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更的有APH全員的 Ninth Dawn和阿米的 昨日已逝 名日至末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TAG:灑糖、偏露米、階級關係、年齡差

又稱霸道總裁愛上我(不要信XDDDD

本子的事情終於告一段落,所以我又回來更文了!!



「我需要一個助理。」他雙手合十,仰躺在淺膚色的沙發椅上,頭上還蓋著一條冰涼的紫色濕毛巾,聲音因為過度放鬆而變得有氣無力,托里斯花了一些心思才聽清楚他的老闆在說什麼,但他依然停了好一段時間。

「你有聽見嗎?」他提高音調又問了一遍,這次他將毛巾角給抬高,右眼往坐在辦公桌的人望去,「我說我需要一個助理。」他這次講得清楚了些。

 

「是、是的先生,我聽見了。」托里斯嚥了幾口口水,看起來惶恐不安,但手中的工作依然快速俐落,沒有因為他怪異的心情而突然停下或變慢,「但是......您已經退了十九個人了,再下去選的人會沒有品質保障─我是說,可能會對您有不好的影響。」

「你又要我再說一次,托里斯,」這次他的老闆完全從沙發上坐起,他動作輕巧的將毛巾給放到一邊,以耐心的口氣又再附送一遍他一個小時前講過的話:「我說過,我不需要安心保證,也不用經過上流人士所認證的好助理,他的工作不是跟你一樣一天到晚管我的工作,而是一個照顧我生活起居的人。」

「對、對─」托里斯咬了咬下唇,覺得自己手裡有過多的汗液,「我會繼續找,只不過可能需要一點─」

 

「你們這裡應徵助理嗎?」

辦公室的大門被轟然打開,本來在對談的兩人同時望向沒有任何預警的來者,對方掃了下環境後就自動往室內移動,他只是站在大門前,隔了一段時間才想起自己沒關上門。

「呃......不好意思先生,我們的確有在聘請,但是現在不是─」

「你要來應徵助理嗎?」伊凡打斷了托里斯的話,他嘴角上揚的同時掃過托里斯和陌生人,前者只是抖了抖身子,知道自己又在不該說話的時機插話了。

「你為什麼要反問我同樣的問題?」金髮藍眼的人笑出了聲,他只背着一個黑色後背包,穿著一件紅色T恤和寬鬆的黑色七分褲,以及一雙綠色的愛迪達球鞋,伊凡認得出來,因為他也有一雙,「我剛剛就說我是來應徵助理的,等等我想先問我是要照顧誰?這個還是這個?」

「這個。」伊凡將手指向自己,他臉上的笑容依然沒有退去,反而是應徵者的表情頓時僵在了臉上。

 

「你?」他瞇起藍色的雙眼凝視雇主,球鞋在木頭地板上敲了幾下後就轉身要離去,「不好意思我看我還是找別的工作─」

「嘿等等。」伊凡起身往自己的辦公桌前進,他迅速用眼神示意托里斯,對方嘴吧微微下垂,用微小的動作抵抗非自願行動的壓迫。

托里斯從抽屜裡拿出一個黑色遙控器,並朝門口迅速按下按鈕,門上有個顯示器亮起紅燈,而當應徵者的手下壓門把時,他發現怎麼轉都像石頭一樣一丁點都沒有辦法移動。

 

「這個把手是不是─」他眼神怪異的望著門又望向托里斯,最後才飄到顧者身上,「......壞掉了?」

「我說等等。」伊凡給自己倒了一杯紅茶,然後在對面的坐位也同樣倒了一杯,用眼神示意年輕人趕緊坐下。

......可能你有點重聽,但我說我想找下一份工作。」他將手插進口袋,執意要站在門前不動,「我又還沒簽約,應該沒有關係吧?」

伊凡將對方從頭到腳迅速打量一遍,注意到對方不自然的扭著肩膀,還有躊躇不定的腳步,他藍色的眼珠子似乎不敢和人直視,只是沒有頭緒的隨便亂看。

 

「我想你大概除了我這裡就沒有其他去處了。」觀察過後,伊凡大膽做了個假設,「我會以一般正常的助理給你應當的薪水,不會特別減少,也不會要你去做多餘的事。」

「你在說什麼傻話?如果我真的要應徵的話,你當然得用正常薪水給我了。」他抬起下巴,這時候才敢和伊凡正眼相對,但在較年長的人眼裡卻充滿逗趣的孩子氣,「但很可惜我沒有意願想要在這裡留下。」

