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靈幻在當晚做了個夢,這次沒有可愛小男孩也沒有綠色幽靈,而是一群穿著古代衣服的人們正在追趕一位有著黑色頭髮的男孩,畫面動的很快,靈幻好不容易才捕捉到對方的臉龐似乎在哪裡見過,而這場景又是那麼符合他所想像的,男孩在深山裡轉了幾個彎以便甩掉後頭的男人,他的身手飛快迅速,甚至像魔法師那樣從指頭閃出微弱的亮光,就像茂夫之前使的把戲,接著眾多追趕者便被樹枝或過長的雜草給絆倒或擋住視線,靈幻看得連連驚嘆,畫面異常火爆,只差沒有爆米花和可樂了。

 

接著視線跳轉,奔跑著的男孩爬下山坡又爬上小徑,他繞了好幾圈才跑到目的地,靈幻快速地把劇情連在一起,他才終於確定那個人是他早上的顧客,而他要找的人就是影山茂夫。

“他們要來了!”聲音比較建氣的男孩向對方大喊,他還依然氣喘吁吁,惹得他剛講完話便咳起嗽來。“你必須快點離開這裡!”

“我不能走─”另一方發出婉拒的要求,他輕聲卻肯定的道:“原山神離開了,我必須一輩子待在這裡─”

 

“你現在還在講什麼!想想看你的父母、你甚至連自己的弟弟都不曉得去了─”他講的口沫橫飛,天空突然下起了雨,他口裡默念了幾句話,靈幻沒有聽見。

“他怎麼了?”剛剛口氣溫和的男孩突然變了個樣,他眼神執著,雨直直落下也不閉上眼睛,“他們的目標是我,如果我逃了才是會連累到他。”

“不─他已經,”男孩咬了咬下唇,他的聲音已經亂了調,“─你必須離開,他們都把所有事情堆到你頭上,但你根本沒有必要─”

 

男孩的話還尚未說完,在一個劇烈的聲響後就倒在了泥濘上,他清楚的感覺到雨順著自己臉頰滑下,接著他閉上雙眼,再也沒有起身過。

 
 
 

靈幻猛然張開雙眼,他的睡眠時間有一半就在一場夢中度過了,外頭又是天光大亮,脖子和後背甚至出了好多汗。

如果沒有意外他可能連結到了某種訊息,比如說花澤或是茂夫的,但他全程都以第三人稱壁上觀,好像腦內自動形成電影院。

 

他有很多事等著思考,這時候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放置大腦,他決定動身去靠近城市的地方晃晃,或許又會給他順便撈上幾個寶貝或奇遇,只要不要遇上那位腦袋有毛病的小道士一切安好。

 

靈幻只拎著一袋扁背包就出了門,接著他的褲袋裡傳來手機鈴聲,惹得他的好心情掃興了一半。

 

「喂,您好,這裡靈幻,警察局直走右轉不送。」

「誒等等不要這樣啦,我之前才被你掛斷過一次,好不容易又連絡上你就通融讓我講幾句話嘛。」

「三句。」

「三句!?不行啦,太強人所難了!」

靈幻搖頭嘆了聲氣,現在年輕人真是給了機會也不好好利用,僅有的三句話就這樣報銷了。

 

然而對方窮追不捨,他將電話號碼封鎖也沒用,不知道神棍用了什麼方法讓自己有這麼多不同的電話號碼,最後靈幻在第十三次的鈴聲襲擊下宣告潰敗,他受不了一路上都要忍受瘋狂來電,他寧願去換電話號碼讓耳根清靜。

 

「你到底是怎麼做到把我的手機鈴聲換成大悲咒的?」靈幻質問,異常擔心起自己的鈴聲可不可以調的回來,他不想要走在路上手機突然響起宗教音樂。

「不然你不接阿,」對面的語氣聽起來頗為無辜,靈幻哼笑一聲,他早該在第一次見面時把對方打爛,「放心,下次我會放另一首歌,你不會膩。」

「快點,有什麼事要說,我很忙。」靈幻打了一聲哈欠,他在等公車的時間裡可以慢慢跟他耗。

 

「我當然是來給你情報的啦!做相談的不都喜歡這類東西嗎?」夏川笑的詭異,靈幻幾乎能想像那一副奸商的樣子。

「前提是你的情報要夠吸引我。」靈幻開價,他固然對情報有興趣,但過度損失可不是他的先前條件。

「我打聽到你家小朋友前幾天去了地府一趟,他那天可不只驚動了地下,連天上都知道了,兩界都沸沸揚揚的,我也很好奇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讓他必須動身離開玉座,原來他─」

「他怎樣?你繼續說啊?」靈幻在公車站旁開嗓子大喊,他毫不顧忌,反正這裡沒人。

「不行阿,要代價。」

 

