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架空、術士、法術、妖怪、奇幻

故事內容純屬虛構

 

曉梅一進到村裡,就見到一隻白影鬼鬼祟祟的逃竄,它跑得飛快,少女連腰包內的符紙都來不及掏出。

「哩系蝦郎啊?」

「哇系曉梅啦,阿婆你這麼晚還不去睡。」

「唉唷系曉梅、系曉梅!」

曉梅看著李婆婆把全村的人都叫醒,從村頭叫到村尾,這一趟她也算是逛過了童年的村子,村里的人都沒有什麼變化,倒是多了幾個新面孔。

 

「不好意思啦,我只是回來看看,婆婆就全都把你們叫醒了。」曉梅笑著看向身旁的李婆婆,她幾乎把她認為媽媽了,「怎麼知道婆婆這麼晚還不睡。」

「阿你幹嘛這麼晚回來!」陸伯伯提起宏亮的聲音,他是村里的大嗓門,發生火災時比警鈴不知道好用幾百倍,「回來還不說一聲!」

「太突然了啦,你看我都沒有從臺北帶來伴手禮,有空帶你們去逛一零一啦。」

「賣啦,你肯回來就夠誠意了,今晚就睡李婆婆那裡,你一離開她就整天都在喊自己乖女兒怎麼都不回來看看她老人家。」

「我沒有忘記妳啦婆婆,不是都有給你打電話。」

「我要3D的啦!」

3D不是用在這邊婆婆。歹勢啦吵醒大家,本來想偷偷回來都搞不成驚喜了,大家趕快回去睡,明天再聊!」

 

曉梅牽著婆婆充滿厚繭的手回到老家,這裡還是她熟悉的味道,她的房間也還是一樣乾淨沒有變化,看到這一幕曉梅開心的捧起婆婆的臉蛋就是一個濕吻。

「唉唷都是皺紋,不蘇胡啦。」

「婆婆心靈永遠十八歲,明天七點叫我。」曉梅說完又是一個親吻,在另一面臉頰上。

「好肉麻,快去睡不然你又賴到十二點。」

「晚安婆婆。」

經過一天的奔波,曉梅很快就在柔軟的床上沉入夢鄉,但她的夢境可不安穩,一隻白色老虎在遠處對她齜牙咧嘴,好像就要把她張口吃掉。

 

隔天她果真睡到十二點,來到客廳時已經擠滿了人,她只好拍拍地板就地而坐。

「我就說你會睡到十二點。」

「沒辦法啦床鋪太柔軟了,做了好甜好甜的夢。」

「賣給我辯。」婆婆蒼老的聲音讓曉梅有些惋惜,天曉得她離開家鄉有多久了。

 

「你不要看她現在只會罵你,你婆婆簡直愛你愛到不知天高地厚,要不是當天晚上我們搜救隊在河旁發現你跟婆婆,不然風大雨大的你們都不知道是怎麼

「好啦陳叔叔你不用再給我考古了啦,這個故事你說過很多遍了。」曉梅傻笑著揮了揮手,她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時隔一段日子聽起來還是別有心得。

「話說村子裡有新人嗎?我昨晚好像有看到生面孔。」

「生面孔喔,有啦有一對情侶,整天死氣沉沉的啦,不知道是家裡死了人還是怎樣……

「陸伯伯!」陸伯除了嗓子大外還有一個要點就是講話很不拿分寸,要不是村裡的人都不太計較,不然到外面肯定被人給打成豬頭。

「他們住哪,我去拜訪一下。」

「年輕人有年輕人的天地啦,我們落後了。」陳叔笑著給自己調侃了一下,曉梅只是給老人家們塞了幾顆又大又甜的橘子,一夥人又聊了開來。

 

