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更的有APH全員的 Ninth Dawn和阿米的 昨日已逝 名日至末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故友】

 

生活安定了有一個月,他們一大一小好不中意這閒暇的日子,靈幻後背包的花樣總是不定期的更新,他偶爾帶撲克牌,甚至去翻找自己不讀的書送給小朋友,但最後會演變成他拿起書開始念故事,他差點忘了茂夫根本沒有辦法讀懂現在的文字,靈幻學堂就此一個禮拜兩堂開課,學生一人好評不斷,學費是需要被揉玩臉頰一分鐘,當然做學生的從沒讓老師得逞過,他一跳就飛得比屋子高了,但偶爾依然會認命的被捏幾下。

 

他們交到壞人一詞,靈幻說如果有人把你從大街上偷偷拉到小巷裡摸屁股那麼那個人就是壞蛋、也是變態,要逃得遠遠的然後報警,逃不掉就大叫,旁聽的小酒窩說他在人世認識幾位人類,他不是沒有辦法抓屋子裡的現行犯。

 

就在他們要繼續下一個生字時,門頓時轟轟的打開,開門的人有張英俊的臉,黃色的毛髮有著現代流行的瀏海特色,那人顯得有些茫然,彷彿不相信自己打開門時看見的場景,茂夫看見對方時表情更是扭在了一塊,他迅速丟下手中的筆、兩根手指頭在空氣中一揮就將拉門給關上,外頭的人影也頓時消失。

「那...那是誰?」靈幻眨了眨眼,他的大腦還來不及分析事情是如何發展的,只知道剛見到的人肯定對茂夫有不小的影響,「他難道也有能力?」

「太像了...實在是太像了...」茂夫喃喃念了幾句,他的視線依然定在拉門上,好像黃髮年輕人從沒離開過,「但他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什麼跟什麼?」靈幻徹底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現代小朋友說話都不講清楚非得大人來猜,猜錯了還鬧脾氣,雖然茂夫應該很難做到後面那一句,但他依然覺得不是滋味,「你們認識嗎?」

「我們很久以前認識但是他應該已經離開了才對...」茂夫輕按著自己的額頭,臉色有多差便有多差。

「離開?」靈幻又丟出一個問題,他認真思考過自己是不是一定得把問題一個個丟完才能弄出核心答案。

「我是說、他應該不在人世了。」茂夫口氣輕柔,沒有過多的悲傷或極端的情緒,只是純粹覺得苦惱,他最後咬了下唇道:「不好意思,看來您得先暫時離開了,我需要去辦點事。小酒窩,幫我把靈幻哥哥送回去。」

 

「等等!」靈幻及時打斷進展,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真的很不好受,但現在不是他主場的時間,他只誠懇要求一件事:「學費!」

男孩糾結在一起的表情頓時鬆懈下來,他的眼睫毛微微煽動,最後輕點了頭說他回來會給。

「走了變態!」一隻綠色的氣球猛然往靈幻的腦袋打了一拳,下一秒他的視線發黑,空間跳躍真不好受,再多幾次他細胞就會死光了。

 

「小酒窩!」靈幻坐在榻榻米上喊住名子,被叫到的靈臉色極差,應該說自從靈幻看見對方的過去時就是這樣。

「茂夫不告訴我,我只能指望你了。」靈幻端正做好,口氣殷切儀態滿分,只是對方完全不理會靈幻的用心良苦。

「不要這個時候才想到我!我是什麼東西阿!」

「茂夫的跑腿小弟。」

「我是地府工作的官人!」

小酒窩又再大叫,他只要以綠色幽靈的型態出現就會邊大吼邊亂晃,好像風吹而搖擺不定的眾多葉子,靈幻看著好好笑,但他還是忍住了。

 

「茂夫認識他?但我從那黃毛的口氣不覺得他們倆相識。」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的來歷...」小酒窩用綠色的小手摸了下嘴吧,「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是茂夫口中之前說的朋友。」

「他有朋友!」靈幻受到極度驚嚇,幾乎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他漸漸懂得一位母親聽到自己孤僻的孩子終於在學校裡有人搭理的感動情節,放在電影裡足足賺上好幾把熱淚。

「但他早就死了,而且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時代,茂夫的那位朋友應該是在他還沒有死亡的時候。」

「所以...他穿越到了現代?」小說連續劇他不是沒接觸過,而且現在怪異的事情一大堆,他沒有理由不相信沒這可能,「然後還搞失意?」

「沒這麼八點檔。」小酒窩兩雙小手交疊在一起,應該是嚴肅盤著手的樣子卻格外風趣,「或許是轉世。」

 

「轉世。」靈幻眨了眨眼,這也挺八點檔的,但他不好說真話,要不然就真沒人跟他解釋來龍去脈了,「那他遇見茂夫是偶然嗎?」

「我怎麼知道他們之前的交際來往深不深,但既然轉世都給他遇上了、甚至也見的到茂夫,代表他也有能力,不然沒有經過茂夫許可的人不可能觸碰或看得見屋子的。」

「所以我有被許可...」靈幻認真點了下頭,他真的很高興自己是特例中的特例。

「那不是重點,我要去地府一趟,看看那邊有沒有資料給我釣上來。」小酒窩在說完話後就變成了帶著兩圈腮紅的男人,他低頭看了眼手錶,像是在確定時間夠不夠。

「你這樣算濫用公權吧?」靈幻一個斜視,成功引來對方的不滿。

「你不也打著老師的名義去捏小男孩的臉頰。」小酒窩回嘴,一語道破真諦,好不留面子。

「那不一樣!那是學費!」靈幻用力擺著手撇清關係,為自己的清白捍衛到底。

「反正你再怎麼解釋都渾沌不清了。」小酒窩一聲冷笑,語畢便整個人鑽進地面,直到他的腦袋也隨之消失,靈幻才意識到小酒窩話裡的另一層意思。

 