「先不要這麼果斷,」伊凡注意到對面的托里斯拚命向他使眼色,但他故意閃過假裝沒看到,身為一個成年人他有義務好好教育世界的新生代,「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溝通。」

年輕人翻了個大白眼,他轉身想要硬將門把給轉開,但在尷尬的十秒鐘過後,他才拖著腳步往空出來的椅子坐下。

 

「什麼名字?」

「阿爾弗雷徳。」

「為什麼想要來這邊應徵?」

「感覺很簡單又有錢賺。」

「年輕人。」

伊凡注意到對方不高興的掘起了嘴,看起來有一百句鬼話在他肚子裡蘊釀,但因為工作問題而暫時忍了下來。

 

「我知道你是未成年。」伊凡看著手中的資料,隨後又將它們塞回旁邊成山的文件中。

「你知道還要我幹嘛?」阿爾不耐煩的站起身,他低頭凝視著對方,眼裡充滿憤憤不平,「拜託不要浪費我時間。」

「我沒有說不要你!」伊凡推開一點椅子,好讓自己跟對方有足夠的空間,要不然他覺得精力旺盛的小伙子隨時會噴他一臉口水,「心急的小鬼。」

「我不了。」他重新坐回位子上,接著臉上一瞬間飄過訝異的神情,伊凡賭他肯定是現在才發覺自己身下的坐墊有多麼柔軟,足以讓他整個人陷在上頭一整天。

「讓我看你的身份證。」

......這很重要嗎?」阿爾扭了一下手臂,視線飄向不知道桌子的哪個地方,「你不會拿去為非作歹吧?例如跟警察講說我未成年,所以要逮捕我。」

「呃,這要看你的表現。」伊凡果斷的說道,手還晾在半空中,看著少年遲遲不交出東西還晃了下手。

 

「好我知道!你不要急!」阿爾無法克制的將身後的深灰色背包拿出來,在裡頭東翻西找的終於掏出了卡片,在他交出去之前還停頓了一下,「......你真的不會不還給我?」

「我對為難小孩子沒興趣,我只是想要顧一個助理,僅此而已,我看你的身份證只是想要確認一些相關資料,不要緊張孩子。」伊凡接過卡片時摸到對方的掌心流滿了汗,卡片也是溫熱的,還是太簡單了,他打趣地心想。

然而伊凡只是過目幾眼就還了回去。

他根本連對方的出生年月日也沒有正眼瞧見。

 

「你耍我嗎?」

「我只是要確認你願意將身分證給我,」伊凡自顧自地將抽屜裡的表單拿出來,順帶放了一枝鋼筆在旁邊,「另外小時候你的雀斑真多。」

「真是夠了─」阿爾低吼一聲,但依然乖巧的拿起筆就開始填資料,直到一半他才停下書寫,張大嘴吧望著對面的雇主,「等等,我填了─」他支吾說道,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蠢事,「我─我還沒說我要應徵─有沒有立可─」

「嘿─不、你不能反悔。」伊凡將對方推過來的單子給推回去,表情凝重地繼續道:「契約早在你簽名的那一刻起就生效了,現在你只能繼續填剩下的零碎資料,然後正式成為我的助理。」

「我連要做什麼都不知道!」阿爾憤怒地丟下筆,完全不管那枝筆是否有多昂貴,他現在只覺得自己滿腔委屈,「萬一我做不來怎麼辦?」

「你說過很簡單的,」伊凡耐心的將筆給塞回對方的手掌裡,還順便幫他握緊,「那麼就是很簡單。」

 

阿爾深吸一口氣,但隨後不出伊凡意料,他毅然決然地快速簽完了條約,並板著一張臉將單子交回來。

「然後呢,你是不是要開始說明了。」他用食指規律的敲打著桌面,表情從剛開始的憤怒漸漸退去,現在他看起來反而有些失神,似乎事情已經糟到無法再糟了,伊凡完全看不出他現在在想什麼,好像對面坐著的只是一個空殼,「......我盡量做好。」