曉梅自個兒拎著一袋蘋果到情侶檔住的小屋,她敲了敲門都沒有人應門,直到她決定要爬窗進入時一個面色蒼白的男人才打開房門,看著腳已經一半踏上窗臺的曉梅。

「你做什麼。」

「沒有啦我拜訪,順便給你們小情侶幾顆蘋果,又大又紅喔,要不要吃啊。」曉梅從籃子裡拿出最紅潤的一顆亮相,她笑著讓蘋果在陽光下旋轉,接著才驚覺自己就像白雪公主裡的肖仔婆,「這沒有農藥啦,天然誒尚好,不吃白不吃,放著祭鬼神。」

男人突然臉色一變,乾癟的兩手突然掐向曉梅的肩膀,他神經質的大叫:「你看得到嗎?我們這裡有鬼對不對!我們被盯上了!我們被盯上

 

「媽的賣吵啦!是在發什麼瘋!」隔壁的鳳姐拉開窗戶就是一個大吼,她人沒什麼特點,就是性格剽悍,對信賴的人視作手足,是村裡的大姊大。

「唉唷係曉梅,你怎麼回來都不說一聲!」鳳姐看見熟悉的身影臉色立刻大轉變,她穿着拖鞋就喜孜孜的跑到曉梅身邊,「變成大美女了唷,胸部有沒有跟著長大,看這樣是有B啦。」

「鳳姐,這裡有男生啦,你會嚇到人家。」

「是誰嚇到誰啦!媽的我還在睡覺就被這個死人吵醒,曉梅你知不知道他們多誇張?晚上都在房裡搞鬼啊,發出好多敲擊和碰撞聲,你們現在年輕人是都有這麼激烈喔。」

「好啦鳳姐我晚點跟你聊,你一直被吵起來肯定睡眠不足,趕快去補眠順便養顏美白。」

「好啦,曉梅你小心點這個男人。」

鳳姐離開前還故意瞪了幾眼男人。

 

「我們方便進屋聊嗎?」曉梅拉起笑容,希望剛剛的插曲男人還不要對她喪失信心,「我想知道你們發生什麼事。」

男人的眼神詭異起來,嘴巴微微開著又閉上,最後他點了點頭讓曉梅進屋。

「我叫張成亮,不好意思,剛剛嚇到你了。」男人將曉梅帶進客廳,房子裡的東西很簡陋,一看就知道家境不是特別寬裕。

「沒有啦我也是,鳳姐就是這樣的人啦,我之後幫你跟鳳姐說清楚。」

 

男人簡單遞了一杯冰開水到曉梅面前,她也把籃子放到餐桌上,沒有立刻就將水果取開。

「你們最近有遇到什麼事嗎?你的精神看起來不是很好,而且你的伴侶

「她還在休息。」男人的嘴唇龜裂的可怕,看起來有好幾天沒喝水一樣。

「那我就不打擾她了啦,記得給她削蘋果,你會削吧?」

男人遲緩的點了點頭,曉梅才安心的又笑了出來。

 

「好了你把最近的悶事都說出來把,我是曉梅牌垃圾桶。」曉梅露出潔白健康的牙齒,男人只是面有難色的皺起眉,看起來對女子的動作感到莫名其妙。

「我跟阿環已經在一起十年了,我們是二十四歲認識的。」

「哇愛情長跑誒,對現代人多了不起,你們有想要抱小baby增產報國嗎?」

男人的眼神頓時憂鬱起來。

「我們五年前想要有一個孩子,沒想到胎死腹中。」

「二十九歲?」

「是二十九歲,接下來不管怎樣我們都無法生育孩子,家裡的人說要把阿環休掉,但我不肯,只好把她帶出來了,但她身體本來就柔弱,女孩子又容易胡思亂想,我猜再過不久擔心的就不只家庭和孩子的事了,我老婆她會得精神病的。」

「辛苦了。」曉梅嘴角微微下垂,她撫上男人的掌表示安慰,結果男人卻突然反抓住曉梅的手,神色猙獰的質問道:「你知道該怎麼幫我們嗎?我會把所有家當都給你!只求你幫幫我們!」

曉梅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向男人道:「我不需要你的什麼,讓我見見你老婆。」

 

男人帶著曉梅進到一間較為陰暗的走廊,他掀開了好多簾子才到最裡頭的臥室,房間的燈光僅靠著牆壁最上頭的小窗當光源,所以整個空間極為陰森冰冷,四處還貼著不知道向哪裡請來的符咒,床上的女人骨瘦如柴,一動也不動的就像已經斷了魂,只有從她身上些微起伏的胸膛才知道女人尚有一口氣。

 

「先生,你家沒燈嗎。」這裡的氣氛怪裡怪氣,要是正常人在這待久了也會發病。

「我們沒繳電費很久了。」曉梅聽見這話突然想起剛剛的冰開水,那真的是開水嗎?