道士語音剛落便掛斷了電話,靈幻朝著已經斷訊的手機屏幕罵了幾聲,接著公車的行駛聲從遠方傳來,然而當它終於到站時,靈幻才發覺這根本不是巴士,這是一台該死的黑色廂型車。

 

「你到底是怎麼做到把一台公車變成你家炫富車的?」

「我沒有變啊?」夏川從後座探出腦袋來,這次他換下拘謹的西裝改成輕便的便衣,他伸手往左方一指,一台公車明顯往反方向駛遠了。「你要的公車早就過了。」

 

世界真奇妙,都不喜歡跟他解釋來龍去脈,靈幻瞇了瞇眼,他低聲詢問:

「多少錢?」

「不用太多,你兩年的壽命就好了。」

「你這是搶劫,沒有職業道德。」

「還好意思說!」夏川將後門用力打開,頗有黑社會老大的霸道,「況且兩年對我來說根本沒什麼屁用,我都活了這麼久兩年算什麼?到底要不要聽!」

 

靈幻自嘲地笑了一聲,他怎麼可能抗拒秘密,他最喜歡聽別人講八卦了,但頭一次見到這麼高成本的代價。

「人終究難逃一死,真相重要還是命重要?」

「不能這樣說阿,萬一我的死期是明天的兩年後呢?」

「你這人有點狗屎運,不可能這麼早死,」夏川的手指頭動了動,好像算命師那樣,他的眉頭輕皺,得知了端倪也不說,「反正放心,兩年的壽命對你來說也不算什麼,我收便宜了。」

「你看出我未來成為靈能界的新星?」

「猜那麼遠幹嘛啦,快點上來不要廢話。」

 

靈幻往四處望了望,接著偷偷摸摸上了黑色廂型車,他眼神鋒利的瞪著夏川,就算兩年壽命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但不撈個夠本真的對不起他叫作靈幻新隆。

「花澤輝氣,你應該已經見過他了吧?」

「他是不是染成金毛?」靈幻丟了一個奇怪的問題,表情卻極為認真嚴肅。

「呃...對那的確是染的,一般日本人都不會有金色頭髮啊?」夏川雖然覺得怪異也還是回了,隨後他又拉回正題繼續道:

 

「他們家是做除妖的,跟你家山神現在雖然並不相剋,但是好久好久以前他們有點孽緣,你相信上一輩子嗎?」

「都到這時節了我還不信是在自己騙自己嗎。」

「也是啦,我其實跟茂夫之前也有些過節,這有點難解釋,但你要相信我本性不壞喔。」

「你快講。」靈幻敷衍過去,他要相信誰是他的選擇,反正他來這邊坐完客聽完情報就滾回家洗洗睡了。

 

「茂夫他在還不是靈體的時候就擁有強大的能力了,但在那個時代背景擁有靈力不是什麼好兆頭,想想看思想未開放時期的西方女巫最後都成了什麼樣,你可以直接把同樣的理念套用在茂夫身上。」

「這又要講到更久以前,曾經的原山神跟茂夫是朋友,直到某天當地的人開始肆意開發林地,山神當然是先請茂夫轉告,茂夫確實做了後卻被人家認成騙子,村民看著他們家的權勢才一直遲遲沒有給出極端回應,要不然事件應該會更果決的多。」

「村民沒有聽進茂夫的警告,因此山神起了怒便將一批人給送上西天,這時候人們不但沒有接受勸誡反而將錯推給小孩子,說他從好久以前就在到處胡言亂語,就是這樣亂說話才會遭天譴,那幾天村子連續下了好幾天大雨,甚至太陽都不曾出現在天上,茂夫看不下去而跟山神打了一架,而原山神落敗,茂夫在還是人類的時候就掌管了那片土地,這也代表著他終身不得再踏入山以外的領域。」

 

靈幻雖然老早就聽過一遍,但他的心情依然放不下,他要是在那個年代肯定直接把小孩抓著就跑,告訴他逃走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茂夫在大戰完山神後精神恍惚,第一他那時已經耗費太多力氣,第二是必須得一下子承接原本不應該屬於他的另一個能力,而愚蠢的人類總是喜歡自相殘殺,所以他們決定要影山家把茂夫送出去,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在某一晚他們家被放了火,沒有人知道是誰幹的,但大家都曉得這是命中注定的。」

 

靈幻捏了捏眉心,他撐著臉頰看向窗外,車已經開到他不曉得的地方了,他還回的去嗎?