伊凡抿了抿嘴,他將表單給收好,不忍告訴他其實有寫跟沒寫一樣,重要的只是他的手機電話號碼,這隨時跟他要就好了。

 

「我先表明一下我的幾個要求─」伊凡打直了身子,讓自己的腰能夠伸展一下,「首先,我的生活助理不能整天表情暗沉,他需要時常笑,至少要在我出現時有良好的表情,因為我在做大事業,身邊所有人都會影響到我工作。」

「那你不該雇用我。」

「第二,我的生活助理不能有既定式的想法,他不能覺得下午應該喝下午茶,或者晚上應該睡覺,更不能早上準時叫我起床,如果你都有達成這幾個要求,我就會給你加薪。」

「─這、我─你有病─」

「第三,也是最後一個,我的生活助手不需要隨時跟在我身旁,但要隨叫隨到,我不管你會用多少時間,或者你當下在做什麼重要的工作,因為你現在是我的助手,所以必須聽令於我。」

阿爾連連點頭好幾下,伊凡注意到他早已拿起手機出來打發時間了,自己不再講話時對方嘴裡還配合的附和嗯了幾聲,似乎完全不曉得他已經把話說完了。

 

「好了,現在我要帶你去你的房間,這棟建築物裡所有的東西你都可以使用,我並沒有什麼禁止進入的地方,應該說我該上鎖的地方都上鎖了。」伊凡帶著年輕男孩走出房間,這時門把又可以自然使用了,阿爾因此碎念了幾聲。

「你不會故意丟給我一把鑰匙叫我不准進去吧。」他依然手插著口袋,話裡頗有幾分諷刺意味。

「說到鑰匙─」伊凡突然停在走廊中間,讓阿爾不得不一個緊急煞車,看著對方從西裝背心的口袋裡拿出一張白色的感應卡,年輕人立刻暗罵了幾聲髒話,然後將手往口袋裡塞得更緊。

 

「這張卡可以開啟所有房間,包括我的臥室。」

「我不會想進你的臥室。」

「但我會要你進我的臥室。」

伊凡掛著笑容繼續往樓梯口走去,他聽見身後的人講了一句小聲的霸道,然後他笑得更詭異了。

 

「你的房間在四樓,上樓梯後走到底端,接著往右轉,那裡只有一扇門,裡面所有東西你都可以自由運用,我的房間在你的房間正上面,我會隨身帶著這個呼叫器,當你的呼叫器響的時候代表我需要你,而你必須立刻趕過來。」

「你不會故意亂叫我過去吧?」

「我大多數時間在辦公室,通常到深夜才會休息,需要你的時間很少。」

 

伊凡領著年輕男孩走到門前,他觀察著新助理的一舉一動,又或者說新助理的所有反應他都太滿意了,他像是剛誕生於世的好奇小鹿,又像隻準備掠食一切新事物的美洲豹,他比之前所有風評良好或有許多執照紀錄的助理都還要好上太多、也有趣幾倍。

 

「裡面有你的個人浴室和書房,網路密碼是IVAN1230,遙控器都放在這裡,晚上睡覺注意溫度。」

伊凡注意到阿爾並沒什麼反應,他只是將放在口袋裡的雙手拿出來然後交叉擺在胸前,只不過表情沒有那麼兇狠了,伊凡眨了眨眼,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

 

「廚房在一樓,如果你餓了可以隨時去那邊找東西吃,廚師都會在那邊待著,要不然冰箱也會有東西吃。地下一樓有健身房和游泳池,如果你嫌房間的電視太小,也可以到演藝廳用大銀幕觀賞,還有─」

「嘿─等等、你先等一下,你家有沒有地圖之類的?」阿爾用手比劃著方形的圖示,他的眉頭微蹙,聲音帶了點急促,「我這樣不到一天就有可能因為在一樓找不到廁所而死亡。」

「你放心好了,這裡的人很好的,他們都會告訴你房間在哪,時間一久你就會記下來了。」

「我的老天。」阿爾搖搖頭,他抓了抓自己亂糟糟的頭髮,看起來有些徬徨,「還有什麼東西要告訴我嗎?」

 

「沒有了。」伊凡將手放到身後,朝阿爾擺出一個笑容,看起來很高興,「你沒有什麼東西好忙的。」

 