他老早就不是個多乾淨的人了。

所以當他聽見茂夫說他不白也不黑的時候是相當震驚的,靈幻不曉得茂夫究竟是看得有多遠,是純粹見到從過去到當時的時間嗎?還是有可能是他的一生、甚至是小酒窩曾經說得另一個世界?

不知道實情的時候總是難消心頭艮,但知道得太多又會讓人無法自拔,有些事他真的碰不得,但為了達到某些目的他必須去放手一搏。

 

成功的路總是坎坷,但他之前的工作總是跟成功扯不上邊際,23歲的志向能跟近30的結果重和嗎?時間的推移總是能打跑一竿子滿懷壯志的新鮮人,誰喜歡城市喧鬧?勾心鬥角不可能比閑靜人生好,但要成功就得硬碰硬,別人幹不了的事就趕快去接手,儘管多麼骯髒或是碰不得,洗乾淨手又是一條好漢,誰在乎工作時背景有多糟糕,能夠帶來商機的就是成功、能夠讓股市紅通通的就是人才。

 

所以靈幻從來不成社會上的極佳人才。

他只是想成為某個人、某個特殊意義的人,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心目中的都好,能夠奠定他的存在、能夠在某個人離開世界上時可以被想起。

這麼一想,他也是無比自私的。

 

靈幻扭了扭頭,他放棄思考過於複雜的事情,改先處理已經餓的發出聲音的肚子,家裡的冰箱塞滿其他住戶送他的生鮮蔬果,靈幻感嘆還好他的生活背景(捏造的)夠可憐,可能還不免一些婆婆媽媽喜歡的樣貌口味,要不然他根本沒有辦法賺到那麼多便宜。

靈幻轉開瓦斯爐,突然褲袋裡的手機傳來震動,他將瓢子轉到自己左手上,用另一隻手靈活俐落的接起電話:

 

「你好,這裡是靈幻新隆,如果要相談的很抱歉請您上山來

「誒、你好啦,真是見外,沒想到你還有做相談的,我是夏川啦,那個前幾天的

 

靈幻吹了聲口哨,他立馬將手機蓋上塞回褲袋,繼續轉動鍋裡的水,現在想想他沒有回罵對方幾句還真是留了口德。

手機又再次響起,在他的褲袋裡瘋狂震動,靈幻多次想像把手機丟入熱水裡的畫面,最後他只好接起電話,用盡他商業工作上最甜美認真的嗓音開口:

 

「你好,這裡是靈幻新隆,如果要相談的請按1、要聊天的請按2,其它請按3,如不留言請

對面逼的響來一聲,靈幻愣了一下,他沒想到對方真的按了。

「我...我是想來相談的啦,」這次對面的人嗓音不一樣,是比剛剛還要再年輕而且親切的,就像普通的男子高中生,「我去了你相談所的地方,但是那邊的人說你早就搬走了,我一時又找不到其他的人可以幫忙,所以只好打電話給你。」

 

靈幻悶哼了聲,他將瓦斯爐關上,慢吞吞的坐回矮桌旁。

「你先告訴我你要哪方面的幫忙?」

...心理方面可以嗎?」對面遲了幾秒才緩慢道出,靈幻親切笑了幾聲,隨之快速轉了個口氣道:

「去找心理醫師。」

「阿阿不行啦、心理醫師說這要找師傅或道士之類的人啦,他們解決不了,但我真的很困擾,我做一個相同的夢很久了,最近我甚至會無意識的走到我不曉得的地方,這真的是...

 

靈幻手指頭規律地敲了敲桌子,他像是連結起什麼般,勾起了興趣又繼續問道:

「我先跟你說,我沒有除靈的能力,這世上還有其他更高明的師傅,你應該去找他們。」

「誒!你沒有靈力嗎!」對面的人高呼一聲,但他又快速地輕咳幾聲維持自己禮貌的型態,他用剛剛平常的語氣繼續道:「但我也只能來找你,因為我夢到的地方就是你的相談所。」

 

靈幻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開始理清了一些頭緒,這種事都給他碰上還真是非接不可了,他開始好奇茂夫知道這件事情之後的表情。

「叫什麼名字?」

「花澤輝氣。」

「好、你明天在火車站那邊等我。」

 

TBC

 


 

作者吐槽:

 

不好意思這一篇好慢阿XDDD因為開學了,剛好今天是颱風天兩天連假!所以趕快抓緊時間更文了!

希望閱讀到文章的小伙伴家園沒有受到太大的破壞!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鴉可
  • 好看!!!!!!!!期待後續!!!!!!!!!!!!
  • 哇哇哇謝謝你的喜歡><!!!
    話說鴉可也有看靈能阿好高興!!!!!

    d_節操 於 2016/10/05 19:06 回覆

  • 鴉可
  • 我有看喔,最近身陷坑中無法自拔XDDD
    漫畫跟動畫都好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