「那場大火發生時茂夫沒有在現場,他被村民給弄昏迷然後綁到了一間屋子裡去,而茂夫的父母為了保護弟弟而喪命,茂夫在清醒後憑著自身的力量逃出了小屋,他在路上碰上花澤,花澤在當時被另一批村民追趕,他利用了點小把戲才脫開,然而找到了茂夫後卻說服不了他離開,人類山神難得顯現出了執著,說不離開就是沒有第二句話,最後花澤和茂夫走上了最壞的結果,他們的生命終結,茂夫徹底的接管了山,而花澤則是等待下一次的來世,因為他身分比較特殊,所以很快就可以輪到他。」

 

「所以他的下一次就是現在?」

「不是,他已經輪了好多次了,」夏川搖了下頭,他的發言讓靈幻感到一絲涼意,「他每一次都在找著夢裡的一個人,然而卻從沒有碰上就因為意外而死了,但卻也因為世世的累積他終於積沙成塔,到了這一回又有對的時機和對的人,他自然碰上那人的機率就加大了。」

「你的意思是他都在找著茂夫?」靈幻皺眉,他沒有想到有人會對一場夢世世代代都在執著,「他哪來的動力?」

「這就是命運吧,不管走上多少時間和路線都會牽引到一樣的地方,他就是會碰上該碰到的人,可能是他死性不改,也可能是他當時的執念太深了。」

 

「你這麼一說他們倆相遇也挺好的啊?為什麼舊友不得─」

「為什麼不可以相見嗎?他們當然不能見面,我說過花澤家是除妖世家,他們是很硬派的派系,不會讓厲鬼或妖怪有通融的權力,茂夫的手法總是過於溫柔,能力卻又大的可怕,而這時候好久以前的歷史又要重新上演了,茂夫的出現肯定是對花澤來說一個重大轉折點,只要一個閃失花澤就會出問題,你想想看這樣花澤家還會放過你家小朋友嗎?他們比我可怕太多倍了,連神都想殺,所以我才不喜歡他們,太過狂妄自大,兩個根本就相剋的屬性注定他們不能有交集。」

 

靈幻抿了抿嘴,他點頭表示了解,小道士的意思是就算他知道了真相也改變不了多少現況,但了解那些東西對他來說也不算差,至少他很喜歡。

「他那天到底去地府幹了什麼?」

「他當然是去找為什麼花澤會遇上他的原因了,他對下世沒有了解得很深,但他因為頗為有名所以自然有人給他開道,有人告訴他那確實是花澤輝氣,而他的命運是無法改變,得看他自己造化。」

 

「那茂夫的弟弟呢?為什麼我都沒有聽他提起?」

夏川愣了一下,他張大眼睛轉了下眼珠子,看起來有些意外,卻在下一秒露出匪夷所思的笑容。

「我不曉得,但那肯定是一個大轉捩。」

「那我是什麼?」

「你?」夏川挑了挑眉,樣子有夠輕浮,他比出食指在靈幻面前搖了搖,「你什麼都不是,你只是個硬闖入電影裡的觀眾,而最讓人覺得奇葩的是你還真的誤打誤撞的成為了裡頭的演員。」

「有錢拿嗎?」

「你敗光你自己了啦,下輩子再說。」

 
 

-TBC-

 
 

 


 

 

作者吐槽:

 

到了第十一張才來提醒不知道會不會有點太晚XDDDD

其實我文章裡有挺多部分跟原作是有相仿的,我想有些心思細膩的讀者大概也有微微意識到...吧?(還是不夠明顯WWW

你可以把它想成我的致敬,但它們也同樣是伏筆。

然後很抱歉我知道我最近都更很慢,可是課業方面真的比較緊湊,所以我在盡量把量打長了(平常才兩千左右我就結束一張了XDDDDDDD,我這次有給兩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玉
  • 節操桑好久不見!我是失蹤很久的小玉(妳還敢講!
    一段時間沒追你的文,今天總算把它一次看完了,其中最讓人開心的部份果然還是光輝登場了吧(當然還有變態的師傅XD
    生生世世都在追尋著茂夫卻因為種種緣故而無法有接觸也太虐了吧(但我看著很開心
    而且為什麼我意識不出和原作有什麼相仿?是我不夠細膩嗎?看來我劇透的功力還有待進步啊
  • 哇哇哇小玉你浮出水面了!!
    輝輝對待茂茂真的很執著,但相信我這只是朋友的執著,標題的靈茂沒有錯XDDDDD
    我指的和原作相仿可能會出現在一些句子裡或者細節部分,不是指劇情,但通常不太重要啦XDDD

    d_節操 於 2016/11/07 19:55 回覆

  • 小玉
  • 喔喔,原來如此,幸好不是我太笨(真的嗎?
    不過看到後來真的有種這不止是靈茂而是all茂的感覺,所有角色跟茂夫之間都有著不淺的關係www
    話說小的很好奇弟弟君會不會登場呢?好想看弟控的茂夫啊!(不是在看靈茂嗎
  • 其實我覺得這比起CP像我更覺得像是全員向XDD只不過是以師徒為主的,所以我有點後悔打靈茂,會有ALL茂的感覺主要是因為我會讓很多角色出來,所以弟弟君也不例外

    d_節操 於 2016/11/08 19:0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