阿爾露出了怪異的神情,雙手在空中沒有目的的晃動了幾下,最後依然回到他的褲袋裡,問道:

「這─我不懂,所以你幹嘛還要顧一個助理?你又不是殘障、也沒有什麼......特殊要求,等等你不會有什麼特殊要求吧?」

「我跟你保證過,我不會要求你做多餘的事。」

「這更奇怪了!一個生活沒有障礙的人要顧生活助理─」

「太多了。」伊凡收起笑容,他嚴肅而精簡的回答,「沒地方花。」

 

阿爾愣了一下,然後他張開嘴點了點頭,似乎一瞬間對男人會這麼做的動機完全瞭解了。

「我討厭有錢人。」他率性評斷一句,「好了我需要整理我的行李,能請你給我一點私人時間嗎?」

「我也要繼續去辦公了,如果你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或者托里斯,剛剛在房間裡的另一個人,他是我工作上的助理,人很好相處的。」

阿爾在聽見好相處時的確豎起了耳朵,畢竟他現在可能需要一位個性隨和沉穩的人當他的好夥伴,要不然他待在這裡有可能進展成他家隔壁的獨居老人那樣,整天無所事事的坐在老藤椅上,然後沒有目的的等待時間過去。

 

阿爾在對方離開後鎖上了門,接著他吸了好大一口氣,覺得自己的眼睛和腦袋都有些昏花,他不敢抬起頭接受整間房間的完整度和豪華度,這完全不像普通客房或給一個助理住的房間,而是一個晚上要花上好一筆錢才能住進的總統套房,他都不敢穿鞋子在光滑乾淨的地板上走路,而當他光著腳ㄚ的時候,他連一丁點灰塵顆粒都沒有感覺到。

 

阿爾胡亂的抹了一下臉,然後將眼皮給用手撐開了點,房間的正中央就是一張白色的雙人大床,上面有許多抱枕和枕頭,暖黃色的壁紙和地板上的綠色毛毯搭起來有種說不出的和諧感,阿爾在絨毛地毯上踩了好幾下,突然一個想法攀上他的腦袋─他今晚要睡在地毯上。

 

浴室設有一個玄關,接著大片落地窗後面才是黑色大浴缸,裡頭的架子上擺滿了各種沐浴乳和洗髮精,五顏六色的成列在一排,連洗手台上都放滿了奇奇怪怪的清潔用具,浴室的牆壁上掛了一些下垂的綠色植物,天花板還鑲了兩個長方形狀的音響,正對浴缸的牆壁上還掛了一台寬大的液晶電視。

阿爾趕忙退出了浴室,他覺得自己的呼吸好像過於倉促,或許他現在不該再看其他東西,要不然他真的會休克。

 

他終於把注意力轉回到自己小而貧乏的家當上─一個厚重的深灰色背包上,他裡面除了一些輕便的換洗衣物和3C用品,也就沒有其他東西了,更何況這裡要有的東西都有了,甚至比他想像的還要豐富許多。

阿爾快速整理完自己的行李後就往大床上撲去,床的柔軟度完全和他想像中的一樣完美滿分,他躺在上頭時疲累的困意席捲而來,他幾乎想賴在上頭一路睡到自己的肚子餓得抗議,反正餐廳裡的廚師隨時都會在,那麼他現在終於可以大膽的回饋自己的長途跋涉一個好的獎賞─睡得不省人事。

 

在猶如柔軟動物毛皮的床上他一覺好眠,過程中阿爾沒有做夢也沒有突然驚醒,他甚至沒有翻身,整個人像石像那樣定在了床上,在伊凡好幾次敲門下都沒有回應而闖入房間時,他幾乎以為年輕人已經沒了呼吸心跳。

 

「看看誰錯過了晚餐時間。」

伊凡站在門旁,雙手叉腰。

床上的人依然沒理他。

「一個人吃晚餐會讓我感到孤單。」

他翻了個身,頭往枕頭裡更深的壓去,甚至還蜷縮了起來。

 

他沒有要起來的意思。

伊凡撇嘴想道,他不覺得挫敗,甚至升起了一些好玩的想法,所以他悄然關上門,當作什麼也沒發生般離開房間。

他會讓他的助理懂得什麼叫工作

以及所謂的簡單

 

 

TBC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