「不是我要說,這裡就算不是招鬼的地方,鬼看了也想入住啊,這可不是它們的錯,是你們這地本來就沒有什麼活人氣息,它們根本沒把你們當主人看待啊。」

男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曉梅嘆了第二聲氣後也不知道說什麼,難怪一對青壯年夫妻會跑來鄉下住,這個年紀不去打拼老了等著睡馬路。

 

「我老婆是不是被什麼怪東西纏上?」男人眼神詭異的望着四周,就算這裡沒有鬼也要被他瞪出個什麼東西來。

「你老婆只是身體衰弱,缺乏生理和心理上的呵護,要給他吃好的穿好的,還有每天陪她講故事,這幾天不能住這裡,搬去李婆婆那裡住。」

曉梅走到阿環身邊,兩手伸向女人的肩膀,突然間阿環雙眼頓開,兩隻眼睛幾乎要撐破眼皮,用放大的瞳孔瞪著曉梅。

「你……也要奪走……我的孩子嗎?」她聲音微弱,曉梅卻聽得出來女人已經用盡力氣吐出微薄的氣息,「滾開!」

「不是啦,我是曉梅,唉唷這樣講你也不認識我……總之我是來幫你的啦,你好好休息,很快就過去了。」曉梅又往阿環的腦門拍了幾下,不到幾秒女人又昏睡過去,男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你……你是真的!」

「陳叔沒有跟你講嗎?我以為他會跟你們說一大堆故事。」

「他……他只有說這裡以前有個小孩會通靈……我以為他亂講話,沒想到是真的……

「你說陳叔亂講話他會傷心啦,老人家最玻璃心。」

 

曉梅用兩手扛起阿環,女人的重量簡直輕的不可理喻,她指使男人把東西帶一帶就跟她上路。

「曉梅啊你又再做什麼啦!」李婆婆還在跟著幾個人啃橘子,一抬頭就見到曉梅抱著一位纖弱的女人,身後還跟著一個毫無生氣的男人,看到這裡陸伯就往地上吐出橘子粒。

「就是這一對冤家啦,趕快看看他們發生什麼事,幫他們解決解決啦。」

陸柏講話確實火藥味重,但曉梅知道他心底還是擔心人家的,只怕其他人不知道只覺得陸柏是個沒心沒肺的臭老頭。

「婆婆我的房間先給他們住,他們原本的地方不能住人,濕氣太重對身體不好。」

「啊陰氣咧?」

「賣黑白講,要除濕機啦。」

「除濕機除濕機……」陳叔把剝到一半的橘子放下,拉拉衣擺就緩慢的移動到他家,再現身時已經拿了一台舊舊的除濕機,「不知道它還可不可以運作啦,你們用用看。」

曉梅把倆人安頓在自己房間後就拎著除濕機跑到剛剛陰暗的宅子,才想起他們家沒有電。

 

「靠夭咧麻煩一大堆。」曉梅用力把扛回來的除濕機放到地板上,她口裡開始碎念東西,把牆壁上沒有由來的符咒給全部撕掉,『唉唷你們不要在這裡玩啦,這裡是給人類的,山上我明明就有給你們地方住,夏婆婆!』

