頭說他曉得了。

 

“直到你遇到貴人之前,我要讓你成為感情中的浮萍、愛戀中的過客,你心儀的對象不會愛你,你埋得深的感情連你自己也無法知曉。”

 

道士說完這句話,原本躺在地上的男人頓時打理好乾淨整潔的衣裳,接著用低沉的嗓音幽幽說他要到地府一趟,誰知道一下就是五十年,再上來找男孩時,男人已經抱了個官位和彎至酒窩的大笑容。

 

 

TBC

 

 

 

 

 

作者吐槽:

 

 

 

中秋連假趕緊更XDD開學了好忙……

 

祝各位中秋佳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_節操
  • 阿對了那個之前有在留言版給我訊息的讀者“megumi”非常謝謝你的喜歡!!
    這篇我還想說這麼少人看,沒想到居然有留言我真的超開心qqqqqq
    但小小建議,希望說可以善用文章下的留言功能,因為您之前在留言板留言的地方我好像沒有辦法回復,在這裡我可以方便回覆你,但依然謝謝你的支持!!!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