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更的有APH全員的 Ninth Dawn和阿米的 昨日已逝 名日至末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他們談完話時指針已經指向八點,靈幻從黑色廂型車低身竄出,躡著腳悄悄往自己家前進,卻在半路上被晚歸的老爺叫住,他年紀雖大嗓子還是渾厚有力,靈幻一下子僵直了身子,他回過頭輕道晚安。

「您這麼晚還出來閒晃阿,只不過今晚空氣挺好的。」靈幻家常幾句,哈哈笑了兩聲,街上的燈不曉得為何通通暗下,連宅子都沒有亮光。

「現在的人真是...」老頭搖了搖頭,他的口氣充滿抱怨,「今天不適合出來,有太多雜七雜八的東西了。」

 

「喔、你是說蚊子嗎,」靈幻抓了下自己手臂,「今晚小蟲特別多。」

「我有藥。」對方翻了下自己的褲袋,從裡頭掏出了溫熱的藥罐就丟給靈幻,也不再多話。

「你今天犯了兩個錯。」男人向靈幻解釋,若有其事地慢聲道,「你去找了夏川家的人,是不是?」

「...那您又是打哪兒來的。」靈幻豎起耳朵,不自覺的防範起來,「你的目的是我嗎?」

「我要找你後面那一個人。」老頭子說話起來有種奇怪的口音,靈幻聽不出是哪裡來的方言,他只是皺著眉轉過頭,瞧見了瀏海齊眉的男孩就站在身後,穿著的白衣好像讓他身邊發出光亮。

 

「茂夫?」靈幻低呼,他沒有任何驚喜感,反而有點意外,「你不是說過你不能踏出山的範圍?」

「我會小心怪人,」茂夫語調輕柔,他緩慢向前抬起頭,朝著比自己高出好幾公分的失業男人說道,誠懇認真的表情好滿足成年人的空窗心靈,「倒是靈幻哥哥為什麼要去找夏川。」

「我去相談啦。」靈幻搔了搔腦袋,他仰天乾笑幾聲,被發現自己帶頭去找危險人物哪還有資格講別人,「等等你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不要以為我會被帶著跑,你不是說過你超出山的範圍會損耗力量?」

「一下子還可以的,而且你身後的叔叔有事找我,我收到訊息才下來的。」

 

「你沒有聽過七隻小羊的故事?」靈幻指導,食指伸的老長地在空中亂晃。

「我...我沒有聽過...」茂夫轉了圈眼珠子,視線飄的老遠。

「歐、好吧,回去我講給你聽,」靈幻看著小朋友從自己身旁走過,轉而把焦點放在另一個人身上,「他哪裡來的?」

「靈幻哥哥,」茂夫扭了下頭示意人類先不要講話,現在是他的局,「我說過我不會再接近您的兒子,我知道是我的不好,總是讓他誤入歧途。」

 

「那個男人是誰阿。」對方使了個眼色,兩隻手臂交差疊起來,卻因為身材走向造成威嚴降低,「我不想讓我們的交談有其他人介入。」

「他是我的監護人。」茂夫眨眨眼,耐心地解釋著,「靈幻哥哥是很好的人,只不過有時會─」

「他、我的。」靈幻前進一步,同樣盤著手表示立場,「為了避免未成年小孩子被怪叔叔誘拐,長輩有陪同權。」

「靈幻哥哥,」茂夫又叫了一聲,這次口氣帶了點無奈,「會看得見他就代表你已經慢慢接受這類東西了,這對你不好,但我沒有辦法制止你去做那些事,應該說...不管我有沒有制止好像都沒有用。所以有的時候您還是先看著就好吧。」

 

茂夫自己前進了幾步,他雙手握著拳,看起來有些焦躁。

「他沒有能力的,並不會妨礙我們的交涉,你們的勢力又這麼大,我想是不會有人想要打壓你們的,我們快點把事情結束吧。」

男人沉默了一段時間,才不情願地開口:

「口頭上的保證還不夠,我要你的把柄。」他指了指茂夫身旁的人,有些輕蔑地道:「你如果不把自己看好,就是你旁邊的神經病遭殃。」

「嗄?什麼?」靈幻聲音漸大,他好久沒有見到敢直接當著他的面講大話的人了,「你說誰神經病?」

 

「你會做什麼?」

「我要他信用破產。」

茂夫聽見後急速轉向男人,他神情緊張的問道:「信...信用─破產?會、會怎樣...?」

「信用卡爆掉而已。」靈幻摸了摸男孩的腦袋,精神卻沒有放在他身上。

「他的人際關係、得到的名利、和整個人生都會被落下來,我要他享受永遠追不到美滿生活的日子。」男人突然轉了個神情,變得異常憤怒煩躁,他忿忿不平的朝茂夫張大口喊:「我的兒子世世都在經歷這種事,如果把這條件開到你身上你肯定會直接答應吧?你是個溫柔的人,也是個愚蠢的人。」

 