一個背脊嚴重彎曲的老奶奶幽幽的從牆壁穿過來,她眼睛瞇成一條線,皺紋滿布在臉上,除了斷了一條腿外沒有什麼與普通人相差太遠的。

『奶奶你可以把這些小朋友帶走嗎,之後我會給你們好料的,這裡已經有人居住了,不能在這邊亂來啦吼。』

『嗄?這裡有人住喔?』婆婆撐開皺在一起的眼皮,聲音聽起來有點愧疚,『氣太弱了我都不知道,囝仔!造啦!』

曉梅看著夏婆婆帶著一群還在嘻笑的小鬼離開,婆婆是幾百年前山上死掉的,時間一久就變成這座村子的陣村神了,在山上也變成喝斥小朋友的大媽,曉梅很常要她幫忙看管那邊的小孩不要亂來,但有時候放生時還是會跑來人類的地方亂晃,像這種沒生氣的地方就很容易被誤認成無人居住的破房。

 

另一界的人們離開後房子裡的怪味頓時清空不少,光線也開始透進來,曉梅把家裡的東西全都打掃了一遍,打算明天再去拜訪夏婆婆請她多照顧這裡。

她弄完後已經接近五點,現在還有時間,或許今晚就能搞定。

然而曉梅一走出家門就瞧見門口前不遠處有隻動物,那隻動物就跟她昨晚夢到的一樣,樣子看起來兇猛可怕,但曉梅只是回瞪著白色老虎,這一瞪大貓都可以變成木柵動物園的胖熊貓。

那白虎果真消失得很快,但還是不行,曉梅加快步伐回到李婆婆家,發現早上還在聊八卦的老人們都還聚在她家,甚至多了幾個來幫助的熱心婆婆,曉梅見情況不對就趕快叫老人家快離開。

「她是被附身喔怎麼一直冒冷汗?」連平常對不看重的人極度惡劣的鳳姐都來了,但她只是遠遠的站在一邊,沒有像淑美奶奶和李婆婆那樣熱心。

「你們不要亂講話啦,她只是身體不好感冒了,你們老人家趕快離開,最要不得就是你們被傳染。」

「唉唷是流行感冒啦。」淑美奶奶安心一口氣。

「夭壽嚇死人。」李婆婆跟著附和。

「感冒也是會死人內。」曉梅食指和中指併攏,輕輕往阿環的鼻尖點去,接著她畫出一個小圓,很快女人的臉色又回復安寧,再次陷入深層的睡夢中。

 

「婆婆,幫我準備一點東西。」曉梅將阿環的被子拉至肩膀,確認女人的呼吸通順後便指使眾人去做事,「我要白飯還有豬肉。」

「曉梅你沒吃晚餐阿,肚子餓了吼。」

「不是啦不是我要吃的,幫我把它們裝在竹籠裡。」

李婆婆沒有再多說什麼就轉身往廚房走去。

 

「鳳姐,你家有很多金銀紙吧,幫我去拿點過來。」

「唉唷小事啦,幫我招招財神就好。」鳳姐穿著夾腳拖長笑而去。

之後曉梅自個兒從背包裡拿出一隻白紙狀的東西,陳叔一看就兩眼放光,指著曉梅手上的東西張大嘴吧。

「陳叔你知道喔。」

「這我怎麼不知道!這是白虎!」陳叔中氣十足的道,旁邊陸伯瞇起眼睛仔細一看,也突然恍然大悟朝坐在凳子上不知所措的成亮大聲呼喊,「我就知道你們年輕人不知道,是白虎啦!你老婆是石女!」

曉梅瞄了一眼還愣在凳子上的男人,朝陸伯笑道:「不知道最好啦,知道了又不會有好事發生。」

「也是啦。」陸伯搔搔頭,用力拍了拍成亮的肩。

「還好不是黑虎啦,如果是黑虎阿環就會有危險。」曉梅把紙糊的白虎給放進李婆婆拿來的竹籠中,看見剛剛匆匆跑回來的鳳姐,把金銀紙也跟著放了進去。

 

「陳叔你可以帶路嗎,我們要去河的下游。」

「就你跟你婆婆之前遇難的地方阿!」

「好啦一直共廢話,快帶路!」

他們一路從五點半走到六點,這時已經完全沒有太陽的光線,只剩下黑不溜丟的夜色和一點薄弱的月光,還好平時這裡有人在走,要不然在樹林裡根本看不清道路。

 