靈幻的手突然停了下來,他眼神凝重,卻依然笑著:「你也沒有想過我會心甘情願答應。」

「你不一樣,你終究是個自私的人類。」

男人的雙眼突然變得一團灰,眼白正在漸漸消失,最後成了兩圈黑洞,開口的嘴吧也是深不見底的。

「要不然你就不會對他這麼執著了,你不可能永遠留著他,他也不可能永遠陪著你,等到孤獨來臨時,你就知道只有一個人的滋味,但這又算什麼?你不能體會我兒子過了多少次人生都還是一個人,只因為他是個溫柔到懦弱的人,總是執著於一件準沒結果的事。」

 

男人最後幾句話消失在空氣中,街上的燈又亮起來,窗戶透出來的光從房子裡邊發出,靈幻在街上愣了好一陣子才感覺到有人在拉他衣擺,茂夫瞧見對方終於回過神便二話不說拉著人類回到住宅,直到靈幻要關門時才小聲蹦出一句話軟綿綿的道歉。

 

「幹嘛道歉。」靈幻本來精神在狀況外,直到他聽見小男孩低聲下氣地跟他說話他火氣又上來了,怎麼一個比一個還蠢,「給我為你道歉這件事情道歉。」

「...我只是覺得、我又把您拉近事件裡來了,本來想讓你完全隔絕的。」

「這是我自願加入的,跟你沒有關係。」靈幻擺擺手,再將茂夫從屋外給拉進到室內。

「可是他說你會信...信用─信用破產,好像還會讓你的人生變得很糟...」

「我的生活已經一團亂了啦,也不能再糟了,況且我有把握有能力可以鹹魚翻身。」靈幻信誓旦旦地道,他的口才可是經過國家認證的。

 

茂夫輕輕點了下頭,但之後卻沒有立馬轉身離開,反而在門前愣著不走。

靈幻只好拉著暫時死機的山神坐到矮桌旁,然後倒了一杯冰飲讓男孩清醒一點。

「溫柔錯了嗎?」

「...只是要看用在哪一個地方上吧。」靈幻摸了摸自己下巴,若有所思地望著天花板,「溫柔本身並不是壞事,但是後果卻會引起不同的反應,這太複雜了啦,你現在只要考慮自己覺得對的事就好了,何必在意別人眼光。」

 

「可是他說您會遭殃。」

「...呃,我還沒想那麼多,但至少不是現在,我覺得先把你跟花澤的事情處理好比較重要。」

「那今天夏川有對你說什麼嗎?」

「他是個詐欺師。」靈幻朝著茂夫肯定道,他從不會對講出事實有所猶豫,「我們沒有做什麼啦,只是喝茶聊是非。」

 

「他跟你收了什麼代價?」茂夫喝了一口飲料,小聲叫了一聲怎麼這麼好喝,「夏川只要想要什麼他就會真的去做,我不是很喜歡他,他只要收到報酬就好了,因此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這是牛奶。」靈幻瞄了下解釋道,「他要了我兩天的壽命啦。」

「怎麼可能只有兩天?」茂夫直接否認,打從心裡不信任夏川,因為道士開的價和談的理由都超出他的預想太多。

「好吧,兩個禮拜。」

「他下次絕對會跟你收兩個月。」茂夫聽見了答案卻又更為驚慌,眉頭都皺在一起,樣子比當事人還要緊張。「你必須遠離他,他知道太多事情、他的能力也太大了,他把人類的生活點滴都看成遊戲,甚至還讓自己強行加入。」

 

「我知道他這個人想法有點奇特,但是他有情報阿,所以我們是等價交換,除此之外他真的沒有怎樣了啦。」

「但你還是有不能碰觸到的底線。」茂夫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彆扭,他的口氣甚至透出失落感,「人類有些東西碰了就回不去了,請您好好珍惜你的生命。」

 

靈幻喔了一聲,他一時想不到該怎麼回,他從來沒有考慮過自己會多深入危險,但他肯定曉得男孩已經走得比他還要長遠幾百倍了。

「另外,有些詛咒不會在當下發生,有可能是在下一代或你的另一段人生裡出現,這我不能預知,但我會幫你找到辦法。」茂夫交代後將牛奶灌完,他道完再見接著一蹬,在落到榻榻米之前人已經消失了。

 

靈幻在矮桌旁打了個哈欠,手撐著下巴,眼睛快要闔上,但他還不想去睡,他總覺得自己還有好多事要做,但在他的腦袋整理出思緒前,靈幻的身體已經放棄支撐,往桌子上噗通睡去。

 
 

-TBC-

 

 


 

 

作者吐槽:

 

我對不起你們(攤死在地板上)

一下子碰上校慶又有一堆事要忙,我快暴斃,接著又要段考(倒抽一口氣)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ㄆ
  • 節操大辛苦了><// 生活跟身體顧好重要!!
    這篇有滿滿的靈幻跟茂夫實在是太開心了!!!
    皺著眉頭的茂夫&小聲說著道歉的樣子好可愛啊啊...
  • 謝謝你阿qqqq新得快趕出來了,我想趕快發qqq

    d_節操 於 2016/12/11 13: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