他們到了下游後曉梅就將竹籠裡的白虎和金銀紙拿出,只留下白飯和豬肉在竹籠裡,她將籠子放在水面上任其漂流,念道:

『食豬肉、笑吶吶、食飯去遠遠!』

接著又拿出不知道什麼時後準備的打火機,將金銀紙和白虎一起燒掉,在快要成灰燼的同時,曉梅提起一旁的石頭大喊:『提石頭,壓路頭!』,然後碰的一聲,石頭重重壓在香灰上。

「好啦大家趕快回家,今晚別再出來,晚上祝好夢。」

 

祭祀進行得很快,一夥人回到村子裡才晚上七點,但大家都很聽話沒有亂跑,曉梅繼續讓阿環和成亮待在自己房裡,順便幫他照顧體弱的女人。

「剛剛那是什麼儀式?」成亮從廁所裡又遞出一盆溫水放到曉梅旁,她解釋:「謝白虎。你老婆被白虎盯上,不能順利懷孕。」

男人沉默不語,似乎還覺得眼前的人是個女神棍。

「吼靠夭,不要這樣看我,騙你有錢賺喔,你們凡人都這樣。」曉梅無奈的搖搖頭,看著男人的臉就覺得晦氣,「白虎就是天狗,九這個字跟狗的音很像啦,所以我估計你們已經被盯了五年,從阿環二十九歲開始。」

曉梅看著阿環已經不再冒冷汗,就開始削起蘋果來。

「你也要慶幸阿環遇到的不是黑虎神,它喔,不但襲擊小baby還傷害婦女誒,有夠沒道德。」

男人略懂的點了點頭,曉梅看成亮可能還不是很理解,但至少相信了一半。

 

「那我要給你什麼嗎,還是我要注意些什麼。」

「我說過不用給我什麼,後續的話就照顧好你某(老婆)啦。」

曉梅大口咬下削好的蘋果,注意到阿環的眼睛動了動,趕緊往成亮腿上快速拍了拍,「誒你老婆醒了,趕快給她喝水。」曉梅看著成亮慌張的跑出房間又跑回來,笑著覺得男人真笨拙。

「阿環你醒啦,還累不累,要不要吃東西?」

阿環眨了眨眼,女人的眼睫毛很長,要不是臉頰過於凹陷樣子肯定是個美人。

「你們之後就在李婆婆這邊住吧,等有錢了再離開也沒關係,李婆婆人很好的,你們也要好好對待她知道嗎。」

夫妻倆點了點頭,曉梅看見男人眼睛水汪汪的快哭了,可能阿環就是被這個小狗樣給迷倒的,女人都喜歡小動物嘛。

 

「好了我要離開了,你們照顧好自己,小寶寶出來後記得拍照給我看,這裡是我的賴,有事再來找我。」

曉梅和他們道別後就來到了客廳,李婆婆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頭一點一點的上下晃動,曉梅就知道婆婆又睡著了。

「婆婆你累了就回去房間睡啦,在這邊開電視機浪費電。」李婆婆突然驚醒,看著已經整裝好的曉梅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阿環他們會在這邊住一段時間啦,等他們家境比較好了就會回去,這陣子麻煩你了喔。」

「又把麻煩丟給我,實在喔,好啦你又要走了喔,這麼快。」

「對阿,他們就是我這次回來的主要原因啦,當然婆婆你的誘因也很大。」

「不孝女,之後不要再亂給別人施法了啦,你這樣下去不知道要折壽幾年,又不收錢,腦袋空空誒。」

「平常要收啦,但他們這樣我怎麼可能收,積公德啦。」

 

曉梅和婆婆道別後就出了村莊,臨走前又去拜訪了一遍夏婆婆,之後她又漫步回鄉間公路,一個人神清氣爽的踏在夏夜的水泥地上。

 

隔年阿環生了個又胖又白的小男娃。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